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通奸

    家中兄弟眾多,大哥和我的年紀相差有二十三歲。又因為大哥早婚,所以女兒小潔只比我小一歲,平日便常來找我研究功課,談天玩耍,倆人感情很好

    小潔今年17歲,身高約160公分高,長得嬌俏可人,身材雖非魔鬼,但那小巧渾圓的xiong部,纖細的腰,尤其是穿著制服時,裙子下那雙穿著白色短襪的幼嫩美腿,每每讓我想入非非,直想把她抱在懷中,好好的舔嗅撫弄。

    某天我和小潔逛街的時候,遇到了小潔國中時的同學阿芬,身邊還跟了一個黑黑胖胖的男人。

    『小潔,跟妳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威力。』阿芬拉著胖子的手,胖子列開大嘴笑了笑。阿芬又指著我問:『他是妳男朋友嗎?』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小潔卻突然勾著我的手,甜膩膩的說:

    『對呀,這是我的親愛的。』

    我嚇了一跳,沒想到小潔會這麼說。

    『妳男朋友很帥耶,比我的威力還英俊。』阿芬羨慕的說著,身旁的胖子列開大嘴笑了笑。

    我轉頭看看小潔,只見她也微笑望著我,眼中滿是驕傲愛憐,我心中一動

    (敢情這小妮子對我)

    後來一路上我和小潔一直挽著手走,她軟軟的xiong部貼著我的手臂,弄得我心癢癢的

    一回到家,我便拉著她進我房裡,問道:

    「妳剛剛為什麼跟妳同學說我是妳男朋友呢?」

    「那那是因為阿芬帶著那個很抱歉的男友嘛,我才想要在她面前炫耀一下說」

    我一聽可樂了,大膽的把手搭上她的肩,將她拉近我

    「妳覺得我是值得妳炫耀的人嗎?」

    小潔羞紅著臉,撒嬌似的說道:

    「人家心裡一直都只有你呀,只是你都不把人家放在心上」

    聽到她這般告白,我忍不住將她緊緊抱住,低頭往她微微顫動的櫻唇吻去

    「啊...嗯......。」??

    接吻時發出的聲音真是誘人。相互需求對方唇吻之時,我將舌頭伸入。??

    「啊..啊...嗯......」舌頭之間展開了一場激戰。??

    「啊-啊-...」小潔好像光是接吻就會很興奮。而我當然也是一樣,情緒已高亢起來...。這一次,是小潔將舌頭伸過來..。??

    「嗯~啊~...。」小潔相當使力地伸出舌頭,而我也相互應和。??

    當我和小潔的嘴分開時,那混著我倆的唾液在我們中間牽引成一條線。

    小潔她滿臉通紅「喜歡.我...從小就喜歡你...。」小潔抱住我的頭這樣說道。

    「我也喜歡妳。我喜歡小潔的一切。」

    「嗯~...我好高興...。」

    我又輕舔她那粉紅色的嘴唇,然後雙手放在她的酥xiong上,開始來回地搓揉。

    「嗯唔...嗯...嗯嗯...。」

    我將手伸進小潔的ru罩她xiong部頂端粉紅色的小櫻桃逐漸變硬。我順著她的需求﹐將手指夾住雙峰的頂端,摩擦揉捏。

    「嗯...啊...啊...啊...」

    看她越來越進入狀況,我的愛撫就從xiong部開始往重點地帶移動。

    我的手往她的裙子下大腿處移動了過去了.....。接觸著她光滑的皮膚,並且在大腿上摸著。

    我一摸到小潔的私處之時。她的身體如同被電到一般,全身震動了起來。「嗯.......。」她非常地敏感。

    我把我的視線移到她的腿部。嗯,好美哦...。我把手慢慢地放在她的大腿上。而且慢慢地上下移動。

    「嗯....嗯嗯...。」小潔斷斷續續地喘息著「叔叔...嗯...。」

    我抬起小潔的美腿,隔著香襪,舔著她的腳趾頭

    「啊~不那臭臭的。」小潔有點靦腆,但我發現她的內褲溼了一大片,似乎

    認為骯髒的腳丫被人如此舔弄,令她莫名的興奮

    我倏地把褲子脫下,發紅的陰莖便噗一聲彈了出來,我握住小潔纖細的腳踝,將她

    柔軟的腳掌夾住我的老二

    「叔叔?」小潔好奇的看著我

    「噢小潔妳的小腳丫真是迷死我了,可不可以用妳的美腿幫我≈quot;腳交≈quot;一下?」

    「討厭」小潔臉紅得像蘋果,但兩隻小腳開始緩緩挪動

    小潔的腳掌又滑又軟,溫熱的觸感使我感覺一種酥麻的觸感襲上心頭,她的腳趾靈動地沿著我的龜頭肉帽邊緣撫弄著,

    「舒服嗎?!」小潔問我,我點點頭,她淺淺地笑著。腳突然加速搓揉起來

    「哦..哦..小潔.哦...叔叔好爽喔.....」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我不禁將手移到她的xiong部,開始揉搓它,當我搓揉她的奶頭時,她開始輕聲的呻吟,我倆互對坐在床上以方便玩著對方,小潔逗弄著龜頭的同時,我也用手去緊握著她的ru房。

    「嗯嗯叔叔好好我好舒服」小潔已經情波蕩漾,yin水濕了滿床

    我也感覺興奮至極,精關抽動

    「哦.哦.哦..潔...我..哦.哦.快..快...射..出..來..了...哦喔.....」頓時,我按捺不住衝動,陰莖已不受控制的噴出了大量jing液,全數射上了小潔的腹部。

    「唔唔...嗯嗯...該人家了啦...。」小潔的表情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我將小潔的內褲脫下,帶著少女體香的豐嫩yin丘便濕淋淋得出現眼前,當我一用手指撥開小潔的那裡,便立刻拿舌頭纏了上去。她那可愛的私處已經濕得相當驚人了...。

    「嗯嗯~...啊啊...那邊...!!」在去除了外皮的陰蒂被我用舌頭舔舐後,小潔的身體劇烈地扭動,那種激烈的反應傳達到了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雖然還沒有到達,可是她的反應卻十分驚人。

    「哇啊~...嗯.啊啊...啊啊.嗯...。」先暫時像這樣來回舔舐吧。她分泌的蜜汁十分黏稠...。

    「喔、啊...叔叔...我愛你...」小潔忘情的呻吟著

    我發覺我真的好喜歡小潔,不管我們之間是何輩份,我也要她永遠在我的身邊

    我將小潔的雙腿岔開、把她的腳搭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地抓住她的圓臀...。

    我把小弟弟對著小潔豎立起來。

    「啊啊...嗯.好痛...嗯啊~...。」我將腰部一點一點地慢慢靠近。相對於小潔痛苦的境遇,我這邊卻充滿了刺激的快感。

    

    「啊呀.嗯...怎麼會..這麼大啊...!」當我進到她體內深處的時候,相信她會更加驚訝。雖然說我不想造成小潔的痛苦,可是這時候產生的痛楚卻是在所難免的。

    「啊~、啊~、不行~嗯痛」一聲聲混著喘息的呻吟從小潔口中吐出

    我一邊注意她的反應,一邊緩緩

    「唔...喔...呀...呀!!」突然我覺得龜頭戳破了某物,剛開始感覺的阻力,也隨之消失

    「嗯啊...不.不要...啊嗯...。」

    「妳想停止嗎?」

    「不是...這樣子好.啊...嗯..嗯啊。」

    連她自己都非常驚訝於自己的快感。

    「啊嗯..嗯.唔...嗯啊...好棒...。」被快感緊緊纏繞著的小潔好像即將達到。

    當我繼續衝刺的動作時,小潔也開始習慣性地作出反應。

    「啊.唔...嗯嗯~..奇怪.好奇怪~...。」她果然非常有感覺!

    

    「求求你...已經、已經..不行了!啊...、我、快要丟了...。」

    我的體內也湧起了一股飄飄然的感覺。並且漸漸地擴散到我的腰部四周

    「啊...小潔...我不行了...。」

    「一起...一起..呀啊啊啊啊~~~!!」小潔私處一陣陣插搐,忽然間那裏把我的弟弟夾的好緊。像要把我的東西全都吸進去似的。我也沒有辦法忍耐下去了

    突然間全身一輕,粘稠的ru白色液體激射而出,往小潔那那柔軟溫暖的地方注入。

    從那一天起,小潔便常常找我作愛,面對著這麼可愛的姪女,我當然是沒有辦法拒絕的囉。我們倆約定明年小潔和我一起上中部的大學,在外一起租屋同居,過兩人的甜蜜生活。

    1424871

    424901

    122942489

    催眠老师和情人

    我是独子,从小就是妈妈的乖孩子,更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他们像是把我含在嘴里一般养大的,不论我要求什么,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决不会打折扣。爸爸在公司是个属下惧怕的铁面主管,但是只要妈妈一瞪眼,包管他低声下气地赔不是,什么男子气概都没有了;妈妈对我也有她严厉的一面,但我还是有办法应付她,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扑进她怀里洒娇,保证十有九成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一家三口就这样过了十几年平静安详的岁月。

    上个星期,爸爸所服务的公司因为要引进国外最新的技术,所以爸爸奉派出国做为期约有半年的在职进修,公司答应他如果学得好,把技术成功地引进国内,可能会派他做为新分公司的经理,爸爸为了再高升一级,喜孜孜地独自一人出国进修去了,家里就留下妈妈照顾着我。

    今晚外面下着大雨,加上闪电打雷的好不吓人,妈妈不敢一个人睡,就要求我和她一起睡,以前爸爸在外面应酬不归的夜晚,妈妈也曾要我赔她睡,所以这次我也答应了她。因为我还没做好明天学校要交的家庭作业,所以便带着功课,跟随妈妈一起进她的卧房里了。

    我倚在房里的小几上写课题,妈妈则坐在她的梳妆前卸妆,她今晚穿着紫色的家居便服,十分的高雅,使她看起来就像上流社会的贵妇人般显得典雅华丽,薄薄的衣料裹住她丰满成熟的,使我忍不住地从后面偷偷地窥视着她背影的美妙曲线。

    从化妆镜里反射出的娇靥,是那娇美艳丽,丝毫看不出她已有三十多岁的年龄,连做为她儿子的我,看了都会垂涎她的美色呐妈妈卸完了晚妆,准备就寝了,只见她站起来走到衣柜前,打开镶有华丽金色金属把手的柜门,拿出了一套浅紫色的睡衣,我正在犹豫是否要离开房间避嫌,却见妈妈毫不避诲地开始脱起她的衣物,彷佛我不在她房里似的,或许妈妈把我当成她最亲密的人,所以她并不在意。妈妈缓缓地脱掉她身上的家常服,露出了细柔白嫩的香肩,然后徐徐地露出整个上身,啊妈妈今晚穿着黑色的蕾丝xiong罩,透过薄薄的刺绣布料,依稀可以看见漂亮丰挺的ru房在里面跳动着,而艳红色的奶头只被那半罩型的xiong罩遮住一半,露出上缘的ru晕向外傲挺着。

    我暗暗吞着口水,看得眼睛都发热了,妈妈剥整套衣服,只见在极短的半透明底裙里,一双雪白的大腿紧夹着,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和xiong罩同样颜色和质料的小三角裤,黑白相映之下,配上她丰满的大屁股,构成了一幅充满煽情诱惑的美女半裸图。

    歇了片刻,妈妈对着柜门的穿衣镜,将她的长发撩到头上,在卧房的空气中,充满了妈妈甘美芳香的体味,此刻在我的眼前,映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裁、细润白晰的肌肤、姣美娇媚的芳颜、高耸肥嫩的ru房、盈盈一握的纤腰、丰满突出的肥臀,我想就是柳下惠再世,也未必能抗拒得了她这美色的诱惑。

    妈妈转身将她的紫色家常服挂进衣柜里,移动之间,两个大ru房在她的xiong前摇晃着,散发出女人无比性感的媚态。妈妈难道不知道她这姿势对我来说是多的刺激,虽然我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我也是个男人呀世上只要是没有阳萎和性无能的男人,就没有人能受得了这种刺激,我感到大巴已经地挺立在我的裤子里,勃起的gui头前端,也分泌出黏滑的液体了。妈妈的玉手绕到她的酥背后面,打开xiong罩的挂钩,当xiong罩滑下她香肩的那一刹那,丰满的ru房立刻顶开薄薄的布料,几乎是旋转着弹跳而出,在空气中晃动着。

    接着她弯下腰肢,除去半透明的底裙,此刻她的娇躯上就只剩下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了,妈妈歪着头想了一下,似乎想要连那最后的障碍都一并脱去,但她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拿起那件薄如蝉翼的浅紫色睡衣披到她的身上,然后走到床边拍拍枕头,准备上床睡觉了。我因为学校的功课太多,还没完成,便要妈妈先睡,我则努力地挑灯夜战,做完我的功课。

    等到我全部写完后,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哗都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再把视线投向床上的妈妈,在这一瞬间,不由得使我瞪大了眼睛,在房里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上半身露出了棉被,浅紫色的睡衣凌乱地敞了开来,使妈妈的xiong前裸露出一大片雪白丰满的大ru房,此刻随着她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从棉被的下方露出两条白玉也似的大腿,雪白近乎半透明的大腿根部,在她的睡梦中轻轻地蠕动着。在这夏夜的空气里,彷佛充满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大气压力,我感到有股火热的慾望在我身体里着,觉得两颊发烧,全身冒汗。我拚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压住,逼得我伸出颤抖的手去搓揉着我硬挺的大巴。

    就在此时,妈妈像做梦似地模糊呓语着,接着又翻了个身,把她肥嫩的大屁股露出了棉被外,我猛吞着口水,睁大眼睛瞪着那两个丰肥的肉团子,光是看着就足以成为让我的魅力了。

    我忍不住地怀着忐忑的心情,躺到妈妈的身边睡了下来,妈妈的呼吸轻盈而有规律,表示她已沉沉地睡着了,我把脸靠近她的xiong前,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妈妈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狂嗅着女性特有的甜香味道。

    我冲动地很想要伸出手去抱住妈妈的娇躯,但还是不敢造次地拚命忍耐着,可是隐藏在我体内的慾望却战胜了我的理智,终于我颤抖抖地伸出了手指,轻轻地触摸到妈妈肥臀的嫩肉,接着在她那两个大屁股上抚摸着,妈妈没有惊醒,使我更大胆地在她屁股沟的下方摸弄起来。

    我将自己的身体靠进她的娇躯,从裤子里拉出坚硬的大巴贴在她的屁股肉中的小沟里,妈妈柔嫩的肉感震憾着我的,我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妈妈温暖的身子,微微挺动下体让我的大巴在她屁股沟里磨擦着,柔和的弹性和软绵绵的触感,使我舒爽得精神恍惚了。

    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抚揉着妈妈的大ru房,那两颗丰肥的nǎi子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感,我的另一只手慢慢地往她下体移动,来到可能是大腿根部的yin阜上方才停止,悄悄地拉开睡衣的下摆,将妈妈的小三角裤一寸一寸地褪到膝盖上,手指伸到她的yin阜上搓磨着细柔的yin毛,手掌感到一股濡湿的温热,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着。

    我终于伸出手指插入带着湿气的神秘rou洞,但食指太短,于是我又改用中指,妈妈在沉睡中又翻了个身,发出∶『唔』的一声模糊的梦呓,接着又继续睡了。我急忙退回身体,深恐她此时醒来,那我不知要如何自圆其说了。

    在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睡姿是那地诱人,呼吸时xiong前高高耸立的两颗肉球,像有生命般地起伏不定,下体的粉弯、雪股、哪一样都引人入胜地让人目不暇给。这次妈妈仰睡的角度,使我无法替她穿上刚刚色胆包天偷偷脱下来的小三角裤,就在欣赏这美女春睡图的情形下,我也无法抵挡睡魔的侵袭,朦朦胧胧地昏睡过去了。

    睡到半夜,我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所惊醒,睁眼一看,啊妈妈的睡衣竟然敞开了,下体的三角裤不知何时也褪到了脚踝上,妈妈带着含羞的表情微微地呻吟着,右手在她自己小腹下那乌黑亮丽的卷曲yin毛上抚摸着,左手按在高挺的ru房上揉搓着。

    妈妈的脚张的那开,腿又伸的那长,所以我瞇着眼都能看清楚她黑黑的yin毛和红嫩的yin唇,这时我的心跳加速、手脚微抖地压抑着我吐气的声音,怕妈妈发觉我在偷看她自慰的情景。

    只见妈妈的右手拨开了丛丛的yin毛,如砂般鲜红的小肉缝就露了出来,她开始慢慢地搓揉着洞口的小,闭着媚眼,呻吟的声音也越大了。妈妈纤细的手指揉了一阵,接着伸出食指和无名指,翻开了她洞口的那两片鲜红色的肉膜,让中间的花蕊更形突出,再用中指触摸着发硬的,一霎时,妈妈的娇躯激动地紧绷着雪白的肌肤,然后开始浑身颤抖了起来。

    揉了一阵子,妈妈又觉得不太过瘾,继而把她的中指整根插入了潮湿的肉缝里,一抽一插地扣弄着,我瞇着眼睛偷看妈妈的娇靥,只见平日里风华绝代、楚楚动人的她,此时看起来更娇媚yin荡得令人血脉喷张。

    妈妈一手揉着ru房,一手在她xiāo穴里不停地进进出出插弄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也不停地在卧室里回响着,这意味着她正迫切地需要替她的xiāo穴止痒,好让她自己能够获得舒爽的快感。

    我对眼前所发生的情景,很想能够靠近一点看着,希望能满足心里对女性窥视的慾望,妈妈的手指越来越激烈地搓揉着股间两片像蝴蝶双翼的yin唇,在xiāo穴里插弄的中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而她的肥臀一直往上挺动着,让她的中指能更深入地搔到她的痒处,两条也分得像劈腿般张得大大的,那yin猥的景像刺激得我起了一阵抖颤,欲火终于将我的理智击溃了。

    我猛然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坐了起来,妈妈想不到我会有这种动作,吓得她也从床上跳了起来,红着脸和我面对面地望着。妈妈颤抖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粉脸含春、双颊羞红地低下了头,一付娇滴滴、含羞带怯的模样,沈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嗲着声音,无限柔情地唤道∶『我……我…………』

    妈妈的三角裤还是挂在她的脚踝上,在我眼前诱惑着的是乌黑的yin毛、高突的yin阜和湿湿的肉缝,妈妈吓得太厉害了,以致她的中指还插在xiāo穴里,忘了拔出来呐

    我想开口,却发觉喉咙像堵住了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妈妈……我…我……』受到妈妈美色的诱惑,忍不住地伸出抖颤的手,摸到了妈妈那流着yin水的小肉缝,我们母子俩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啊……』的声音,妈妈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我的xiong膛,并且伸出小手拉着我的手抚在她的酥ru上,我摸着妈妈丰满浑圆的肥ru,感到她的心脏也跳动得和我一样快,低头望着妈妈娇艳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在她的ru房上搓揉了起来。

    妈妈的ru房接触到我的手掌,像是又澎涨得大了一些,奶头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绽开出娇艳的媚力。我一直到现下还是个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处男,首次享用到如此丰盛的美食,摸着她ru房的手传来一阵阵的悸动,胯下的大巴也被刺激得兴奋了起来。

    妈妈像梦呓似地哼道∶『嗯…………不……不……要怕……妈妈……也……不怕……唔……妈妈……不会……怪你……』

    妈妈双手抱着我的腰,慢慢地往后面的床上躺了下来,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嫩的肌肤,真教人疯狂。我像饿虎扑羊般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香肩,嘴巴凑近妈妈的小嘴,春情荡漾的妈妈,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唇印在我的嘴上,张开小嘴把小香舌伸入我的口里忘情地绕动着,并且强烈地吸吮着,像是要把我的唾液都吃进她嘴里一般。

    直到俩人都快喘不过气来,这才分开来,妈妈张开小嘴喘着气,我在她身上色急地道∶『妈妈……我……我要……』

    妈妈娇媚地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道∶『妈妈……我要插……的……小……xiāo穴……』

    慾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我的体内燃烧着,我的大巴在妈妈的xiāo穴外面顶来顶去,一直徘徊在穴口无法插进,妈妈的娇躯在我的身下扭来扭去,肥美的大屁股也一直迎着我的大巴,无奈两、三次都过门不入,只让gui头碰到了她的yin唇就滑了开去。

    最后妈妈像是恍然大悟,想起我可能是未经人道,还不知道要怎跟女人,于是她伸出粉嫩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大巴,颤抖地对准了她流满yin水的xiāo穴口,叫道∶

    『唔……这里……就……就是……妈妈的……rou洞……了……快把……大巴……插……插进……来……吧……啊……』

    我奉了妈妈的旨意,屁股猛然地往下一压,只听妈妈惨叫道∶『哎……哎唷……停……停一下……你不……不要动……妈妈……好痛啊……你……停一……下……嘛……』

    只见她粉脸煞白,娇靥流满了香汗,媚眼翻白,樱桃小嘴也哆嗦不已。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大惊失色地急着道∶『妈妈……怎……怎了……』

    妈妈双手缠着我的脖子,两只白雪般的大腿也钩住了我的臀部,温柔地道∶

    ……你的巴……太…太大了……妈妈……有些……受不了……你先……不要动……妈妈……习惯一下……就好了……』

    我感到大巴被妈妈的xiāo穴挟得紧紧的,好像有一股快乐的电流透过了我全身,第一次体验到和女人的滋味,频频地喘着气,伏在妈妈温暖的上。

    过了几分钟,妈妈舒开了眉头像是好了一些,绕在我背后的大腿用力地把我的屁股压下来,直到我的大巴整根陷入了她的xiāo穴里,她才满足地轻吁了一口气,扭动着肥嫩的大屁股,娇声叫着道∶

    『唔……呀……好……好胀……好舒服……唷……乖儿子……呀妈妈……好……好酸喔……酥……酥麻死……了……宝宝……你的……巴……真大……会把……妈妈……奸死了……嗯……嗯……』

    听了她的yin浪荡的声,不由得使我尽情地晃动着屁股,让大巴在她的xiāo穴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妈妈在我身下也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大肥臀,使我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周身的毛孔几乎都爽得张开了。妈妈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yin声浪语,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我的下体和妈妈的小腹连接处,每当整根大巴被yin水涟涟的小làang穴吞进去时,激烈的动作所引起的yin毛磨擦声,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

    插干的速度和力量,随着我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酥麻的快感,使我不由得边干边道∶

    『喔……妈妈……我……我好爽……喔……的……小…xiāo穴……真紧……夹得我……舒服死……了……啊……太美了……xiāo穴穴……妈妈……能和…………真……爽……』

    妈妈被我干得也加大了她肥臀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大屁股像筛子一样贴着床褥摇个不停,温湿的yin道也一紧一松地吸咬着我的大gui头,yin水一阵阵地像流个不停地从她的xiāo穴里倾泄出来,无限的酥麻快感又逼得妈妈纤腰款摆、浪臀狂扭地迎合着我插干的速度,小嘴里大叫着道∶

    『哎……哎呀……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美……美死了……妈妈的……命……要交给……你了……唔……花心好……好美……喔……唷……唷……好麻……又痒……又爽……我……妈妈要…要丢精……了……啊……啊……妈妈……丢……丢……给……大……巴儿子……了……喔……喔……』

    妈妈的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xiāo穴深处也颤颤地吸吮着,连连泄出了大股大股的yin精,浪得昏迷迷地躺着不能动弹。

    见她如此,我也只好休兵停战,把玩着她xiong前尖挺丰满的玉ru,玩到爱煞处,忍不住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

    妈妈被我舐ru吻咬的动作弄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春情荡漾,娇喘连连;小腹底下那、滑嫩嫩的yin唇上,有我的肥大gui头在旋转磨擦着,更始得她全身酥麻、急得媚眼横飞、骚浪透骨地在我身下扭舞着娇躯,小嘴里更是不时地传出一两声浪媚迷人的婉转呻吟。

    我的大巴在深深干进妈妈xiāo穴里的花心时,总不忘在她的子宫口磨几下,然后猛地抽出了一大半,用yinjing在她的穴口磨磨,再狠狠地插干进去。浪水在我们母子的下体处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妈妈的两条上举,勾缠在我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我的大巴,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我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迷人的哼声叫着∶

    『啊……啊……我……我的……宝贝……儿子……妈……妈妈要……被……被你的……大…大巴……干……死了……喔……真……真好……你……插……插得……妈妈……要舒服……极了……嗯……嗯……妈妈的小……xiāo穴穴里……又酸……又……又涨……啊……妈妈的……好……好儿子……你……要把……妈妈……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小冤家……妈妈……的……乖……宝宝……你真会干……插……插得……你的……娘……好快活……唷……喔……喔……不行了……妈……妈妈又……要流……流…出来……了……xiāo穴……受……受不了……啊……喔……』

    妈妈连续叫了十几分钟,xiāo穴穴里也连连泄了四次yin水,滑腻腻的yin水由她的yin唇往外淌着,顺着肥美的屁股沟向下浸满了洁白的褥单。

    我把尚未泄精的大巴拔出了她微微红肿的yin户口,只见又是一堆堆半透明的yin液从她的xiāo穴里流了出来,看来这一阵狠插猛干的结果,引动了妈妈贞淑外表下的骚浪和yin荡,使她罔顾一切地和自己亲生的儿子纵欲狂欢,让她只要快乐和满足,完全不管世俗不允许母子通奸的禁忌。

    为了让她忘不了这激情的一刻,也为了让这次的插干使她刻骨铭心,将来好继续和我玩这种迷人的成人游戏,我强忍着泄精的快感,将大巴再度插进妈妈肥嫩的xiāo穴穴里,使劲地在她娇媚迷人的浪肉上,勇猛、快速、疯狂地插弄着,卧房里一阵娇媚骚荡的声、浪水被我们俩人性器官磨擦产生的『唧唧』声、和华丽的弹簧床弹簧床压着两个充满热力的的『嘎嘎』声,谱成了一首世上最动人的yin浪交响曲。

    妈妈在长久的性饥渴后获得解放的喜悦,使她的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瞇,射出迷人的视线,搔首弄姿,媚惑异性的荡态,骚yin毕露,勾魂夺魄,妖冶迷人。尤其在我身下婉转娇啼的她,雪白肥隆的随着我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双峰在我眼前摇晃着,更是使我魂飞魄散,心旌猛摇,欲火炽热地高烧着。

    我插着插着,大巴被妈妈的yin水浸得更是粗壮肥大地在她的xiāo穴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着。我以无畏的大巴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地猛著妈妈的xiāo穴,直干得她yin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我顶得浪肉直抖,弄得妈妈摇臀摆腰,yin水不停地往外狂流着,这时的她已泄得进入了虚脱的状态,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的刺激让她陶醉在母子交欢的yin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满足,使她欲仙欲死,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

    我边插干她的xiāo穴,边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妈的浪水真多啊』

    妈妈不依地撒娇着道∶『嗯……宝宝……都是……你……害得……妈妈……流……这多……喔……大巴……冤家……妈妈……要…被你……捣散了……啊……唉呀……』

    我快意地道∶『妈我今天要干得浪水流光。』

    妈妈道∶『唉…呀……嗯……哼哼……亲亲……你……真的……狠心把……妈妈……整得……不……成人形……了……唉呀……你坏嘛……』

    我接着道∶『谁叫要长得这娇美迷人?媚态动人,又骚又浪,在床上又是这会摇会晃,怎不教我爱得发狂呢?』

    妈妈yin浪地道∶『唔……唔……乖宝宝……妈妈……要……浪…浪死了……冤家……啊……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嗯……好儿……子……你是……妈妈的…………克星……你的……大巴……又粗……又…又长……比铁还……还……硬……干得妈妈……舒服……死了……心肝……宝贝……啊……啊……妈妈……快活……不成了……宝宝……妈妈要……被…被你……干……死了……』

    妈妈可以说是骚劲透骨,被我粗长壮硕的大巴干得不知东南西北,yin水狂流,睁眼舒眉,肥臀狂摆,花心开开合合,娇喘嘘嘘,yin态百出,浪劲迷人。虽然被我干得快要昏过去了,却还是在疲累中打起十二分精神,奋力地迎战着,不知流了多少yin水,大泄特泄了十几次,才使我感到大gui头上一阵酥麻,在她花心上猛揉几下,大巴在她的xiāo穴里火热地跳动了几下,大gui头涨得伸入了她的子宫里,受了一阵烫热的刺激,加上妈妈有意无意地缩紧yin道的吸力,一股滚烫的阳精,猛然射进了妈妈的子宫深处,使她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两具滚烫的同时酥麻酸痒地陶醉在这交欢的yin欲之中。

    1424891

    424911

    122942490

    我和姨姐的真是记录

    和女友的認識是從她向我求援開始的,以後的日子,我見她勤勞、善良,人也算漂亮,是比較熱愛生活的一類女性。我們戀愛了。

    有一次,我到她的住處,忽然發現一個比女友身材高挑,皮膚白晰的女孩靜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到來,她有些惶恐不安,我隨口叫了一聲女友的名字:「阿玲」

    「我姐她不在,去市場買菜了。」她站起來和我說話。

    「哦,哎…你坐吧!」我一邊打量她,一邊隨意的往床上一靠。

    「你—你是她妹妹?」我不相信多餘地問了一句,她身上的一股清香已經讓我語無論次。

    「是,我是來玩幾天的。」見我盯著她看,她的臉一下子紅透了,不知所措的問我:「你是我姐的男友吧?」

    「嗯!算是好朋友吧!沒啥事,也是過來玩一下的。」我忍不住往她身邊移近了一點。

    她濃眉大眼,中長碎發披在肩上散發著迷人的香味,ru房高高挺起,隱隱約約在不停地跳動,似乎想擺脫黑色蕾絲xiong罩的束縛徹底解放出來。

    「你怎麼老是看著我?」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她的嘴唇豐滿紅潤,潔白的牙齒裡面一個活潑伶俐的香舌在不停地滾動,讓人不禁想用嘴去制約它的滑動。

    「…」

    「你會不會玩遊戲?我教你玩。」

    我想她沒玩過也會喜歡,一邊打開電腦,一邊招手讓她過來。

    「好…好…好」

    她跳著手舞足蹈地跑到我身邊坐下,就像小燕子一樣。

    我站在她身後漫無頭緒的給她講解,眼睛卻從她肩頭往下看,低xiong的、薄如蟬翼的粉色上衣已經不能完全控制她那對頑皮的ru房,現在從上看下去,幾近是一覽無餘,清晰的ru溝、朦朦朧朧的ru暈,唯有小綠豆般大小的ru頭與高聳的ru房有些不太協調。我下意識的將頭放得更低,悠悠的體香令我情不自禁地將手放在她嫩滑的手上:「我來教你吧!」

    「嘻…嘻…真好玩」

    她歡快的地叫著,不時地抬頭看我一眼,給我一個開心的笑,清澈透亮的眼睛笑得那樣甜美和純真。

    「你多大了?」我輕輕地在她耳邊問道。將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我感到她的身子一震,從臉到耳根子全部紅透了。

    「18歲了…」她不好意思地撥開了我放在她肩上的手,回頭對我嫣然一笑…

    「你妹妹來了,今晚怎麼休息啊,…」我手攬著玲的腰,眼睛盯著坐在床頭的小妹妹。

    小妹妹抬頭望了我一眼,正好見我看著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妹妹她還小嘛,和我們一塊睡就可以了。」女友用力推開我,去整理這、床上的雜物。

    「15米的床還擔心擠著你呀,人家夫妻兩人睡一米的床還要多半邊床出來呢,」

    「哈…哈…」我一鼓掌一邊大笑,玲知道說話有問題了,趕緊用手摀住我的嘴不讓我笑,另一隻手不停的打我。

    「好了…好了,你咱按排我就咱聽你的,」我興奮得差點暈過去,實在抑制不住喜悅,在玲的耳畔吻了一下。

    「別這樣,我妹妹在這兒呢,」

    我看了妹妹一眼,她正在那一隻手捂著嘴偷笑呢,我對她擠了一眼:「你笑什麼笑,晚上有你好的」我自言自語…

    玲躺在我身邊,小妹躺在玲身邊,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卻輾轉反側無法入睡,桌上時鐘行走的聲音越來越清晰,躺在我懷裡的女友看得出已經睡得很香了。

    我將手抽出來讓女友躺在我的胳膊下面,自然手指碰到了小妹輕柔的髮絲,隨意撥弄幾下,只見她輕輕的動了一下,重新調整了睡覺的姿勢,這樣輕輕的一動,卻讓我的手能觸摸到她的面頰了。

    「難道她還沒睡,」…我開始感到自已的心跳加快,清晰的、卟嗵…卟嗵的聲音夾雜著興奮和緊張的心情讓我的手不禁有些顫抖。

    我大膽地順著她的臉頰撫模,以能感覺到她急促的呼吸,豐滿嘴唇微微抖動,她輕輕地嚥了一下口水,滾燙的嘴唇已經開始變得乾裂,我知道,她還沒有睡著…

    藉著台燈微弱的光,我見她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在輕輕地閃動,小小的鼻樑上已有微微發光的小汗珠子,性感的嘴唇在我手指的撫摸下一張一合,嫩滑的、火熱的臉蛋上泛起一絲絲紅暈。

    透過薄薄的、白色吊帶睡衣,我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她的一對神秘小小的ru頭,清晰的ru溝就像兩座山峰之間的峽谷,幽深幽深的…

    平坦的腹部毫無規律的一起一伏,我能想像到她的心率加快,血液沸騰。

    她已經被一種無名烈火給灼傷,留有餘香的頭髮已經散亂在床上,蜷縮的雙腿緊緊地交夾在一起,似乎在與某種力量在抗衡,又像是陶醉在久旱逢甘霖的潤澤之中。

    由身材的高挑與睡衣的短小及不合身,又躺在床上不停地扭動身軀,整個臀部已幾近露出,順著大腿內側往裡面游看,已經可以看到黑色蕾絲花邊底褲,小底褲的用料已經被奸商們計算又計算,可憐小褲衩已經快要無法盡到它應盡的責任,豐腴的大腿內側性感迷人,遠不可觸卻又近在眼前。

    整眼望去,就像一座綿延的山脈,高峰、低谷起伏疊蕩,又像一樽極具生命力變化萬千的維也納塑像。

    我不想她用假睡的方式去接受我的撫摸,便在她嫩嫩的小臉蛋上用力捏了一下,只聽她一聲嬌哼:「嗯」…

    她睜開了杏眼瞪了我一下,然後用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擰了一下,雖然好痛,但是好興奮,因為她這一擰就是告訴我她沒有睡著,也接受了我的愛撫…

    我很瞭解我的女友,她是一個工作狂,同時比較注意身體的休息,每天晚上不過10點准上床睡覺,而且很快就能進入狀態,由於小妹今天的到來和我的光臨她好像很開心,飲酒較多,現在正是酣睡時段,我知道她睡得很香,這使我更加大膽起來。

    換了一下睡覺的姿勢下意識將手放回自已的鼻子邊聞了一下,觸摸過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股青春醉人的體香味,讓我陶醉和興奮,讓我全身燥熱,跨下有一種莫名的不適,是及度空虛和難耐,又好像有一股強勁的力量有待暴發一樣。使我不得不雙腿緊夾和蜷伏…

    但在我的腦海裡,已富於了極度的想像空間,也就是這種想像力促使我再度伸出了我的手,輕輕地放到了柔軟的xiong部上,她全身一震,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抓得很緊並在不停的顫抖,她的手並沒有阻止我去撫摸,而是不知所措的害怕我繼續揉摸,又不忍推開,甚至不希望我離開的順著我的手上下的滑動…

    我聽到了她的呼吸加重和急促,帶有輕細的嬌喘聲和身體在床上蠕動的聲音,我的手在她柔軟的xiong部來回輕撫,她的身體也在上下不停的迎合,從肩頭到ru溝,到ru峰,到腋下,到小腹,到腰間,所到之處肌膚無不柔韌和豐腴,極具動感和彈性。她不停地變換著各和姿勢,仰臥時,那對雙ru依然高聳挺拔。我用手柔捏了一下綠豆般大小的ru頭,她猛然間象被電擊一樣不停的抽動,手指直甲快要將我的手給掐破,她緊閉雙眼…

    「嗯…啊…嗯…啊…哎…呀…」不一會兒,小ru頭一下子變得像小紅棗樣…

    我的身子和她的身子幾乎全都壓在了女友的和身上。我害怕會將女友壓到喘氣困難而醒來,我索性坐起身來,躡手躡腳地走到了床的另一邊,蹲伏在小妹的腰間,她有點害怕姐姐醒來看見了她和我的一切,便用手推我一把,示意我睡回去,我一下子用嘴唇住了她的,開始她想扭頭到另一邊,可我的舌頭已經深深的鑽進了她的口中,使她無法扭開,只輕輕地捶打了一下我的背部,乾脆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用舌尖輕舔我有力的而又長大的舌頭,我的雙腳站在地上,上身伏在她的xiong部上,光著膀子的我用xiong部不停一磨擦著她的雙峰,肌膚之間僅隔著一件薄紗似的睡衣,暖乎乎的,軟綿綿的,我貪婪地吮吸著她的香舌,她的紅唇,她的耳根和脖子,她也用手主動的撫摸著我的頭髮和肩膀,她激動,也是害怕她口中的「咿…呀…嗯…哎」的叫聲驚醒了姐姐,一口咬住我的膀子。

    我的手在她的腰間游移,超短的睡裙已被我撩起到xiong間,挺立的雙ru擋住了睡衣的上拔,只露出了大半ru房,我用舌頭向上猛挑睡裙,終於將紅紅的ru頭吸到口中,一邊吸,一邊輕咬,她的雙手也抱在了我的脖子上,箍得緊緊的,雙腿交夾在一起…

    雖然很興奮,但我畢竟老道,在這個方面的技術上我很有基礎的,尤其是偷情我表現會更為出色,我時而在她的ru頭邊上輕舔,時而又用嘴唇吮吸ru暈,時而又用下巴和鼻子猛烈擠壓ru房,手已不知不覺的溜到了她的小腹下部,用小指插到極有彈性的小內褲皮圈上由臀部到到腰間到小腹饒著滑動,她狠狠地咬著我,手臂緊緊地抱著我的脖子,想盡量不要發出聲音,但還是從她人喘息中夾雜著幸福而又痛苦的呻吟聲傳出,我將手移到了她的腿上,開始撫摸她的雪白的大腿,柔滑的不住地變換著姿勢來配合我的愛撫…

    順著大腿向上滑,大腿內側溫暖暖的、柔綿綿的、潮濕濕的,我慢慢的向上游移,大拇手指已經觸碰到了她的小內褲,她全身一陣陣抖動。想用她的一隻手拔開我那只滑動的手,但她實在是沒有了力量,軟綿綿的用手在我的手背上亂抓亂打。

    這時的我沒有理會她的阻攔和雙腿的緊夾,而是一直堅持似勁實柔的撫摸,她知道抵抗已無濟於事,只好再次將我的脖子抱住,好像只有這樣她才能找到平衡,我用力撐開她緊合的雙腿,輕輕地觸摸窄小的內褲,潮濕的小內褲緊緊地包住她的陰區,我用食指挑起包住陰戶的褲叉邊又放開,蕾絲內褲馬上又緊貼回去,我饒著她的內褲邊在撫摸,舌頭已經悄悄的來到了小腹部,又慢慢地向她的小私處舔去…

    她已抱不到我的脖子,只好抓住旁邊的枕頭,緊緊地抱在xiong口上,她也咬不到我的胳膊了,只好咬住自已的下唇…

    我的嘴唇移到腿內側,舌頭也遇到黑色的小了內褲,同時我也聞到了一股氣息,那不是花香,卻比花香更美好,更誘人,我開始有些失去理智,變得有些瘋狂…

    我咬住她的褲衩邊向一邊拉去,嬌嫩的陰唇一下子露在我面前,附滿了濕濕水跡白嫩的陰唇在微弱的燈光下閃著瑩光,稀少捲曲的、柔軟的私毛也因潮濕而耷拉在小縫隙邊上,兩片陰唇雖然緊貼,但仍然包不住從下面慢慢流出的亮晶晶的陰水…我試著用舌尖從流水處沿著縫隙向上挑了一下

    「嗯…呀…」她一聲叫,她不想讓姐姐醒來攪擾了這美好的時刻,她也知道自已不能控制自已,連忙將枕頭送到了嘴邊,緊緊地咬住枕套,將整個面部埋進枕套內,努力想屏住呼吸,寬大的床鋪已被她勯動的身體震得兩邊搖晃,兩腿已經不知不覺的張開了多。

    我故不上她的叫聲,用鼻樑頂住小縫隙左右晃動,而舌尖在下面輕輕的撩撥,我一只手拔著她的小內褲,另一隻手卻留在她的雙ru間揉捏…

    「…嗯…嗯…不時從枕套裡傳出呻吟聲…哎…」

    聽到她這種叫聲,我已經有一股衝動,腹下由於血液澎湃使我的陰莖有些隱隱作痛,緊繃的內褲也包不住它的全身,從旁邊鑽露出來,昂首在我的跨間…我想將它放進內褲裡,卻發現像雞蛋般大小的龜頭上,也有一絲絲亮晶晶的水流出…

    這不像我的性格,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有過於此類現象衝動的,也是源於她私處濃濃迷人的氣息所致,更也是由於她超嫩的,似開仍合、含苞待放的陰區所影響…

    我無瑕故極自已陰莖的變化,用拉著褲衩多餘的手指輕輕的拔開她的兩片陰唇,只見鮮紅的小陰唇羞答答的躲在裡面,潺潺而流的陰水就好像是由它而來一樣,在它的上面,挺立著嫩嫩的小花蕊般的陰蒂,我將它含進口中吮吸,她一子用雙腿夾住我的頭示意我的動作不要太猛,我輕輕地舔著,她的腿也慢慢的大膽地張開了,隨著輕微的呻吟聲開始有節奏的上下配合我的親吻…

    我的舌頭好像是天賜的特有能,能軟硬交替,變幻萬千。

    順著水流地方,我想找出洞穴來,可是只見水流,不見有任何的穴口,我用舌頭試探著用力頂了一下水流處,只見她猛地收縮了一下臀部,伸手抓住了我的頭髮,並在我的頭上開始撫摸著,我再次慢慢地向裡頂,一點點向裡邊進入,我感覺寬大的舌頭也被夾得很窄,且有點微痛,她伸出雙手捧著我的面頰向上拉,我知道她在示意我她需要一個更有安全感的動作發生,望著潤涅的陰埠,我戀戀不捨地抬起頭來…

    此時我的陰莖幾乎要爆裂一樣,整個龜頭透亮,我對自已最滿意的部位應該是它了,男人的生殖器形狀以三圍來分可分為:梭形、錐形和錘形三類。

    梭形的是頭尖、根細、中間粗,好處是容易攻破對方,不傷陰道口。

    錐形的是頭尖、根粗、身適中,好處是易攻,壞處是較傷陰道口。

    而我的屬錘形,頭大,根細,這種很難進入,尤其是處女,一旦進入後,能讓陰道內部具有絕對充實感,動作起來能有欲仙欲死、美妙絕倫的快感,而且絕不傷害陰道口,女人可不耽誤房事享樂的同時,可永久保持類似處女樣的小洞口,長時間與這類人群偷情不易被老公有所察覺,我知道小妹是處女,面對我的就是第一關,幸好我不是一學徒,對性、情有過深入的研究。

    我雙手抬起准小姨子的雙腿,將其放在我的肩頭上,順勢往床邊一坐,剛好能將已經高昂的陰莖與她的小縫隙保持在一個水平位置,我嬌傲自己的表現,將她的手拉過來讓她觸摸我的陽具,她順從地伸過手來,當她碰到我的生殖器時,大吃一驚,睜開閉著的雙眼,微微抬起頭先看看手上的「怪物」又用擔心的眼神看我?

    「怎麼這麼大?這能進去嗎?」我知道她的心事,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面頰,示意她閉上眼睛。

    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沒事的,我不會讓你痛的…」

    「…我怕…你別進去了,…我不要你進去…」

    「好…好…好,我不進,你真漂亮,我好愛你…你真靚…」我不敢大聲說,輕輕地附在她的耳邊,語氣有些勯抖和激動。

    我用碩大的龜頭擠進兩片緊合的大陰唇,上下滑動,小縫隙被撐開能看得到小核豆,但好像比剛才要大了很多。

    我一手扶著陰莖上下左右的摩擦,另一支手依然在她的小腹和xiong部來回地撫模,她又再次閉上雙眼雙手抱著枕頭,嘴唇咬著枕頭的一角,頭部在左右晃動。

    我不時地讓龜頭與小陰蒂碰撞和接觸,她的嘴裡同時也發出不同的聲音。

    「…哼…啊…」

    慢慢的我將大的龜頭移到流水處,藉著流出的陰水,搖動陰莖,不一會陰頭上已附滿了發著瑩光的、滑膩膩的分泌液,我想是時機成熟了,便試探著用力在流水處頂了一下,沒有進去,而她卻叫了一聲,將臀部往回收了多。

    「好痛嗎」我在她耳邊問道:「有…有一點…」她嬌喘著回答,「只有一點點的,不要怕,我不會讓你好痛的,」…

    她點了一下頭,對我羞澀的笑了一下,現在我的目標就在流水口處,我不停的以撞擊的方式來讓她適應我的節奏,果然她好像真的放鬆了多,也在不停地與我一起撞擊,我知道她從撞擊的動作上體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我們配合的很默契…

    看著她的水越流越多,我忽然將自己的臀部猛的和向前一挺…

    「…哎喲…啊…啊…啊…」

    她連續的尖叫聲和奮力抵抗的晃動嚇壞了我,女友玲就躺在身邊,她要醒來看到我們這樣,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收場,我將手伸過去,摀住了她的嘴唇,但是還有「…嗯…嗯…」的聲音傳出…

    她雙手用力頂住我的跨部,想擺脫撕裂的痛苦,我看了看下面,龐大的龜頭已經鑽進了她的小洞口,現在正夾在龜頭與莖身之間的小溝內,有點進退兩難,我自己也有些輕微的疼痛…

    她的兩片大陰唇已被擠壓到一邊,堆得很高很高,小小的縫隙也被爆開了,露出鮮紅鮮紅的小陰蒂和小陰唇,在我的陰莖上有一絲絲血跡,我有點心痛她了,但我實在不希望剛剛建立的小小的成果就這樣虧一潰,每個女孩第一次都這樣的,很快就會好的,我在安慰著自已,並保護著不讓她的擺動而被分開…

    我雙手拉著她的雙肩讓她沒有太大的回縮空間,但我也不敢再進入一點,便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小點聲…小點聲…你想讓你姐姐醒來嗎,」

    我一句話提醒了她,她強忍著痛沒有了聲音,但眼角已經有眼流出,她生氣的說:「…你又說不痛的…」

    「剛…剛開始時…是有點的…」我有點緊張和激動。

    「只要你別動…就不會有那麼痛了…真的…相信我…」我一邊說,一邊抽出一隻手幫她擦去眼。

    「我不相信你了…我不相信你了…又說不進去…然後又進去…你騙人…」

    她的擺動幅度慢慢減小了,我也慢慢地鬆開了她的肩頭。

    「就這樣…我不動…,你也別動,好不好…我在努力的說服她,用眼睛盯著她。

    她看著我,沒說話。

    凌亂的頭髮,枯乾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紅撲撲的小臉蛋,急促的喘息,豐韻的身材白晰的皮膚…所有的一切都讓我陶醉。

    「好不好…」我再一次將頭放得更低,在她耳邊輕輕地問。

    「…」她想說什麼,又沒說,只是向我點了一下頭,含著眼給我了一個微笑…

    我好高興,也好激動,用嘴滋潤她乾枯的雙唇,吮吸她的眼,瘋狂地親吻她的面頰。

    「現在還痛不痛…」我小聲說:「…」她笑了一下,搖了一下頭。

    我知道,我的陰莖是頭大根小的,再進去只是會讓她裡面有些不太適應,不會太痛了,但如果放棄進入而出來,只會令她又痛一次,我輕輕的晃了一下跨部,想看一下她的表情,只見她嘴角輕輕的向上挑了一下,一隻眼睛也跟著縮了一下。

    我明白她是在努力不想讓我知道她好痛,是在強忍著,我摸了一下她的頭髮,給了她會心的一笑,她動情的伸出手來在我的臉上擰了一下,雙手猛地抱著我的脖子,將頭埋進我的xiong部。

    我的注意力全在我的陰莖上,我下意識地向外抽了一下,然後又向裡面進去一點。她好像變得很勇敢,主動的配合著我的,這樣來回幾乎有二十多次,她的聲音已經不是痛苦的叫聲了,而是輕輕地:「…哼…啊…哎…哼…」

    在看看陰莖不知不覺的已經進去了大半,我感覺到她的裡面好溫暖,像有什麼夾著我的陰莖不停的蠕動,讓我有些莫名的快感,我激情地將她的腰摟起來,將屁股往下用力一沉,整個十多厘米長的陰莖連根盡入了,她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啊…」

    她又將雙手移到了我的腰部死死地抱住,不讓我動彈。

    我耳語問道:

    「還痛嗎…」

    「有點痛…」「沒關係的…」「我能忍受得了,你要輕點,…」

    「你抱住我的腰,我輕輕地動都不能啊…等你不痛了之後就鬆開我好不好?」

    她頭埋在我的xiong前,點了點頭。

    我沒動…

    而她卻用手在撫撫摸我的腰背,頭和屁股,我在感覺著她下面的溫暖和蠕動…

    過了好一會,她將手移到我的腹部,用手向上頂了一下,輕聲說:「你動一下…試…一下…看看…」

    「…好…」

    我向上抬了一下屁股,然後又向下一沉,問道:「…怎麼樣…」「痛不痛…」

    「…呀…好像…不痛了耶…真的…不痛了…」

    她面帶笑容有點驚奇和不解地跟我說著。

    「…為…為什麼剛才痛…現在你全部在…在裡面…我反而不痛了呢…?」

    我一下子被問住了,不知怎麼回答她「…喔…這個…這個…本來就是這樣按排的吧…」

    「待會兒不但不痛…你還會很舒服呢!…」

    「…誰安排的…」

    「…上帝嘛…」我胡編亂造的說著「…你騙我…」她在我的屁股上擰了一下「…好啊…你敢擰我…有你好的…」「那我就試給你看吧…」

    我將臀部抬高,陰莖一下子從裡面滑出,只留下龜頭在裡面,又猛地一挺,整個又進去了。

    「…啊…我開始有點舒服了…哎喲…有點舒服了…不痛了…」

    她輕輕地哼著,用手在不停地推拉我的腰部,

    「哎呀…好舒服…哥你…真好…嗯…」

    「…上帝…真好…嗯…」

    我聽到她一陣陣美好的呻吟,我有一種成就感,一種征服感,我更加有力的不停的,好幾次因為上下抽動的幅度太大,整個陰莖全部溜了出來。但是由於慣性作用,還有她陰水的潤滑作用,加上陰莖的硬挺,相互有節奏的默契配合下,沒有第一你進入那樣困難,而是輕快地就鑽了進去。

    她嬌小的陰部已經有輕微的腫紅,而我的陰莖像是被浸泡過的壓縮物質,變得異常粗大,整個莖身爆滿青筋,已經脹大到有些疼痛,她的陰水沖淡了絲絲的血跡,不知什麼時間她的一隻手在向一邊拉著她的小褲衩,好讓我的陰莖能順利的無阻礙的進去。

    我將陰莖抽出來,放在她那小縫隙上擠壓。

    「…別抽出…來…別…我要…」

    「你用力…你要用力…好…不…好…」

    「…快點…進去…快…」

    我沒有理會她,手那起棒子一樣的陰莖上下敲打她的腹部,和大腿內側。

    她急了,一把抓住了我的棒子,自已往她的xiāo穴口處牽引,我趁她不住意使勁一挺,棒棒徹底的進去了,我的跨部撞擊到了她的陰部,發出了「啪」的聲音,連她的整個身子也向床頭滑了一截。

    她不敢叫得太大聲,只能「…嗯…嗯…」地哼。

    「…我這樣和你…會不會…有…小bb…我會不會懷上…?她有些害怕的看著我問:」「…那你…你想不想…有小bb呢…?我一邊不停地。一邊笑著反問她「…我不敢…我怕…」

    她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如果你想有呢…我就讓你有…哈…」「你不想有bb呢…我就不讓…你有…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

    她翅著小嘴巴看著我,雙手不停地在我頭上撫弄我的頭髮。從鼻腔裡不時發出呻吟聲「…啊…嗯…」

    「…今天我不讓你有…下次在讓你有bb…好不好…」

    「嗯」「那你現在要…用勁…我那裡邊好癢…你用力…我好舒服…」「我要你…一直插我…一直插,天天插…哎喲…好…真好…用力…哎呀…我要死了…好舒服…你怎麼…這麼…歷害…讓我這麼…好…哎喲…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你了…我要你…做我…做我…老公算了…哎呀,…」

    小姨子的yin水越來越多,已經將小褲衩都流濕了,也將我的拉在一邊的小褲頭也給弄濕了,由於用力較大,水又較多,每一次都會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

    她的xiāo穴實在是大小了,猛烈的摩擦讓我下部有點酸酸的、麻麻的、癢癢的,不知所措的感覺,整個身子的上下抽動好像已經不是我在用力了。她的額頭上冒出了小小的汗珠,而我全身由於劇烈的運動,各個部位都有汗水在流。

    一陣之後,我忽然覺到她的陰道在向我施加壓力,只覺得她在不停地收縮陰道,又好像是用陰道不停地吮吸我的陰莖,使我全身上下向電擊一樣一陣酥麻。

    「…啊…啊…」我叫出聲來。好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勁要爆發出來一樣,我狠狠地加大了幅度和速度瘋狂地。

    「…哎呀…哎喲…啊…」她也不停地叫出聲來。猛地雙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將頭向上抬,將牙齒咬著下唇在勯抖,雙腳也抬起來放在了我的背上,她的整個身子幾乎已經附在我的身上。

    「…哎唷…哎唷…她發出了尖叫聲,老公…我不行了…我要去死了…我愛死你了…我不…行了…不行了…我先走了…我…走了…哎喲…」

    我的思想已經沒有了,能感覺到的只有排山倒海的洪流將我們沖走,我緊緊地抱著她一起漂,一波又一波的漂流…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