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日本人的尸体靠着墙缓缓的坐倒了,身后的墙上留下两道血迹,每人的眉心处都多了一个细小的血窟窿。

    “搞定。”文龙猛的把大门推开了,所有的人都没料到大厅里的情竟会是这样。

    玉倩闭着双眸,稍稍的踮起脚尖,终于把香唇和心爱的男人的双唇锁在了一起,贪婪的吸吮着、磨蹭着。

    免费txt小说下载

    田东华一直都没出声,连动都没动,他又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的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可怎么也不明白侯龙涛是怎么把石纯安插到自己身边的。

    其实田东华并不是不能相信石纯是卧底,他只是实在是想不通,如果石纯是卧底,他这个卧底未免当得太不成功了,如果他不是卧底,现在他又明明在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侯龙涛把女孩的秀捋到她的耳后,捧着她的脸庞,心疼之极的望着她,“你受了多少苦,你告诉我。都是我的错儿,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我该保护你的,我的倩妹妹。”

    “涛哥哥,”玉倩擦着男人脸上的泪水,“是我不好,是我太任性了,涛哥哥。”

    侯龙涛又把女孩拥回了怀里,脸颊来回蹭着她柔软的青丝,“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

    “嗯。”

    “够了!”情人间的轻声私语还是飘进了田东华的耳朵里,也不顾有枪指着自己了,拔腿就想往楼下冲,“我跟你拼了!”

    石纯一伸脚,在田东华的右腿的迎面骨上磕了一下。

    “啊!”田东华惊叫了一声,“叽哩咕噜”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侯龙涛连看都没看田东华,就好像他对四周的事物都没有知觉一样,他现在眼里只有面前的女孩,一抄她的腿弯,把她横抱了起来,“我带你回家。”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玉倩用额头蹭着爱人的脸,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挣扎。

    “不,我要抱你,为什么不让我抱?”

    “我…”玉倩咬住了男人耳朵,“我裙子短。”

    “噢噢。”侯龙涛这才回过味来,赶忙把女孩放了下来,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

    玉倩紧紧的贴在男人身上,就像那天在湖景水上乐园时一样。

    田东华这下摔得还真不轻,头也破了,胳膊也骨折了,还磕掉了几颗牙,但他还是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张开含着血的嘴巴,等着血红的眼睛,就像要咬人一样。

    一个俄罗斯大壮过去弯下腰,照着田东华的脸上就是一拳,一下就把他凿晕了…

    侯龙涛问着玉倩香甜的小嘴,把自己火热的呼吸喷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肩头,“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上次你骂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不是故意的,”侯龙涛没让女孩说完,很愧疚的爱抚着她的脸庞,“倩妹妹,我…”

    “不,”玉倩也没让爱人说完,“你骂得对,我就是太任性了。你一说我,我就想证明给你看我不是。我就自己跑去找田东华,虽然都已经知道他不是我以为我认识的那个人,也知道他有心要害你,可我还是自以为是的以为我能说服他,让他罢手。我觉得我要是做到了,就有资本在你面前耍小姐没脾气了。”

    “小傻瓜,”侯龙涛胡乱的吻着女孩的脸蛋,“我喜欢你任性,你随便的耍你的小姐脾气,没关系,只要你再也别离开我了。”

    “涛哥哥。”玉倩抱住了男人的脖子,眼泪“哗哗”的往外涌,“我…我再也不任性了。”

    “你接着说,接着说。”侯龙涛的眼睛也早就湿润了。

    “他刚看到我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我就觉得更有把握了。我告诉他你有多棒,多聪明,多厉害,处处都走在他前面,把他的计划都预料到了,香港那件事儿就完全在你的控制之中,我劝他知难而退。我还告诉他我早就跟你和好了,我告诉他我有多爱你,我告诉他我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我告诉他我一直把他当我的哥哥,我希望你们能和平共处,希望他看在我的面上不再打东星的主意。”

    “他怎么说?”侯龙涛都能想象到田东华听到玉倩说出这番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当一个男人得知自己一直被自己苦恋了多年的女人当成哥哥时,大概就知道死是什么滋味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

    美国时间8/25/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好看的txt电子书

    人民公社:http://。red。/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成王败寇(下)

    ***********************************

    编者话:

    人力毕竟有时而穷,我的精神力已经无法再和现实抗衡了,我会继续努力保持一星期一章的度,但是不能打保票。

    ***********************************

    1o/12/2oo4

    “本来我以为不论是讲道理,还是讲感情,他都会被我说服的,”玉倩侧过身,偎进爱人怀里,“没想到说着说着他就急了。我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他突然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然后就象疯了一样的跑出去了。”

    侯龙涛小心的触摸着女孩滑嫩的脸蛋,就好像那里刚刚被人打过似的。

    玉倩能感觉到男人的温热的手掌在微微的颤抖,能体会到他对自己的疼惜,眼眶一热,视线又朦胧了,“涛哥哥…”

    侯龙涛被女孩拉了下去,嘴巴被她香甜的双唇迎住了,两条舌头相互交缠。

    玉倩一直吻到自己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从小嘴里吐出了男人的舌头,用脸蛋在他的颈项间磨擦。

    “后来怎么样了?”

    “我当时都快被气晕过去了,从小到大也没人那么打过我,我出去追他,想要狠狠的打他几下儿出气,但是我没他跑得快,外面又在下大雨,到了酒店门口儿我就没再追,返回房间去等他,想等他回来再狠勊他。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人,就是石纯。他们俩把我给绑了,把我的嘴给堵上,关在洗手间里,

    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两个王八蛋。”

    “几个小时之后,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三男两女五个日本人。田东华知道我不会听他的话的,他就让那些人押我出去,还交待如果我不老实,就杀了我,然后他自己先走了。我被他们抓到了一座别墅里,田东华每天都来看我。我的手机被他们抢了,平时都是关着机,每隔两三天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报平安。我打

    电话的时候田东华从来都不在,全是由石纯和日本人看着我,他们威胁说如果我敢耍什么花样,他们就轮奸我…”

    玉倩说到这,好像又想起了自己被威胁时的情景,又往爱人的怀里钻了钻,“说的话难听死了,我是真的害怕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按他们说的办。”

    “那天咱俩通话…”

    “我没想到会是你接,我一叫你,石纯就用力的捏住了我的手腕儿,可疼了…”

    侯龙涛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知道了,不需要再勾起她不愉快的回忆,便把她的下巴托了起来,含住了她的香唇,不让她再说了。

    玉倩靠在爱人强壮的身体上,仰起头,从他的口中汲取着津液,左手解开了他的衬衫扣,伸进去抚摸着坚实的胸肌。

    侯龙涛的双手也不再老实了,把女孩的紧身短袖衫拉了起来。

    玉倩顺从的扭过身,举起白藕般的双臂,方便爱人把自己的t-shirt脱掉,然后猛的抱住他,用自己的头脸和身体与他磨擦,“涛哥哥…涛哥哥…”

    侯龙涛轻抚着美人光滑娇嫩的背脊,右手的两根手指在一字型乳罩的扣上一挑,最后一层布片就从两人的身体之间落到了她的腿上。

    “嗯…嗯…”玉倩不自觉的出轻轻的叫声,她实在是太想念爱人温热、健壮的身体了,几乎每晚都会梦到再次和他相拥的情景,现在真的成了现实,简直比梦中的感觉还要美妙千万倍,“涛哥哥…涛哥哥…我好…好想你…”

    “倩妹妹…”侯龙涛不断的和心爱的女孩湿吻着,左手搂着她柔软的玉体,右手爱惜的揉捏弹性十足的酥乳,手指挑动着硬立的奶尖,“再也…再也不许你乱跑了…”

    “啊…嗯…我…我不跑…”玉倩舔着男人的脖子,柔弱无骨的小手把他的大鸡巴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双手攥着它前后的套弄,“涛哥哥…好大…涛哥哥…”

    侯龙涛用唇舌“照料”着女孩胸前那两团饱满美丽的肉球,右手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滑进了她的小裙子里,两根手指轻车熟路的钻进了那个已经在向外吐着蜜汁的小肉孔里。

    “啊!嗯…嗯…嗯…”玉倩咬着嘴唇,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左臂紧紧的勾住男人的脖子,柔软的屁股缩紧了,那灵活的手指刮蹭着她的阴道内壁,挑逗着敏感的子宫,使她浑身炙热难当,如同要熔化了一样,右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捋着粗长的肉棒,就好像这样才能缓解自己的“不适”。

    侯龙涛向后一倒,一翻身,把美人绝世无双的玉体压在了身下,激烈的吻着她,硬直的阳具把短裙挑开了,屁股往下一沉。

    “嗯…”玉倩拼命的向后仰着头,把胸口向上极度的挺起,双手在男人的背上用力的向两侧抓挠。

    侯龙涛把女孩的身体压回了床上,火热紧凑的体腔包裹着他,娇嫩的膣肉“按摩”着他全身最坚硬也是最脆弱的部位,一波波的绝妙快感在他的身体里流动。

    玉倩被男人沉重的身体压的呼吸都不顺畅了,但她仍旧死死的抱着他,不让他离开自己,这样被他完全的笼罩是最有安全感的…

    “太美了…”玉倩在男人的怀里将自己的身体变僵硬,快的抖动了几下,就像伸懒腰一样,然后又抱住了他,在他身上轻轻蹭着,“涛哥哥,太美了…”

    “你才美呢,”侯龙涛把女孩放平了,侧身躺在她身边,左臂撑着床面,右手把她额头上的秀拨开,紧捂住她的左手,凝望着她。

    “抱我…”玉倩小嘴一扁,差点就哭出来了,她永远也不要再跟这个男人分开。

    侯龙涛赶忙把女孩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吻着她的脸蛋,“好妹妹,以后你要是再生我的气,就狠狠的打我,我一定不还手,你就打到你消气,但你千万别再到处乱跑了,好不好?”

    “我…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我一定好好儿听你的话,再也不对你耍小姐脾气了。”

    侯龙涛是真的不在乎女孩的任性,也知道她现在的这种承诺兑现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这些并不重要,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什么都不重要。

    “你还没问我呢。”玉倩轻轻捏着男人大臂上的肌肉。

    “问什么?”

    “你知道田东华对我一直都是有图谋的,你也知道那些看着我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没问我呢。”

    “我不需要问,”侯龙涛望着女孩,表情很柔和,但是也很坚定,“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

    “我不是说我不在乎,我是说我不在乎,对咱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对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任何的影响。”

    “你没问那个石纯吗?”

    “没有,”侯龙涛吻了吻女孩的额头,“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就告诉我,我对你的爱恋不会有一点儿的改变。”

    玉倩捧着男人的下巴,又和他吻了起来,“我是你一个人的…我是你一个人的…”

    侯龙涛紧紧的把女孩揽在怀里。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亲吻了很久很久。

    “我有另外一件事儿要问你。”

    “关于我妈妈?”

    侯龙涛惊讶的看着怀里的美女,“你也太聪明了。”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你肯定没有真凭实据。”

    “哼,”玉倩噘起了小嘴,“难怪我妈当初会那么帮你呢。”

    侯龙涛微微一笑。

    “有萍姐和诺诺的事情在那儿摆着,我妈妈又那么美,她又老帮你说话,不过那会儿只不过是有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并没多想。”玉倩噘着嘴,手指在男人的胸口上戳着,“后来我可就感到我妈的变化了,每天心情都那么好,眼睛里也老是神采奕奕的,对什么事儿都特有兴趣,就好像她的生活一下儿变得

    美好了,变得没有烦恼了。还有啊,她的内衣也越来越性感,越来越接近你的口味。”

    “啊…我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口味吗?”

    “你说呢?”

    “我不说了,你接着说吧。”

    “我妈跟你说了好多关于田东华的事儿,那一定是在私底下说的,而且我妈不是那种爱嚼舌头的人,她既然跟你说别人的事儿,那一定是已经把你当成很近的人了。虽然这些都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铁证,但凭我对你跟我妈的了解,我相信你们的关系肯定不单纯,没错儿吧?”

    “你怎么想?”

    “你们怎么开始的?”

    “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是个误会,我把你妈当成你了。”侯龙涛把自己和冯洁的美丽错误向女孩讲述了一遍,还有冯云是如何把两人撮合在一起的。

    “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