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35部分阅读
    唐蕊也翻着白眼,当她把男人的鸡巴慢慢的吐出来时,大量的唾液也跟着滴落到床单上。

    “好,好,再来。”侯龙涛按住了女人的后脑。

    “嗯。”唐蕊又把眼前的巨棒塞进了口中,反复了几次,她的眼底也红了,眼泪也流出来了。

    侯龙涛弯下腰,把女人的短裙拉了起来,揉捏她桃心形的白嫩屁股,提拉起镶入她臀沟里的黑色t-back内裤,用布片勒住她的阴唇和阴蒂磨擦。

    男人一撅屁股,唐蕊就无法再进行深喉了,而且下体被蹭得冒火,也无力再继续了,干脆改成在阴茎上快的舔舐,猛捋他的包皮,含住他的大睾丸吸吮,

    左手伸到下面搓蹭自己的阴户。

    侯龙涛弯下腰,捧住美人的脸,吻了吻她的嘴唇,“让我舔你的屁股,好不好?”

    “好……好……”

    侯龙涛转到了女人的身后,把她的短裙和内裤扒了下来,只给她留了一双奶白色的高跟鞋,左手稳住她的丰臀,右手的食、中插进她的小肉孔里,从上向下

    往外抠挖,脸挤进她的屁股缝里,舌头顶着浅褐色的肛门猛钻。

    “唉呀!呀……啊……啊……”唐蕊的双臂一下就失去了力量,螓砸进了枕头里,“好……用力……用力抠……”

    侯龙涛嘬住了美女的屄缝,向外猛吸着她芳香甘甜的体液,双手伸到前面,两根手指托住坚挺的奶头,顶进柔软的乳肉里。

    “啊……”唐蕊扑倒在床上,转过身来,把两条玉腿举了起来,双手卡住腿弯,“来,宝贝,龙涛……啊……进来吧……”

    侯龙涛跪在了女人的屁股后面,左手扶着她的膝盖,右手抓着大鸡巴,用龟头在她娇嫩的阴唇间滑动,“要吗?小狼,你下面这张嘴想要咬我呢。”

    “嗯……”唐蕊拼命向上挤着球形的乳房,想后仰着头,“给我……啊……  快……“

    “求我。”

    “我杀了你……”

    “哈哈,”侯龙涛弯下腰,蜷着上身,含住美人的乳头,“吱吱”的吸吮,双手牵住她的腰枝,把她往自己的小腹处拉,“还嘴硬。”

    “啊……啊……”唐蕊的螓向后仰得更厉害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盯着墙壁,等男人停止了将那根粗长无比的大鸡巴向她阴道里推进的动作后,她的玉

    体僵硬了约十秒钟,然后逐渐的躺平,双眸合了起来,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呼呼……呼……啊……你……你全进来了……进来了吗?”

    “自己看。”侯龙涛揪住女人的胳膊,把她稍稍拉起来一点。

    “天啊!”唐蕊看到了自己乌黑的耻毛、外翻的淫糜阴,唇还有小半根露在自己体外粗粗的肉棒,“你……你……”

    “不用怕,坏不了的,我也不会硬来的。”侯龙涛放开了美女。

    唐蕊用双肘撑住床面,一双美目紧盯着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脸上的表情是又怕又盼。

    侯龙涛也用双手向后撑住了床面,上身稍稍后仰,臀部缓慢的划着圆,巨大的阳具开始在美人的小穴里扭动,“啊……很紧,很热……”

    “啊……啊……”唐蕊咬着下唇,紧闭着眼睛,“可……可以快一……快一点……啊……啊……你磨……磨得人家好痒……啊……嗯……”

    侯龙涛改成了前后移动屁股,每次前插就比上一次多进入一点点,等到整根肉棒都被女人的屄缝吞噬了的时候,她已经是浑身颤抖,爱液狂流了。

    “啊……啊……”唐蕊拼命的喘着气,屁股向前拱着,迎合男人的大肉棒对自己娇柔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贯穿,“太…太……啊……好……好满……啊……”

    如果一对夫妻或者情人相处的时间很长了,在做爱时经常变化一些花样和姿势是非常必要的,但如果是两人的第一次,对于女方来说,最重要的是感受到男

    方对自己的关怀,而对于男方来说,变化多端的性爱技巧并非必不可少。

    “嗯……嗯……”侯龙涛的上身从后仰变成了前倾,双臂穿过美人的腋下,固定住她的螓,含住她的香唇热烈的吸吮,臀部大幅的起落,如同砸夯般的撞

    击她的小穴。

    唐蕊不顾一切的和男人接着吻,紧抱着他强壮的身体。

    侯龙涛抽插得越来越快,“凶猛”的舔舐着美人那散着浓郁芳香的雪白脸蛋,“啊……啊……蕊蕊……蕊蕊……”

    “射……射进来……啊……啊……没关系的……啊……”唐蕊举在空中的双脚绷直了,大脚趾和另外四根玉趾向相反的方向扭曲,双腿如同抽筋般的猛蹬了

    两下。

    侯龙涛臀部的移动突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狠狠的挺了两、三下。

    唐蕊闭着眼睛,用额头在男人的额肩膀上轻轻的磨蹭。

    侯龙涛再次捕捉到了美女的小嘴,把舌头插进去缓慢的搅动。

    唐蕊积极的迎合着男人的唇舌,和他吻得“啾啾”作响。

    “怎么样?”侯龙涛咬了咬女人的下唇。

    “什么……什么怎么样?”唐蕊把粘在男人额头上的头拨开了。

    “你说呢?”

    “少见有你这么问的。”

    “这是自信的表现。”

    “ok,ok,你是最棒的。”唐蕊说的是真心话,并非在敷衍男人。

    “那咱们现在应该如何定义咱们的关系呢?”

    “我先听听你想怎么定义。”

    侯龙涛从女人的身上翻了下来,把她搂进怀里,“等我把这里的一切都处理完了,跟我回北京吧。”

    “我去北京干什么?”唐蕊把一颗烟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你说呢?”

    “去给你当小妾吗?”

    “不是小妾。”

    “不是小妾,是众多老婆之一,还是不要了。我被cia管束了八年,刚过上自由人的生活没几年,还没够呢,我喜欢无拘无束的感觉。咱们也不真的相互

    了解,只不过是比较谈得来,又有肉体上的吸引,双方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什么的都不清楚。再说了,”唐蕊瞟了男人一眼,“我嫉妒心理很强的,你把我带

    回北京,相处的时间一长了,我要是真的疯狂的爱上你了,你不怕我吃起醋来,把你那些活蹦乱跳的娇妻美妾都变成一具具……”

    “别说了,”侯龙涛没好气的打断了女人的话,“你不愿意就算了,也不用这么恶狠狠的吧?”

    “哈哈哈,生气了?”唐蕊凑上去吻了吻男人的嘴巴。

    “没有,略微有点儿失望。”其实侯龙涛是松了口气,他刚才出的邀请是一时冲动,对方要是答应了,才就真的难办了,他自己也知道,两个人感情根本

    就没到那一步呢。

    “咱们还是做好朋友吧,”唐蕊又把男人的烟抢走了,扔进烟灰缸里,跪了起来,左手攥着他胯下的大肉棒,舌尖舔着他的牙齿,“friends i

    th benefit(保持性关系的朋友)。”

    “哼哼……吃点儿亏吃点儿亏吧,成全你。”侯龙涛双手抓住美人傲人的乳峰,向下一出遛,躺平了身体,含住她的乳尖吸吮,立刻就能感觉到她的体香又

    浓了起来……

    ***    ***    ***    ***

    “妈的,”侯龙涛甩了甩手,接过marry递来的毛巾,把拳头上的血迹擦掉了,“小日本儿,你他妈再说一遍我听听。”

    三口龙惺满脸都是血,嘴角裂开一个大口子,鼻子塌陷着,一只眼睛也被封了,他的双臂上举,手腕拷在固定在墙上的两个铁环里,脑袋耷拉着,“支……

    支那猪……“

    “我去你妈的!”侯龙涛用毛巾包着手,一勾拳打在日本人的脑门上。

    三口龙惺的头猛的向后抬起,后脑重重的撞在墙上,“砰”的一声,鲜血四溅。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就想这么打死他?”marry翘着二郎腿坐在沙里,紧身的穿短裙只能勉强遮住内裤。

    “当然不是了,哪有那么便宜事儿?”

    “我想也是嘛。”marry吩咐手下的几个人给三口龙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把他捆在了一把木椅子上。

    “三口总长,被一个支那猪暴打一顿的滋味儿如何啊?”侯龙涛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三口龙惺的对面,点上烟,很轻蔑的看着他,“你这真可谓‘报仇不成,

    反被仇敌所杀了’。”

    “有种……有种你就真的杀了我。”三口龙惺勉强抬起头,用独眼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的中国男人。

    “死?太简单了,不适合你。”侯龙涛撇着嘴摇了摇头,“这样吧,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作为奖励,我只折磨你半年,然后就一枪了结了你。”

    “哼哼哼……”三口龙惺只是冷笑,没有给出答复。

    “怎么了?无话可说吗?”侯龙涛把身体前探,吸了口烟,把烟头杵进了三口龙惺的手背里,他的肉被烫得“呲呲”直响,“再考虑考虑?”

    “哼哼哼……”三口龙惺脸部的肌肉抽搐着,愣是没叫疼。

    “田东华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什么都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就这么简单,你有什么招数,尽管用,我要是扛不住,就不是大和民族的铁血男儿。”

    “也好,我成全你。”侯龙涛坐回椅子里,“本来呢,我是想用你对付我弟弟的办法对付你,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可我的一个朋友说,吸毒

    的人虽然在毒瘾作的时候很痛苦,甚至比死都痛苦,但真正吸的那一刻,是非常的过瘾的。所以呢,我决定不用毒品。你知道赵一曼女士是什么人吗?”

    “知道。”三口龙惺对抗战的那段历史有过不少研究,中日双方的材料他都多有涉猎,还就真的看过关于赵一曼女士的记录,说实话,他一直怀疑那是中国

    人自己编出来的一个人物,不可能有人、有中国人、有中国女人能那么的坚强,能有钢铁般的意志,那不是血肉之躯的凡人能做到的。

    “你知道?”侯龙涛倒有点惊讶了,“知道更好。赵女士受过什么刑,我让你都一一身受,看看你挺得住挺不住,如果你受不了了,开口求饶就可以。要我

    说,大和民族的铁血男儿连给中华民族的巾帼英雄提鞋都不配。”

    “我……我不会输的。”一颗汗珠顺着三口龙惺的脸颊滑落了,他知道在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害怕了,但还没怕到求饶的地步,他的害怕还没有转化成恐

    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好,万一你真的挺住了,我就要用我朋友教我的办法了。”

    “什么朋友?”

    “不重要,一只恶狼。我会先从你的右腿开始,第一天剁你一根脚趾,然后给你疗伤,第二天再剁你一根脚趾,再给你疗伤,等把你的五根儿脚趾头都剁没

    了,就开始切你的腿,每天切这么多,”侯龙涛闭着一只眼睛,从自己大拇指和食指摆出的缝隙中瞧着三口龙惺,“大概半厘米左右吧,直到你的整条腿都没有

    了,再慢慢儿的削你的左腿。”

    “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有专门的医护人员来处理,就像做截肢手术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给你用麻药,刀也会用比较钝的,骨头用电锯慢慢儿的锯,把

    你固定在手术台上,你要是疼晕过去了,就停下来,把你弄醒了再继续。两条腿都没了,就轮到手指头和胳膊了。完全截去你的四肢大概需要一年多的时间,然

    后你的死期就到了,也许你会盼着那一天呢。”

    “但我还是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挂,他们会把你带到沙漠里,挖一个坑儿,把你种进去,然后把你的头顶打开,让洛杉矶沙漠里灼热的阳光缓慢的把你的大

    脑烤熟。也许在你还没死的时候,会有秃鹫一类的东西先去把你的大脑叼出来,你说你当时会是个什么感觉呢?”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三口龙惺的嘴唇都青了,对方那种阴森森却又异常平静的神态和语调使他就好像能看到、能感觉到那些即将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样。

    坐在一边的marry的脸色也有点白了,听得她后脖梗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浑身一阵冷,她的俄罗斯黑手党是以残忍著称的,但也没能达到那个境

    界。

    “三口太君,意下如何啊?”侯龙涛取下眼镜擦了擦,“表个态,咱们可以马上开始的。”

    “我……我变成鬼,会回来找你的。”

    “哈哈,你以为你是贞子啊?你在这儿好好儿玩儿吧。”侯龙涛起身过去把marry拉了起来,右手捂在她的屁股上,在她脖子上舔了一口,“走吧。”

    几个俄罗斯大壮走进了地牢里,其中一个拿着一把刚刚削好的竹签子。

    在地牢旁边有一间屋子,墙上是一面单面玻璃,可以看到地牢里的一切,地牢里却看不到这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