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47部分阅读
    好看的txt电子书

    “因为乍得政府要在全国普及尾气净化器,东星要去乍得投资建厂,东星的董事会主席在前往考察时,被纯朴的当地人民的盛情款待所感动,决定帮助他们兴建基础设施,公路、医院、学校一类的,以个人名义。”

    “大概需要多少投资?”

    古全智举起了一根手指。

    “建厂撑死了用五百万,就是说我自己得掏九千五,”侯龙涛叼上根烟,“没问题,钱是最没用的东西。”

    “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做这件事儿,对你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我知道。”

    “你不知道,至少不全知道。”

    “什么意思?”

    “为了表彰和回报中国朋友的慷慨和友谊,乍得政府会授予你荣誉公民的称号,你将享有一切乍得公民所享有的权力。乍得全国有二百多个部族,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信奉一夫多妻制的,所以在乍得,一夫多妻是男性公民的权力,只要你能养得起,一百个老婆也无所谓。”

    “我的中国国籍…”

    “你可以做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双重国籍的中国公民,如果没有人有异议,你就一直做你的两国人,如果人有异议,你再放弃乍得国籍。”

    “如果我放弃乍得国籍,那我婚姻的合法性不会受影响吗?”

    “没有人提出质疑,那就是合法的,且不说没有人会成心跟你过不去,就算真有人提出质疑,因为你的婚姻在成为事实时,是具有其合法性的,现行法律在这方面有空白,哪怕是最终要有个司法解释,那司法解释也是由人做出的,明白吗?”

    侯龙涛微微一笑,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们一个合法的婚礼,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什么时候动身?”

    “真的要你过去,大概要等到明年年初,一月中旬左右吧。”

    “那样最好,那时候小曦和诺诺正好儿都放假,不过,她们好几个都没到合法婚龄呢。”

    “合法?合哪个国家的法?在乍得,十六岁就是合法的婚龄。”

    “啪啪”,侯龙涛拍了拍手,“就这么着吧,一切都由您来安排,我等信儿就是了。”

    “别急走,还有一件事儿呢,”古全智示意年轻人稍安勿躁,“你给竹联帮的人打个电话。”

    “干什么?”

    “给他们增加点儿政治色彩。”古全智指了指窗外蔚蓝的天空…

    侯龙涛走出了长青藤集团总部所在的大厦,今天是秋高气爽。

    一辆奔驰s6oo停在了男人的面前,茹嫣从后面钻了出来,后座上还坐着司徒清影,前面是星月姐妹。

    侯龙涛钻进了车里,一把揽住司徒清影的脖子,叼住她的香口嘬了起来。

    茹嫣跟着上了车,被男人搂住了肩膀。

    侯龙涛轻轻把长腿美女的螓按向了自己的跨间。

    茹嫣乖巧的解开了男人的裤子,掏出龙精虎猛的大老二,开始用粉红色的滑嫩舌头在上面缓缓的舔吻。

    “你讨厌啊,”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肩头上捶了一下,“还给我。”

    “哈哈哈,抠门儿。”侯龙涛笑着把口香糖吐回了女孩的小嘴里。

    “心情这么好?”智姬从后视镜里看着男人,“被古叔叔找去谈话,出来还能如此的轻松,这是第一次吧?”

    “哈哈哈,小媳妇儿,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侯龙涛伸手在智姬的脸蛋上刮了一下,他怎么压制不住自己想笑的欲望…

    “什么!?乍得!非洲!”薛诺一听爱人又要长时间的出远门,立马就不干了,隔着餐桌就冲他“吼”了起来,“你答应过我再也不走了的!你答应过我再也不离开我们的!”

    “你听我说。”

    “不听!我什么也不要听!”薛诺把餐巾往桌上狠狠一摔,转身就往餐厅外跑去,大眼睛里已经湿湿的了。

    “呵呵,”玉倩捅了捅月玲,“这小丫头真行,眼泪比我来的还快呢。”

    “切,诺诺那是真哭,你是做秀的成分多。”

    “胡说。”玉倩在月玲的腿上掐了一把。

    侯龙涛留下一群打打闹闹的娇妻,来到了薛诺的卧室外面,轻轻敲了敲关着的房门,“诺诺,诺诺,开门。”

    半天没有人回答。

    侯龙涛一拧门把手,根本就没锁,他进了屋,只见女孩正趴在床上轻声抽泣呢。

    薛诺知道男人进来了,一翻身坐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望着他,“你答应过我的。”

    “你都没给我机会解释。”侯龙涛过去坐在了美少女身边,拉住她一只温热的小手,“不想听我说啊?”

    “不想,”薛诺把身子扭向了另一边,但手却翻过来跟爱人握在了一起,“有什么好说的,你跟我拉过钩儿的,骗人。”

    “真的不听我说啊?”

    “不听。”

    “那我只好只带她们去了,把你一个人留在北京。”

    “什么?”薛诺一下又把身子转回来了,“什么意思?”

    “明年一月份才去呢,你正好儿放假,本来说是要带你一起去的,既然你不想听,那就算了。”侯龙涛说着就做势要站起来。

    “嗯嗯,嗯嗯,”薛诺双手拉着男人的手,“跟我说吧。”

    “小傻瓜,”侯龙涛又把屁股落回了床上,翻身将美少女压在了身下,吻着她花瓣般的脸蛋,“我都已经告诉你,等你和小曦放了假,我带你们所有人一起去乍得遛跶一圈儿,我顺道儿在那儿办点儿公事儿。”

    薛诺噘着小嘴,玩着男人的领子,脸上甜蜜的笑容是那么的美妙,“涛哥,对不起啊。”

    “哼哼,你啊,”侯龙涛咬着女孩的耳朵,“越来越像玉倩了,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也快变成小妖精了。”

    “什么呀,人家伤心当然哭了,开心当然笑了。”薛诺觉出男人的舌头钻进了自己的耳孔里,身上开始一阵阵的冷,“涛哥…老公…爸爸…啊…”

    侯龙涛的双手伸进了女孩回家后才换上的小裙子里,爱抚着她光滑的大腿,“我的小宝贝儿,要做我的新娘吗?”

    “要…要…我要做你的新娘…涛哥…”薛诺抱着男人的脖子,陶醉在与爱人的耳鬓厮磨中,她并没有完全理解对方的话,只把它当成是调情时的甜言蜜语。

    侯龙涛熟练的褪下了女孩的三角裤,把她的双腿打开,隔着自己的裤子,用硬梆梆的阴茎在她的私处磨擦,“我的小媳妇儿。”

    “嗯…”薛诺紧闭着双眸,难耐的扭动着柔软的身体,双腿不停的绷直再放松,再绷直,再放松,“涛哥…啊…人家想你…啊…”

    “想我?想我怎么样?”侯龙涛用手指拨着美少女湿热的阴唇。

    “嗯嗯…”薛诺缩紧了圆圆的屁股,“你…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笨。”侯龙涛右手的中指挤进了美少女的小屁眼里,食指则插入了又滑又腻的阴道里,在她的两个小肉洞里一起抠挖。

    “你…你欺负人…”薛诺伸手在男人的下身摸索着,终于把拉链拉开了,捉住了四处乱窜的“大蛇”,把它往自己水汪汪的小穴里送。

    侯龙涛觉得龟头一紧,马上一沉屁股,坚硬的阳具撑开了美少女狭窄的阴道,尽根全入。

    “啊…”薛诺只觉自己的子宫都被顶得错了位,舒爽的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侯龙涛并没有在美少女的小穴里抽插,而是借着床垫的弹性和自身的重量,在她的身体深处研磨。

    “啊…啊…啊…”薛诺被磨的直翻白眼,小嘴都合不上了,急促的呻吟着。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龙涛,诺诺。”

    “啊…是妈妈…”

    “来的正好儿。”侯龙涛把美少女的小t—shirt推到了她的脖子下面,露出鲜艳的乳罩和雪白的胸脯,“进来。”

    “呀!”何莉萍一进屋就看到强壮的爱人正把娇美的女儿压在身下,双手揉着她日益丰满的酥乳,巨大的肉棒严丝合缝的镶在她红嫩嫩的阴户里,虽然相同的场景已经看过不下百次了,但还是一阵脸红,“你们真是的,还以为你们是在吵架呢。”

    侯龙涛冲美妇人勾了勾手指。

    “还是不要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也好,”侯龙涛抱着薛诺下了床,“咱们就这么下去,把你放在餐桌上,让大家看看你的媚样,好不好?”

    “嗯…嗯…好…”薛诺根本不知道男人说的是什么,她已经被高潮冲昏了头脑…

    侯龙涛坐在大阳台上,边抽烟边喝着如云冲的香浓咖啡,他拿起了《北京晨报》,翻到港台版,“现”了一条有趣的新闻。

    昨天泛绿阵营的“群众”同时在台湾的几个主要城市举行集会,声援“台独”党派,期间有几百名黑社会成员前往闹事,打伤了几十名集会“群众”,伤者中包括老人和妇女。

    侯龙涛抿了一口咖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东星的厂址并不是在乍得都附近,而是在一座滨湖的中等规模城市,气候和景色都是挺不错的。

    虽然建厂的工人都是从乍得当地雇用的,但东星还是派了二百五十多名中方技术人员过去,其中二百人直接进驻了总统府,三十人在驻守侯龙涛在湖滨城的大别墅,只有剩下的二十几个真正的参与建厂。

    侯龙涛率领的东星代表团也很庞大,除他自己,还有十四位美娇娘,六位大股东,大股东的老婆、女朋友,常务总经理司徒志远和他的日本新娘樱花玉子,另外还有五十多名女职员和十几名男职员,他们是乘包机抵达乍得的…

    “该起床了。”侯龙涛从身后抱住玉倩雪白的赤裸娇躯,在她嫩嫩的肩膀上轻轻的亲吻。

    “不嘛…”玉倩翻过身来,依偎在男人的胸前,用脸颊磨擦着他,“再抱我一会儿。”

    侯龙涛紧拥着女孩,右胳膊伸到后面,偷偷的拉开抽屉。

    “你干什么呢?”玉倩伸手拔拉着男人的肩膀,“抱我啊。”

    “你要这个吗?”侯龙涛吻着女孩的秀,把手放到了她的面前,掌心上托着一枚钻戒。

    “什么意思?”玉倩的双眼一下就不再惺忪了,射出晶莹的光彩,她稍稍的离开了男人的身体,脸上有企盼也有迷惘。

    “这是一个允许一夫多妻的国家。”

    “我明白了。”玉倩何等聪颖,立刻就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倩妹妹,”侯龙涛托住女孩的下巴,把她低下去的螓又抬了起来,凝视着她的双眸,“你是第一个。”

    “我是第一个?”玉倩明显的兴奋起来了。

    “做我的妻子。”侯龙涛知道玉倩受的委曲最大,至少她自己一定会这么认为的…

    薛诺坐在梳妆台前,歪着头,把一只精制的耳坠戴上了。

    侯龙涛走过去,爱惜的抚摸着女孩的乌,从镜子里望着她秀美的面庞。

    “看什么呢?”薛诺冲着爱人露出了娇艳的笑脸。

    “你真的长大了,两年半以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只是个青青涩涩的美人坯子呢,再看看你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你更喜欢那时的我?”薛诺向后靠在男人的小腹上。

    “我喜欢任何时候的你,两年半以前的你,一年以前的你,现在的,明年的,十年后的你,二十年后的你,一百年后的你。”侯龙涛用左手把女孩的眼睛捂住了。

    “涛哥…”薛诺把男人的拉开了,本想起身拥抱他的,却突然愣住了,他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闪闪光的钻戒…

    侯龙涛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

    茹嫣正站在床边,往那双举世无双的修长美腿上套着丝光的裤袜,她看到男人走进来,提好裤袜迎了上去。

    侯龙涛贴住了女人,低头吮了吮她的香唇,掏出一个饰盒,打开露出里面的钻戒。

    茹嫣看了一眼戒指,把额头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侯龙涛拉起美人的左手,那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两个人一句对话都没有…

    月玲趴在大床上,翻看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条短小的绒裤,半个圆嘟嘟的屁股蛋都露在外面。

    侯龙涛进了屋,坐到了女人身边,拍了拍她的翘臀,“别看了。”

    “干什么?”

    “别看了。”侯龙涛弯下腰,嘬住了美人屁股上的嫩肉,用力的一吮。

    “唉哟!”月玲痛叫了一声,扭身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讨厌,干什么啊?”

    侯龙涛掏出了一副扑克,“陪我打会儿牌。”

    “打牌?”月玲奇怪的望着男人,这种要求可不常见,“文龙他们呢?不陪你玩儿?”

    “我要你陪我玩儿。”

    “切。”月玲好像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妩媚的一笑,转过身来趴在男人的胯间,边抬眼望着他,边在他的裤子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开始解他的拉链。

    “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把美人抱了起来,“是真的要你跟我打牌。”

    “啊?”

    侯龙涛把美女抱在怀里,“我要你跟我敲三家儿,还记得用什么做赌注吗?”

    “记得,永远不会忘的。”月玲用脸贴住了男人的胸口。

    侯龙涛托起女人的下巴,和她缠绵的接着吻,手上把牌分成了六摞。

    月玲靠在男人的怀里,手里的牌都被看光了,但她根本不在乎,那根不断在她两个耳孔里轮流搅动的舌头已经让她意乱情迷了。

    侯龙涛很快就赢了第一把,“你知道我爱你的吗?”

    “嗯。”

    免费电子书下载

    侯龙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