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美丽的情人

    我的小姨子刚结婚丈夫就去世了,因此长期住在我家,由于工作关系,经常白天在家。一次我出差回来没有上班就在家上网,我以为家里没人就在浏览成人网站。

    “好哇!你在看黄色网站!”突然我的小姨子闯了进来,原来她在午睡,起来上厕所。“你…我…”我一时无语,看见我的小姨子穿了一件肉色丝质吊带睡裙,且没有穿xiong罩,两颗ru头清晰可见,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弟腾地勃起“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丑不丑?”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丫头,不害羞,看我怎么教训你!”摸着丝质吊带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我坚硬的弟弟顶着她肥大圆润的屁股,一只胳膊紧紧地按压着她硕大而富有弹性的ru房。

    “我怎么不害羞啦?”她在我怀里象征地挣扎着。屁股说不清楚是挣扎着离开我的小弟弟还是用力顶了顶。

    “你看你,内衣也不穿…。勾引姐夫我?”

    “瞎说!我怎么没穿?”我知道她没穿xiong罩,但穿了丁字裤,但我故意抚摩着她她肥大圆润的屁股说:“哪里穿了呀?,怎么摸不到呀?…”我在她耳边似吻非吻地呵气,弄的我的小姨子已经方寸大乱。我将她推倒到床上说:“我看看你究竟穿了没有?”

    当我撩开她的睡衣时,果然是件t字性感内裤,看得我双眼发直。白色透明的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yin户,左边yin唇露出一些,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yin毛,宣示著主人的性感,我的小姨子臀部高耸地趴在床上,极具挑逗的亵衣,使我不能自持,我趴在我的小姨子背上,用坚硬的弟弟顶着亵衣包裹的肥硕的yin户,一只手从揉捏著丝绒一般光滑细软的肌肤,一只手从下面握住了她高耸的双ru。她尖叫一声,并用yin户在我的弟弟上摩擦,“不要…不要…姐夫…”她娇滴滴地声音反而促使我更加大力的揉捏抚弄。我用掌心托在她ru房的下方,十指向上扣住ru峰尖端,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夹住她逐渐坚挺的ru头。一会儿按下去,一会儿抓住扯起来,一会儿左右抖动,一会儿揉面团一样揉搓。

    最後更是用指间夹住她的ru头,微微挑搓起来。我的小姨子面色也越来越红,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麽厉害,只是被我刺激得一跳一跳的。她的口中不再叫唤,转而吐露出嘤咛的细细娇喘,身子软化下来。

    “姐夫…我…痒…受不了…”她随著我的搓弄,浑身酥软下来。

    “哪里痒…我的小姨子?”我将手移到她的下体,想脱下了的蕾丝内裤“不要!”

    她轻声抗议。伸出一只手去保护她丰满肥硕的yin户,突然一把抓住我火烧般勃起的巨大rou棒,“好大、好硬啊!”她居然把我的狼牙棒捏了一下,我顺势握住她白嫩小巧的手,不让她脱离我的弟弟,她乖巧地套弄起来,把我的狼牙棒搞得更为膨胀,简直就像要胀裂开来一样。

    我则将她的裙子挽到其腰间,露出雪白粉嫩股腿,小心将狼牙棒尖端对准她柔软的花园密部。

    “不要!”她摇晃著脑袋。

    我缓慢而坚定地将狼牙棒向上顶去。

    “嗯,你┅┅你┅┅”她虽然浑身酥软无力,此刻仍然拼命向上躲避。

    我巨大的gui头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挤开她细细的i穴唇瓣,开始刮擦著她多汁的甬道肉壁,逐渐深入。她完全无力了,失去了躲避的能力,那种rou棒填塞的刺激让她酥麻颤抖。她浑身哆嗦,连著i穴内部都哆嗦起来。逐渐将她的内部控制住。

    “嘻嘻,你看,内裤都弄湿了呢。”

    “没有。”她随著我的搓弄,喘息著、下体颤抖著。我伸手将她的yi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

    “啊!不要┅┅”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姐夫,你不要弄┅┅啊!啊┅我受不了的┅啊┅啊!”

    我的小姨子浑身都在发颤,情难自禁的扭动娇躯,yin水一股一股的蔓延流淌。她猛地啜泣起来,身子软软瘫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我将她翻过来,“不……不要……嗯……啊……不要……”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我却吻住她她的嘴唇。她紧闭著双唇抗拒,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随著我手指的捻动,她下面的yin水已经汩汩的流了出来,双唇也放松,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我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ru房,一手外拨弄她的小妹妹。我一直吻到她开始扭动起来,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的手,仿佛不让我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我进去,而yin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yin毛。她将耻骨前端,yin蒂顶在我的小腹下部,用力研磨,而且耻骨联合处不断小范围高强度扭摆著,虽然幅度不大,但是获得的快感却非常强烈,小姨子已經放棄了抵抗開始在享受。

    「啊~~~姐夫~~~啊~~~姐夫~~~啊~~~」小姨子放鬆身子把腿張開,示意我褪下那条状物。

    “不要再动了,不┅┅要┅”,她口里拒绝着,但下体却在我巨大的gui头上磨裟着,我用gui头在露出她的洞口搅动“,啊┅┅啊┅扣子┅┅在┅┅在左边┅┅我受不了┅啊啊┅┅快进┅┅啊!”我突然拉著她猛力向下一扯,同时下体向上猛烈一顶。她啊的一声惨叫,同时身子跳起来,但是因为我雄壮带钩的狼牙棒还从内部控制著她,所以刚刚弹起来的身子又重重地落回来。我随之向上一顶,很巧妙很畅快地顶到她的花心正中。她又是啊的叫起来,身子也有了融化般柔软下来的感觉,我感觉她的浑身都柔软无骨般依附在我身上。

    她的甬道是这麽的紧凑,以至于我都感受得到不同寻常的肌肉收缩压迫。看著她小心翼翼地上下调整身体,闭著双眼满脸迷醉的小模样,我忽然猛力向上一顶。一顶就就完全贯穿顶到花心!一顶就击溃了她的控制!

    一顶就将她击倒!

    我从下往上,发起了连串的攻击,令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干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放松了下体,任由我狼牙棒对她肉蒲花园无情摧残。她除了挂在我身上放声yin叫喘息以外,再也不能做反抗了。她的i穴甬道紧凑狭小,受到一种恍若撕裂的快感,让她软化下来,犹如肉糜一般瘫软。yin叫声低缓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嘤咛的喘息声,完全抗拒不了犹如潮水滚涌而来的快感。

    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很明显我一番狂猛的冲刺促使她达到了。她已然无力抗拒我的摆布,只能喘息著痴迷地注视著我,腰肢微微颤抖,显然刚才的余韵仍然存留。我的狼牙棒又一次挤开她窄小的蜜唇,深深地夯了进去。她浑身一震,腰肢向前面一挺,臀部向後一缩。

    “啊!好刺激,你真的太强大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连番重锤夯击让她再次难以自如说话,只能yin声叫唤来抒发心中痕痒快感。我一边冲刺,一双手掌箕张,扣在她柔软双峰上。她摇晃起了腰肢,带动我不由自主开始猛烈冲刺起来。非常强烈得吮吸和夹紧从她的甬道中传过来,我双手扶在她臀部上,连环撞击,开始我的招牌动作:每秒频率高达4-6次的。而且每次插入攻击的角度都有细微的不同,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旋转过抖动或搅拌。如此这般,她再次被我搞得疯狂起来,双手无力的挥舞,似乎己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我故意抽出狼牙棒,只用巨大的gui头在她的yin道口微微地有点插入的样子,她不由自主的收缩著耻骨、臀部的肌肉,并发力向上翘起臀部希望我能真正插入。

    “你┅┅你┅┅到底┅┅啊啊啊啊!”

    “你在折磨我呀!我受不了┅┅快点插┅插深点┅┅求你┅”“你┅┅你┅┅到底┅┅啊啊啊啊!”

    她还没有说完一句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扎进了她洪水泛滥的肉蒲花园。润滑的雨露令我的动作伴随著“扑哧扑哧扑哧”的声音,给这单调的动作增添了异样情趣。连环快速的攻击让她陷入狂乱状态,摇晃著脑袋,发疯地扭动起腰肢,前後左右地晃动著,希望能从各个角度给她带来更爽的刺激。她力量很大,狂野的摇啊摇。而且甬道中传来剧烈收缩,她的收缩很特别,先是在内部收缩一下,然後又在i穴唇瓣内侧收缩一下。而我的正好配上她的收缩,每次都被她箍在了gui头冠状沟附近,被夹紧的感觉快美难言。“哦┅哦┅┅来了,要死了,你!啊啊啊!要死了,死人!嗯┅┅要来了,要来了,┅┅”她著直起了身子,更加用力的收缩著内部。我的狼牙棒插入她整个紧凑的甬道,加倍地撑开,更深地贯穿。她无法忍受那种过于猛烈的撑开,摇晃著小小脑袋,长发在脑後飞舞起来,一连串无法遏制的娇吟从口中冒出。

    “好大,好粗┅嗯┅┅嗯┅好硬、好热┅┅嗯┅┅嗯┅好涨┅受不了┅┅嗯┅┅嗯┅┅嗯┅┅好强状啊!”张开嘴惨叫,但是被我巨大狼牙棒的夯击打得气流不畅,声音一下子嘶哑了。≈ap;jxp}≈quot;`:

    「喔~~~喔~~~喔~~~喔~~~」小姨子不停扭動著屁股,“真舒服~~~喔喔~~~喔喔~~~”

    小姨子來了,yin穴緊緊的夾著雞巴。

    「小姨子~~~我要~~~我要射了~~~喔~~~喔~~~喔~~~」本想插多數下便拉出雞巴shè精,但小艷輕輕用手抱著我的腰嬌吟的說「啊~~~姐夫~~~别离开…射裏面~~~喔~~~我要姐夫~~~射入裏面~~~喔~~~喔~~~」!]

    我聽到小姨子這樣說,我更加興奮,加快插多數下,于咆哮著将滚烫岩浆喷射入她的yin穴。

    良久,她才从巨大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我是不是太敏感了?”“我刚才完全酥掉了,你太强了,我从来没有碰到这麽猛烈的攻击,你的下体会转弯,老是追著我的快感地带打击。”

    “你的xiāo穴真紧啊!”“你的身材真好!”兩手不規矩的分別在小姨子的ru房和陰戶摸來摸去“是吗?姐夫喜欢吗?”小姨子干脆扯下了吊带说“我的xiong够大吗?

    聽到小姨子這麼說,我就親了她的ru房一下。“你把我咪咪头弄起来了…你真厉害,真雄伟啊,这个宝贝!好粗、好大呀!”说着用手轻轻抚摩着我的rou棒,rou棒在它可爱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慢慢又硬了起来。

    我将她的yi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小姨子又慢慢的呻吟起來“你又流了水!又想了吧?”我把湿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又流水了,真骚啊!”

    她双手握成拳敲打著我的xiong膛:“你作死啊,啊?!…才没有┅┅人家痒嘛!我已经两年没做了嘛┅┅”

    她用双手捧住我的rou棒,然後用舌头仔细地舔弄。用双唇夹住我的gui头,用舌尖顶在马眼处钻研。我感觉一种被倒灌的刺激从马眼处传来。哗!想不到这腼腆羞涩的小妞居然还有这麽一招,随著她香舌清颤,在我那细密的内部微微蠕动著,非常刺激,非常敏感。

    “爽┅┅你的嘴巴真是太性感了┅┅啊┅┅爽┅┅舒服┅┅太舒服了┅┅真…舒服┅┅爽死┅┅了”

    我半躺露出擎天一柱。我伸手过去“啊!不要┅┅”我把手伸到交合的地方掏了一把,满手都是yin水。

    她眼神闪烁著躲避,“人家两年没做了嘛!┅┅啊┅┅啊┅┅啊啊啊┅┅痒…人家又要了┅啊啊啊啊!”“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啊!姐夫┅我要┅又要┅“说着又坐到我的大腿上。

    “不要动,我来┅”她晃动屁股,找准地方,猛然往下一坐,就迫不及待地摇摆起来“啊┅啊┅啊┅真舒服!”她突然觉得有些放荡,娇羞无限地捂住脸,但是身子却失去控制地扭摆起来,交合部位发出地糜烂声音,身体内部潮水般涌流的快感,让她难以矜持起来。她克制着“恩恩”叫唤。

    「喔~~~姐夫~~~你好厲害喔~~~~」

    我感受到她体内一潮一潮涌流出来的yin液,随著yin液犹如潮水般出来,她甬道内部也在猛烈收缩,犹如长蛇蜿蜒一般从内部不停的收缩到i穴开口,紧紧箍住我的rou棒。“放开点,小姨子!你想叫就叫吧,姐夫喜欢听你叫唤”

    她在我的胯上连续套弄了数百下。“嗯,嗯,我觉得好敏感好敏感,好酸软酸软,真的太刺激了,嗯,嗯,嗯,啊,啊,姐夫,你来┅┅日┅┅我┅┅好不好?”

    她浑身震颤著,呻吟已经变成了娇美的啜泣,翻下身来躺在床上,露出肉蒲花园,翘起兰花指抚摸著自己的饱满犹如馒头的yin埠。如此迷人yin荡的场面,怎能不让我激动万分。

    我侧躺下来,拉著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小弟弟。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啊……啊……嗯……啊……痒……痒…“她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呻吟,并开始套弄我的小弟弟。

    “好姐夫,你快点上啊…!…恩…恩…啊……好痒……好……受不了……」她撒娇地叫起床来。她的花蕊已充分展开﹐肌肉也已放松﹐yin水充满了yin埠,可以展开激烈攻势了﹗于是我扶好她我的臀部﹐开始用力。再次失去理智的yin叫起来,她在模糊中喊到:“用力┅┅你┅┅要┅┅出来┅┅嗯┅┅嗯┅┅啊啊┅┅”。她的後面甬道似乎比起小桃的来还要紧凑,但是同样被我无敌狼牙棒开垦得路路畅通。我将狼牙棒从她体内退出,但是稍微转了一个角度,突然蛇深地插入她紧紧收缩的花芯,她发出意识模糊的叫声﹐随着有节奏向后顶……红嫩的yin唇嫩肉随着的抽干快速的翻进翻出﹐每次将yáng具抽出时﹐就又有一大堆yin水流出。把两人结合之处弄得到处黏糊糊的。雪白的大ru房也随着激烈的活塞运动不停的抖动。

    「啊……啊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插死我……插!」「啊……好酸……好痒……又好麻……受不了……插死我……插烂我的sāo穴!」「喔!好爽啊!很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啊~~~入哂啦~~~入哂啦~~~姐夫~~~啊~~~你弄到人家~~~下面很癢喔~~~快點動~~~快幹我~~~喔~~~喔~~~喔~~~」小姨子不停扭動著屁股,不段說出這種yin蕩的挑逗話,使我覺得非常興奮,「喔~~~姐夫~~~喔~~~不要停~~~不要停~~~喔~~~頂到~~~頂到子宮了啊~~~喔~~~我要~~~我要洩了~~~喔喔~~~喔喔~~~」我粗鲁的抓住那对不停摇晃的硕大ru房﹐更激烈的顶上去……终于我无力了﹐整个人快要趴到床上﹐“姐夫…”她示意我翻过来﹐自己却跨坐在我身上﹐拿起那根青筋怒张的大巴﹐缓缓的沉坐下去……﹐「好深呀……好涨、好爽……刺到子宫口了……天啊﹐还有半截没进呢……。好硬、好粗……好舒服呀……」由于yin水过多﹐又有些空气跑进yin户﹐一时之间﹐随着她雪白大屁股的起落﹐响起了噗唧噗唧的水声﹐我越搖越起勁、越推越猛、越來越進入!激烈的結果令她芳雪白的身體染成一片粉紅色,我們倆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她已經陶醉並沉溺在這yin海裡,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已經插入進了盡頭,並還在她陰道裡邊鑽動扭轉著。她瘋狂的猛搖晃著身軀,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細腰,更加的扭個不停,嘴裡大聲哀喊叫著:「姐夫﹐好舒服……好象插到底了呢……」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

    「我也要泄了……」

    「我们一起泄吧﹗」小姨子由于长期没有,猛烈的刺激竟然使她射起了yin精。

    片刻之后﹐我们两人抱在一起﹐我吻那对香喷喷又汗湿不已的大ru房﹐她用力顶住我不rou棒让出来……

    小姨子感到我的yinjing还硬硬的插在她的yin道中,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用她俏丽的脸庞摩擦着我的脸赞叹的说:“你真厉害,等我歇息我还要…”

    小姨子用手捏了捏我的yinjing的根部调皮地说道:“起来,英雄!起来…”我抱着小姨子两条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着小姨子的小làang穴,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的入穴声。小姨子也yin荡的向上迎接着我yinjing的插入,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看着小姨子美丽yin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我把小姨子的双腿压在她的xiong膛上,趴在小姨子身上,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yinjing犹如飞梭般的插着小姨子的xiāo穴,每次都顶在小姨子的花心上,小姨子真是个多水的女人,随着我yinjing的,yin水被yinjing象挤牛奶般的挤了出来,沿着小姨子的屁股沟流在沙发上,这样大约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gui头一阵阵发麻,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小姨子知道我快要shè精了,突然停止抖着她的臀部说:“我要让你更爽!我要你从后面干我……这样更深…”小姨子翻过来趴在床上。

    “快干我,用力的…干我!!!干死我~~~,啊,~~~~,喔,干死我吧”我发狂的猛抽猛插。小姨子的yin唇随着yinjing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着重复的变形运动。终于我的gui头一阵跳动,大量得的jing液急射而出,滚烫的浓精烫得小姨子“啊~~啊~~”乱叫,shè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小姨子丰满的上,大口大口的喘着起。小姨子爱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座起身,我软下来的yinjing随着小姨子的yin水滑了出来。我低下头,看着小姨子发红的yin唇,她yin唇上占满的yin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小姨子的yin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能看见我ru白色的jing液正从小姨子哪个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小姨子抬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说:“还没看够吗?色狼”。我又抱着小姨子亲起来,小姨子的舌头又软又湿,亲起来感觉好极了。自從那次之後,小姨子開始不穿內衣褲或者穿无档内裤、无档裤袜,即使老婆在家也可以随时干我的小姨子。

    1378431

    382931

    122937845

    妈咪——我的最爱

    林军今年十七岁,初二的时候他经常跟着一伙朋友成天就知道往游戏机房里钻,最后导致初二没毕业就辍学踏足社会了。

    天色刚亮,林军慢慢从网吧里出来了。看了一个晚上的色情网站,林军的小弟弟倒没什么,不过他的心里却有着莫名其妙的瘙痒。一路上看着性感着装的女性,他的yinjing硬了起来,他那狼一样的眼睛盯着女人鼓鼓的ru房。每次女人都有羞怯-

    愤怒-鄙视-慌张-漠视等等各色的反应,但不论其中哪一种都会让林军兴奋不已。

    对付羞怯的女人,自然是贴过去用雄性器官去触碰她的身体,这类型的女人总是轻轻地挪动身体,实在没办法之下,她也就任之由之了。而易愤怒型的就要小心啦,你摸她一下她就白你一眼,贴着她的肌肤,再美的她总是以恐怖的白眼球看着你,你在意yin中隔着裤子射了jing液,扬长的下了车,但她还是瞪着你。一副了不起的样子的女人,骚扰起来更有味道,每次上车,一些姿色还行的女人,总是戒备的眼睛再加上讨厌的狗眼睛,见到陌生人刻意往她那里去,她立即就是一幅鄙视的样子…不过这种女人不难骚扰,对此林军就从来不退缩,选择好站立的位置,将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贴着她,高傲的女人克制力惊人的好,不但能用yinjing使劲地磨她,手也可以摸,如果车上人不多的话,将手指头捅到她的yin道里也绝对没事,她镇定的能一面让你抠xiāo穴,一面装作没事情发生的样子……容易慌张的嘛,轻轻碰下没事,但千万别拿手去摸,或者用yinjing使劲去磨蹭,这种女人最脆弱,她受不了的,弄不好就叫了!

    今天回家回得早,所以以上几种一种也没被林军碰到。

    到家后林军的身体已很疲乏了,当他妈妈打开门的时候,林军低着脑袋只顾往前走。

    “喂,又玩了一个晚上,你什么时候能收收心啊?”

    对于妈妈的唠叨,林军立刻咆哮道:“别烦我,我想睡觉。”

    当林军走到卧室的门口时,刚被他吓住的妈妈这才恍过神来:“有你这样跟妈妈说话的吗!”

    轰隆一声,林军卧室的门关住了。

    对此他妈妈只有摇摇头,谁叫现在都只有一个孩子,小时候的宠溺弄成现在的样子,这能怪谁呢?受惯儿子气的林妈妈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思咐着:现在管也是白管了,让他睡吧,自己先去买菜吧。

    林军虽然疲倦但躺到床上后他的脑海里立即回想起了色情图片中狂热的场面,他用力地套动着自己的巴。网站里的那些色情东西不止是动作yin亵,还有各种样式的人狗、老人与小姑娘……还有成熟的妇女与少年!搞就搞了嘛,还都标明‘母子真实’。

    意yin狂想中的林军套弄了一会,坚硬的巴哆嗦几下,浑浊的jing液喷了出来,射向空中后,jing液回落到身上、大腿上、新换的床单上。望着洗得白白的床单被沾染了一块污斑,林军突然想到:如果被子上有自己遗留的大块的精斑被妈妈看见后,妈妈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此,软化的yinjing在不知不觉中又硬了起来,林军继续套弄着,这次yinjing被撸动时的快感来得更全面,在shè精前夕他的心脏仿佛要飞出来一样。啪…啪,林军这次shè精时故意对着被面射,看着一驼驼污秽的jing液,将母亲辛苦洗好的东西糟蹋过,他心中的痛快悠然升起,随着过度的兴奋,人也更加疲惫,眼皮也慢慢搭了下来。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林军被尿意憋醒了,他只穿着条三角裤就朝卫生间跑去。痛快淋漓的解完之后,林军摸了几下舒缓后的yinjing,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经过厨房的时候,他妈妈正在洗碗池中洗菜。

    今天不知道撞了什么邪,林军竟然停下来偷偷地看着他妈妈洗菜……

    林妈妈40岁的年纪,黑色卷发,中等个子,是一位外表端庄、身材匀称、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她平日在电视台工作,职务是办公室主任。出于职业关系,林妈妈对自己的形象一向都很注重,平常上班穿的都是职业套装,一副高级白领的打扮,极具成熟女人的气质和魅力。

    由于今天是林妈妈休年休假的日子,因此她买完菜后回家换上了白色的家居短裙,并早早的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罪魁祸首也许就是她今天穿的这条白色的家居短裙吧,那裙子根本无法包裹住林妈妈身上多少的部位,随着她洗菜时俯身的动作,那丰满的臀部便会隐隐显现,白色的内裤一目了然。弯下身子后,那凹凸的yin部仅仅被一条紧窄的裤裆遮掩着。望着那被紧勒凹陷的yin户,林军的心底引发了欲观庐山真面目的心态。粗大的yinjing也不听话地滑到了内裤的外面,雄赳赳的对着他母亲翘起的丰满的臀部。

    不行,那是妈妈!理智在警告他,但很快就被推翻了:妈妈这个姿势是自己最喜欢的,从后面插入的感觉肯定很好。

    林军轻轻迈了几步,成熟的身体离他近了少许。

    万一妈妈反抗怎么办?她告我强奸的话我可要坐牢了!支配之下的林军可以不顾伦理,但不能不为他自己的前途着想。

    离得这么近,他妈妈身上的香水味已流窜到了林军灵敏的鼻子里,香味包涵着诱惑的力量,他原本就坚硬如铁的巴竟然延伸几分粗了几分,yinjing涨热得难受起来。

    是妈妈才好,没有哪个妈妈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坐牢的!想到这里林军不再犹豫了,他那赤红的眼睛望着母亲因做事而运动着的身体,特别是那臀部运动的方向和yin户的落点。

    算好插入的方位,林军猛地从后面扑了过去,正一心洗菜的林妈妈跟本没有预料到,她的身体立即随着儿子的冲撞力往前一倾。遮掩yin部的底裤被扒开之后,火热的东西就这样从后面闯入了她的身体。

    “啊!…”面对突来的袭击,林妈妈惊呼一声立即回头。

    看着闯入自己身体的人果然是亲生儿子,她害怕得面色煞白煞白,想大声叫喊,可喉咙却像塞了核桃,发不出声来。

    回过神来,林妈妈惊声喝斥道:“你这畜牲,快…拔出去!…”

    林军现在是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巴已插到了妈妈的yin道中他怎么还会放手呢?

    林军用双手将正要奋力挣扎起来的林妈妈推到水池里,小腹往前推挤着将他妈妈的臀部高高拱起,yinjing也深深地插入进yin道。此高彼低,臀部被举起后林妈妈的身体自然往水池里栽,她的上半身落在水中后,她好像呛到了几口水,林妈妈双手扶住水池的两边,将头昂起来剧烈地咳嗽着。林军拱起他妈妈的屁股深深地抽送着yinjing,在剧烈的撞击下林妈妈根本没法站直身体。

    “畜牲!…快放开我,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妈妈的身体无法挺直,但她的双腿却在用力地往后踢踹着。

    可这样的效果自然不行了。

    看着母亲那被水湿透而显形的ru房、ru晕,林军伸手将其握在手掌中,大力地揉捏着。

    “哦…妈妈,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放你,只要能cāo你…把你cāo得死去活来,你儿子这一生也就没白活啦!…”

    随着大胆的yin话,林军的色心更起,他用小腹将他妈妈的屁股撞得‘啪、啪’作响,yinjing在他母亲的体内来回地进出着。

    林军的妈妈惊恐地瞪着双眼,身体抽搐着。

    可林妈妈这不正常的抽搐带给她儿子的快感却更加强烈了!

    那包裹着yáng具的yin道也在跟着林妈妈身体的颤抖而收缩着,随着yin道内壁肌肉快速的收缩,震动感也更强烈了。……没几下工夫,林军将yinjing送入他母亲的子宫后便‘噗哧、噗哧’地射起jing液来。

    子宫被儿子灼热的jing液一浇后,浑身哆嗦的林妈妈先前紧抓着洗脸池两侧的双手顿时脱力了。

    林妈妈刚哼出一句:“不要射在里面!妈妈……”话还没完,她的头就栽到了水池里。

    在妈妈的子宫里射了一次后,林军的yinjing并没有软化下去,他的yin意也丝毫没有减弱。既然母亲的身体能如此配合,林军当然是继续将yinjing抽送…他低头一望,自己的jing液正随着他的抽动而从他母亲的yin道中缓缓地流出来,yin靡的感觉令他爽到了极点。他的yinjing也变得更敏感了,接触着母亲的性器官,数倍于前的快感立即产生,林军不顾一切地按住他妈妈的身体,小腹前后运动着,大腿撞着他妈妈的大腿,睾丸撞击着他妈妈肥满的yin部……

    短短三分钟后,林军大喊着:“妈妈…我来了,我又要射进你的子宫里了!…”

    浑浊的jing液再一次在他母亲的子宫里喷发。

    这次shè精后林军的yinjing还是硬硬的,可见奸yin自己亲身母亲的禁忌快感多么的使他振奋。不过林军现在的心态要比先前好些,开始时迫不及待的奸yin到现在已换成想细细品尝他母亲身体的yin猥想法了。

    林军的双手离开了他母亲的ru房,移到了正缓缓抽送着yinjing的yin道口那里,他轻轻地扳开他妈妈的yin唇,自己的jing液立刻‘唧咕、唧咕’地冒出来,滴落在了他妈妈丰满匀称的大腿上……林军用手指挤压住母亲的yin蒂,拨弄了几下后,他终于发现哪里有不对劲。

    “不好,妈妈突然没说话了!”

    随着警觉,林军立即发现他妈妈的脑袋耷拉着泡在水池中,面对母亲生命上的危险,林军当机立断地将他妈妈抱到地上。微微感觉了一下,他发现妈妈的身体还是热的,看来只是窒息而已。将母亲平铺在厨房的地板上后,林军爬到妈妈的身体上,口对口地对他母亲进行着人工呼吸。同时,他任然不放过继续对他母亲的奸yin,yinjing依然在他妈妈的体内缓缓抽送着。

    在林军的及时抢救之下,林妈妈渐渐恢复了知觉,脸色也红润起来。随着yinjing的抽送,她的yin道里不情愿地渗透出了晶莹的液体。

    感受到从母亲身体内分泌出来的凉爽的汁水,林军忍不住呻吟起来:“哦,妈妈,你的庀水泡得我巴好舒服啊!”

    已彻底恢复知觉的林妈妈羞愧而绝望地呻吟、哀号着。神志虽然是清醒了,但她无法作出反抗,因为此刻的身体已在完全无力的状态下了。林妈妈随着被她儿子肆意的奸yin而只能痛苦地翻着白眼……

    林军趁着放缓抽送的空档将他妈妈的上衣撩了起来,并将ru罩往上一推,他母亲的ru房便立刻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妈妈,你的nǎi子好好看啊,像桃子似的!”

    林军一边称赞着,一边用手指轻轻地捏着他妈妈的ru头,yinjing的抽送也暂时停了下来,半截yáng具泡在了林妈妈水汪汪的yin道中。

    “呜……别……”

    神疲体乏的林妈妈被儿子玩弄她ru房时所产生的刺激弄得连ru头都硬了起来,插着儿子yáng具的yin道里也渐渐感到难受起来。

    林军看着他妈妈泪眼婆娑,难受得直起了脖颈的样子,立刻又yin兴大起,他用力地了几下。

    “不要弄了,儿子!…妈妈求求你,真的不要弄了…呜……放过妈妈吧,小军……求你!…啊……”

    林妈妈端庄成熟的秀脸因羞怯而变得通红,神情中带着万分无助的姿态;她痛苦地向儿子求饶着。

    当林妈妈再次呼唤林军为儿子时,这让林军知道他妈妈的抵抗意志已开始动摇了。于是他决定乘热打铁,要实现出连他父亲都做不到的事情。

    林军双手使劲,一把将他母亲从厨房的地板上拉起,然后他捧住他妈妈的臀部,深吸一口气,同时双眼盯着他的母亲。从儿子的眼神和姿势中林妈妈想到了什么,她再次紧张起来,面色红润得更加厉害。

    “小军,不,不要哇!……”

    林妈妈的尖叫声未停,林军已经用力将他母亲抱了起来,以站立着的姿势将yinjing插入到他妈妈的yin道中。这一招果然厉害,林军刚将他妈妈抱起,包裹着他yáng具的yin道就抽搐了,涌泉般的yin水狂泻而下。林军顺势猛抽几下,紧紧抱着他妈妈的屁股大力耸动着。

    “妈妈,这下子你流了很多的水啊,你看,地板都湿透了!”

    面对儿子的讥笑,林妈妈羞愧得低头贴住林军的脖颈,两行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他儿子的肩膀上…

    林军想在自己父母的床上奸yin他的妈妈,于是他趁母亲正沉浸在痛苦与悲伤中的时候,一边插着yinjing一边走进了他爸妈的卧室里。

    突然看到放在床头的夫妻合影,林妈妈的身躯一颤,她目光呆滞地盯着这张合影,脸色开始发白。

    注意到妈妈的变化,林军将他母亲丢到床上后,首先的行动就是将他父母的合照翻转盖在了床头,然后脱掉了身上的衣物继续扑到他母亲的身上行yin。虽然林妈妈没有反抗,但林军也感觉到了他妈妈的淡漠与悲愤。

    于是他将yinjing抽出他妈妈毫无反应、麻木不仁的身体,将湿漉漉的yinjing提到母亲眼前示威。

    “妈妈,这就是你儿子的yinjing,刚刚从你的身体里拔出来的!”

    儿子的这番yin语令林妈妈木然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知道见效了,林军接着将yinjing挪到他母亲的嘴角边上,猛地捏住母亲的腮帮,将yin液淋漓的gui头用力插进了他母亲的嘴巴里,看着妈妈痛苦、委屈地含着他的yinjing,林军感觉快感接踵而来,第三次的jing液刹时喷射了出来。

    “呜!…”

    yinjing插入林妈妈的嘴巴后,还没停一秒就射了精,满嘴的粘稠液体恶心得林妈妈用力推开她儿子,爬到床边大吐特吐起来。林军的一只手轻轻抚摩着他妈妈的脊背,假惺惺地帮助呕吐中的妈妈顺气,另一只手却插在他母亲柔软的臀肉中,并伸出两个指头搅和着yin水淋漓的yin道。

    猛吐一通后,林妈妈怒瞪着血红的泪眼,大声斥骂她的儿子:“你怎么这样作践你妈妈,强奸了我还不算还要把这脏东西……呜!…”说着,她悲惨地痛哭了起来。

    林军也不回话,猛地分开他妈妈的大腿,将脑袋俯在了他妈妈的大腿之间。林军看着他母亲的已被他奸yin得微微张开的yin道口,他张开嘴巴‘唧咕、唧咕’地吸了起来。

    林妈妈回过头来哀求道:“小军,你又要干什么?…不要!…”

    林军抬起头,张开满嘴都是yin液的嘴巴,傻笑道:“妈妈的庀水好好吃呀!”说完,他还把舌头伸出来将嘴唇上的汁液舔到了嘴巴里。

    恶心的感觉又一次折磨着林妈妈的胃,她‘呃、呃’地干呕着。

    林军可没在意,他一把将母亲的身体翻过来,又趴下去继续舔吸她的yin部。

    “呜…别舔了…你…”

    林妈妈的大腿被她儿子越分越开,她的yin蒂也被林军一口叼住,并不断地用牙齿啃咬着。

    林妈妈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她浑身痉挛着,双手抓住她儿子的头发不断地推搡着:“小军,别、别咬…疼呀!…啊!…疼!…妈妈求你了…别…呜…”

    林军再次抬起头,他笑呵呵的威胁道:“那妈妈能不能也帮我吸几下呀?你让我舒服了我就不咬你!”

    林妈妈听到这番话后感觉一阵的恶心,她看了一眼已被她儿子舔吸得一塌糊涂的yin部,明知徒劳但仍然奋力地挣扎起来。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林军见状恨恨地说道。

    他的双手死劲摁住母亲的大腿,一甩头,挣脱了被不断揪扯着的头发,林军也不顾头发被揪断后的疼痛感,调头转身坐在了他母亲的肚子上,任由母亲在他背部拼命地捶打,他低下头,张嘴再次吸住了他母亲的yin蒂,并恶狠狠地啮咬起来。

    林妈妈的yin蒂被刺激得充血红肿,她嘴唇紧咬,连连摇晃着头部,下身不断地上下挺动,希图逃避这令她难以忍受的折磨。但几次挣扎都无济于事,yin蒂还是被她儿子牢牢地吸咬着。

    实在无法继续承受这种折磨了,她服输般地哭喊道:“别咬了、别咬了……我…我吸!…呜…”

    “犯贱!”林军这才停止对母亲的折磨,抬头命令道:“快吸!”

    说着,他将紧坐在母亲肚子上的屁股翘了起来,重心向后移了移,把yinjing凑向他妈妈的头部。

    林妈妈颤抖着伸手将她儿子的yinjing握住,张开嘴巴极度难堪地轻舔起儿子猩红的gui头来。

    “哦…”一声呻吟后,林军继续趴下去用舌尖舔弄着他妈妈的yin唇。

    一阵子后,林妈妈又恶心得受不了了,她吐出儿子的yinjing,将身体移到床边上再次呕吐起来。

    “算了吧,既然真让你这么难受,我就不逼你吸了,反正我现在也想要再插插妈妈的yin道了!”

    已对感到满足了的林军说着yin话,一把拉起他那正在呕吐的母亲,从正面分扯开她的双腿,把yinjing毫不留情地朝他母亲的yin部捅了过去。林妈妈比先前顺从多了,她似乎己接受了事实,所以没有再反抗,林军不费什么劲就能把yinjing插入她的yin道里。

    了几下后,林妈妈突然闷声说道:“你…你快点…你爸快回来了…”

    林军心头一震,看看墙上的时钟已快指向1130了,他知道他父亲再有十来分钟就该到家了。于是

    林军撑起身体和母亲抱坐在一起,大起大落地着她的yin道,同时嘴巴也没放过他妈妈的ru房…

    儿子在他父亲的床上任意奸yin着自己的妈妈,他爸妈用过的姿势被他(她)们的儿子重蹈覆辙,一一在他母亲身上施展,还有父亲没用过的姿势也让林军做到了。

    林妈妈眼盯着墙上的时钟,内心越来越感到焦急与害怕,但她又不敢得罪这个小恶魔,只能忍气吞声地哀求道∶“小军,听妈妈的话……你也知道你爸爸马上就会回来的,你让他看到这…这不是要你妈妈的命吗?…小军,好孩子,妈妈怕你了,求你了,你也该满意了……呜…你就放过妈妈吧……”

    林军嘿了一声,闷着气,又插了起来。但由于心情紧张,约五分钟后,林军在他妈妈的yin道内喷发了第四次的jing液,他伸手抓住他妈妈的ru房,用力扭玩了好一阵子,才意犹未尽地穿好衣服嘿嘿yin笑着走出他爸妈的卧室。

    刚走到房门口,林军回过头来对他妈妈说道:“妈妈,下午等爸爸上班后,我们再继续!”

    这时的林妈妈已被她儿子折磨得不成人形,她全身乏力,动一动都觉得痛。

    休息了一会儿,林妈妈无力地把衣裤穿上,忍不住委屈,她伤心地痛哭起来。……在一阵挖心掏肺的痛哭之后,林妈妈稍稍镇定了一下情绪,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梳理好头发,正要起身去厨房却碰到林军的父亲下班回来了。

    林军的父亲看到林妈妈后很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了?眼睛那么红,像刚哭过似的,身体不好吗?”

    林妈妈红着脸小声地回答说∶“呃,没有…我很好。…只是我老同学有点事。”

    林军的父亲不知是何事,他吃惊地看着林妈妈∶“什么事?”

    “……我那老同学刚才来电话说她们全家过几天要搬去呼和浩特,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林妈妈支支吾吾地回答着:“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在读高中的时候感情就已经很好了,唉,都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了…这次一别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见面?…”

    林军父亲紧皱的双眉放松下来,他呵呵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只是这件小事,真是个傻女人,她回不来,那你有空去呼和浩特看她就好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用得着哭鼻子?”

    看着丈夫深信不疑的样子,林妈妈终于放下心来。这是林妈妈结婚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对她丈夫撒谎,内心着实忐忑不安。幸亏林军的父亲没有发现她表情上的变化。

    吃过午饭,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林军的父亲躺在床上抽烟,林妈妈站在厨房里,虽然双手在不停地忙碌着,可她的心里却在盘算到了下午该怎么办,逃去单位?行是行,林军这个小恶魔再怎么大胆,也总不至于敢去母亲的办公室撒野,可这个下午是躲过去了,那以后呢?…小畜牲食髓知味,肯定还会再来纠缠自己,可这事又不能告诉丈夫,要不这个家就完了……

    正当林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胡思乱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丈夫下午的上班时间却到了。在她丈夫走出家门口时的一句“晚饭不回来吃了,我有应酬”后,偌大一所房子又只剩下了林妈妈和她的儿子林军两个人。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把屋里与屋外隔绝开来。

    林妈妈的心在发毛,这样的大雨天,要是再发生什么事,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她透过厨房的门偷偷往儿子房间的方向望去,门紧闭着,似乎儿子还在睡觉。林妈妈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她心想:以后的事以后再作打算,先逃到单位去,把这个下午躲过了再说!

    打定主意后,林妈妈悄悄走出厨房,走进房间换上了套装,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来到客厅里换鞋,她也不敢弄出声响,就怕吵醒儿子后他会撒野。林妈妈边穿鞋边轻轻地打开屋子的大门,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林军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她逃跑起来方便。

    雨下得更大了,铺天盖地的倾泄下来…

    林妈妈刚要出门,她突然发现由于自己的一时心慌而忘记拿雨伞了,可家里的雨具全放在阳台上,糟糕的是,去阳台必须先通过她儿子的房间,要不要拿伞?她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就在这时,一道强烈的电光划破灰暗的天空,随后响起隆隆的轰鸣声,林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雷电吓了一跳。刚回过神,突然她感觉xiong口一紧,一对ru房已被人从背后抓住了,林妈妈的心再次发毛,她意识到又要出事了。

    转过头看,林军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母亲身后,他光着膀子,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林妈妈吓得脸无人色。林军不由分说地一把将他母亲拽进屋,抬腿把大门关上。这时的林妈妈又后悔又害怕,后悔的是自己不该为了一把雨伞而失去逃跑的机会;害怕的是这长长的一下午不知自己又要被她儿子糟蹋几回了!林妈妈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机会,她使劲地挣扎、反抗着…

    林军一边扭头躲避母亲对他脸部的撕扯和敲打,一边用双手环抱着她的臀部,跌跌撞撞地将他妈妈再次拖扯进他父母的卧室。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被她儿子扔在床上的林妈妈‘嘤嘤’地哭泣着。

    “怎么?妈妈想出门吗?下那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难道你要去公安局告我强奸你不成?要告你也得先告诉我爸,问问他同不同意你去报案!”

    林军自言自语地说着,三扒两拨脱光裤子,着身体向他妈妈扑了过来。

    林妈妈被她儿子的一番话调侃得激动起来,她拼命支撑起上半身,对着她儿子大声怒吼道∶“林军,你这畜牲!你连自己的妈妈都要糟蹋,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良心吗?”

    林军劲大,一下子就把他妈妈摁倒在床,他一边撕妈妈的衣裤,一边狞笑∶“妈妈,我不是人,那你是什么?…我糟蹋你?是啊!我是想糟蹋你,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呀!”

    儿子的凶yin令林妈妈彻底绝望,她哀求林军∶“小军,我们母子一场,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难道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林军嘿嘿yin笑着∶“放过你?我现在兴起了,哪会这么容易收手!妈妈,你就让你的儿子好好享受享受吧,除了我爸,我就是你第二个‘丈夫’了,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妈妈一边厮打一边绝望地哭叫∶“畜牲……小军啊,求求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来管你了,你爱在外面玩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你没钱我给你,好吗?……啊!”

    林军这时已撕下了他妈妈的裤子,他的力气大,他妈妈打不过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他撕光了。当他把yinjing强行插入母亲的yin道时,林妈妈已悲痛得昏死了过去,林军疯狂地强奸着母亲,母亲在他的糟蹋下从昏死中痛醒过来,林妈妈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林军狂笑说∶“妈妈,有机会的话我们当着我爸的面搞一搞,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样cāo他老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妈妈的被奸yin,还要受到如此的侮辱,终于忍无可忍,她发狂地咬住她儿子的肩膀,林军疼得大声惨叫,一拳打在他妈妈的头上,林妈妈马上就不醒人事了。林军疯狂地奸yin着他的母亲,当林妈妈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她的下身已一片麻木,双腿也感觉酸痛无力。而她的儿子此时正站在床头拿着相机对着他母亲的身体拍照!

    “畜牲!……你、你拍这个干什么?……”林妈妈惊恐地问道。

    “好看!留个纪念呗。”林军厚颜无耻地对他母亲威胁道:“还有,我想把这些照片寄一份给爸爸,也让他好好欣赏欣赏他老婆的美态!…但如果妈妈以后听我的话呢,我可以留着给自己看。…妈妈,你懂我的意思吗?”

    林妈妈一脸的愕然。

    从此之后林军几乎日日要求与他母亲交媾,一有机会不是搂住母亲将yinjing泡在她的yin道中,就是把他的yinjing塞进他妈妈的嘴巴里。

    在无数的jing液灌入母亲的体内后,林军的妈妈终于怀孕了。

    ...

章节目录

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ad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dmin并收藏500部短篇辣文合集下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