美女大姨姐春萍

    那是我15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那时我高一,正好寒假,妈妈到上海出差,就带上我,当时还很少住宾馆,都是招待所,一天我们去一个亲戚家玩,晚上吃完饭晚了,就睡在那里了。那时上海都是旧房子,叫什么石库门,就是有阁楼的,房子很小,我和妈妈就被安排在阁楼上,只有一张床,而且我们不习惯没有暖气的冬天,感觉很冷,所以就睡在一起,可能那时她也没有当我是男人,其实我那时已经会手yin了,而且每天都有,但妈妈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可能因为没有发泄吧,所以晚上就开始做性梦,梦见自己抱着女人,而且正是妈妈(想大家都有经验吧)其实当时半梦半醒的,还拉着女人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我那时没有这个经验,是从一本半黄色的的小说上看到的这个情节,所以老是幻想会有女人抚摩我,那时对作爱还没有什么概念,最刺激的就是这个了)当时一下字就射了,人也猛的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抱着妈妈,手正抓着妈妈的ru房,当时我窘迫极了,又怕妈妈骂我,但当时她没有说什么,大概因为房子小怕人听见吧。她很小声的让我把裤子脱掉,因为她知道我当时全湿了,粘粘的,所以我就脱了,露出我那已经疲软的男根,她还问我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说我早就这样了就说是,她就用我的内裤帮我擦下面,当时只觉得她的手软软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来了,她觉察到了,想把手拿开,我当时不知那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她态度很好纵容了我吧,我抓着她的手不让拿开,就那么样抓着我的男根搓弄着,我那时的力气已经比妈妈大了。她挣了两下就挣不动了,只是小声的念叨了几声,因为我一用力床就响,她就让我不要动,算是答应了,那时侯的感觉真是很兴奋了,又是和自己的妈妈,她用我的秋裤在我下面垫着,然后用手在我的男根上来回的动,她还问我是不是这样动的,虽然动作不是很熟练,但我已经很享受了。我越来越兴奋,就用手摸她身体,她不让我摸,我只能在她xiong前和小腹上移动双手,后来我的右手还是摸进她的裤子,摸进了她的下面了,我记得很清楚她也当时有些兴奋,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时,我的手在她下面动的很快,她手上的动作也很快,好象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脸上了,射了后她还帮我擦拭。这次没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但在临晨时我又醒了,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动了,妈妈还是在睡着,我就摸她,胆子也很大了起来,一手摸进她的xiong前,揪住了她的右边的ru房,触手之处,尽是柔软的肉团;一手直接就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摸到一手的柔软和细密的毛发。她醒过来,也只是象征性挣扎了一下就让我摸了,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体,冲动的好象要裂开了,她也用手帮我,手指搓着我的男根,我们互相抚摩着对方的身体,她的ru房很丰满,很柔软,下面毛发很密,而且也湿了,我一手的潮湿。我那时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么回事,手只是乱动,在她下面乱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体会抖动一下,这次她的手上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着胆子把她裤子拉到了膝盖上,两手从后面抱着她,努力扒开她的两腿,一手还捂着她下面,当时凭本能想靠近她,进入她体内,但她很坚决的不让,我就顶在她两腿之间柔软潮湿的地方,任妈妈摆布,她身体扭动着,那里很柔软而且湿润,我顶住她那里,又对着她那里射了很多,射的她一片狼籍不堪。那天我们起来很早,(好换衣服)还象平时一样吃早饭,然后回招待所,下午就做火车回了北京。回去时她让我回去不要乱讲,我自然知道回去后很久我都有些魂不守社的,但是没有再发生过,直到开学,我还是老想,紧张,兴奋,惭愧都有……因为我总是想着,而且上课时也是走神,在家学习时老是偷偷的手yin,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后来有一天妈妈发现我百~万\小!说时手yin,就问我为什么老这样,而且成绩不好是不是和这个有关,我说是,她当时没说什么就走了,直到过几天我父亲出差了。我们吃晚饭后我正准备去百~万\小!说,我的房间是有锁的,我经常锁着门手yin,那天我没有锁门,她来到我的房间,问我是不是还是经常自己弄,具体的话我记不清了,大约是什么青春期的冲动很正常啊,但要注意克制啊,不要影响学习什么的,说着说着我就提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她问我是不是很喜欢,我当然说是了,她说她会帮我,但那是为了让我集中精力学习。后来她让我躺在床上,然后拉下我的裤子帮我手yin,我又射了她一脸,那自然爽死了。说来也怪,大概她的开放态度减轻了我的心理负担吧完事后我就安心的学习了。从那以后每个礼拜她都会帮我,哪怕父亲在家,也会趁着他看电视时来到我的房间,但那时她不敢脱我裤子了,而是把手伸进去摸,也很舒服的。但我们一直没有作爱,直到高二时,我才有机会看到她的,而作爱又是以后的事情了。这是我真正的经历,一直想找人说说,其实往往只是一瞬间的巧合和冲动,而且发生了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更不会有什么爱情,而且有一个细节,我们作爱时都不会大喊大叫的什么妈妈。儿子的,最多是大声呻吟,接吻都很少,但却很放的开,每次两人都。自从妈妈自愿给我手yin后,我们也逐渐习惯了这样,最明显的是我不再会不安,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找机会和她一起。我觉得应该介绍一下我妈妈,她那时大概37或38岁吧,是个中学的音乐老师,现在想来妈妈应该是漂亮的(那时还小,不懂欣赏女人)她皮肤非常好,很白净,而且很丰满,体态也很优美(典型的南方人)从高一到高二,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体形逐渐健壮起来,而且性需求很强。我觉得妈妈有时很喜欢抚弄我的性器官,因为她每次都很认真,不是敷衍的那种,而且后来熟悉了后,她开始控制我到的节奏,有时没人在家时,她会帮我做好久。上了高二时我也开始注意女同学,而且开始把它们和妈妈比较,但当时我幻想作爱我会好不犹豫选择妈妈,当时因为我觉得妈妈丰满的体态很激发我的,现在想想应该是性感吧,我对女人也开始有了了解。当时妈妈不允许我碰她,开始我还可以,安心的让她弄,后来升级后对女人的幻想多起来后,我就喜欢动手动脚了,大多数我是隔着她的衣服,摸她两只丰满的ru房,她也不反对,后来在摸的她兴奋的时候,我的手也可以伸到她裤子里了,摸她的性器官,我那时对她那里最感兴趣了。她的小腹非常光滑,也柔软,腹下也丰腴,毛发摸起来沙沙响,我想看看她那里,她不允许。后来到了夏天,开始穿裙子了,我才方便些,时常摸进她下面,我也知道了她那里最敏感,有时她弄我时,我也会让妈妈很舒服,摸的她喘气连连,有一次她竟然被我摸的瘫软在床边,湿了好大一滩,半天没回过神来。但是直到快考试了,她还是不让我看,有一次我们一起时,她抚摩我时我也很冲动,抓的她的ru房很紧,她叫喊起来了,我坐起来抱着她,要脱她的裙子,她脸都红了,最后答应考完试放假再说,然后又哄我躺下很仔细的套弄,那天爽呆了,她好象是两只手一起来,我又射了好多出来,又射了她一脸。因为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而且希望考的好可以再多些奖励,我还真的努力了,考试的结果还不错。终于在暑假的一天,当然是家里没有人,她答应让我看她的。那是在晚上,我在屋里百~万\小!说,她走进来,穿的是短的睡裙。我看见她的裸露的白白的大腿就冲动起来,让她帮我套弄,我也把手伸进去她下面,啊,她竟然没穿内裤,我使劲摸她的下面。我感觉到她下面已经湿了,而且湿的很厉害,我也很兴奋,因为没有人,父亲不在家,所以我也非常放肆,起来把妈妈压倒在书桌上,她挣扎着问我干什么,我说想看她的身体,她竟然答应了,然后我们就飞快的脱衣服。不是电视里那种边亲热边脱,而是她让我背过身躯,她坐在书桌上自己脱的,我也脱的精光。那天她很放纵了,不拒绝我抱她和抚摸她的全身,我现在还记得她那种全身光洁,充满柔软和弹性的身体,她的体形还是很好的,稍稍有些发福了,但决不臃肿,两只丰满的ru房挺立着,稍稍有点下垂,而且反应很敏感。她的小腹依然平坦,下身也很丰满,而且毛发很密,黑黑的一片全是毛,我的手自然在那里停留最多,我不停的抚摸和扣弄她的下面,她反映很激烈,甚至身体都弯曲了,在书桌上面扭动着,垂在书桌边两条腿也弯弯曲曲的不住开合着,但仍然不允许我的yinjing进入,尽管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双手摸弄着她的两只ru房,yinjing顶在她柔软潮湿的下面,想要进去她的里面,但她硬是喘着粗气,用膝盖把我顶开来。我们只好妥协了,就是她转身趴在书桌边,我伏在她光洁的裸身上,她用两腿之间夹着我的yinjing,现在比较起来她的yin唇比年轻女孩要丰润许多,带给我的享受也是无以伦比的,我就顶着她的yin唇之间磨檫着,然后全射在那上面,虽然我们没有作爱但是也很接近了。我曾经想让她,但当时她不同意,至于作爱那又是以后了。有时回忆会很伤神,想着想着不禁就兴奋了,我不知道别人母子之间的交合是什么样子,但我觉得母子交合就是什么插啊插的,都是胡说,真正母子之间是很默契的,而且尤其容易冲动和有更多的快感,但妈妈一开始对之类的非常规类还不很接受,那都是我们真正发生之后的事了。这的的确确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没有什么编排在里面的。现在分析下来,妈妈是一个很开放的女人,而且很爱美。这在她们的哪个年龄段是不多的,她大学时是篮球队的,据说还入选过飞行员测试,但出身不太好,才作罢。我上中学时妈妈每天早晨都会去跳那时很流行的集体舞,我们有空时还经常去打羽毛球,这大概就是她的身体吸引我的原因吧,那时化装品很少,但我妈妈已经有很多了,每天都用,爱美的女人的可能也强烈吧,其实在熟悉妈妈的后,我最喜欢还是她穿裙子的样子,尤其在运动的时候,我看到她总会兴奋起来,免不了要骚扰和亲吻,这几乎成了习惯。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很大不了的事情,不小心发生就发生了,占了决大多数,而且都是双方愿意的情况下发生的,有时持续很久而且很自然,我和妈妈就是这样,我们在家里很平常的,就象什么没有发生一样,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在我们亲热时会很疯狂,从客厅做到厨房,从卧室做到卫生间,什么刺激就做什么,大概母子的刺激就在裸的性接触上。我们用我们独特的方式做了很长时间,大约有一年,当我用手和yinjing在她两腿之间摩擦时,她也有很大的快感,会叫出很大声来。有时她也会手yin,一边抚摸自己的ru房或者是下面,一边套弄我的yinjing,但她不让我看她扶摸她自己,她都是侧身对着我做,就算是她弄的她自己下面水声哗哗,嘴里哼哼唧唧的,我也只能管自己的享受了。后来我考上了大学,离家24小时的路程,拿到通知书后,全家都很高兴,她也是,而且很纵容我,只要有机会就会帮我做,在浴室里全裸着帮我全裸的擦身,在公交上让我性骚扰(象小流氓一样)。我去了学校后,一下子没了发泄,当时真的好惨,信里又不敢提,只有忍着,后来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我自然很有经验了,在三次约会后就抚摩的她喘息连连了,她是当地女孩,后来我们就偷偷去她家,我们尝试作爱,但不是很爽,因为她的下面太紧了,而且又要带套子,又不够润滑,我得学着毛片里一样给她才能进入,我们做过几次,但机会不多,关键没有地方。后来妈妈借机来学校看我,是快年底了,正好那个女孩字来找我,妈妈很敏感的觉察了我们的关系,晚上我心照不宣的送妈妈回宾馆,我们坐在那里聊天,就说到那个女孩,妈妈问我是否发生了关系,我承认了,她还很好奇的问我们怎么做的,有没有避孕等等,说着说着,我就兴奋起来,我告诉她我曾经给那女孩子作过,而且我也想亲吻她的那里,她当时满脸通红,当然不肯,但我已经和她抱在一起了,就顺势倒在床上,我那时胆子就很大了,又是在宾馆,不用担心有人来,所以我很放肆,直接解开她的衣服和裤子,当我吻上她的小腹时,妈妈就放弃抵抗了,我想她自己也是想享受的。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妈妈下面的隐秘之处,她那里真美啊,比那女孩子美的多了,是成熟的女性美。长满着卷曲黑毛的丰腴的yin阜,丰润鼓胀的大yin唇和柔软细长的小yin唇,那里已经潮湿着泛出水光了,微微张开着,像极了新鲜出水的鲍鱼。这就是我二十年前出来的地方?!我很冲动,它激起我一种征服的,希望她能很快到达。当我双手掰开她的新鲜出水的”鲍鱼”,用我的舌尖滑过里面那潮湿的内部,从上面的那湿润的肉珠扫过去时,她的身体猛的朝上拱起,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双手,而且嘴里轻轻的叫着“天那…天那…”,她那里马上就湿了,ai液从两腿之间那里流出来,啊!如此yin荡的景色!我从没见过妈妈如此失态。那是我第一次给妈妈,她很配合,我的双手把住她的两条白白的大腿大大的打开着,舌头一直在她的两腿间,抵着她的肉珠和yin唇打转,妈妈在我的舔弄下身体不住的拱起来,像一座座桥,而且还时不时的像虾子一样抖动,嘴里”啊,啊”的叫着。我很快就了,我爬到她的身上去,很自然的要进入她的身体,她这次没有拒绝,甚至在迎合,她打开了两条白白的大腿,双手捉住我硬的像条铁棍的yinjing,把它引导到她那如盛开着的花朵般的地方。我跪在了她的身下,双手扶住她的两只膝盖,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当我进入时,她很轻的”啊!”的叫了一声,我尽根而入,小腹撞到了她丰腴的肉阜。我看了看下面我们母子身体相接的地方,我们母子的交接处已经是粘粘呼呼的一片了,”唧,唧”的水声不绝于耳。那裸的yin荡景色我到现在还记忆尤新。我开始了抽动,她的身体很美好,那时我已经会欣赏女人的身体了,她的ru房虽然没有女孩子那么坚挺了,但却很丰满,鼓胀,而且光滑,ru晕是一圈圆圆的深色的,ru头也是深深的颜色,已经涨大了,对抚摩和亲吻非常敏感。现在她两只ru房随着我抽动的动作划着小圆圈来回晃荡着。妈妈美的还在于她的臀部,没有下垂,圆滑,性感,也比较大,我的双腿跪到了它们的下面,感受着它们的柔软触感。她的小腹也很好,小腹有些隆起却柔软异常,上面堆积的那层薄薄的肉也在随着我抽动的动作在晃动。我第一次进入时,感觉简直像升天一样,她的里面不是那么紧(其实太紧并不舒服)却恰到好处的柔软和湿润,我刚刚动了十几下,一次用力大了一点,她就大声呻吟了一声(刚开始是闭眼咬牙,不出声的!),我觉到她身体里面收缩了一下,好象有只温柔的小手握了我的yinjing一下,我猛的就想射了出来。我强忍着,但也还是很快的就坚持不了多久,还是猛的就射出来了,我死死的抵住了她下面的肉阜,我感觉自己硬邦邦的yinjing在她身体内部猛烈地敲打着她的肉壁,火热的jing液随着这种猛烈的动作播射出来,感觉好象灌满了她的体内似的。那次交合时间好短,只坚持了几分钟的时间,我是第一次,大概太兴奋了,我抽了出来,看看她的下面,有白白的浆液缓缓的流了出来,我想这里面是我的jing液和她的ai液的混合体吧。妈妈显然没有完全满足,但她很有经验的安慰我,我们躺了一会我就又硬起来了,这次我很用心了,进入的还是很顺利,记得当时我是压在妈妈身上,双手捉住她两只丰满柔软的ru房,妈妈张开了大腿,先前那次的ai液和jing液依然还很润滑,我一顶就尽根而入了,进去了她马上就圈起了她的双腿,圈住了我的腰部。那时我就知道女人和女孩的区别了,妈妈会很温柔的搂着我的后背,不象我女朋友一样,只会好象死人一样被我死干。而且她会很自然的配合我的动作,她的个子高(168c),所以我们结合时身体很和谐,我抽动时她会挺动着身体来迎合我的动作,她动情时会轻轻的呻吟,开始是轻轻的,后来渐渐地大了起来,身体动作幅度也会变大,而且很投入的起伏身体。大约是在宾馆里吧,不用担心父亲的到来,我们都放的开,我们那次做了很久,也很尽兴,后来,我想起了在书上看到的”九浅一深”,就学着试了试,果然,这样她了有二次吧,我后来还是紧紧的抵住她的下面的肉,全部射在她的身体里面,我们都爽死了。第二天下课我接着去看她,因为她第三天就走了,所以我们尽情的,和她一起又用不到小套子,所以很爽,我也和她了,具体的情节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我捧着她的屁股舔她的下面,把她舔的”天啊,天啊”叫了好半天。但那天她也帮我作了,虽然她没有经验,我知道妈妈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很多东西都不会,但那天她好象无师自通,因为我先给她做的,她很多,后来她就让我躺下,用嘴来含住我的身体最敏感的那部分,她知道我那里什么地方最敏感,但刚开始弄的有些痛,太用力了,后来就明白了要领,含着我那部分不放,我也就控制不住了,就射在了她的嘴里。等我再次硬了以后,我又把她按在床上交合了好久。那是我生命最疯狂的夜晚了,现在想来,当时的环境起了很大因素,而且妈妈可能隐隐约约希望能超过那个女孩子?所以才放纵自己,但无论如何我们是真正开始了。今后的几年我们经常是那样,这样的,一半是发泄,因为我们一起时反而放的很开,很投入,所以半很享受,女人对尤其渴求的,我们绝对没有爱情的成分在里面,这我清楚,但在那几年里,我们的确尝试了很多疯狂,在她的指引下,我们也试过各种各样的姿势,我后来迷上了后进式,当我跪在她屁股后,捧着她的圆润屁股在她后面使劲抽动时,她舒服的全身抖动个不停,这时我就会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她xiong前垂下如木瓜般的两只丰ru,当我下面的部分加快速度使劲抽动撞击她下面的部分的时候,她往往这个时候就一定就会快速的到达了。我们在一起时通常都不会谈论我的父亲,或者爱情什么的。我和妈妈的交流大多是身体上的,最多谈论彼此是否舒服等等。当时没有问过她为什么和我做,我现在觉得巧合占了大多数,而且,我现在明白妈妈是个有着性幻想的女子,但在它们那个时代,这些是很难实现的。而我们之间对于性的需求我也同样强烈,但我在那时也不可能自由的去寻找女人。而我和妈妈的关系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白。成熟的拥有的女人和年轻健壮的少年,又是有大量的时间单独一起,不被人猜疑……当然,我不否认本身的禁忌给我带来的巨大的快感,所以我和妈妈的关系持续了好多年,这期间我们基本都是在假期发生的关系,也尝试了各种的方式(不包括变态的那些)而我们的家庭气氛也一直很好,也许只是享受吧。我经常会想起当时的一些场景,尤其难忘的一些,很清晰,那是在我大学的第一个假期,我和我的女友已经分手了,说实在的当时经常想起和妈妈一起的快感,甚至手yin都没有兴趣了,加上女友吹了,所以饥渴尤其难耐。好不容易盼到放假,赶回家里,但刚开始却没有什么机会,因为那时母亲指教的中学还没有放假,而且有时家里除了父亲还有一些课外辅导班的学生,那几天真是难懊,我只有天天在外面游荡。其中我也偷偷摸过妈妈两次,但都不过瘾,偷偷摸摸的。直到有一天,大概放假一个礼拜左右,晚上父亲在卫生间洗澡,我在屋里百~万\小!说,妈妈走了近来,我当时不可控制的兴奋起来,她很随意的坐在我的床上,我就想抚摩她的身体,但她有些忧郁,怕我弄乱了她的衣服和头发,不好交代,我就拉她的手放在我的下身,妈妈就替我按摩起来,我很兴奋,就把裤子揭开了,她当时有些紧张但还是接受了,那被子替我挡着做,我就要求她用嘴,她问我是不是男孩子都喜欢这样,我说是,她就笑笑,然后让我不要出声,还用毛巾擦了一下,就开始为我了。她的技术好象比第一次纯熟了许多,第一次时她嘴闭的太小,牙齿磨的我有些痛,我当时告诉过她,所以这一次妈妈的嘴张的很大,她对我的身体是很熟悉的,知道我yinjing上那里最敏感,用舌头包裹着那里,当时我很舒服,差点叫出来,但不敢,怕被爸爸听见。心理很紧张。妈妈的动作也很快,而且不断把我的手从她身上拿开,好象还催促我快些,我当时就一直说“舌头,舌头”她领会到了动的很用力,我也不敢使劲忍耐,快要射时,妈妈想把头让开(原来她是想最后用手帮我,或让我进入她的身体喷射),但那一次我没有让,用手拉着她,她也知道我的想法,就没有挪开,而是用力的吸,没几分钟就射了妈妈一嘴,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她是吐在毛巾里然后让我很快整理好衣服,她是在厨房洗的毛巾(因为爸爸在卫生间洗澡)那晚之后又有几天我们没有接触,我自然欲火中烧了,直到妈妈放假,而且父亲正好准备去德国考察,我知道机会快来了,在父亲办护照那几天,我简直有些座立不安了,父亲临走前的那一晚,我甚至兴奋的睡不着觉,幻想第二天如何疯狂,以至于半夜无聊偷偷的跑到他们的卧室门口去偷听是否作爱,我听见了妈妈的笑声和小声的说话,但具体的就听不明白了。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大概因为晚上睡的太晚了,所以第二天醒来的很晚,已经中午了,妈妈已经开始做饭了,家里只剩下我们,我们象平时一样的午餐,(不要指望妈妈会主动提出来)我也不敢直接约妈妈作爱,吃完之后妈妈去洗碗,当时穿的好象是黄色的毛衣和,深色的牛仔裤,我看这妈妈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冲动,上去从后面抱住她,一手伸进她的xiong前,捉住她一只丰满柔嫩的ru房,一手直接从裤腰里伸了进去,一把就抓住了她那毛绒绒的那里,使劲捣鼓起来。妈妈当时不想要,但没几下便呼吸急促了,我感到她下面马上就湿润了,她停了一会,就小声说等我洗完碗,我当时好象听见了圣旨一样,甚至帮着干活,很快干完了,妈妈就领着我进了卧室,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我们太饥渴了!妈妈拒绝我的亲吻,但却迎合我的双手。我们马上就了身体,我还记得一个细节,妈妈把衣服都是象电影里那样满地乱扔。我们互相亲吻对方的敏感地带,然后我双手把住她的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把它们大大的打开着,以传统的方式进入她的身体,后来就是开始猛烈的交和,她全身的肉都随着我的大动而颤动着,特别是她那对丰满的ru房,猛烈的晃动着。她的身体里面润滑而温热,也许我是太激动了,我把她的两条白腿扛到了我的双肩上,后来又把它们折到了她xiong前挺立的双ru上,下面使劲的抽动,妈妈”啊,啊”的大声叫了起来。第一次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已足够妈妈到达一次了,她非常满足的样子。后来我们躺了一会,我的性致又来了。又硬邦邦了,我们开始抚摩和亲吻,但妈妈却让我躺下,她开始温柔的亲吻我的身体,然后为我,然后主动的跨骑到了我的身上,我那最敏感的部分猛的扎入她那最温暖,湿润的地方,我又感觉自己好象上了天堂一样,这个时候我才真的明白什么就技巧了,我的女友曾经在我的要求下用过这个姿势,但却很僵硬,甚至让我疼痛,以为这个姿势不行。而妈妈却完全不同,她的动作很轻缓,但舒适,她双手扶住我的xiong膛。下面温柔的包住我身上最敏感的男性的部位,丰润的肉阜和细软的黑毛软软的的撞击着我的小腹,她的身体是微微前倾的,我可以抚摩她xiong前微微垂下而又轻轻晃动的的两只ru房,但抽动的节奏却是她控制着,她还问我是不是这样动的,显得很体贴。我记得妈妈好象问我,和那个女孩比感觉如何,我说我喜欢在插在妈妈的身体里面。她听了很兴奋,动作慢慢就快了起来,她xiong前的两只ru房也重重的晃动起来,在我的两个手掌心里跳跃,我紧紧的抓住它们,再抬头向我们两人身体的交接处看去时,我又看到那无比的yin荡的景色,她的ru白色的ai液已经顺着我竖直的男根流了下来,粘的她的两腿间和我的小腹上到处都是,”唧,唧”的搅动ai液的声音没有掩盖在她重重的呻吟声里,反而听起来特别清脆悦耳。她想发力让我崩溃,不过却是她先到达了,我在她身体内猛烈的播射着我的jing液的时候,她已经倒在我的身上瘫软如泥了。我紧紧的抱着她,没有舍得抽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男根再她的体内又再次硬了起来,她也恢复了体力,我们就这样再次交合起来,这次持续了很久,妈妈的神情好象很享受,又好象很好玩,轻轻的伏下身子抱着我,慢慢的摇啊摇的,让我享受了很长时间,我才紧紧的抱住她的身体,在她的下面重重的冲刺起来,我们一起到达了,当我的男根再次猛烈敲打着她的肉壁,播撒着我的精华时,她时的表现却是比以往更大声的”啊,啊”大叫着,像是要把我整个吞进她的体内……

    1437261

    437281

    122943727

    我的同事小妹妹

    我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跟儿子、媳妇住在一起。老婆已经死了十年,这

    段时间,巴硬起来只有去召妓出火。我条仍然很有劲,足有六寸长,妓女

    户见到也赞我厉害。但是臭婊子那穴时一定要戴套,没瘾头得很。如果能

    有乾净的良家妇女给我,那巴就可以直接插入她那又多水、又多汁的

    洞里面,可就真正点罗。

    其实我心目中已经有个目标,就是我媳妇阿莲。她当初嫁入我家门的时候,

    我已经很留意她的身材,皮肤雪白,nǎi子细细,屁股又圆又大,知道干她一定是

    很爽的了。起初他们两口子每晚都要过才睡觉,我就住在他们隔邻睡房,一

    到晚上就听见他们相干的喊声,阿莲的声好娇嗲、好yin荡。

    我每晚都是在气窗口那偷看,但角度就只瞧见床头的位置,见她给阿明到

    眉丝细眼的样子,我就欲火焚身,跟自己说「哼!终有一天我也要你这个yin!」

    平时阿明去了上班,家里就只剩下媳妇和我。媳妇做家务时很喜欢穿紧窄的

    袜裤,把那涨卜卜的yin部轮廓充份显现出来,甚至连那条小缝也可以看见。她俯

    身抹地板时将屁股翘起,又圆又大,许多次我都想伸手去摸她的小,但毕竟我

    是她公公,若闹上别扭来可就不是玩的了。

    我特别留意她洗澡时间,当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一出来时我就会假装也要

    赶著洗澡,催促得她手忙脚乱,连脱下来的肮脏衣裤都没时间放好。我就在里面

    找出媳妇刚脱下来的三角裤,放到鼻尖上闻。有香水味、尿味,还有阵阵白带的

    腥味,有时见到上面有她的分泌物,我就伸出舌头去舔……唔……味道咸咸的、

    相当好味呀!通常底裤还仍暖暖的,我就会坐在马桶上,一边幻想著她yin荡的样

    子、一边打手枪。

    最近这两年,阿明上了大陆做生意,很少回来,不用说都是在上面有了个二

    奶啦。我见媳妇独守空房得好寂寞,特意去买了几盒的录影带回家里。内容

    尽是描写公公媳妇、哥哥妹妹、母亲给她儿子的a片。一於铺好路,

    等她对没那抗拒後,希望有一日肯让我。

    每次看完後我就做个记号,终於被我发觉了她真的有偷看我那些咸带。这

    长时间没过,她的小一定很痕痒,我幻想著她一边看a片、一边手yin的样

    子,就觉得兴奋,巴也硬起来。最近房子装修完以後,又多了个机会窥看媳妇

    洗澡了。由气窗口看进去,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媳妇每次洗澡都有手yin,还把莲

    蓬花洒开到最大,对准小来冲,又用手指在上又揉又插的,最近还比较频密

    点,有时甚至用电筒插进yin道里,看来媳妇的小真的好痕痒,真是要帮帮她才

    行。

    有一晚,我在她那杯鲜奶里下了两粒安眠药,媳妇喝了之後就说要回房睡,

    过十五分钟後我就脱光衣裤走进她房间。媳妇已经熟睡了,我走去她床边,慢慢

    掀起她的被子,已经等不及地一手抓她的nǎi子,一手摸她的小。一对nǎi子还很

    有弹性,原来她睡觉时是不戴奶罩的。哗!小摸上去软绵绵,十分饱涨。

    突然媳妇颤了一颤,当然是给我揉正那粒yin核。心想:「啊!原来她也会有

    反应,那等一会干她的时候就兴奋得多,爽死了!」跟著我就慢慢地剥她条睡

    裙,一对nǎi子小小的刚好一只手握满,搓揉了一会,再用嘴去啜两粒ru头,啜得

    、红卜卜地挺突起来。跟著再剥掉她那条半透明的薄纱底裤,闻得一阵阵

    好熟悉的底裤气味,不过今次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可以舔她的小了!

    我爬上床尾,掰开媳妇一对白雪雪的大腿。开亮床头灯将她整个yin户照得一

    览无遗。给我发现一个大秘密,原来媳妇的是没毛的!怪不得闻底裤的时候总

    不见遗下半条yin毛啦。除了两片yin唇呈粉红色,整块都很白雪雪、滑溜溜,好

    像个一般。我自问过这多的,从来也未过白虎,今晚也算有大收获

    了!

    我俯下头去细心的看清楚这块没毛的,见到媳妇缝有些水渍,想是睡觉

    前小便完还没揩乾尿水啦,於是我用两只拇指去撑开小yin唇,一阵气味扑出来,

    我大力一嗅,哗!真是提神醒脑,全世界女人小都是有味的,怪不得都给人叫

    臭啦。

    我见媳妇那条缝张得不甚阔,两边yin唇也很肥美,yin核……好像铅笔头般

    大小。洞看起来也好紧窄,洞口边缘还有一些水渍。我伸出舌头去舔一下……

    唔!涩涩的,腥腥的,味道不赖!我又去啜她粒yin核,媳妇马上打了个冷颤,跟

    住越啜越湿,yin汁涌了出来……可能媳妇块最近给人干得少,所以好燥,味道

    好浓。

    我将汹涌而出的yin水全咽下肚,这些人妻泄出来的精,真是原装补脑汁,

    好提神呀!我啜到巴硬得像支钢条,眼见媳妇的小已经是又湿又滑了,就立

    即昂起身,将大放在媳妇的洞口,摇上摇落地用gui头把那条唇缝先揉得热乎

    乎的,等巴头湿润了,然後再对准洞慢慢插进去。

    看著媳妇两片yin唇慢慢翻开,见她眉头一皱,随即小声地叫了一下。我不管

    那多,巴捅进去後没有立即抽出,因为我想慢慢感受一下这个人妻多水又多

    汁的感觉,可以干到像我媳妇这种又乾净、又正点的白虎,真是三生修到啦!跟

    到外面召妓真是有天渊之别。

    阿明这小子不,也应该便宜一下爸爸的耶!我抬起媳妇双腿,用枕头垫

    高媳妇的屁股,跟著便由慢至快地。啊……哟!巴传来无限的快感,我感

    觉到媳妇洞穴里在一下一下的收紧。我知道媳妇正享受著,等我快速,一定

    要干到她有才行!

    「哼……爆你,死你,噢……噢!……糟糕……不行……我要射了!」

    我把jing液全射进媳妇的小里面,心想:「等媳妇醒来後,我要她答应以後都给

    我。」跟著我便搂住媳妇睡到天亮。

    我在她还未清醒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巴捋硬,然後慢慢再插入她里面,

    因为有昨晚留下的jing液做润滑剂,所以好容易便「咻」一声插了进去。

    我慢条施理地抽送著,我要媳妇醒来的时候觉得我巴仍然在著她的,

    果然过了不久,媳妇的小开始有yin水流出来,真是一个yin贱的人妻!还伴有断

    断续续的呻吟声呢!只听到她在蒙胧中说:「阿明,你回来了?肯我真是好极

    了……啊!好久都没干过了……大……巴,插……大力些……」

    「媳妇,是我……是公公呀,好舒服吗?好爽哩!你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

    找我来耶。」

    「啊!是你?喂……干什,老爷……不好啊!不行的……你不能我呀,

    不好……啦!」媳妇吓得全醒了,拼命地想用手推开我。

    「还在扮什纯情呀?你兴奋到连yin水都流淌到床上了,还整晚不断,

    而阿明宁愿上大陆那些北方婊子也不你,你不值得跟他守生寡呀!他做初一

    你做十五嘛,我见你不时都要自己解决,好可怜啊,於是便帮你出火罗……」我

    一边讲一边猛力地,不许她动。

    「老爷,不行的,啊……哟……这是呀,给人知道了怎办?」阿莲说。

    「媳妇,你不说我不说,哪有人知?你又发骚,我又痒,既然你每洗澡

    都揉自己的,不如等老爷来你还好,瞧你的骚样就知道我大的厉害了。」

    我一边出力地她,到她双眼反白,接二连三地来,媳妇根本就爽到

    快晕过去,喉咙头发出「啊……啊……」的声音,看她眉眼如丝,脸蛋比关公还

    红,却又要死命地咬住下唇,忍住不哼出声。

    「不好啊……老爷……我叫……强奸呀……哎哟……我昨晚不知是你啊……

    啊……」我知道她已经发浪、不再抗拒我她的了。再插多三几十下後我也喷

    精,也是全都射进她里面去,接著我跟她说:「媳妇,我知道扒灰不大恰当,

    但是不干也已干了,扬出去你我都没脸,问良心你都给我得好爽哩,既然我们

    两人都有需要,不如就闭门一家亲吧?」

    媳妇没答我,只是扭转面呜呜地哭。过後几天都没有理睬我。直到有一半

    夜,我巴又勃硬,从厕所取来媳妇刚脱出来、新鲜的底裤在打手枪,忘形

    之际忘记锁门,突然媳妇走进来,见到我yin秽的模样,呆了一呆。我马上扑过去

    拉住她、吻她,用一只手握著她的nǎi子,因为媳妇睡觉是不戴奶罩的,我抚摸著

    她充满弹力的nǎi子,令ru头也硬得挺立起来,另一只手就伸进睡裙里面,扯下底

    裤,揉抚她的小,还捻住粒yin核来搓拧。

    媳妇又反抗,想用手推开我:「老爷,这样做我对不起阿明呀……啊……不

    好摸我……呀……唉……」

    她给我按住,怎样挣扎都没用,我一边撩弄著她的小,一边对她说:「思

    量得怎样呀阿莲?听我的话还可以大家有乐子,如果不然就好像守生寡一样,

    你这俏,这好身材,小又这好水好肉,但都没人,如果不是阿明如此

    待你,你又怎需自己解决呢?你为我们这个家受贞节,真是难为你了,我要为这

    个不孝子对你作补偿,我的大你亦试过了,不错吧!」

    我见媳妇态度开始软化,连忙趁她犹豫之际快手快脚拉起睡裙,剥掉她的底

    裤。媳妇束手无措,不知该怎反应,只是拧转面,双眼向上望住天花板,任我

    为所欲为。我掰开她双脚,见到她那个无毛就已经好兴奋,立即伸出舌头去舔

    舐,又啜yin核,又抠洞……媳妇全身打颤说:「不要啦老爷,这里是小便的!

    好肮脏喔,喂!不好撩进去,啊!好痒呀!……」

    1437271

    437291

    122943728

    长梦情迷

    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念高一,但是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不错,身高165上围还真的瞒突出的;每次看她放学后换下学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时,她的xiong前微微突出的ru头老是让我想入非非

    我们时常在一起嬉闹,有时候闹一闹她就会做到我的腿上扭打,偶尔会不小心做的太上面而坐到我的老二上,但她一点也没发觉,倒是我差点控制不住而勃起

    有一次发生了一个很刺激的经验:

    在一天星期六的下午,我们全家都没人在,只剩下我妹和我,我觉的很累就想去睡个午觉,但想到五点时有事情要出去,于是就吩咐我妹妹要叫我起床;我穿这一件很短的短裤去睡觉,但是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一下子就陷入熟睡,通常男孩子在睡觉时yinjing总是会硬起来,我也常这样,这次在睡梦中好像是做了什么好梦,yinjing又硬了起来,且因为裤子很短,所以yinjing就跑出裤子外面来,翘的直挺挺的

    后来感觉好像有人进来,我很想起来但实在是太累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但隐约知道是我妹进来了,她进来时看到我露出裤子的yinjing下了一跳,她轻声的呼唤我的名字,看我没有反应就靠近床前,突然之间觉的下体一阵快感传来,我下了一跳,但随即很聪明的假装熟睡,原来是我妹妹竟用手握住我的yinjing在上下套弄着!

    她套弄了一阵子后,先是迟疑了一阵子,然后就用嘴巴含住我的gui头,一吞一吐的把yinjing含入嘴中,害我快感一阵阵的传来而不敢乱动,怕她看我醒来觉的尷尬就任由她玩弄我的yinjing;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突然间shè精射到她的嘴里,她也来不及反应几乎吞了一大半到喉咙里!后来她赶紧用卫生纸清理干净后再叫我起床,装做没事的样子「天啊,妳刚刚弄了我一下,现在又要叫我起床,妳不是男的都不知道我现在还没回气阿」我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做状不理她。

    不翻还好,一翻却翻错了身,我不知小妹此时坐在床头,一翻身刚好将她的手压在下面,无巧不巧地我的「rou棒」顶着她的手,rou棒上残餘的jing液抹在她的手上。她赶紧收回,我咪着眼看着,眼见她拉了张面纸準备擦拭,却想了想后,用舌头舔了舔。

    妹你在舔什么啊!!喔哥没有啦我刚吃麦芽糖不小心沾到手啦(说谎)我好累啊我还想在睡一下

    「哈,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这么好骗。」此时我累得要死,便继续睡我的。

    冷不防地觉得有一阵风吹过,我咪着眼睛看,好啊,又坐到我身边来了,我倒要看看妳要变啥把戏。

    只见妹妹挨进了我,看看我是否睡着了,阵阵的喘息声传入我耳裏,「哦,很兴奋的样子嘛!看来妳那个「男」朋友把妳调教得很好嘛。」我继续装睡。

    妹妹大概认定我睡死了,于是开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好痒,我忍住不出声,渐渐地她移向下面,到了我的弟弟那儿,便开始上下抽动,「嗯,不错,训练有素的样子」我开始有点兴奋了。

    大概是还穿着内裤的关係,所以她的行动有点受限,一会儿她似乎有点心急了,把我的内裤往下拉,我于是藉势翻了个身让身体平躺,她吓了一跳似的往后退,过了一会儿看我一动也不动地,于是又靠了过来。

    这次可不是用手玩了,而是用舌头舔了,「好啊,连这招也会,看来我不跟妳那朋友收点会费怎行呢?」

    接着,她开始将我的弟弟含入嘴裏,用舌头轻点着头部,「哦,好爽」心头一把无名火开始烧起来了。

    而她的手也没嫌着,搓着她的私处,更把那内裤褪去,露出黑鸦鸦地一片,「哇!好壮观的黑森林啊,我都不知道她已经如此成熟了。」看的我口水差点流下来了,不过此时尚不宜有所行动,免得打草惊蛇。于是我按耐着衝动,继续看她表演。

    我心里盘算着,一定是最近她那口子没给她service之故,所以有点飢不择食了,我倒是捡了个便宜了。

    过了一会儿,她爬到我身上,两腿跨坐在我的下半身,开始用她的妹妹摩擦我的弟弟,「怎么不插进去呢?难道妳和妳那口子都这样玩啊?」我被擦得按耐不住了,于是伸手摸向她的腰部。

    这举动顿时让妹妹停了下来,两人于是对峙久久不发一言,最后我开口了,「我说妹妹啊,妳要玩也不通知我一声,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妳把我当玩具啊?」

    「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所以我才——」妹妹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企图掩饰自己的行为。

    「哦,所以妳才把我当成妳那口子骑啊,你把我当啥?」我装着生气样子逗着她。

    「对——对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样嘛?我拿零用钱赔你好了」看来妹妹似乎有点生气了,我想她那口子大概也被她骑的很不爽吧,所以才闪着她,让她无处发泄吧,我倒成了她的出气筒了。

    「呦,我拿妳的零用钱做啥,买康有力都不够,而且妳刚才还让我发射一次咧,妳那点钱够吗?」

    「谁叫你睡觉都不关门,还只穿内裤,还有那死阿基,最近都不知死到哪去了,我才——」

    「哦,那是我不对囉,我没把你那口子顾好,让妳无处发泄,而我又不关门,又只穿内裤,让妳心痒难受,是我罪过大囉。」

    「我——我又没那样说,我只是——」好像不知要接什么地,看她就两手捏着我的腰部。

    「喂,再捏下去就黑青啦。」

    「那你说要怎么办嘛。」妹妹不耐烦地看着我。」

    「哦,妳把我的弟弟弄大了,问我该怎么办啊。」我作势也在她的腰部捏了一下。

    「哦,原来你玩我啊,哼,我不玩了。」妹妹说着便起身準备离开。

    「喂,就这么走啦,才做到一半耶。」我把她拉了回来,「没人帮妳把火浇熄,我可不负责喔。」

    「谁叫你都这样」妹妹白了我一眼。

    「我怎样,是妳先的啊。」我的手也不安份地搓着她的nǎi子,呵,总算让我逮到机会了。

    搓着搓着,她也靠近了我,开始用手玩我的弟弟,于是我让妹妹跨到我身上,屁股对着我,我用手和舌头弄着她的私处,妹妹于是叫了起来。

    「舒服吗?」我问。两手伸向前抚摸她那垂下来的ru房,这种姿势让ru房看起来大了些。

    「喔——好——好棒——哥——你真厉害」妹妹哼着,嘴也不停地吸着我的弟弟,右手则玩着我那两颗肉球。

    「喔,妹妹,妳怎么那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要了。」

    「嗯——嗯——我要——我要——」妹妹不等我动作,便自个儿翻身坐在我的弟弟上,两手扶着我的弟弟,摸索了一下便插了进去。

    喔,还很紧嘛,插得我有点痛,但马上就被快感给佔据了,于是我扶着她的腰部,开始摇了起来。

    妹妹好像不满足似的,把我的双手挪向她的xiong部,我会意地搓着,「啊——啊——嗯——嗯」看来她非常满足这样搞。

    「换个姿势吧」我坐了起来,顺便把她的双腿撑起靠在我的肩上,两手扶着她的臀部前后着,「嗯——

    啊——啊——」妹妹哼着。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手有点酸,于是把她放下,让她一隻脚抬起,我则一脚伸进她的两腿中间,两人交叉着继续着。

    「嗯——嗯——哥,换个姿势好吗?嗯——嗯——」妹妹爬了起来,跪卧着示意要我从后面插进去,我提着弟弟,摸索了一下便插了进去;喔,这样可以插得更深耶,阵阵的快感袭来,使我加快了速度。

    「喔——啊——啊——好棒——喔——」妹妹叫着,我的手滑向前面搓着她那早已因充血而变大的ru房。

    「哥——你还没啊——喔——喔——人家我——快不行了——啊——啊——嗯——啊——」

    还没说完就觉得她的私处一阵阵插搐,我心想大概她已经了,见她身上直冒冷汗,应该没错才对。

    大概是我刚才发射过一次的缘故,所以弟弟有点反应迟钝,都幹了快二十分还无法,于是我把还在兴奋中的妹妹转了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我则用正常位进入,因为这样我比较容易。

    又插了一会儿,终于感觉来了,我于是再加快速度,只见妹妹叫声愈来愈大,「喔——喔——快了——快射了——」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终于,一阵阵的温热的液体,从我的弟弟那儿,喷向她的最深处,几秒后,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弟弟则任由他软化而继续插在她的私处——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