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的小姨

    雨夜,雨声淅淅沥沥,天空一片漆黑。

    小镇东街一栋两层楼房的二楼窗口,透出昏暗的灯光。

    如有人靠近窗台细听,可听得屋内传出吱吱哑哑和哼哼唧唧的声音。|

    屋内只一盏床头灯,虽不太明亮,室内的家什却可一目了然。这显然是一间女中学生的卧室,墙上贴了一些少女喜爱的时尚图片,椅上堆靠着几个布娃娃。窗下是一张小书桌,左侧有一张梳妆台,台后有一张单人床,靠床头的一半被梳妆台挡住,只能看到近床尾的一半。床帷低垂,帷帐在幌动。

    “喔,不……别这样,不要………”寻声看去,只见床沿上伸出四条腿,在上的那两条粗壮多毛,在下的那两条细腻光滑细腻的那个微弱地挣扎,多毛的那个便莽撞地按压四条腿不断地来回磨蹭。

    透过床帷,可看到上面的那个的屁股,正在不停的起伏,上下耸动。

    过了好一会儿,上面的那个猛动了几下,便死死地压住不动了,说着:“别动,乖,乖女……爸射进去了……”

    底下的那个便不动了,却把脚尖绷直了,微微的不住颤抖,带动得整个帷幔也荡起一阵阵的涟漪,不一会儿又软趴趴地弯在床沿边上。

    这时床帷打开了,那个粗壮多毛的原来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那个细腻光滑的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蛾眉杏眼,脸上挂满泪痕。二人下身都一丝不挂,上身虽然凌乱,却穿戴齐备。

    此时,床上的中年汉子仍然搂着姑娘不放,多毛的大腿插在姑娘的双腿之间缓缓地摩擦着,一只手搂着姑娘的脖子,另一只手伸进姑娘的上衣里摸弄着那温软的xiong脯姑娘只无语啜泣,双腿本能地夹住,却又不自然地放开,两手无力地推搡着中年汉子。

    “傻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了,还伤心害臊作啥……今儿你妈晚上回不来,咱们的夜还长着呢……”说到这儿,中年汉子嘬住姑娘的嘴。

    姑娘把脸扭到一边,无奈又被父亲扳回来,正好被父亲的舌头吐了满口。津液在粘在一起的两个口腔内来回吞吐着,女儿的舌头越挣扎反越合兽父的心意,最后她反倒一动不动如死人一般,任由父亲作弄着口舌,咋咋有声。

    看到女儿就范,父亲便把手伸进了刚上高二的女儿姚娆的大腿之间。

    虽已被父亲奸yin过几次了,但姚娆仍是本能地把腿夹紧,却早被父亲的大腿搁在裆里,无奈只好扭臀躲闪,却哪里敌得住毛茸茸的大手把女孩儿家的私处兜满。

    姚娆只觉下身一阵风来,便有粗硬之物插入yin道,先是一指,后又是一指,再是一指。前后三指在那柔弱的地方进进出出,揉捏按压──羞耻早被摸了个精光。一股水儿渗在父亲的手上,连着刚刚射进去的jing液搅拌涂抹,赤红的下体一片狼藉,黝黑的yin毛都粘在一块儿,上面还撮弄出点点泡沫。

    此时凭着丰富的经验,姚大旺知道女儿有感觉了。那具雪白丰满的诱人身躯开始泛红,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压在口腔里面。

    姚娆在老爹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姚娆的神智。从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yin水。

    父亲看到女儿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ai液,心中那股慾火顿时爆发。那条七寸来长的粗大yáng具,青筋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慾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洞口。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做父亲的跪坐撑起下体,望前耸身,腥臭的yinjing凑到女儿的嘴边,“张嘴……乖乖……”

    酥软成一团的姚娆,喘息未定,两颊绯红,杏眼迷离,乖乖地把通红的小嘴张开来。父亲把gui头在女儿的红唇上来回磨蹭,粘稠的前列腺液涂满姚娆的小嘴。

    看到女儿挂丝的小嘴一开一合,姚大旺将gui头捅进女儿的嘴里,登时呛得姚娆连咳几声。没容她多想,爹爹的yáng具便灌了她满口。

    姚大旺看着自己的yáng具缓缓插入女儿的樱唇,感觉着里面的那条舌头退无可退的尴尬,心下一阵窃喜,竟抱住女儿的头开始猛烈地。他紧紧地抓住了女儿姚娆的头,用力挺动屁股,强迫她与自己的屁股做相对运动。

    突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yin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屁股猛力的往女儿嘴里冲刺着,gui头触到女儿舌头底下,那里正好有一个窝儿。姚大旺得理不让人,狠命地把巴望女儿嘴里戳。姚娆此时也只有呜呜哀叫的份。

    整个床又震动了,嘎吱嘎吱响了起来。姚娆两只手拍打着父亲的屁股,身体来回扭动,姚大旺却反而更起劲地做着活塞运动。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的姚娆只希望父亲快点儿射出来。

    “要射出来了!……喔……射出来……了……”姚大旺狠狠挺动几下屁股,便只把睾丸露在外面,整枝大巴塞在女儿的咽喉里shè精。此时一切声音都静止了,只有窗外飒飒的雨声……

    床上还是那两父女,姚大旺并没有把巴从女儿的口中抽出来。反而仍然就着女儿嘴里的jing液缓缓抽动着,姚娆的嘴角随着父亲的抽动渗出一股股粘稠的液体,此时的她已经彻底失神了。jing液顺着嘴角流到耳根,又流到枕边,头发里。

    姚大旺舔了舔乾焦的嘴唇,把女儿翻个身,面朝下,屁股朝上。姚大旺盘腿坐在床头,又把巴塞进女儿的嘴里,探身揉搓着姚娆那泛着油光的双臀。仔细看,这真是一副丰满肥硕的大屁股,从上衣的下襟露出来更添妩媚,还有那圆润的大腿,细腻的小腿,尖尖的脚丫……

    姚大旺只恨自己没多长几只手,他一手揽着女儿的头以防松脱,另一手抚摩着女儿丰满的屁股,擦拭着上面的汗珠儿。丰腴柔软,酥若无骨,无论如何也是摸不腻的啊。姚大旺手自然滑进女儿的两瓣屁股之间,摸到一处丰腻的肉团,当中是一条湿漉漉的肉缝儿,这就是女儿的bi了,神秘地在女儿的两腿间隐藏了十七年,终于被他得到了,彻底占有了!

    雨还在静悄悄的下着,好像老天爷也为今晚这对的父女遮羞。

    “还记得你小的时候爸爸常亲你的bi吗?”

    “记……记得”姚娆羞怯地小声说。

    小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自七、八岁至十、二岁,爸爸经常在没有别人的时候撩起她的裙子或脱下她的裤子,边看边摸她的小肉缝,然后反复地亲吻着,她除了感到很舒服,也没有别的,这在她心中只是一种父女间亲密的小游戏。没想到当时的游戏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yin秽不堪,而且总是让自己激动不已。想到这儿她的小腹和yin部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姚大旺看在眼里,心里很满意,每次提到这个问题女儿的yin乱本性就会暴露出来。他感到身下的女儿主动起来,原来只是放到女儿嘴里的巴被吐了出来,一只柔软小巧的舌头在gui头上反复舔着,一只小手在他的会yin部和yin囊上轻柔地抚弄着,还不时地握住他的巴上下套弄着,女儿和手yin的技巧这么好,他这一个多月的教导没有白搭,他的巴在女儿的努力下又硬了起来。他把嘴凑向女儿细密yin毛下的肉缝,“哦……”姚娆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姚大旺在女儿的下身用力地亲着,姚娆也挺起胯部配合着父亲,“以后除了爸爸不许让别的男的亲你的bi。”

    “嗯。”姚娆鼻子里发出像蚊子一样的声音。

    姚大旺并不满意这姚小的声音,舌头上又用了用力。

    “啊……爸,轻点儿……我受不了……”

    “包括将来你的丈夫也不许,记住了吗。”

    “记住了。”姚娆眼里尽是屈辱的泪,可生理上的快感和慾望还是让她顺从了父亲。

    “记住什么了?”-

    “我的……bi……只让爸爸亲,不让别人亲!”

    姚大旺对自己的功夫很满意。“

    “想bi吗?”

    “想”

    “想什么”

    “我想让你的大巴我的bi,姚娆想要爸爸的巴,女儿想和爸爸bi……”

    姚娆的在极度的羞辱中被彻底地激发出来,她讨好地小声叫了出来,嘴里说出这么脏的下流话,还着下身和自己的爸爸搂在一起,她激动得混身发颤。

    姚大旺这回骑到了女儿的屁股上,被姚娆裹硬了的yáng具一下插进女儿紧凑滑润的yin道里。

    在他的脸上,无法掩饰他对性慾的放肆和渴望,他肆无忌惮地搂着女儿,他的胯部用力地撞击着女儿那雪白浑圆的臀部,房间中发出很大的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

    “啪啪啪”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盈耳。

    “啧啧啧”rou棒与小bi的摩擦声在房间中有节奏地响着。

    父亲在喘息。女儿也在喘息。声音更响。速度也更快。

    姚大旺又把女儿的身子翻过来平躺在床上,两腿左右分开,然后快速伏下身去,在女儿漂亮的小嘴上亲吻着,姚娆也微微闭着眼,舌头与父亲的舌头纠缠着,两臂紧紧搂住爸爸的脖子。

    姚大旺把自己的大背心褪到腋下,又把姚娆的小衬衫解开,推开xiong罩,让女儿娇嫩的ru房和高挺的小ru头在自己的xiong部揉搓挤压……。

    大巴在女儿的湿嫩的yin部肉缝上下蹭了几下,一挺便插了起去,挥舞rou棒全力干了起来。

    姚娆感到父亲那已相当熟悉的滚烫大巴,进自己神秘的少女羞处,她嘴里立时发出快乐的声,她把双腿盘在父亲的小腿后,下身一挺一挺的配合着自己的爸爸,也是用自己的身体,自己女孩独有的私处满足着爸爸,也在享受着自己爸爸带给自己的性快感。

    在呻吟中,父亲的jing液有力地喷入姚娆的bi中,一直向着她yin道深处的花芯灌进去。在呻吟中,女儿花芯也如汤沸,花芯微张,无数的蜜汁倾洒而下,浇着父亲那光滑的gui头,也浇满自己那个小小的蜜壶。

    “噢,怀上爸爸的孩子,我的乖女儿,怀上…………”

    “呀……不,我不要啊…………”

    插在yin道深处的大gui头在不断地伸张膨胀,随着它的每次伸张,必有一股辣的液汁注入女儿的肉bi中。一次,一次,再一次……。rou棒在弹动着,屁股在战抖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jing液的特殊气味。

    姚大旺紧紧地抱着女儿的屁股,棍子也打不开。rou棒深深地植入女儿的身体的深处,它沐浴在女儿的洪水般注下的温润蜜汁里,gui头的马眼喷出冲击力很强的jing液。浓稠的jing液和女儿那稀释的yin液混合在一起。

    姚娆那紧凑蜜实的小bi中,充满着的液汁。

    这是今夜的第三之射出。这回姚大旺像入爪鱼似的趴在女儿的身上,仍然翘硬的巴还插在女儿的bi里,两个人的两撮黑毛交织在一起,摩擦着,发出飒飒的响声。

    姚娆也讨好般的扭动屁股,让父亲的yáng具在自己的子宫里搅合,她享受着父亲那扎人的yin毛,刺在大yin唇上,感受着来自父亲的热乎乎的jing液,这回又是射在那儿里面……。

    两星期前,姚娆月经刚完,被父亲强奸破瓜。此后每隔一、两天,父亲便会来奸yin她。现在自己已进入“肥沃期”,今夜爸在里面射了好几次,又射得那么多……会受孕吗。

    “要是真的怀孕了,该怎么办?”

    姚娆想着,眼泪流下来,嘴角的白花花的jing液也流下来了。姚娆不是怕被爸爸bi,事实上她已很喜欢爸爸她的bi,喜欢bi时爸爸带给她的那种说不出的欲仙欲死的快感。她担心的是,一旦怀孕了,会被外人闲言闲语,和社会法律的非难……。

    两个人上身的衣裳仍凌乱掀开,少女裸露在外的柔嫩ru房,被壮汉父亲的多毛强壮的xiong膛,压成了两只扁圆的小肉饼………两人光溜溜的下身交叠在一起,父亲仍然翘硬的大巴深深的插在女儿的小bi里……。

    姚娆知道此时就是母亲撞见了,父亲也不会把巴从自己的小bi里抽出去了……。

    1435231

    435261

    122943525

    母女双收

    火车上的美女一边跟男友通电话一边给我

    「我做错了甚麽?」奈奈子哭泣着,志朗温柔的搂着她,试着去安慰她——

    「为甚麽她们会这样对待我呢?不只是我们班上,其它的班级也是一样。那

    个历史老师还叫我,警告我别作出危害校誉的事。我不要去上学了!」——

    志朗微笑着摸着爱女的秀发,因为他知道这整件事的原因。事情总是这样子

    的,当某人的表现异常的出色时,就会遭到周围忌妒的眼光——

    志朗知道他的女儿为甚麽会被排斥,虽然他的女儿还无法明了。但是他知道

    奈奈子总有一天会发现,她是多麽的与众不同——

    奈奈子才刚刚过了她十岁生日,这是一件值得纪念的大事——

    前些日子他特地为女儿办了一场生日聚会,发现奈奈子的她那些男同学所做

    的恶行,像是故意撞倒她、掀她的裙子之类的。那些坏事志朗小时候也作过——

    奈奈子有非常美丽的脸蛋,长长的秀发,大而迷人的眼睛,和性感的双唇。

    不只是同年的小男孩迷恋她,就算是成年的男子也无法不去注意她的存在——

    不过奈奈子的美丽还算是件小事,从她的母亲身上就可预见这个小女孩的将

    来会有多麽的惊人。当奈奈子八岁时,他就注意到那件事∶奈奈子开始发育了——

    当然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发育成为女人,xiong部会开始成长变大,奈奈子的母亲

    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有一副傲人的xiong部。当然奈奈子继承了她母亲优良的遗传,不

    过她的成长似乎超过了她的母亲,因为她才刚刚过完她十岁的生日——

    这个小女孩几乎吓坏了她的母亲,在冬季的时候奈奈子的身裁被厚重的外套

    所掩饰,不过到了夏天时,那薄薄的制服可是甚麽也无法遮掩——

    奈奈子每个月都会跟家人抱怨∶「这个xiong罩好紧喔,我被勒得快喘不过气来

    了!」——

    志朗睁大了眼睛,看着奈奈子解开她的白色制服,露出那巨大的ru房——

    「这个带子太紧了,我没办法把勾子打开。」奈奈子脱掉制服,只穿着蓝格

    子的迷你学生裙足以引人遐思,更不用说那几乎快把xiong罩撑爆的ru房了。雪白的

    ru房从过小的xiong罩旁露出来,型成一个极不协调的画面——

    奈奈子转过身来,好让爸爸帮她解开这个xiong罩。志朗看着布条上写的规格∶

    30dd,显然这个xiong罩是最後一次穿在奈奈子身上——

    还记得奈奈子九岁时收到她的第一个b罩杯的xiong罩,那是很荒谬的一件事。

    因为其它同年龄的小女孩根本不需要xiong罩,奈奈子的发育太出色了,她有傲人的

    xiong部、丰满的屁股、修长的大腿,跟的其它的女孩子比起来,奈奈子就像是一朵

    盛开的花——

    他知道,虽然奈奈子仅有十岁,不只是那些小男生疯狂的爱上她,即使是成

    年人也无法不去注意她诱人的双ru——

    把奈奈子的xiong罩解开,ru白色的xiong部像充饱了气的汽球般弹了出来,丰ru高

    高的挺着。奈奈子用手捧着雪白的ru房,撒娇的摇着上半身∶「奈奈子要买新的

    奶罩啦。」——

    当然,奈奈子没有马上得到新的xiong罩,不过她却得到妈妈以前穿过的xiong罩,

    34ee罩杯——

    ***——***——***——***——

    「你最好给她一些避孕药。」医生这样警告他们夫妻俩∶「你们的女儿发育

    得太早了,我想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志朗当然知道医生的意思,他还记得如何在校车上猛干奈奈子的母亲萌子和

    她的妹妹幸子。这两个全校公认最美的姊妹花,都是被他开苞的——

    萌子在十四岁时怀了奈奈子,而他也让幸子在十二岁的时候受孕,生下了一

    对双胞胎女儿——

    没人能想像,怀孕了的十四岁小女孩,她的yin道是多麽的紧,尤其是她还穿

    着学生制服让你插的时候——

    他可不想让奈奈子十岁的时候就怀孕了,他已经领教了照顾小孩是很烦的一

    件事——

    自从奈奈子穿上了她妈妈34ee的xiong罩後,性感得像个小恶魔。她白色的

    学生制服好像快被她的ru房撑爆,在钮扣边撑开好大一个开口,可以从洞口看到

    她雪白的nǎi子,和那黑色xiong罩漂亮的篓花——

    她的制服也没办法塞到裙子里,被她的nǎi子撑得高高的露出一截小肚肚——

    还有那件学生裙,无法配合奈奈子的发育,已经短得不像话了。奈奈子弯腰

    绑鞋带时,你可以看到她妈妈特地为她买的漂亮内裤,白色的内裤紧贴着奈奈子

    肥美的屁股,诱人的股沟一览无遗。精心设计的内裤底部可看到明显的轮廓,让

    奈奈子的私处饱凸玲珑——

    奈奈子也知道她爸爸正色咪咪的看着她的屁股,从她的双腿间看过去,她爸

    爸的眼睛快要凸出来了——

    在她的同学里谣传着她爸爸的传说,在奈奈子的心里爸爸是个不折不扣的英

    雄——

    「知道吗?奈奈子的爸爸那根有球棒那麽粗耶!」雅子到处宣传——

    那是当然的,奈奈子知道除了雅子的妈妈,班上其它同学的妈妈都和爸爸有

    一腿——

    有一次家长会後,所有的太太们都争先恐後的到一楼的空教室排队等着和她

    爸爸造爱。听说那晚之後,社区内的太太至少有五个以上怀孕了。不过奈奈子不

    知道的是,雅子也瞒着奈奈子和她的爸爸——

    奈奈子爸爸去南部出差时,替七岁的雅子开苞了——

    雅子母女两人足足被奈奈子的爸爸干了一个月。雅子每天醒来时,她的小肚

    子都肿得像小山一般,因为她还没发育的子宫内灌满了jing液。不过雅子妈妈的子

    宫内一定装满了更多的jing液,因为奈奈子的爸爸不干雅子时一定都插在她妈妈的

    体内,所以雅子的妈妈後来也怀孕了——

    有些女同学会借故去奈奈子家住宿,毕竟她爸爸是那麽的英俊——

    那些女孩子会在晚上溜下床,潜入奈奈子父亲的房里,回来时,在衬裙或是

    内裤上都沾泄了大量的jing液——

    有一次奈奈子忍不住去偷窥,从门缝里看到她最好的朋友真月光着身子,伏

    在奈奈子的爸爸双腿间努力含着她爸爸的大棒子,白色的jing液从她被插过的红肿

    xiāo穴内流出来——

    奈奈子浑身发烫的偷窥着,直到她的爸爸射了她好友满嘴的jing液——

    不出所料的,真月五个月後捧着像篮球一样的肚子来学校,不过她还是常常

    挺着那颗大肚子来奈奈子家,然後跟奈奈子的爸爸猛干着——

    ***——***——***——***——

    在奈奈子的房间内,志朗与奈奈子并坐在床上——

    奈奈子打破沉默,「爸爸,我是不是个坏女孩。」她说∶「你看,我这里变

    得这麽大。」她把自己的ru房托起,好让她爸爸看清楚她是多麽的丰满——

    志朗亲了女儿的脸颊,微笑着说∶「这是神赐给你最好的礼物,你应该高兴

    才对。」——

    奈奈子嘟起了小嘴说∶「可是,别人都嘲笑我是一条母牛。」——

    志朗把女儿抱在怀里∶「你要知道,大xiong部的女孩子,看起来会特别的性感

    喔!」——

    奈奈子心中暗暗高兴着,因为她爸爸那根传说中的大棒子正紧紧地顶着她的

    小腹——

    「爸爸,我坐电车时,那些男孩子都会故意来碰我的xiong部。不过,我都会觉

    得xiong部很舒服,全身发热呢!」她故意把xiong部挺出,让两颗肉球在爸爸的xiong膛磨

    蹭∶「爸爸,你摸摸看我的ru头,我的奶头会涨起来了,硬挺挺的好难受。」——

    志朗看着女儿那快要把丝绸睡衣戳破的ru头∶「奈奈子,爸爸不可以去碰女

    儿的xiong部,那是不允许的喔!」——

    奈奈子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爸爸不是说奈奈子的xiong部越大就会越性感吗?

    难道爸爸在骗奈奈子?」奈奈子把xiong部挺的更高,巨大的ru房等待爸爸的爱抚——

    「奈奈子,如果妈妈知道了,她会杀了爸爸的。」志朗摸着女儿的头——

    「我一定不会告诉妈妈的。」她轻轻的在爸爸的耳边说——

    奈奈子解开了睡衣,那两颗ru房就像水球般在志朗的眼前剧烈的晃动着。志

    朗呆在那里,那是他所有上过的女孩中最大的ru房——

    奈奈子把ru房捧到爸爸的眼前∶「爸爸,你看我的ru头变得好大,因为奈奈

    子看到爸爸就觉得xiong部好热。」——

    就像被ru房催眠似的,志朗张嘴含住了奈奈子粉红色的ru头——

    「爸爸~~爸爸~~」奈奈子兴奋得快昏倒了,她的ru头被爸爸的舌头挑弄

    着——

    奈奈子还记得她的同学白石告诉她的事,从她七岁起,她的爸爸就常常按摩

    她的xiong部,她爸爸总是把热热的jing液射在她的ru房上,所以白石的ru房才会这麽

    的白、涨得这麽丰满。假如奈奈子的xiong部也被爸爸的jing液所滋润,那奈奈子会有

    更漂亮的xiong部——

    奈奈子注视着爸爸的裤子,故意发出惊叫∶「爸爸,你的那个┅┅那个变得

    好大喔!这样子很难受吧?」——

    就像一个情人般的,奈奈子熟练的解开爸爸的裤子把它脱掉。奈奈子小心地

    用两手握着爸爸的巨棒套弄,她以前常常跟班上的男生在体育室里玩这种游戏,

    所以驾轻就熟——

    「我的同学说,把热热的jing液喷在xiong部上,会让奶奶变得更漂亮。爸爸,可

    不可以在奈奈子的xiong部射一些热热的jing液?」——

    奈奈子的小手加速套弄着爸爸的大棒子,然後奈奈子的小嘴亲了爸爸拳头般

    大的gui头,gui头流出的黏液沾湿了奈奈子性感的小唇——

    爸爸的gui头实在是太大了,奈奈子尽力的张嘴才含住半个gui头。志朗低头看

    着努力为他含棒子的女儿,感觉到奈奈子用她小小的舌尖钻着他的马口——

    「呜┅┅」突然从奈奈子的口中爆出大量的白色浓液,弹跳的gui头持续地喷

    出大量的白色浓液,溅射在奈奈子可爱的脸蛋上,从奈奈子的额头到鼻梁上都覆

    盖了黏稠的白液——

    志朗对准了女儿的小嘴,用力的发射了一炮,性感的嘴唇立刻被白稠的黏液

    所覆盖——

    当然志朗也不忘记爱女的要求,握着巨大的rou棒对准了奈奈子丰满的双ru,

    「咻~~」巨大的白色水炮弹打在奈奈子左边的ru房上,发出「啪!」的巨响——

    「啊~~」奈奈子被炽热的jing液烫着叫了出来——

    「咻~~咻~~」大量的jing液不断地从拳头般大的gui头射出,用力打在奈奈

    子的ru房上,两颗丰硕的ru房不断受到jing液的冲击,猛烈的晃动着——

    「啪┅┅啪┅┅啪┅┅啪┅┅」不一会儿,奈奈子的ru房就像被泼上了糖水

    般,覆满了又浓又烫的白色jing液,jing液浓浓的腥味充满了小女孩的闺房——

    奈奈子抬头崇拜的看着他的爸爸∶「我从来没想到爸爸的jing液有那麽多。」——

    志朗看着女儿沾满jing液的脸蛋笑着说∶「你还没见过你妈妈差点被爸爸的精

    液淹死的状况。」——

    奈奈子高兴地涂抹着nǎi子上黏液,满心期待子宫内被灌满烫烫的jing液。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