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肏,这可是个苦差使,小妞儿实在是太水灵了,光是对她说那些话,都能让我情不自禁。”石纯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穿着礼服的侍者为方桌两侧的一对年轻男女倒上了红酒。

    “今天上午为什么不辞而别啊?”侯龙涛拿起高脚杯抿了一口。

    “那时候你没时间、也没心情理我,我还待在那里干什么?”唐蕊优雅的切着自己的牛排,“你弟弟脱离危险了?”

    “嗯,已经没事儿了,就是需要休息。”侯龙涛现在的心情明显是比上午好了几百倍,“他的毒也戒掉了。”

    “真的?怎么会?”唐蕊惊讶的问,她本来以为文龙就算不死也会成为废人的。

    “说起来还是你的功劳呢。”侯龙涛把文龙的情况说了一遍。

    “呵呵,是吗?多亏我没杀了他。”

    “什么意思?”

    “你弟弟刚一下楼的时候,我是可以把他打伤的,但那样就暴露了,日本人会立刻开始扫射。他举枪对着你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那两个小保镖也不知道,任何阻止他的行为都会导致日本人开始屠杀。知道他第二次举枪,已经不容我再多想后果了,我本来是想打他的胳膊的,没想到他的枪对的不是你,当时我是怎么也想不到他是要自杀,我不能再冒险了,杀了他是保险的方法,在最后一刻我才现他的意图,打手和胳膊已经救不了他了。哼哼,日本人没现我而立刻就开始杀人,就是因为你弟弟的枪也响了。总之是千钧一,一切都是赶在那了,你们兄弟俩真是运气太好了。”

    “是啊,运气好。”侯龙涛知道这样的好运不会一直伴随着自己的,以后还是不再玩危险游戏了为妙,“上次你的故事只讲了一半,今天有兴趣讲完吗?”

    “好吧,看你这么有兴趣,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唐蕊轻轻的晃着自己的酒杯,“特训结束的时候,我刚刚二十岁,还不能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就在局里做了差不多一年的行政,再后来就要派我去中国,我拒绝了。呵呵呵,你都想象不到当时负责那个project的副局长暴跳如雷的样子,为了培养我,距离至少投入了几百万美金,没想到却造了个不听话的武器。”

    “你说不去就不去?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你吧?你爷爷呢?”

    “当然不会就那么让我走人的。当时我爷爷岁数已经很大了,又有病在身,人老了,就会转性的,他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国共之争了,更多的是中国,说实话,他也不是特别愿意我回去与自己的祖国为敌。我的那个project是cia的绝对机密,就连大部分的参议院议员都不知道,他们要用正常途径逼迫我,把我逼急了,我一go pub1ic,cia的麻烦可就大了;不是我自夸,我是那一批人里最优秀的,也就是cia里最优秀的,他们还真不敢用非正常的手段对付我;我爷爷又动用了他的关系;最后我和局里达成了一个折衷的协议,我以‘华狼’为代号,用职业杀手的身份掩饰nett的真实身份,在五年内为局里做了五十件事,不过没有一件是针对中国人的,从零三年开始,我就已经是自由之身了。”

    “呵呵,就跟好莱坞大片儿一样。”侯龙涛都能想象拍成电影会是个什么样了。

    “差不多吧。”

    “既然你离开了cia,怎么还能继续使用那个名字?他们会不知道是你?他们会允许你逍遥法外?”

    “哼,你以为cia应该是个特别严谨、特别精干的政府部门吧?才不是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在cia的历史上层出不穷,我参与的那个project就是其中之一,它培养了我们,最终却控制不了我们了。距离需要我有把柄抓在他们手里,因为他们有把柄在我手里,大家互有顾忌,就不至于撕破脸皮。而且你也知道cia的主要职责是什么,时不时的会照顾一下我的生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然明白。”侯龙涛琢磨了一下,五年内做了五十件大事,“你在你的圈子里一定很有名气吧?”

    “我出道一年以后,就挤进了世界前二十名,我离开局里的时候是世界第三,他们都叫我‘恶狼’。最近两年,我在逐渐减少生意的数量,而且越来越挑剔,对什么排名也不再关心了,”唐蕊耸了耸肩,带动露肩内装里迷人的乳沟一阵扭动,“想必应该跌了不少。”

    “你爸爸一定很想你进龙虎堂吧?”侯龙涛现在有心情欣赏面前的女人了,特别是从她身上散出的那种独特香味真是很有挑逗作用。

    唐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乳沟,媚媚的一笑,“当然了,每次见面都要不厌其烦的提出来。”

    “你上次把我骗了。”

    “什么?”

    “你上次说如果下次雇主换了,你说不定就会对我下手了,实际上,你上次救我虽然有可能是因为你雇主的身份,但你不杀我却是因为我。”

    “那是不想让你自我感觉太好。”唐蕊笑着摇了摇头。

    “我有吗?”

    “没有吗?”唐蕊歪着头逼问了一句。

    “没有。”

    “那现在感觉怎么样?”

    “啊…”侯龙涛一哆嗦,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他只觉一只小脚丫顺着自己的小腿爬了上来,踩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压着、蹭着。

    “你的自我感觉不好吗?”唐蕊的右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右手托着下巴和脸,表情是平和中带着娇艳,并没有什么异常。

    “啊…好…好…不过还是属于一般的好。”侯龙涛能觉出自己西裤的拉链被那只灵活的小脚丫拉开了,巨大的肉棒被挑了出来。

    “那现在呢?”

    “嘶…”侯龙涛一呲牙,这会是两只柔弱无骨的小脚丫把自己的大鸡巴夹在了中间,还不断的上下捋动,“非常…非常好。”

    “我就说你是自我感觉良好嘛。”

    侯龙涛把手伸进了桌布下,抓住了美女的小脚,温柔的扭弄,“不…不能再闹了。”

    “你弟弟已经没事了。”

    “不能在这儿闹。”侯龙涛把老二收了起来。

    “那咱们走吧。”唐蕊站了起来。

    “等等啊,不能就这么走的。”侯龙涛拉住了女人的手。

    “哈哈哈。”唐蕊明白男人的意思…

    “嗯…嗯…嗯…”唐蕊揽着男人的脖子,和他一边接吻一边转进了房间里。

    侯龙涛抱着美女的腰身,拼命的吸吮着她的舌头,她的唾液都是带着那种香味的。

    “嗯…”唐蕊把头错开了,亲了亲男人的脸颊,“你还挺绅士的嘛。”

    “什么意思?”

    唐蕊伸手碰了碰男人放在自己腰侧的手,“这么规矩。”

    “没什么好急的,咱们有整晚的时间。”侯龙涛把脸埋进了美女的颈项间,深吸着她的体香,轻舔她的脖子,“你真是太香了,香香公主。”

    “你是乾隆还是陈家洛?想来一亲芳泽。”唐蕊闭上眼睛,男人的舌头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若有若无的滑过,非常的受用。

    “你也看过?”

    “要学习中国人喜欢的东西嘛。”唐蕊把男人的头移开了,捋着他的头,“你亲吻的技巧真好,我的腿都有点软了。”

    “要坐下吗?”

    “不要。”唐蕊向后退了两步,靠到一张桌子上,咬着自己的下唇,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胸口,再盯着男人,左手撑在桌沿上,右手把自己内装胸口的绳结慢慢拉开了,露出雪白的乳房和艳红的奶头。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跟了上去,吻住女人的檀口,双手把她的外衣从她的双肩上褪了下去,抚摸她光滑的肩头。

    “嗯…”唐蕊躲开了男人的嘴,帮他把衬衫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

    侯龙涛的双手不再活动,吻着女人的短,让她把自己的上衣全脱了。

    “呼…”唐蕊出了口气,迷恋的爱抚着男人的肌肉,“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壮啊。”

    “喜欢吗?”侯龙涛把胸肌绷紧了,挤到女人的身前,压住她鼓鼓的乳房,“能感到他们的硬度吗?”

    “能…能…”唐蕊低垂着眼帘,在男人的胸肌上侧亲吻着。

    “我也能觉出你胸口的那颗硬硬的小球儿。”

    “啊…”唐蕊抓住了男人的手,拉着他进了卧室,坐到床上,缓缓的躺了下去。

    侯龙涛跟着爬上了床,压住美女接吻,右手把她的短裙撩到了腰上,在她的大腿上抚摸,隔着内裤搓蹭她的阴户。

    “啊…啊…”唐蕊立刻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的抽搐起来,小腹剧烈的收缩着,双腿夹紧了男人的手,“啊…龙涛,你的手好热…”

    侯龙涛又把女人的小嘴封住了,只让她出“唔唔”的声音,右手的中指进入了她的下体里,本来是想用两根手指的,没想到她的小穴异常的紧窄,暂时只能容纳一根。

    唐蕊是世界一流的杀手,她枪下的冤魂不计其数,但她仍旧是一个女人,到了床上,一样会被此道中的高手弄得魂飞魄散。

    侯龙涛觉随着自己手指活动度的加快和时间的推移,美人身上散出的香气也更加的浓郁起来,现在已经是满室飘香了,“宝贝儿,你要高潮了?”

    “啊…啊…啊…”唐蕊痛苦的挺着屁股,左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右手拍着男人的肩膀,“你…你…抠得好…好舒服…啊…”

    侯龙涛抓住了美女的球型乳房,含住一颗乳头猛嘬,右手上更加用力了。

    抠弄女人的屄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完全没有肉体快感的,但精神上所得到的满足却是语言难以形容的,侯龙涛就深知该如何享受这种欢愉。

    “感觉好吗?”侯龙涛撤出了湿淋淋的手指,吻着美女不住起伏的酥胸。

    “一会,让我休息一小会。”唐蕊把男人推倒在床上,侧身偎进了他的怀里,“你可真是经验丰富。”

    “你好像没什么经验啊。”侯龙涛把短美女的内衣脱了下来,抱住她赤裸的上身。

    “当然了,我make out的经验有的是,但再深一步,我还是比较保守的。”唐蕊隔着裤子在男人挺立的阳具上弹了一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

    美国时间7/21/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人民公社:http://。red。/

    第二百二十章 恶狼传说(下)

    编者话:我的智力和想象力都不是人一等,更不是什么天才一类的东东,我能想到的,别人当然也能想到。

    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百二十章 恶狼传说(下) 9/3o/2oo4-1o/1/2oo4

    “你保守?”侯龙涛用手指在美人的乳晕上打着转儿,拨拉着硬立的“小樱桃”,“我怎么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啊?”

    “我总共只有过三个性伴侣,”唐蕊戳着男人的胸口,“你才是第四个,这对于现代女性来说,还不算保守吗?”

    “性伴侣?”侯龙涛对女人的用词不是很满意。

    “怎么了?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大了还是处女吧?”

    “当然没有,不过性伴侣……”

    “喜欢的男人的叫朋友,非常喜欢的男人叫男朋友,不过我没有过男朋友,用来解决生理需要的男性朋友不叫性伴侣叫什么?”

    “那我算什么?”

    “干嘛这么急着给自己下定义?”唐蕊把身子向下蹭了蹭,湿滑的舌头压在男人的乳头上旋转起来。

    侯龙涛还真不急着下定义,他还没碰见过能够完全把自己当成性伴侣的女人呢。

    唐蕊把男人拉了起来,让他直着上身跪在床上,自己跪在他身前,边舔吻他的身体,边把他的裤子解开了。

    侯龙涛一手摸着美女的短,爱抚她的脸颊和脖颈,把手指送入她嘴里,压揉她的香舌。

    唐蕊一口气把男人的裤子拉到了他的膝盖处,那根宛如婴儿手臂般的巨大肉棒剧烈的晃动着,真有点吓人,虽然曾经在瞄准镜里看过它几次,刚才还用脚感

    受过,但这样近在咫尺的竖在面前,才能真实的感觉到那种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侯龙涛看到了女人美丽的脸庞上那种痴迷的表情,得意的“嘿嘿”一笑,握住大鸡巴的根部,用龟头在她的薄薄的红唇上轻轻点了点,“跟你以前的性伴侣

    比起来怎么样?”

    唐蕊没理男人,抱住男人的臀部,张口把他的龟头含住了,一毫米一毫米的把螓向他的小腹推近,将他的阳具挤进自己狭窄的喉咙,“呃……呃……”

    “啊……”侯龙涛翻起了白眼,舒爽的仰起头。

    唐蕊也翻着白眼,当她把男人的鸡巴慢慢的吐出来时,大量的唾液也跟着滴落到床单上。

    “好,好,再来。”侯龙涛按住了女人的后脑。

    “嗯。”唐蕊又?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