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文龙有什么关系?”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真是没有什么长远的计划,所以才会有了那临时加入的百分之一。进入东星不到一个月,我就后悔自己当初的行为了,但为时已完。我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你的,知道你对我一直是心存芥蒂,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搞我的,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可以说是我逼你讨厌我,你逼我造反,这么说没错儿吧?”

    侯龙涛摇了摇头。

    “金钱、权力、还有面子,你和林文龙的关系里具备这三样能让男人翻脸的东西,他是我非常好的策反对象,再加上他的性格弱点,机会是接近于完美了,甚至有点儿过于完美,让我不太放心,迟迟不敢正式招收他。女人,”田东华竖起了大拇指,“你厉害,一个能让世界上所有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我相信他了。”

    “广东的事情使你明白了,我能搞你却没搞你,为的是耍你,当你自以为成功的时候,给你当头棒喝。”

    “哼哼哼,”田东华笑了起来,“聪明人斗聪明人,要的不光是胜利,更讲究胜利的方式。你凭什么对我出奇制胜?是你自己把林文龙暴露了。”

    “你就这么确定?”

    “这算另外一个问题吧?你刚才问我是怎么觉的,我就是这么觉的,至于是如何确定的…嘿嘿。”

    “好,看来我还真是需要注意措辞呢。”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是怎么确定我已经确定林文龙是你按排在我身边的了?”

    “哈哈哈,确定,确定,”侯龙涛被对方的话逗得大笑起来,“我没有确定过。”

    田东华皱了皱眉。

    侯龙涛将《无间道》的故事,还有他是如何解释田东华在机场时的表情都说了,“你那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田东华差点没背过气去,“他妈的,你聊天儿也能聊出…这…哼。”

    “呵呵呵,be net。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别讲粗口嘛,哈哈哈。”

    “哼,你知道了对我并没造成什么影响,可你还是自以为是的把林文龙派到美国来,弄到现在死不死活不活的,仔细想想,倒霉的是他。”

    侯龙涛把脸沉了下来,“也罢,我承认那是我的晕招儿。你怎么确定文龙是卧低的?”

    “出来见见你的老朋友吧。”

    田东华身后的一扇木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侯龙涛,十年不见,你他妈还是这个倒霉操行啊。”

    “石…石纯…”侯龙涛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住了,是一种目瞪口呆,是一种难以置信,更是一种“我怎么可能在这个环节上疏忽”的自责。

    “你看,”田东华一指侯龙涛,“这个表情值三百万美金。”

    “值不值我才不在乎呢,”石纯耸了耸肩,“有人给钱就行。”

    “其实当初我是非常相信你们给我设的套儿的,让你的兄弟们在不经的时候说起,真是纯出自然、毫不做作,还有任婧瑶从旁佐证,故事还符合我跟我们你们那群人的了解所吻合。能做到这么天衣无缝,也难怪你有足够的自信不把真正的石纯找出来,我也确实被骗了。如果不是对林文龙产生了怀疑,我也不会去从茫茫的人海中把他的好七哥找出来问个究竟的。”

    “啪”,侯龙涛重重的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把,都出红印了,“石纯,你这个王八蛋,总是出来跟我作对。”

    “你他妈才是王八蛋呢,”石纯毫不示弱,指着侯龙涛就骂,“你他妈跟我抢女人,逼得我离开北京,这笔账怎么算?你他妈又不知道你们俩之间什么关系,人家找我,给了钱,问我认不认识林文龙,不认识当然是他妈说不认识了。你丫自己算不过别人,不说自己傻屄,反倒来怨我,你他妈有毛病啊?”

    “骂爽了吗?”侯龙涛恶狠狠的盯着石纯。

    “肏,”石纯不敢再逼视对方的眼睛了,那里面杀气太重,他低头点上烟,“懒得理你丫那。”

    “行了,你们俩的那点儿陈年旧怨一会儿再讨论吧。”田东华拍了拍石纯的肩膀,“为什么没有一家媒体报导东星跟gm签约的事情?”他不让michae1 sha向纽约时报求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虽然他心里明白,有百分之九十可能是事情有变,但他已然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他只能保持以我为主的策略,不能让别人的行动干扰自己;二是他存在着侥幸心理,也许那就是个巧合,然如果他进行了求证,那份侥幸心理就不能存在了;三就是他自视甚高,觉得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而且也确实找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他宁愿相信媒体报不报导对于自己都没有大的影响。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要破坏游戏规则吗?你只需要回答我就是了。”在田东华心里,现在胜负已分,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问。

    “很简单,去的记者都是我雇的,没有一家真正的媒体,当然没人报导了。再多告诉你一点儿,那么做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安抚你。对了,我看你喝的是香槟,在庆祝什么吗?”

    “是啊。”

    “是在庆祝你自己荣蹬东星集团董事长的宝座吗?我是不是该叫你田董事长了?”

    “嗯…到昨天收盘的时候,我已经收购了东星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加上过两天从gm那里拿到的百分之二十五,嗯…”田东华搓着自己的下把,“你确实可以这么叫我了。”

    “你这个人挺奇怪的,你已经知道记者有问题了,你已经看到了我对你收购东星一点儿都不紧张,你已经听到了我叫你董事长时所用的嘲讽口吻,可你还是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有过半的股份,东星就是我的,只要这点明确了,其它都不重要,我虽然好奇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慢慢儿的问就是了,咱们的胜负已分。”

    “嘿嘿嘿嘿,”侯龙涛奸笑了起来,“你就那么确定你拥有东星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田东华没有马上作出回答,对方的镇定自若多多少少让他对自己的胜利产生了一点怀疑,他拼命在自己的大脑中搜索着可能的疏忽,但怎么也找不到,“你在诈我?”

    “田东华,天要你输,你就不得不输。”

    “怎么讲?”

    “你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派了一个六、四青年回北京跟我谈判,瞅准时机,使他签署的文件无效,我不得不承认,这次确实是你棋高一招儿。唉…”侯龙涛很诚恳的叹了口气,“其实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抢得先手了,说实话,如果不是我有天向,你早已经大获全胜了。”

    “少在这儿假惺惺的,只有自以为是胜利者的人才会去称赞自己的对手比自己高明。可你赢了吗?你怎么有天向了?”

    “哈哈哈,”侯龙涛开心的大笑起来,他转向冯云,“你说我要是不告诉他,他是不是会疯掉啊?”

    “哐”,田东华在木栏杆上狠狠的砸了一拳,“侯龙涛,你别自以为是了,你装成什么都知道了,或者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我看你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苏栈的真名叫司徒志远吧?”

    “当然。”

    侯龙涛笑着扬了扬眉毛,没再继续说话。

    “嗯?怎么了?说啊…”田东华歪着头,一幅冥思苦想的样子。

    侯龙涛还是没说话。

    “司徒志远,司徒…司徒,”田东华低下头小声嘟囔着,又猛的抬起头,“司徒清影?不会…不会这么巧吧?”

    要说这世界上姓司徒的人多了,换了另外任何一个环境,绝不会有人把司徒志远和司徒清影联系到一起的,但此时此刻,田东华必须要做出这种联系。

    “唉,你说你,千挑万选,挑出来的却是我老丈杆子,这还不是天意吗?”

    “司徒…司徒清影不是孤儿吗?”

    “孤儿就是石头儿缝儿里蹦出来的了?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分开的,又是怎么团聚的,对于摆在你我面前的问题来说并不重要。”

    田东华的双手紧紧的捏着栏杆,他觉得在一瞬间自己就变得无比的虚弱,不扶着点就要摔到了。

    虽然田东华一直在利用司徒志远,但他并没有小看那个gm投资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知道他会对自己的任务有所怀疑,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怀疑跟东星的人说。

    毫无疑问,侯龙涛一旦知道了gm内部存在的问题,从理论上讲,他就完全有可能把事情一步一步的推理出来,但田东华还不能完全相信对方有这样的智力,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老板的智力能高到那个地步,“你…你猜到什么了?”

    “everything。”

    “我不信,你说说看。”

    “没必要,我就告诉你我都做了什么吧。张玉强在国家安全局的几个朋友把司徒志远请去了,他跟你说了吧?他没跟你说的是,司徒志远并没被带到你以为他要去的地方,不过是找了家酒店住下了。在东星和gm签约的前一天,我已经传真撤了我三哥全权代表的职务,当然了,他私自把传真扣下了。如果gm不承认司徒志远签署的协议的合法性,那股权的转让也不合法,完全相同的情况,就算到了美国的法庭,也不能说一个有效,另一个无效。”

    “啊…”田东华按住了自己的脑门,就好像头疼得要炸开了一样。

    “怎么了?”侯龙涛用嘲讽的眼神看着高处的人,“要死了?太没承受能力了吧?”

    “哼哼,我为什么要死?”田东华站直了,喝了一大口酒,“我手里还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东星股份,就算做不成董事长,一样是个亿万富翁。我是东星的第二大股东,有我窥伺在侧,恐怕你也睡不好觉吧?”

    “也对啊,”侯龙涛皱起眉头,挫着下巴,做冥思苦想状,“随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shut up!”田东华实在是受不了侯龙涛那种逗小孩玩的态度,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从今往后,你最好每天都把眼镜儿擦得亮亮的,只有你有一个不小心,我一定会把东星攥到手里的。只有我才配做东星的主人,你一个坐监犯科的小痞子,何德何能啊?”

    “这么躁?这可不像你啊。你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全面失败了?我相信你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真的控制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

    “哼,你以为你学过点儿心里学就能当专家了?你以为你能揣摩出别人在想什么?”从表面上看,田东华对侯龙涛抱着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钱是从我的账户里拨出去的,股份就是我的。”

    “gm已经同意终止与东星的股权交易,东星不向他们索取违约金。反正外界也不知道双方的接触,对睡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为什么?gm为什么要那么做?”

    免费txt小说下载

    “因为gm自己并没有额外的资金收购。”

    “为什么要额外的资金?那三十七亿五千万美金已经从gm的帐户划入了东星的账户,还需要什么额外的资金?”

    “那笔钱是奥运储备资金,转了一个圈儿,又回到奥运储备资金的账户,你以为gm会在这个问题上跟中国政府较劲吗?”

    “啊!”田东华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第二百二十三章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

    美国时间8/18/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人民公社:http://。red。/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成王败寇(中)

    编者话:当初写到玉倩和侯龙涛第一次闹翻的时候,确实是想最后让侯龙涛为救玉倩而付出点代价,以证明他“爱情高于生命”的论点,但写着写着就觉得那样有点太老套,太俗气了,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证明的,应该写个更合情合理的解决方法。

    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成王败寇(中) 1o/12/2oo4

    “我给田董事长准备了一件礼物,”侯龙涛从智姬的小包里取出来一个装饰的红色绒盒,“想不想要?”

    “你…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的?”田东华面如死灰,一幅摇摇欲坠的样子。

    “先看看这个吧,”侯龙涛一扬手,把盒子扔上了二楼,“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石纯接住了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张纸,准确的说是一张传真,在边角上有传真号,是从国内来的。

    这张传真是人民日报的一部分,包括头版头条和日期,日期是候天的,新闻的大标题是“北京市市长贾琪挪用巨额奥运资金案,畏罪饮弹自杀”,副标题是“银行系统打响反腐战役,多名高官涉嫌贾案被捕”。

    “你…你还是看看这个吧。”石纯把传真递到了田东华的面前。

    田东华皱着眉把传真看了一遍,脸色由土灰转变成了煞白,他反反复复读了一次又一次,呼吸越来越粗重,好像都有点困难了,打印纸在他的手里攥成了一团,“你…你…你太狠了吧?”

    “先,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那里面没我一点儿事儿;其次,我看你并不在乎吧?”侯龙涛推了推眼镜,他猜想对方跟贾琪根本没有什么父子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