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诹拭蝗枚苑桨鸦八低辏咽掷锏目斓痘郝南蛐毕路窖沽讼氯ィ劭醋沤傩芤坏牟弊颖桓羁耍劭醋潘南恃衽缍觯劭醋潘难壑槁姆祝拖袷切郎鸵帐跻谎?br />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三口龙惺脸上的表情既不是残忍,也不是疯狂的兴奋,而是冰冷,那是比正在进行的凶杀更让人毛骨悚然的。

    三口龙惺等到近藤熊一的身体不再抽搐了才站了起来,把他的头轻轻的踢离了他的尸身,然后领着自己的五个人向门口走去。

    堵在门口的人向两边让开了一条路,都是面带惊恐,根本没人敢阻拦,虽然三口龙惺现在已经是叛徒了,是必须株杀的,但他平时是“铁腕治军”,又有刚才那一出镇着,他当然是说走就走,这就叫余威尤存…

    “三口桑,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渔野强志战战兢兢的望着面无表情的三口龙惺,刚才他也被吓坏了。

    “怎么办?当然是召集还忠于我的人,给我哥哥报仇,然后带着价值五亿多美金的东星股份,找一个跟美国没有引渡条约的岛国,享受一段时间,等事情平静了,我再回日本拜访我亲爱的叔叔。”三口龙惺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

    long beach是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货运港口之一,位于洛杉矶的西南角,白天的时候是非常的繁忙的,入夜之后,一切都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只有几个探照灯来回的扫过大片大片的仓库和货场。

    几辆黑色的gmc suv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停在了一座仓库外,侯龙涛带着十多个人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巨大仓库里,卷帘门在他们的身后“嘎啦嘎啦”的落下了。

    “你就这么不自觉?”三口龙惺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他站在二层的一间大屋子里,桌上架着麦克风,面前是巨大的玻璃,可以看到仓库里的一切情况,“就算我没强调要你一个人来,你自己就想不出来?”

    “你要是在乎的话是不会不说出来的,”侯龙涛必须撤着嗓子喊才行,“就连你自己的三口组都在追杀你,你还把我约出来,那是有恃无恐啊。少废话了,我弟弟在哪儿?”

    “你弟弟已经死了,我早就已经把他的皮扒了,当成猪肉卖给了中国餐馆,哈哈哈。”三口龙惺的笑声里充满了喜悦,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对仇人进行报复了。

    侯龙涛明知道三口龙惺说的不是真话,但他仍旧是一下就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愤怒,这种愤怒的源泉是他内心的恐惧,对方只不过是把他的恐惧说了出来,不是说他就是害怕文龙会被剥皮,而是害怕他被伤害。

    “你个王八蛋!”侯龙涛怒吼了一声,回身从一个俄国大壮的西装里抢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斜上方的玻璃就是一通猛按扳机,直到弹夹都已经空了,他的手指还在活动,“我肏你妈!”

    飞出去的子弹撞在玻璃上,并没有穿其而过,而是被弹向了不同的方向,原来那是一面厚实的防弹玻璃。

    “哼哼哼,”三口龙惺冷笑了几声,“还敢带武器来,把你们的刀啊、枪啊什么的都扔到一边去。

    “冲上去干掉他。”一个俄国人凑到侯龙涛耳边低语了一句。

    “没听见我的命令吗!?”三口龙惺怒吼了一句,一伸手,从地上揪起一个男人来,抓着他的头,把他的脸推到了大玻璃上。

    那人明显是很虚弱,虽然看起来要比三口龙惺高,但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而且脸色苍白,还有点抖。

    侯龙涛推开了那个俄国大壮,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皱眉盯着那个人,他浑身冷,那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兄弟。

    “不听话是吧?”三口龙惺也掏出了一把抢,顶在了文龙的太阳穴上,“我让你们把武器都扔了,我就数三下,一…”

    “把枪都扔了!都扔了!”侯龙涛回身指着自己带来的人,“扔啊!”他冲过去把一个大壮的枪从他衣服里抓出来扔在了一边。

    其他的人都听话的把枪扔了。

    “三口龙惺,把我弟弟还给我。”

    “你把我哥哥还给我!”三口龙惺猛的推了一把文龙的脑袋,把他的头重重的撞在防弹玻璃上,出“碰”的一声闷响。

    “你要怎么样,都冲我来!与他无关的!”

    “好,那咱们就开始吧。”三口龙惺放开了文龙。

    “给我…给我吧,求…求求你了,我要死…死了,好…好难过,求你给我吧…给我吧,就一点儿…一点点就好啊…求求你…”文龙跪在了地上,拉着三口龙惺的裤腿。

    “可以,但你要先帮我做两件事,你做得好,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快说…你快说,我一定…一定做好…做好…”

    “文龙!文龙!”侯龙涛能听到喇叭里隐隐约约传出的文龙的话,他不顾一切的就要往二楼冲。

    “你给我站住!想他脑袋开花吗?”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咬牙切齿的收住了步子,无可奈何的一跺脚,心里大骂媚忍无能。

    三口龙惺从抽屉里拿出好几份文件,冲着侯龙涛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我以一美分的价格收购林文龙名下所有东星集团的股份,哈哈哈。”三口龙惺笑着把文件放在了桌上,取出一支钢笔,又把文龙提拉了起来,“这是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但我不逼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些文件上签字。”

    “我签,我签…”文龙一把抢过钢笔,用衬衫的破袖子擦了一把正往外流的鼻涕,然后飞快的三口龙惺指定的几个地方签上了名字。

    “三口龙惺!你个王八蛋!”侯龙涛在底下看得很清楚,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才不在乎那些股份呢,他知道他弟弟现在是个瘾君子了。

    “嗯,”三口龙惺看着文件上工整的签名,满意的点了点头,“还真是没白练,”他回头把文件交给了一个女仕,“收起来。”

    “是。”女人把文件放进了黑色的密码箱里。

    “第二件…快…快…第二件事,你快说吧。”文龙跪在地上直抹眼泪。

    三口龙惺把手枪扔在了文龙面前,“去吧,下楼去,把那个叫侯龙涛的人的脑袋打爆。”

    “侯…侯龙涛…”文龙抬头望着三口龙惺。

    三口龙惺从对方浑浊的眼睛里居然看到了一丝抗拒的神采,“去啊,杀了他,要多少海洛因都有,你可以吸个够,永远吸下去,去吧。”

    文龙一把抄起了手枪,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观察室。

    三口龙惺的两个女仕举起两把长枪,把枪筒分别从防弹玻璃上的两个大气孔里伸了出去。

    星月姐妹在第一时间挡在了侯龙涛的身前。

    侯龙涛从两个忠诚的女孩中间钻了出来,他明白三口龙惺想要干什么。

    “所有人都向后退,除了侯龙涛。”

    俄国人和星月姐妹在侯龙涛的示意下向后退了五、六步,把他完全亮了出来。

    文龙拎着“盒子炮”,三摇一晃的走下了楼梯。

    “好了,站住,”三口龙惺在文龙离侯龙涛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命令他停了下来,“在那里就可以了,做你该做的事情。”

    “四…四…四…四哥,”文龙苍白的脸上都是眼泪鼻涕,完全没有以前的精神劲,他浑身都在颤抖,就像身处冰窖之中一般,他颤颤巍巍的抬起了胳膊,枪口对准了侯龙涛,“我…四哥…四哥…我…我好难受…四哥…我好难受…”

    侯龙涛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是我…是我对不起你…”

    “四哥…”

    “林文龙!你还等什么!?动手啊!”

    “四哥…”

    “看这里!”

    文龙回过头,只见三口龙惺的手里拿着一根装满透明液体的针管,“啊!”他又转回头,盯着侯龙涛,刚刚放下的胳膊又抬了起来。

    “干掉他!”三口龙惺疯狂的吼叫着。

    “四哥!”文龙手里的枪并没有对准侯龙涛,而是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啊!”侯龙涛猛的向前扑了过去。

    免费电子书下载

    一颗子弹穿透了仓库斜上方的小玻璃,“当”的一声打在了文龙的枪上。

    与此同时,文龙手里的枪也响了,两股血箭从他的头两侧喷了出来,他的身体软绵绵的向前倒了下去。

    “文龙!文龙!”侯龙涛跪在地上,抱着文龙软不拉塌、毫无生气的身体,想用双手堵住从他头侧不断涌出的鲜血,但却没什么效果,“啊,不!不!文龙!”

    星月姐妹手里的小刀子掉在了地上,那是她们刚才在文龙一举枪的时候就掏出来准备击杀他的,虽然知道如果自己出手了,爱人事后定会怪罪,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可事情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光是对她们俩有很大的冲击,其余的俄国人也都在一时之间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三口龙惺歇斯底里的狂笑着,他能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看着侯龙涛悲痛欲绝的样子,复仇的快感简直是比什么都爽。

    侯龙涛紧抱着文龙,脸贴着他的脑门,号啕大哭起来,“啊!啊!我弟弟死了!   我弟弟死了!文龙!啊!我弟弟死了!我害死我弟弟了!文龙!天啊!”

    “好了,全都干掉。”三口龙惺向两个女仕吩咐了一句。

    “嗨。”一个女人的m16对准了还在大哭的侯龙涛,另一个指向下面的其他人。

    三口龙惺抓起密码箱,在书架上的一本书上拉动了一下,书架侧移,露出一条密道,可以直通码头的,有一艘快艇在等他,送他和手下去追一艘已经起航了的、驶往巴西的货轮。

    仓库顶上有几个用于采光的大窗户,有十几个忍者破窗而入,在下落的过程中不知扔下了什么,一部分落在侯龙涛的附近,产生了大辆的白烟,其余的都扔进了观察室,冒出的是土黄色的气体。

    “啊…啊…干掉侯龙涛…”三口龙惺扑倒在地,向着密道爬了不到一米就昏过去了。

    那两个女仕还真是不简单,早已用和服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口鼻,她们本想开枪扫射的,但有两个从屋顶跳下、身材婀娜的忍者从玻璃外面悬空摽住了枪筒,   根本就抬不起来,不可能击中目标,只得丢弃了枪枝。

    日本女人并没有去救助三口龙惺,而是从观察室里冲了出来,和服的下摆撩起来系在腰上,露着大腿和内裤,手里分别攥着两把长长的匕,直奔侯龙涛所在的位置而去,因为这是他们从主人那里得到的最后一个命令。

    星月姐妹空着手迎了上去,六、七个忍者也围了上去,都举着长刀,阻止了对方的行动。

    大约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侯龙涛接到了三口龙惺的电话,要他在半小时之内到long beach来,晚一分钟,就把文龙扔到海里喂鱼。

    就是因为事出突然,又有时间上的限制,侯龙涛根本没法设计什么,只能是边走边联络该联络的人,唐蕊、媚忍和fbi。

    其实媚忍比侯龙涛到达的还要早一点,但三口龙惺的人守卫的很严密,附近的房顶都有人巡逻,她们又是投鼠忌器,不能硬冲,只能悄无声息的刺杀、潜入,最终晚了一步。

    两个女仕虽然功夫高强,大概和星月姐妹在伯仲之间,但同时被几个很厉害的忍者从旁攻击,没两下就方寸大乱,被划了好几刀,虽不致命,也无法再战,倒在血泊中抽搐。

    因为观察室里有抽风机,烟雾很快就散尽了,五个日本人还趴在那里,但三口龙惺和那支公文箱已然不见了,所有的媚忍也都迅的消失无踪。

    突然之间,仓库外警笛大作,一声巨响,一辆警用装甲车将卷帘大门撞开了,紧接着又退了出去。

    大量黑白相间的警车冲进了仓库里,停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举着雷明顿的警察躲在车门后,瞄准了星月姐妹他们,“lapd,全部趴在地上,双手抱头。”

    俄国人非常的合作,全都趴在了地上,他们早已知道警方会来收拾残局,虽然事先说的是fbi,现在变成了lapd,但他们只不过是小喽罗,明白这些问题不用自己操心。

    星月姐妹可就没那么没大脑了,她俩跑到了侯龙涛身边,“涛哥,是lapd。”

    侯龙涛现在哪里有心情理会来的是什么人啊,他已经停止了流泪,右胳膊抱着文龙的身体,左手撑着自己的左腿,神情有点呆滞。

    “涛哥。”智姬轻轻摇了摇侯龙涛的肩膀。

    侯龙涛仍旧是没有反应,他根本就没听见女孩跟自己说什么,甚至都没感到身体接触,他脑子里全是过去十几年和文龙在一起度过的每一段快乐时光。

    举着枪的警察已经给大部分的俄罗斯人戴上了手铐,有几个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侯龙涛,指着星月姐妹,“趴下!趴下!”

    星月姐妹没有理会警察的命令,她们背对着侯龙涛,把他护在了身后。

    警察看到面前的三个人虽然没有趴下,但也没有要抗拒的企图,便只是把他们围住,等待女警来强行?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