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a把绑架者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

    “支那?”

    “对,我还不太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

    “嗯…”田东华已经能确定对方的国籍了。

    “咱们要不要先通知左先生啊?”tina把烟灭了,又点上一颗。

    “暂时不要,这件事儿不用你再操心了,”田东华从上衣兜里掏出支票本,写了一张五万美金的塞在了女人的手里,“你现在回家吧,明天早上就出去玩儿玩儿吧,什么拉斯维加斯、夏威夷一类的地方,去个四、五个月,好好儿散散心,不过多取点儿现金,这几个月千万别用你的银行卡或是信用卡,明白我的意思吗?”

    tina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当初就是他给了自己五万美金,如果姓林的有什么异常举动,要自己先向他报告,现在又给自己这么一笔巨款做为封口费,真是搞不明白这些有钱的中国人在搞什么鬼,他们明明都是朋友、是生意伙伴的。

    “怎么样?”田东华又逼了一句。

    “好,我明早就走。”tina也知道眼前的这种事,还是不搞得那么清楚为妙…

    ***    ***    ***    ***

    五个多小时之后,在洛杉矶郊外的一个大庄园里,几个亚洲人把一个大木箱抬进了一间地下室。

    又过了二十分钟,一个身着西服的亚洲青年带着两个保镖从楼梯走了下来,他的左手上只有四根手指。

    有人把木箱打开了,里面躺着赤身裸体的文龙,他还没有醒,戴着一个氧气面罩。

    两个人把文龙架了出来,撤掉面罩,把他往一张小沙里一扔,又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一针。

    “啊…”文龙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也慢慢的睁开了,但身体还是一动不动的,大概是还没完全缓过劲来…

    ***    ***    ***    ***

    田东华都没通知左魏,就自己飞到了洛杉矶,本来和他就是每隔三、四天才见一次面,根本不担心他会察觉什么。

    田东华走出洛杉矶burbank机场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两个亚洲人迎了上来,“田先生?”

    免费txt小说下载

    “是我。”

    “我叫yoshi,他是suho,我们是洛杉矶警察局有组织犯罪调查组的侦探,局里派我们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协助你的行动。”

    “你们都是日本人吗?”

    “是,你不是要找日本黑帮吗?”

    “对。”

    “那就走吧。”

    田东华跟着两个人上了一辆没有标识的汽车,michae1 sha果然还是有点关系的。

    “田先生,咱们是现在去他家,还是晚上去他的酒吧?”

    “你们是行家,给我点儿建议吧。”

    “那就要看你这次拜访的性质了,如果你是来示威的,那就直接去他家,不给留面子;如果你是来示弱的,那就等晚上恭恭敬敬的去他的夜总会拜见他;如果你是来谈生意的,那也应该去他的夜总会,不过需要硬气一点,至少是显出平等的地位来。”

    “那就去夜总会,我有生意要谈。”田东华闭上了眼睛,他有点困了…

    ***    ***    ***    ***

    洛杉矶的小东京是日本人聚居的地方,一到了晚上,那里的帝皇夜总会是大部分日裔青年狂欢的地方,彩灯闪烁的舞池里,几十、上百的小鬼小妖精伴随着重金属音乐的节奏疯狂的扭动着。

    田东华在yoshi和suho的引领下穿过了舞池,来到一个半园的沙前,上面坐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和几个小妞。

    “我们要见三口龙恍。”yoshi毕竟是警方的人,对这些小的说话是不能太客气的。

    一个小子边斜眼看着三个来人边站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向夜总会深处走去,五、六分钟之后才回来,“跟我来吧。”

    走廊尽头的地方已经基本上听不到音乐声了,两个抱着胳膊的日本人把守着一扇木门,“你们知道规矩。”

    yoshi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在把配枪交出来之后,又很自觉的把双臂举平了。

    看门人用一个金属探测器在田东华三人身上扫了扫,然后打开了木门,“进去吧。”

    屋里有七个人,两个穿黑西装的坐在右边的两个单人沙里,表情严肃,也不说话,大概是保镖什么的;左边的长沙上坐着两男两女,四个人都凑在玻璃茶几前,一个女人正在用一根细细的吸管把桌上的白色粉末吸进鼻子里;大写字台后面坐着一个穿灰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脸色非常的阴沉,看人的眼神很冷酷,撑住自己下巴的左手还只有四根指头。

    “三口先生。”yoshi和suho都是站直了一鞠躬,他们不仅对一旁的吸毒行为视而不见,还这么恭敬,肯定是收了黑钱的dirty cop。

    “上个星期不是刚刚喂过你们吗?又来干什么?”

    “是这位田先生要找你,说是有生意要跟你谈,我们只是负责他的人身安全。”

    三口龙惺斜着眼睛瞟了瞟田东华,“田先生?田东华?”他居然用的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田东华微微吃了一惊,“对。”

    “侯龙涛让你来的?我没兴趣,我只跟侯龙涛谈。”

    “侯龙涛还不知道林文龙的事儿呢。”

    “嗯?”三口龙惺靠回了转椅里,脸上略微出现了一点感兴趣的表情,“你是为了林文龙来的?”

    “是。”

    “侯龙涛不知道?”

    “不知道。”

    “你是怕他因为你弄丢了林文龙而怪罪你,想在他现之前把姓林的找回去?”

    “不是。”

    “都出去。”三口龙惺拍了拍桌子,他指了指yoshi,“包括你们两个。”

    田东华向两个警察点头示了示意。

    “你是怎么把我找出来的?为什么那两个警察会带你来找我?”三口龙惺指了一下桌子对面的转椅。

    “本来呢,我对侯龙涛到底害死过多少人并不清楚,我从你留的信里是看不出什么的,但你的人在行动的时候暴露了自己是日本人。侯龙涛真正跟日本人有接触,大概也就是他去东京的时候了。我查了一下儿那会儿的日本新闻,能猜出个大概。”

    “怎么暴露的?”三口龙惺耷拉着眼睛,显得更阴沉了。

    田东华把关于“支那”的问题说了。

    “嗯…”三口龙惺的表情居然有所舒展,隐隐的杀气也不见了,看来他原来是打算惩罚那个手下的,但现在打消了这个念头,“你不怕我把你留下来?”

    “没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

    “敌人的敌人。”田东华微微一笑。

    三口龙惺眯起了眼睛,对面这个中国人喜怒不露,连说话的语调都是平缓之极,一下还真不容易看透,“我马上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明天上午去我的住处找我。”

    “好,那我就告辞了。”田东华转身出了门。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手下来到三口龙惺的办公室,“总长,竹联帮的人到了。”

    “让他们进来。”

    四个台湾人进了三口龙惺的办公室,都是齐齐的一鞠躬,“三口总长。”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三口龙惺都没让对方坐,口气就像是主人向奴隶训话一样。

    “已经照您的吩咐开始了。”来人说的也是中文,是南方口音的国语。

    “出了多少?”

    “二十克。”

    “八嘎!”三口龙惺狠狠的一拍桌子,“你们就像猪一样的笨!整整一天才卖出二十克!?他妈的你们除了长着一张支那人的面孔和会说支那人的语言之外,你们还有什么用处!?蠢货!”

    “是是,总长骂的对,您是知道的,主要是因为我们要躲避跟龙虎堂的人,又都不是熟面孔,并不好做,并不是光会说中国话就能在唐人街出货的。”

    “借口!”

    “是是。”

    “滚!”

    “是是。”四个台湾人躬着身子,屁股朝后的退了出去…

    ***    ***    ***    ***

    第二天早上9:oo的时候,田东华来到了洛杉矶郊外的一幢大宅子里,仆人领着他到了二楼,指着一扇拉门,“主人在等你,请进吧。”

    “谢谢。”田东华点了一下头,拉开了门。

    屋里完全是日式布置,三口龙惺穿着男式的和服,跪在一个木制的围棋盘前,正在摆残局,两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在他左右伺候。

    三口龙惺抬眼看了看来人,伸手示意他坐下。

    “三口总长很有雅兴啊。”田东华在棋盘的对面跪下了。

    “田先生想要执黑还是执白?”

    “客随主便。”

    “好,”三口龙惺拿起了一颗白棋,放在棋盘上,“该是白棋落子。”

    田东华走出了应对的招术,“三口总长的意图很明显,用林文龙把侯龙涛逼来,然后跟他一决生死。”

    三口龙惺眼皮都没抬,只是盯着棋盘,“你有什么建议吗?你记住了,我不需要钱。”

    “这两位小姐?”

    “当她们不存在,她们也不懂中文。”

    “对于一个人来说,单纯的剥夺他的生命并不一定是最严厉的惩罚,让他失去他所珍惜、珍爱的一切,在他绝望的时候,再决定是否要剥夺他生存的权力,才能从复仇中得到最大的快感。”田东华说得很平静,平静到了近乎冷酷的地步。

    “怎么才能做到呢?”

    “我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离成功只有咫尺之遥了,却从半路杀出你这么个程咬金,”田东华摇着头落了一颗子,“但这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如果你能够跟我合作,我的计划会更加的稳妥。”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身上流淌的是大日本帝国武士的热血。”

    “哈哈哈哈,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你从复仇中得到的满足会翻好几番。也不要告诉我你不在乎钱,东星集团百分之三的股权对于任何人都会有诱惑力的。你了解东星集团吗?”

    “我认真的调查过侯龙涛。”

    “那你就应该知道你能得到什么。”

    “你要我做什么?”

    “暂时不让侯龙涛知道林文龙在你手里,暂时不要对林文龙造成什么肉体伤害,要让他爽,特别的爽,”田东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升天一样的爽。”

    “你说明白点。”

    田东华用右手的大拇指推住自己的右鼻孔,用力的一吸气。

    “把你的计划原原本本的说一遍。”

    “我不能。”

    “为什么?”

    “我不信任你,”田东华皱了皱鼻子,“侯龙涛是个厉害的角色,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特意安排来测试我的?”

    “你刚才已经表明了你要背叛他。”

    “那又怎么样?他早就知道我跟他不是一条心了,只不过他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做罢了?我怎么可能把手中的王牌亮给你?”

    “你连计划都不告诉我,那我又凭什么信任你?凭什么相信你有能力兑现你的承诺呢?”

    “不凭任何东西,你可以信任我。”

    好看的txt电子书

    “哈哈哈哈,”这回轮到三口龙惺大笑了,“你们支那人都这么幽默吗?”

    “我不过是要你赌一局,赌输了,你不过是把处理林文龙和侯龙涛的时间向后拖延一、两个月;如果你赢了,你不仅更加猛烈的复了仇,还能得到几亿美金干净钱作为额外收入。”

    “侯龙涛早就定好了要来美国参加开盘仪式,我如果不是急着处理他,等那会就是了,大可不必请林文龙来了。”

    “你只需要告诉我接不接受我的提议。”

    “我至少需要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我敌人的敌人。”

    “金钱,权力,女人,他凭什么拥有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要占有他所拥有的一切,还需要更好的理由吗?”

    “哼哼哼,”三口龙惺扔下了一颗棋子,“你学过围棋?”

    “曾经看过几本儿棋谱儿。”

    “好,你请便吧。”

    田东华点一下头,起身出了屋。

    “主人真的要听命于那个支那人吗?”

    “哼。”三口龙惺把棋盘掀翻了…

    ***    ***    ***    ***

    侯龙涛跟着古全智走进了长青藤大厦地下二层的一间大屋子里,这里赫然是一间临时办公室,大量的电脑和电子仪器堆积在地上、办公桌上,几个二、三十岁的男人正在抽烟聊天。

    “来来来,”古全智招了招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儿,这就是侯龙涛了,你们不都挺想见他的嘛。”

    几个人全都起来了,一个接一个的跟侯龙涛握手,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