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碗里,然后把鱼眼睛夹给了自己的妻子。”

    “肏,有媳妇儿了?跟你丫一个操行,想她妈通吃啊。”

    “你丫闭嘴吧。”侯龙涛推了文龙一把,“那个女人一下儿就放声痛哭起来,她知道今后也不会再有人给自己夹鱼眼睛了。她一瞬间明白了,自己赢了全世界,却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完了?”

    “完了。”

    “这种故事你丫也编得出来?”

    “不是我编的,是从《读者》上看的,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有些细节记不清了。”

    “这跟古叔叔找你有什么关系?”

    “他想让我参选下一届的北京市人大代表。”

    “哦,”文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你怎么决定的?”

    “世界不过如此,如果我想拥有它,我就可以拥有它,我知道我有那样的能力,有那样的机会。”侯龙涛站了起来,转身望着被夕阳照得金碧辉煌的东方广场,一阵秋风吹过,天上的云团翻滚,正是下班时间,熙熙攘攘的白领们从他的身边经过…

    第二百二十七章完

    另:下面是我设想的第一种大结局,第二种大结局还没到时候。

    在洛杉矶一幢二层小楼二楼的一间小卧室里,侯龙涛坐在电脑前,望着屏幕里的ord文档呆,实在是很难给自己殚精竭虑创作了四年多的小说一个精彩绝伦的结尾。

    “咚咚”,有人敲了敲半掩着的房门。

    “请进。”

    一个长的还算不错的中国少妇进了屋,她穿着一件短袖衫、一条黑色的短裙,还有一件连身的白色围裙,“别闷在屋里了,下去吧,马上就要吃饭了。”

    “哦,知道了,吴老他们回来了?”

    “快了,刚才打电话回来了,高上堵车,不过一会儿也就回来了。”

    “我就说吧,今天晚上是长周末结束,车肯定多,要回来就早点儿。”

    “对对,你聪明。”

    “诶…”侯龙涛突然想起了什么,“吴老他们带着你那俩孩子去迪斯尼乐园了,那家里岂不是一直就只有咱们两个人?”

    “是啊,你这才琢磨过来啊?”少妇很淫媚的一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傻还是聪明。”

    “玩儿我?”侯龙涛把大裤衩退到了小腿上。

    “别胡闹了。”少妇转身就要出屋。

    “你上哪儿去啊?”侯龙涛窜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女人,双手抓在了她的胸口处。

    “别闹。”

    “我没闹啊。”侯龙涛腾出一只手来,把女人短裙的后摆掀了起来,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圆鼓鼓的屁股蛋下面。

    “唉呀,你别闹了。”少妇扶住了写字台的边缘,皱起柳眉抱怨着,但修长的双腿却分开到了适合男人进入的宽度。

    侯龙涛把女人的短袖衫从短裙里揪了出来,左手从下摆伸了进去,抓住了一颗柔软的奶子,又捏又揉,右手托住她小馒头一样的阴户,用手掌用力搓动。

    “真的,别闹了。”

    “别闹了?”侯龙涛把右手举到了女人的面前,上面有一滩透明的体液。

    “这…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代表我不想让你住手。”

    “住手?你住嘴吧。”侯龙涛捂住了女人的小嘴,左手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棍子,一挺屁股,插进了她的穴眼里。

    “啊啊啊…”少妇欢愉的呻吟了起来,再也没有半点要拒绝的意思。

    侯龙涛掐着女人的腰,就这么站着肏她。

    少妇不时的回过头来跟小伙子接着吻,用肥大的屁股往他的下体上拱撞,使大鸡巴进入的更深。

    侯龙涛埋头苦干着,双手攥着女人的乳房,一个劲的向前猛烈的撞击,享受阴道对自己的包裹,“我…我要射在你屄里。”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啊…今天不…不安全…啊…啊…”少妇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子宫都痉挛起来了。

    “那就射在你嘴里。”

    “啊…啊…”

    “快回答,快。”

    “好…好…嘴里…射在我嘴里…啊…啊…”

    侯龙涛猛的把老二从女人水汪汪红艳肉穴里拔了出来,左手在她的肩膀上一按。

    少妇转过身来,靠着写字台蹲了下去,张开了小嘴巴。

    侯龙涛本想把膨胀到极点的鸡巴塞进女人的嘴里再射的,但刚举到她面前的时候就忍不住了,狂喷而出。

    “啊!”少妇惊叫了一声,想要躲避,但头被男人的大手按住了,扭动不得,只得任由大量的白浊精液喷洒在自己脸上。

    “哦…”侯龙涛等最后一滴浓精都射了出来,才把半硬不软老二送进她的嘴里,“爱琳姐,弄干净点儿。”

    “嗯…”少妇用口舌把精心的清理起阳具。

    “妈咪。”

    “妈咪。”

    楼下突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叫声。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两个刚刚苟且完的男女都是一惊。

    少妇紧张的站了起来,整理着衣服。

    “怕什么?”侯龙涛恶作剧般的把女人的小内裤脱到了她的脚踝处。

    “你真是…你真是…”少妇只得把脚从内裤里迈了出来,从纸盒里抓了几张面巾,边擦着脸上的精液边向楼下迎了下去。

    “嘿嘿嘿。”侯龙涛淫笑着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揣进了兜里,想等一会在饭桌下面还给女人,看她到时候是什么表情。

    侯龙涛回到写字台前,想要把一直开着的ord文档关上,眼角的余光瞟到了桌上放着那张自己前天买的彩票。

    “哟,都忘了对了。ok,1et’s see。”侯龙涛自言自语的打开了加州六合彩的官方网站,“hat the ……”

    侯龙涛面对的网页上是昨天开奖的结果,三千六百万美元的奖金,全加州只卖出了一张头奖彩票,他的视线反反复复在屏幕和桌上的那张纸片之间移动,还找出纸笔来一遍又一遍的写着那组数字。

    “砰”,侯龙涛用脑门在桌面上砸了一下,然后闭着眼睛静固了好几分钟,他又站了起来,把自己的那张奖券放进了钱包里,“爱琳姐,你上来一趟。”

    没有回音。

    “爱琳姐!”侯龙涛来到了走廊里,冲着楼下撤着嗓门就吼,“你上来一下儿!”

    “下来吃饭啊。”少妇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了。

    “你上来一下儿。”

    “干什么啊?”少妇走了出来,她已经把围裙脱了。

    “你上来一下儿。”侯龙涛招了招手。

    “怎么了?”少妇皱着眉朝楼上走了。

    侯龙涛先进了屋,隐身在门边,等女人一进屋,立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一脚把门踢关上了。

    “你干什么啊?”少妇轻微的扭动着身体。

    “当然是干你了。”侯龙涛把女人的双脚提离了地面,将她脸朝下的压在床上,撩起了她的裙子,里面本来就是真空的,小穴还是水汪汪的呢,毫不费力的就再次插入了。

    “啊啊啊…你…你…你…啊啊…你什么…什么疯啊…啊啊…好有力…”

    侯龙涛把女人的内裤从兜里掏了出来,塞进了她嘴里,“老老实实的挨肏,别废话。”

    “嗯嗯嗯嗯…”少妇对于男人的态度有所不满,但被奸得实在是爽,也顾不得别的了。

    侯龙涛真是牟足了劲的干,抽插的越来越猛烈,“我要见你老公。”

    “嗯嗯…”少妇把自己的内裤从嘴里拉了出来,“什么?啊…啊…”

    “我要见你老公。”

    “干…干什么…啊…嗯…啊…”

    “放心吧,不是关于咱们的事儿。”侯龙涛又在女人突翘的屁股上狠撞了两下…

    侯龙涛是公派回国,所以iic给他买的是公务舱的机票,美国公司是不允许员工升级公司购买的机票的,他只好又单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

    其实侯龙涛并非一个浪费的人,花钱更不是大手大脚,但他还是买了这张票,他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侯龙涛在靠窗户的椅子上坐了一会,一个染着金的中国女孩坐在了他身边。

    女孩的脸蛋很娇美,穿着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脐眼露在外面,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裸露着,一双高跟凉鞋很可爱。

    “张玉倩?”侯龙涛不很肯定的问了一句。

    “你是…?”女孩扭回头来,惊讶的望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咱们认识吗?”

    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

    大结局一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

    美国时间9/16/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人民公社:http://。red。/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江山美人(下)

    ***********************************

    编者话:我从来没保证过会在16号这章,请仔细看每章结束后给出表时间的那句话。

    ***********************************

    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江山美人(下)

    1o/25/2oo4-1/1o/2oo5

    古全智背着手站在窗前,秋雨打在玻璃上,外面的一切都很模糊,“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侯龙涛叼着烟坐在办公桌的对面。

    “你可要想清楚啊,”古全智难掩自己的失望之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以后再想改变主意可就来不及了。”

    “我意已决。”

    “实在是太可惜了,你的客观条件这么好,你自己又有能力,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就真的这么放弃了?”

    “我三哥一样可以担重任的,”侯龙涛的表情倒是很悠闲,“有您的提携和调教,他的成就不会比我小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南南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不过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的。”

    侯龙涛把烟在烟缸里捻灭了,“您早就知道我的决定会是什么了吧?”

    “南南跟我说过,你大概是个温莎公爵。”

    “我昨晚跟如云谈过。”

    “呵呵呵。”古全智笑了起来,“许总是怎么说的?”

    “您并非真的想把江山给我,而是在逼我选美人。”

    “哈哈哈,何出此言啊?”

    “对于政治来讲,我的背景有点儿过于复杂了,而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的关系网使我更适合保持一个民间的身份,”侯龙涛一摊双臂,耸了耸肩,“不过相信您对这些一清二楚。”

    “就算我知道好了。”

    “我三哥肯定跟您说过,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一天到晚就只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儿。你跟我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也一定能看出我这个‘缺点’。可您还是不放心,您怕我的野心随着我资产和实力的增长而增长,最终会想要强行进入政界。到了那时候,我的野心大概已经膨胀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再想劝我就难了,八成儿是劝不住的,那就只剩下netg loss 一条路了,但我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啊,被我咬上两口也不会好受的,那岂不是成了养虎为患了。”

    “呵呵呵呵。”古全智低头笑着,对对方的推测不置可否。

    “您太会做人了,就算我现在还处于一个可以劝解的阶段,您也不会直接告诉我我不适合从政,您要我自己给自己把门关上。”

    “是你自己这么认为啊?还是许小姐这么认为啊?”

    “嘿嘿嘿。”这回轮到侯龙涛不回答了。

    “嗯,你知道我这样做并没有恶意吧?”

    “接您的班儿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好,很好。”古全智点了点头,“现在就有一件事儿要你做,本来是应该由我来做的,但我觉得你做更合适,做的漂亮,那就是你的资本,资本是要慢慢积累的。”

    “您说。”

    “你听说过乍得吗?”

    “您也太小看我了,好歹我也是在国内长大的,就算在美国待了几年,也不会变得像美国人一样无知的。”

    “好,最近听到什么关于乍得的新闻了吗?”

    侯龙涛拼命在自己的记忆搜索着,谁会留意那么一个非洲小国的事情啊,“啊…嗯…好像…好像,政变吧?”

    “出乎意料,你居然知道。”

    “猜的,那些非洲国家除了种族大屠杀就是政变,还能有什么新闻啊?”侯龙涛都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挺好使的。

    “一个月以前,卡尔扎伊将军领导的叛军政变成功,枪杀了总统,成立了新的军政府。”

    “ok。”侯龙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乍得的前政府是亲美的,而卡尔扎伊将军却是个坚定的反美主义者,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美国政府对他的新政权使用极端手段。”

    “哦…”侯龙涛有点似懂非懂,“别告诉我咱们因为一个黑鬼独裁要跟老美开战。”

    “乍得是台湾的‘邦交国’。”

    “i see。”侯龙涛这回是真明白了,“第一,咱们是不会使用金元外交的;第二,咱们是不会明刀明枪的跟美国佬儿磕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因为乍得政府要在全国普及尾气净化器,东星要去乍得投资建厂,东星的董事会主席在前往考察时,被纯朴的当地人民的盛情款待所感动,决定帮助他们兴建基础设施,公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