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那里面没我一点儿事儿;其次,我看你并不在乎吧?”侯龙涛推了推眼镜,他猜想对方跟贾琪根本没有什么父子之情可言。

    “哼哼哼,我当然不在乎姓贾的死活了,更不在乎他怎么死。”田东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很明白,当初为了保险,防止自己独吞那四十亿,资金是经过多家国内银行转账,最终进入中银澳门的,而且是不记名的账户,用那笔钱购买的东星股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属于那个账户的主人的,可想而知,自己手里的密码一定已经不管用了,这才是让他痛心疾的事情。

    “他好歹是你老子啊。”侯龙涛可没想到田东华会这么“无情”。

    “老子?哼哼。”田东华都不屑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了。

    “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吗?”

    “你要教训我吗?”

    “我要教你做人的道理。”

    田东华都快把后槽牙咬碎了,真想过去把对方脸上那种洋洋自得的表情撕下来,“我洗耳恭听。”

    “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你的资金来源,不是我小瞧你,除了那笔奥运储备金,你还真没地儿去弄八十亿美金。我之所以没有料到,是因为没想到你的胆子居然大到这个地步,动用奥运资金。虽然有胆量,但也注定了失败的结局。奥运会是全党、全国、全民族,甚至全世界的大事儿,就在所有人都争相为奥运会做贡献、添砖加瓦的时候,你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打奥运会专用资金的主意,挖奥运会的墙角儿,你这是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与人民为敌,做邪恶的代言人,焉有不败之理?”侯龙涛这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显出一股浩然正气。

    “我代表邪恶?那你是代表正义了?”

    “that’s right。”

    “that’s bu11shit!”田东华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胜者王侯,败者寇,这才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永远都是胜者正、败者邪。李世民、朱元璋,成了就是开国太宗、太祖,要是不成呢?还不是就是一介草寇。我动用奥运资金又怎么样?我成功的控制了东星,如果我继续从商,世界富的宝座并非遥不可及,如果我转为从政,仕途更是一片光明,领导核心就是我的最终归宿。历史由我书写,你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挪用奥运资金是动一切力量惩奸除恶,我才是国家的栋梁,我才是站在人民一边的。”

    “哈哈哈,”侯龙涛用力的鼓着掌,“说得太好了,简直就是说到我心里去了,刚才就是逗你玩儿,我唱的是高调儿,你说的才是实话。来来来,都给咱们田总呱叽呱叽。”

    只有冯云明白男人在说什么,笑着拍起了手,“鼓掌都会吧?”

    侯龙涛这边的人都“啪啪”的拍着手。

    “stop!stop it!”田东华的脸已经由白转红了,但并非健康的红润。

    “好好好,不逗你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失败的真正原因。”侯龙涛换上了严肃的表情,“你的失败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因为你选错了对手,你选了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一派胡言!”田东华的身体产生了轻微的颤抖,那是极度愤怒的表现,“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真命天子吗!?你不过是个下九流的小混混儿,你以为从一所美国的三流儿学校里混了个文凭就能一步登天,进入上流社会,泥鳅变蛟龙了!?你从骨子里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痞子!成天还在讲什么哥们儿义气!你凭什么执掌东星啊!?你何德何能啊!?我才是出身名门的公子!我才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我才是商业天才!你凭什么占尽天下美女啊!?你凭什么让玉倩对你死心塌地啊!?我才是真正爱她的人!她应该跟我长相厮守的!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捡了个聚宝盆,你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呼呼呼…”

    “哇,”侯龙涛左右看了看,一摊双臂,“早知道你嫉妒我,没想到嫉妒到这种程度,而且你好像还真的相信我是接住了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而你才是我所拥有的一切的rightfu1 oner。想你也确实是个有能力、有才华的人,怎么会展到如此可悲的心理境界呢?”

    “你凭什么教训我?你凭什么嘲笑我?”田东华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现在你赢了,我输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接受现实了?很好。”侯龙涛又瘫回了沙里,点上烟,“其实玉倩对你还挺有感情的,不仅把你当朋友,还把你当哥哥。本来呢,为了她,虽然我相信你一有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置我于死地,我仍旧可以放你一条活路的,因为你只是针对我。可现在,你用毒计害我弟弟,你跟日本人狼狈为奸,你要是用他要挟我,你要是用他威胁我,我都可以接受,但你却伤害他的身体,差点儿让他送了命,我差点儿失去我最亲的弟弟,你万死难赎次罪,我要亲手拧断你的脖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呵呵呵,你还不认啊?”侯龙涛看了一眼冯云。

    冯云取出手机拨通了,“你们到哪儿了?”她挂断电话后转向男人,“他们刚刚上了船,马上就进来了。”

    “来的正好儿。”

    “什么人?”田东华不知对方又在玩什么把戏。

    大厅的门从外面打开了,三男一女簇拥着一辆电动轮椅进了屋,那个女人就是tina,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狗项圈,连在上面的铁链的另一端抓在坐在轮椅上、头缠纱布的文龙手里,“哈哈哈,华哥,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色可不怎么好啊,是不是让我四哥耍得太惨了?”

    田东华眼睛下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你丫坐个轮椅干什么?有他妈不是不能走路。”侯龙涛走过去,做出一个要扇文龙后脑勺的动作。

    “唉唉唉!别打,他妈的窟窿还没长好呢。”文龙把侯龙涛的手拨拉开了,“我这不是学《纵横四海》嘛,一会儿跟周润一样,‘噌’一下儿蹦起来,吓丫那个半死,多有意思。”

    “你不是说他还是个植物人儿呢吗?”田东华冲石纯使了个眼色,石纯不声不响的退回了二楼的房间里。

    “那就是为了不让你紧张,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你要知道他已经醒了,大概会更加小心谨慎。”

    “哼,你以为我见到他们会怎么样?想你刚才见到石纯那么失态吗?他们两个能证明什么?证明我跟日本人有联系?证明我早就知道是日本人绑架的他?那又怎么样?害他的是日本人,又不是我。”

    “你不奇怪她怎么会还活着吗?”侯龙涛揪住tina的头晃了晃。

    “你轻点儿,”文龙站起来拍了拍侯龙涛的手,“这是我的大屁股母狗,别把毛儿揪掉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小器操行。”

    “她活着我为什么要惊奇?”

    “别装傻了。你通知了日本人她的所在,派了两个杀手去拉斯维加斯,弄得跟入室盗窃、轮奸、杀人一样,给了她心脏一刀。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这娘们儿心脏长在右边儿,”侯龙涛拍了拍文龙的肩膀,“要不然我还真没法儿知道这小子的下落呢。”

    “so?”

    “so?竹签子往三口龙惺的指甲里一插,他就什么都说了。”

    “孙子,”文龙指着田东华的就开骂了,“你丫那够狠,要不是老子福大命大,不死也是个废人。小丫那你给我下来,不用别人,我他妈跟你单挑,打不出你丫屎来,算你丫屁眼儿紧。”

    “你们这些人怎么说话这么脏啊?”冯云皱了皱眉,以前她是不在意这些的,但这几个月以来,她觉自己越来越“像”女人了。

    “唉哟,惹四嫂不高兴了,对不起,对不起。”文龙嘻皮笑脸的冲着冯云一敬礼,又转向田东华,“你丫下来。”

    “是啊,田东华,冤有头、债有主。”侯龙涛冲楼上的人勾了勾手指。

    田东华当然没那么听话了,“侯龙涛,我问过你一个问题,你还没给我答案呢。我现在就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觉得你赢定了?”

    “不是,”侯龙涛摇了摇头,“觉得赢定了,那是将来时,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现在时或者过去时更合适,也就是我赢了,或者我已经赢了。”

    “你又在嘲弄我?为什么好像什么事儿在你眼里都是笑话儿呢?为什么当我几乎是明确的告诉你,我还有后手的时候,你还是自我感觉良好呢?”田东华身后的门又开了,石纯抓着一个年轻女子的胳膊走了出来,一把手抢顶在她的太阳穴上,“你接着笑啊,你接着嘲讽我啊,你接着开玩笑啊,你怎么傻了?”

    女孩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t…shirt,粉红色的短裙,一双粉色的夹脚拖鞋,乌黑的秀披在肩上,秀丽的面庞略显清瘦,大大的双眸中满是忧郁和伤感,正是失踪多日的张玉倩。

    侯龙涛盯着女孩,他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眼睛里全是迷惑。

    “玉倩!”冯云从沙上站了起来。

    星月姐妹和几个俄罗斯大汉都把枪掏了出来。

    “都别乱动,”田东华明显对冯云充满顾忌,向后退到了玉倩身后,指着冯云,“你,你别再动了。”

    “涛哥…”玉倩的双唇微微的颤动着,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田东华,”侯龙涛身上一阵阵的冷,“你现在让她下来,我答应你让你全身而退。”

    “除了侯龙涛,所有人都出去。”

    侯龙涛举手示意大家照办,“你想怎么样。”

    “茶几上的那个笔记本电脑,一起都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你的密码,转移三亿美金进我在瑞士银行的账户。”

    “哼哼,刚才还把自己说得多有水平,到头来不过是个绑架勒索犯。”

    “绑架勒索?随便你怎么说我,随便别人怎么说我,随便这个世界怎么看待我,我都不在乎,”田东华轻轻的挑起玉倩的一捋长,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只要能一辈子守着我心爱的女人,也就够了。”

    玉倩把头扭向了一边。

    “你还是个情种啊?我会让你带玉倩走吗?你刚才就说爱她,爱她却要用枪指着她的头,你的爱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咱俩有什么不同?爱她就要占有她,她不听话,当然要用点儿手段。”

    “你留得住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

    “只要人留住了,就有可能留住心,要是连人都留不住,那就更留不住心了。”

    “就算不眠不休,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ok,随你怎么说吧。”田东华看来眼表,“你快点儿转账吧,我的直升机要来了,我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了。”

    “你要带玉倩走,我为什么还要给你钱?”

    “你不给,我就要伤害她了。”

    “你不会的。”

    “你要冒这个险吗?我是下不了手,”田东华看了一眼石纯,“不过又不需要我动手。”

    侯龙涛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快啊!你在等什么?”

    侯龙涛还是没有动。

    “我…”田东华一咬牙,“石纯!”

    “该我了?”石纯有了动作,但他并没有像田东华预料的那样用刀子伤害玉倩,而是调转了枪口,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田总,对不起啊。”

    玉倩惊讶的回过头,看着两个男人,她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她也没心情弄明白,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哭着从楼下往下跑。

    侯龙涛赶忙迎了上去。

    离一层还有六、七节台阶的时候,玉倩纵身一跃,扑进了爱人的怀里,紧搂着他的脖子,面庞埋进他的颈项间,“呜呜”的哭着。

    侯龙涛都能感觉到有眼泪顺着自己的脖子流进了衬衫里,他把女孩抱到了屋子中间,将她的脸扳正了,“你…你瘦了。”

    玉倩从男人的眼中看不到一点的责怪,只有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关爱和内疚,她死死的拉着爱人的衣襟,额头顶在他的肩上,就这么不动了。

    侯龙涛拥着女孩的身体,闭上眼睛,她的香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只要她能这么平平安安的待在自己身边,其它的也就都不重要,都无所谓了。

    冯云他们在门外都快急火攻心了,走廊尽头的出口都被两个保镖模样的矮小东方人把守住了,想要绕出去再找入口都不行。

    只有文龙一个人还好像挺放松的,抱着tina动手动脚的。

    “你一点儿都不着急?”冯云在文龙的肩上推了一把。

    “有什么好急的?”

    “你真的性格转变了?”

    “胡说什么呢?”文龙凑到冯云的耳边,“你能把那两个日本崽子搞掉吗?”

    “什么意思?”

    “干掉他们。”

    “怎么干?那儿有摄像头,就算不出声儿,里面的人也能知道。”

    “还信不过我吗?我四哥是山人自有妙计,动手吧。”

    冯云盯着文龙的眼睛,从里面看到了总够的自信,她并没有扭头,抬手就是两枪。

    两个日本人的尸体靠着墙缓缓的坐倒了,身后的墙上留下两道血迹,每人的眉心处都多了一个细小的血窟窿。

    “搞定。”文龙猛的把大门推开?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