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3 部分阅读
    她阵阵颤栗感。这感觉,就像火上浇油,经由他名字助燃了她体内的欲望之火。

    “月儿……我的月儿……”听着她在此激情时刻心心念念的还是他,无疑令他更为动情

    。双手紧握着她纤腰,用尽全身力量把自己充血的肿胀贯入她窄小的花径,更深更快更猛烈

    。

    她感受到他快到让人无法接受的速度与激情,全身绷紧,喘息急促,私密处快速紧缩颤

    动起来。她的缩紧更挤压得他快感连连,他知道最高点即将来临,越发放肆的在她体内横冲

    直撞。

    “啊……”令人眩晕的快感直达她大脑,狂喜来临。全身不住颤抖,穴道紧紧咬住体内

    那根快令她燃烧贻尽的火热巨硕。指甲掐入他臂膀,脚趾紧绷,哆嗦着迎接高潮。

    “月儿……”他大吼着品尝她为他送上的剧烈刺激,在她蜜穴急速收缩下,后背猛伸,

    窄臀劲送,喷射出他体内所有滚烫。

    这如岩浆般火热的激流,顿时引得她一阵嘤泣,早已瘫软得身子更是抖动不已。

    之后的一切,她都知晓,却再无力反应,只得由着那个刚刚带给她无上快乐的男人摆弄

    。

    而水寒则体贴她是初经人事,且又连续两晚,不再放任自己。只帮她略做清洗,便搂着

    半昏迷的她进入梦乡。

    弄月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了,初尝情欲的她此刻快被水寒和少狂的前后夹击给逼疯了。她

    想要推拒,可两双湿热的唇和着四只火热的大掌,夺去了她全副的意志,让她全然沉溺在欲

    望的深渊不可自拔。

    “月儿,我的爱。”水寒顺着弄月的后颈一路吻到了她的背脊,润湿灵舌温婉的舔弄着

    那纤细的脊梁,温热的气息直直的扑到她后背上,往她的脑海飞快传递着麻酥感。

    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弄月微微避开了少狂对她双乳的紧箍,这却引发了那个绿眸男人

    的极端不满:“丫头,别拒绝我。”粉嫩的乳尖已经在少狂挑拨下变得无比硬挺娇媚起来,

    急促的呼吸和如加速的心跳通过唇舌传达到他的喉咙深处,连带引得他心跳如雷。

    好喜欢这感觉,两人如此贴近,心跳都这般契合。梦寐以求的佳人,娇喘吁吁在自己怀

    中。少狂已经感动得快要落泪了,下身觉醒的欲望根源慢慢站立,颤巍巍的想要得到释放。

    他牵引着弄月闲置的玉手,附于他胯间巨龙之上,隔着裤子来回抚摸。

    “老大……你……”几欲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那火热的巨掌所困,无法成功。双手中的

    硕大越发坚硬,这让弄月脸上热得都可以煮蛋了。昨夜自己主动为陶然用手排解欲望,是因

    为那个毒舌的大律师害羞的模样所致。那是夜晚可以掩盖的淫糜感觉,是她一时兴起的突发

    奇想。现下却不然,少狂竟然当着水寒的面让她为他……这当真是大胆得可以,让她完全无

    法想像。特别是高大的少狂体格健壮,坚挺的欲望更是大得让弄月单手无法掌握,粗壮异常

    。虽然有布料的阻隔,但那越发烙烫的铁棒已经清楚的表明了主人的欲望。

    轻轻的动动手指,掌中颤动的巨龙让弄月好奇起来,是否男人们都喜欢这种特别的方式

    ?回忆昨夜帮陶然释放激情时的动作,弄月开始主动的移动起自己的双手,挑逗起原本就昂

    扬的男根。羞涩逐渐被好奇所取代,她屏着呼吸,试图扯开少狂身上碍事的布料。

    “丫头,帮我,你知道的……”见心上人由被动转为主动的探索,少狂已然疯狂起来。

    飞快的褪去自己全身衣物,全身赤裸的盘腿而坐,让弄月可以无所阻隔的看到他挺立的男龙

    。

    “天啊!好丑!”第一次在大白天这么近距离的看到男人“那个东西”,弄月不由得低

    呼出声。夜晚的时候灯光微弱,她也并未注意过这个给她带来过痛苦和欢乐的玩意儿到底长

    傻模样。现在一看,才发现当真丑得可以,暗自在心底感叹:幸亏自各儿不是男生,不用在

    身上长个这么丑的东东。

    “呵呵,月儿真可爱。”一直未出声的水寒听到弄月的惊呼顿时失笑。

    “是啊,可爱的直接伤到了我脆弱的少男心。”因为水寒的笑声,少狂原本刚硬无比的

    欲望顿时软了些下去,捂着心窝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可……可我说的是实话啊。对不起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弄月也知道刚才有些“

    失礼”,赶紧陪着不是。可是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转到那个不断对她点头的巨龙上,模样搞

    笑十足。

    “哈哈……是啊……月儿还真是诚实的小宝贝喃!”水寒俯在她雪白的背部笑得岔了气

    。

    “对不起要用行动来表示才行!丫头全身上下都很漂亮,我都很喜欢,特别是……这里

    。”努力忽视水寒的搅局,少狂把弄月搂上了结实的大腿。一手来到腿间,隔着裤子按压着

    密缝处的柔软。

    “恩……老大……”虽然有裤子和卫生棉的阻挡,少狂手中的力道被降低了不少。但由

    于是经期,花蕊比平日更为敏感。只那或轻或重的按压,就已经让弄月觉得有些被蛊惑般,

    想要更多。

    见到一抹红润爬上了弄月的脸颊,少狂知道她也是想要的,虽然碍于她的月事不能来一

    场真正的情事,但他还是想给予她更多的快乐。搂紧弄月娇俏的臀部,压往自己半抬头的欲

    望根源,少狂示意一旁好容易收住笑的水寒配合。

    水寒微笑着轻覆上弄月的雪背,双手伸到她胸前,开始有技巧的摩挲弄月椒乳。引得弄

    月连连呻吟同时,一边埋首于她耳后,来回舔弄着那双小巧的耳垂,轻轻啃咬,留下点点水

    痕。

    “水寒……”胸前早已被逗弄得敏感不已的两点浑圆,此刻更是让水寒给揉搓按压到略

    微疼痛的地步。

    “丫头,喜欢这样么?”就着水寒下压的力道,少狂努力往上挺送起自己的坚挺来。一

    下下,准确的撞击着那被包裹的密穴口,满意的看到弄月俯趴到自己身上寻求更多。

    “老大……”而身下,少狂又不断用巨大的阳物顶弄着她。虽有衣物所阻隔,却也力道

    十足。那薄薄的卫生棉以及休闲裤完全不能阻挡其龙根的冲击,反而随着少狂模拟抽送般的

    动作,更加深了刺激感。

    “丫头,我……”话音未完,少狂已感觉那滚烫的热流不受控制的奔出了体内,“对不

    起,我……”光凭小小的摩擦就已达到高潮,实在让他脸上无光。低首看了看弄月双腿间的

    点点白色液体,神情有些恍惚起来。这个第一次,似乎并不圆满。

    “扑哧——没关系。那个……其实你很棒。”仰了仰头,看到少狂失落的表情,弄月出

    声安慰着。抵着他额头,闻着少狂的味道,努力平息着心底的欲望。

    “栗……栗然……”看着他慢慢脱下了全身衣物,赤裸的躯体健美匀称,弄月腾的一

    下红了脸,结巴起来。当初在报纸上告诉她的天使,说要是能好好看看它的话,她一定要把

    它画出来,画它的人体全身像……但是她没想到,一直偷偷用笔和自己交流的天使,竟然是

    个男生。天啊!太羞人了!弄月目光从上到下,一直浏览到栗然身下,注视到那个逐渐胀大

    得欲望根源,羞得赶紧用双手捂住脸。这是第二次看到男人的身体,上次见到少狂的时候还

    有衣物遮挡部分身体,这次她却是看了栗然全身……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女色魔!

    “宝贝,你没有用心看!”轻笑着上前,吻了吻弄月捂着脸的手背,栗然在心底暗暗

    松了口气。之前她看自己的目光完全转变了,原本的恐惧和厌恶都没了踪影,剩下的全是感

    激和欣赏,他快乐得心都涨满了:“宝贝……你不看么?那感受我好不好?”使劲拉下她的

    手,好笑得看着她闭紧的眼和羞红的脸。牵着她颤巍巍的手指慢慢在自己身上滑动,栗然觉

    得已经感觉到了弄月身体里传来的温暖。深深呼吸,闭上眼来感受她手指触摸他身体的小心

    翼翼,感受她的紧张,栗然觉得自己感受到了真正的幸福。

    !。

    这次,没有爱欲的占有,栗然却更真实得感受到了她的靠近,感受到了她的心正在与

    他的慢慢靠近。

    羞怯的手在栗然大手的指引下游遍了他全身,感受到了那男人躯体所散发的特有魅力

    。紧实的胸膛,成块的腹肌,慢慢摩挲到了他肿胀的特别部位。跳动的圆柱上青筋勃发,弄

    月害羞得想抽回手来,却被他捉得死紧:“栗然……放开我……你……你已经……”

    “月月宝贝,我已经这样了,你给我好不好?让我爱你,让你的天使带你上天堂……

    ”手指引着她的握住自己,栗然诱惑着道。

    !。

    看着他眼中的恳求,弄月低下头小声得应道:“嗯——”听到这几乎不可闻得声音,

    抵在她臀间的火热似乎更为热烫了。弄月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的看了下去,粗大的热铁已

    经蓄势待发,她有些吓到的急忙转开视线。

    !。

    “宝贝,别害羞,看着我,看着我是怎么爱你的。”放柔了声音,栗然耐着性子引诱

    着她,想让她抛弃羞怯好好看着自己的进入。下身微微往前,轻轻撑开了她身体的入口,坚

    硬的圆头品味着嫩肉轻含得滋味。

    “不……不要……”弄月羞得耳朵都发红了,虽然之前已经见过男人的那里,也真正

    体会过了情爱的滋味。不过做归做,要她从头到尾都全程观看又是另一件事了,她可没那么

    厚的脸皮。

    ()_

    “宝贝,你说话不算话,你说过要好好看我的。”作势埋怨,栗然上身微倾,凑到弄

    月耳边舔咬着她耳廓哑着嗓子道。

    耳廓里齿舌的搅动引得她麻痒不止,热热的呼吸喷在耳边,弄月只觉着自己全身都没

    了力气:“我……我什么时候说过……”努力克制着声音的颤抖,她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以前……在我还是你的天使得时候……”又咬了咬弄月小巧的耳垂,栗然抱起她来

    缓缓前移,一直到穿衣镜前才停下。

    背抵着冰凉的镜片,弄月往前倾着身子,想躲开这种不适感。栗然的手却紧紧握着她

    纤腰,弄月感觉身下那巨大的火热与背后的冰凉形成了鲜明对比:“栗然……我……冷……

    热……”断断续续说着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话,红艳艳的唇轻轻喘息着。

    “月月宝贝……你只要低下头张大眼,你就不会感觉到冷和热了……你只会感觉到爽

    快……”双手托着她的臀,栗然强忍着进入她身体的欲望,一边亲吻着弄月眉眼,一边诱惑

    着道。

    “嗯……”已经顾不上其他,弄月只想着赶快解脱,胡乱点点头,张大眼,看到两人

    身下。

    ()。

    “宝贝,看好了!”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栗然全身施力,把弄月压在了穿衣镜前,

    一个挺身把巨大送进了她的身体内。

    !

    “啊——”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着自己被占有,弄月有些吓到,愣愣的张着嘴。粉

    嫩吞入了他的硬挺,那承载欲望的部位带着高热的体温进入了她。青筋缠绕的热铁,在更衣

    室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恐怖。随着进入她时的些微胀痛感,弄月有些紧张得想闭拢双腿。

    !。

    “噢——别怕!宝贝……别怕!你继续看,我会好好爱你,让你快乐的。”因为她的

    紧张,窄小的部位更为紧致。栗然感觉自己刚进去一半的身体受到了强烈的挤压,差点就控

    制不住,喷发而出。大手一面托着弄月的翘臀,一面微微拉开她修长的双腿。缓解了些许的

    压力,栗然趁着弄月没反应过来得时候,咬牙挺入她身体。湿热的嫩肉紧紧包裹住他,那滋

    味,似乎比第一次更为销魂。

    “栗然……你……好大……”看着那么巨大的热烫全部进入了自己身体,弄月又想收

    起腿来。因为栗然双手和腰臀的阻挡,缩腿得动作俨然变成了圈紧他的邀请,激情一触即发

    。_

    “月儿宝贝……放松……让我进去……”急速收紧得肌肉阻碍了他的深入,栗然把怀

    中娇小的人儿抵在镜子上。抽出一只手,抬起弄月得头来,低头含住她得唇。

    “唔唔——”冰凉镜面与身前男子的火热身躯形成鲜明对比,弄月想要挣扎,却依旧

    徒劳无功。巨大的部位挤进了体内,猛烈的冲撞一下下顶到了身体最里面。强大得冲击感混

    着剧烈的刺激,她唯一剩下的力气只够维系急切得呼吸罢了。

    。

    “宝贝……我的月儿……”倾身挺进,柔软的她紧紧裹着他。顶端碰到最里面的花心

    ,随着挺送得力量,小孔处明显感受到如小嘴般咀吸得快感。栗然的理智全然失去,只顾着

    加快抽送的速度。

    “栗……然……痛……”之前与长天欢爱后留下得后遗症现在出现了,有些肿痛的内

    壁经不住再一次得激烈运动。

    “月儿……忍忍……为了我……忍忍……”抽送的速度并未因她身体的收缩而放缓,

    反而越发猛烈起来。

    “啊——太深了……不要了……”仰起头,任由栗然在飞快冲击的间歇啃咬着自己脖

    颈。一个个红莓在白皙得肌肤上出现,伴随着微微疼痛,阵阵电击感传遍全身。身体里的热

    铁就像要把她贯穿般进入到了最里面,略带疼痛得快感伴随着他的动作让她一次次尖叫出声

    。那男人却还不满足,每次退出之后又会越发的使劲,一次比一次更为深入,把欲望深深埋

    进她体内,似乎还有更往里的趋势。弄月害怕得想要挣脱,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啊…

    …不要了……不要了……”

    。

    “要的……月儿!我知道你要的!”满意得看着她发出激情尖叫,栗然喘息着加快抽

    送速度,弄月脸上越发明显的红润更激发了他内心深埋得野兽。栗然夹紧双臀,收紧双臂,

    圈着怀中佳人,更快更深更热情得占有着她。

    !

    “栗然……”再忍不住如此强烈的攻击,弄月尖叫着迎来了高潮,双手紧握栗然强健

    的胳膊,指甲狠狠埋进了他的肌肉里。全身仿佛被强大得电流贯穿,周身的力气统统被抽离

    ,周围一切都被意识抛弃,脑海中只剩下仅有的感觉——那是无上快乐的感觉,仿若到达天

    堂。

    “宝贝……我的宝贝……”在她全身猛烈振动得同时,栗然也达到了快感顶峰。就着

    她紧致的身体,急速动作数十下,窄臀劲送,在弄月身体最深处释放了自己全部热情。

    “呼——栗然……”热浪拍打深处得刺激让弄月不由得全身一颤,她猛抽了口气,喘

    息着接受他的全部。

    。

    “月儿……我的月儿……喜欢吗?”知道弄月已经接受了自己,栗然心中有说不出得

    高兴。多年来的期盼和等待,终于在此刻达到了圆满,就像一直少了一块的拼图,总算找到

    了自己的完整般。

    。

    “我……我……我不知道……”感受着软下来的热铁慢慢滑出体内,激情的液体也随

    之流出,弄月支吾着回应着。背后冰凉的镜面提醒着她,刚才那个放浪尖叫的女人竟然是自

    己。羞怯感在欢爱后飞快占领她全部思绪,弄月低下头靠在栗然肩上,红透了脸蛋完全不知

    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

    “不知道?”皱眉追问,栗然想掰开弄月躲避的头看看她是怎么了,为何会如此敷衍

    。当他见到那红红得俏脸和水汪汪的双眸之后,这下心中才明白了她在害羞,轻笑着戏谑着

    :“宝贝害羞了?你是喜欢的是么?”(

    !。

    “不……不是……才不是的!”见到栗然修长的眼明显得调笑之意,弄月强装镇定得

    回道。

    !。

    “不是?”见她逞强得模样,栗然挑眉,翻过她汗湿的身体压在镜片上,他恶劣的道

    ,“宝贝说谎!你看看镜子……看看你是多么适合在我怀中,看看你这个小骗子是多么适合

    ……”说着说着,一双大手还不忘揉捏着她小巧的绵软,挤压出她剩余的热情。

    。

    “栗然……”可怜巴巴得瞧着镜中全身泛红的人,弄月一面忍受了冰凉镜面给予的不

    快,一面躲避着身后火热摩擦所带来的异样感觉。

    !。

    “宝贝……你现在还感说你不喜欢么?或者……你是想让我再证明一下?”轻咬着她

    小巧耳廓,栗然挺了挺腰,半抬头得部位抵在了弄月臀后。他现在倒是巴不得她不承认了,

    如果她不承认得话,他又可以“饱餐一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