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30部分阅读
    橇教跣蕹さ乃确直鹂乖诹思绨蛏希肿プ∪崛淼姆崧榉浚ü赏耙还埃八弧钡囊簧殖さ囊蹙ゾ「蝗肓怂膶路炖铩!  ?br />

    “臭娘们儿,肏饭了你。”男人恶狠狠的咬着牙,一上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抽插,大鸡巴无情的蹂躏着美人娇嫩的小穴,每次进入都是运足了力气,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子宫的强硬撞击。

    金美女的乳峰随着男人激烈的肏干而晃动,身下的病床也摇晃的厉害,“咯吱咯吱”的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男人把这个白人大妞翻了个身,她的背上赫然有四处伤疤,其中的一个正在心脏的部位。

    但男人可不管这些,他把金美女又鼓又翘的两瓣屁股蛋掰开了,露出水汪汪的红润小穴,继续狂乱的捅刺她。

    男人揪住美女金黄色的长,把她的螓向后就起,使她的上身也向后折,不再把乳房压在身下,方便自己揉捏。

    这个打炮的姿势有点费力,男人一下没调整好,大肉棒从阴道里脱了出来,他翻身下马,将女人的腰挂在床沿上,双腿摆成跪姿,然后把枕头扔在地上,自己跪上去,左手抓着她的臀封,右手握着沾满淫水的大鸡巴,挤进了紧小的屁眼里。

    欧美女人不光屄比东方女性的宽大,后庭也没有那么的紧凑,又有大量的淫水做润滑,搞起来并不怎么费劲,再加上男人身强体壮,不顾对方的感受,一样是肏得激烈非常。

    男人玩了一会后庭花,又改为正常的性交,从美女的屁股后面狂搞她,深度和力度都只有增加没有减少,“我他妈肏死你,我他妈非把你肏醒了不可。”

    虽然男人在叫嚣着,但金美女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任凭他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任凭他用自己青春丰满的身体泄性欲、怨气和仇恨。

    好看的txt电子书

    男人越肏越快,越干越狠,他咬着牙,闭着眼,开始拍打美女的大白屁股,他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他不知道的是,由于这次自己搞的实在是太激烈了,持续的时间有有点长,避孕套已经破裂了,退到了阴茎的中段,现在完全是龟头在直接撞击子宫。

    “啊…啊…啊…”男人出了一连串的低吼,宽阔的后背产生了间歇性的抖动,大量火烫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猛烈的击打在金美女的阴道深处,快的将她注满。

    男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的把鸡巴从女人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惊讶的现有大量的精液从她的屄缝里往外冒。

    “肏他妈的。”男人把裹在老二上残破避孕套揪下来扔在了一边,将女人软塌塌的身子翻过来,一边揉她的奶子一边掐开她的嘴巴,把大肉棒捅了进去。

    “嗯…”金美女突然出了一声,眉头也皱了起来。

    “啊!”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下了一跳,向后一窜,脚下一迾趄,又退了几步,“咚”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房门上。

    “怎么了!?”有人把门推开了,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顶级东方美女冲了进来,护在了男人的身前…

    第二百一十六章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

    美国时间7/1/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人民公社:http://。red。/

    1g3349 2oo6…o1…11 18:55

    第二百一十七章 故计重施

    编者话:那个女人是因为精液而醒的,但那只是最后的一下,前面的性刺激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也不一定非得是侯龙涛的精液,所以并不能说侯龙涛的精液太神了。

    金鳞岂是池中物   作者:monkey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百一十七章 估计重施 9/25/2oo4-9/29/2oo4

    侯龙涛坐在大阳台上,享受着加州清晨柔和的阳光和香浓的咖啡,这两天以来,他的心情比前一段略微好了一点,因为心中的几个疑团被解开了,虽然不能说是豁然开朗吧,但总算不再是两眼一摸黑了。

    “老公,”智姬走上了阳台,从后面搂住男人的脖子,吻着他的脸,“marry带着日本人的代表已经到楼下了。”

    “嗯。”侯龙涛亲了亲女孩的手,“慧姬呢?”

    “她还没起呢,懒着呢。”

    昨晚星月姐妹和爱人玩到很晚才睡,那是他们好几天以来第一次在一起欢好,所以都是到了筋疲力尽才罢休,不过侯龙涛恢复的要比两个女孩快得多。

    “去帮我把他们带进来好吗?”

    “嗯。”

    四、五分钟之后,智姬和marry,还有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一起回到了阳台。

    “我是三口兴重总长派来的全权代表近滕熊一,”那个日本人很恭敬的一鞠躬,“请多多关照。”

    “请坐吧,”侯龙涛起身点了一下头,把来人让进了藤椅里,“我希望近藤先生带来的是好消息。”

    “总长先希望侯先生能对刺杀我组前组长三口龙恍的事有所交待。”近滕熊一根本没回答对方的问题。

    在此之前,marry已经通过她家族在日本的关系把三口组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也已经对侯龙涛做了通报,所以他现在并不是没有准备,“什么交待?我帮了三口兴重那么大的忙儿,他没向我道过谢也就罢了,还要我交待什么?”

    “不论从任何人的角度来看,侯先生都是跟我组有着深仇大恨的,哪怕是总长真的想在这件事上支持你,他也不可能那么做的,不仅无法安抚三口组自己的成员,还会招来其它组织对我们的鄙视。”

    “别拿其它组织说事儿,除了你们自己,没人知道我和三口组的恩怨。至于另一方面,文龙不光是我的弟弟,还是叶卡捷琳娜小姐的朋友,是契落克夫家族的生意伙伴,而且三口龙惺为了绑架他,不顾契落克夫家族对他的保护,不惜杀掉三个契落克夫家族的保镖,所以这次不是我要你们支持我,而是你们要修补和契落克夫家族处于极度危险状态的关系。于公,世界上没有哪个组织愿意和契落克夫家族全面开战的,当然是能和则和,三口兴重惩罚挑起事端的下属,那是再正常不过的,惩罚对象还是他的亲侄子,那更显得他大公无私、大义灭亲了;”侯龙涛泯了口咖啡,“于私,三口组是黑社会团体,同组织的人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排除异己是家常便饭,三口兴重为了巩固自己的统领地位,借着这件事把防碍自己的侄子搞掉,显示出了他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又怎么会有人鄙视他呢?”

    “侯先生想得很周到嘛。”

    “哼哼,”侯龙涛点上了一颗中南海,“我说的都,是三口兴重已经知道的,他不可能看不行现在的情况,包括风险和机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派你来了。咱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不过是三口兴重还想从我这儿得到更多的好处,你告诉我,一件你们必须要做的事儿,一件对你们有利的事儿,我凭什么要再给你们好处?”

    “侯先生讲的是事实,”近滕熊一一鞠躬,本来三口兴重就只是要他能争取到好处争取,争取不到就算了,现在看来对方还真是个明白人,没必要再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多费唇舌了,“我会要三口龙惺交还令弟的。”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留你了,近藤先生请便吧。”侯龙涛这就起身送客了。

    marry把日本人送到楼下,并没跟他一起离开,而是又返回了阳台上,“你觉得怎么样?”

    侯龙涛摇了摇头,“中国有句老话,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看他一个钦察大臣不一定能把三口龙惺怎么样。”

    “那现在怎么办?”

    “等等看,希望他能搞定三口龙惺,就算不能,至少也要打乱他的计划。”侯龙涛皱着眉开始寻思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近滕熊一带着跟自己从日本过来的四个保镖一起走进了三口龙惺的大别墅,直奔左翼的会议室,三口组在洛杉矶的几个头目已经聚齐了。

    三口龙惺坐在正座上,都没起身迎接“下来视察”的“上级领导”,“我三小时前才收到的传真,你就已经到了我眼前了,不会怪我没去接机吧?”

    “那些小节就不必在意了。”近滕熊一拉出张椅子坐下。

    “你这是对我搞突然袭击啊?”

    “没经过准备的才是真实的嘛。”

    “好,你想知道什么真实情况呢?”三口龙惺还真不知道对方是来干什么的。

    “林文龙是不是在你手里?”

    “在又怎么样?不在又怎么样?”三口龙惺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在的话就立刻放人,不在的话则另当别论。”

    “如果我真的抓了林文龙,我不是承认我抓了,我说如果,那我一定是为了利用他对付侯龙涛。于公,侯龙涛杀了咱们的前任总长,于私,他是我的杀兄仇人,他是三口组的死敌,趁他离开中国的机会,组织的当务之急就应该是干掉他,为什么反而要我放了他弟弟?”

    “就算你想要对付侯龙涛,你也应该先向本部请示。”

    “美国的事情都由我负责,以前从来不用请示什么,再说机会都是一瞬即逝的,哪有时间请示这请示那的?”三口龙惺一呲牙,“你要搞明白,这里由我作主。”

    “以前不用请示,那是因为三口龙恍是总长,他由着你胡来。现在兴重桑是总长,规矩就变了,你难道敢不把总长放在眼里吗?而且这个问题还牵扯到了俄罗斯黑手党,有全面开战的危险。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三口龙恍还没死,你也得先请示。”近滕熊一是三口兴重的亲信,在三口龙恍没被干掉之前对他是敢怒不敢言,现在说起他来自然是没有一点敬意可言。

    “八嘎!”三口龙惺一拍桌子,猛的站了起来,“要是我哥哥还活着,还会有现在这种事吗!?你简直是狗屁不通!”

    “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近滕熊一也站了起来,横眉立目的,“见到我就如同见到总长,你想造反吗!?”

    “当然不是,对不起。”三口龙惺一鞠躬,有老老实实的坐下了,“林文龙不在我这里。”

    “真的不在吗?”近滕熊一把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不在。”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好,今天就这样吧,明天让人把洛杉矶所有生意的账本都送到我的酒店去。”

    “何必住酒店,这里的房间多的是。”

    “酒店舒服一些。”近滕熊一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其他几个小头目看三口龙惺坐在那阴沉着脸,也不说话,就也都起身恭恭敬敬告辞了,最后一个离开的叫渔野强志,是几年前跟三口龙惺一起从日本过来的,算是跟他走得比较近的一个了…

    侯龙涛看着面前的几个台湾人,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写,都他妈给我写下来。”

    “是,是。”

    “我和竹联帮的老账,你打算怎么了结法儿啊?”侯龙涛扭过身,盯着坐在旁边沙上的一个头银白的华人老头。

    “咱们之间出了这次的误会之外,还有什么不愉快吗?”老头显得有点唯唯诺诺,“就算是这次,谁又能想到你会和三口龙惺不对付呢。”

    “为了周渝民,你们三联帮不是要跟我没完吗?”

    “周渝民,就是一个臭艺人,怎么可能为了他跟你过不去呢?”

    “好,”侯龙涛拍了拍老头的肩膀,“看你怎么大岁数儿了,又身为一帮之主,还大老远的特地跑到美国来见我,咱们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ok?”

    “ok,当然ok,侯先生有契洛科夫家族、龙虎堂和三口组的支持,又有中国政府做后盾,我们三联帮当然是愿意和你坐一条船了,大树底下好乘凉嘛。”

    “哼哼,难怪当年日本在台湾的统治那么成功呢。”侯龙涛自言自语了一句…

    “咱们到底还要跟到什么时候啊?”g1en不耐烦的把装饮料的空纸杯扔进了车窗外的垃圾桶,“他他妈在私人海滩跟比基尼美女调情,咱们在大太阳底下晒着,这个王八蛋。”

    “现在才抱怨,不觉得晚了点吗?”long继续用望远镜监视着远处海滩上的侯龙涛,其实他更多的是在看那几个穿着“小布片”的俄罗斯大蜜,“当初是咱们自己在组长面前请的命。”

    “谁知道这小子这么沉得住气,这么长时间了,一点行动都没有。再这么拖下去,一出来就是好几天,我老婆都要跟我闹离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