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 sha,他的英语应当相当不错,没有口音了吧?”

    “我肏,”侯龙涛咬着自己的手指头,“但这不能解释他为什么还要跟我签约啊,再说他们说无效,我就认了的,这最后肯定得上法庭。”

    “对啊,他为什么还要跟你签约?因为那个约是你和他私下达成的,是他现了gm出卖了他之后的报复行为,”古全智示意侯龙涛不要急着说话,“谈判记录是可以伪造的,你们和他们的两份谈判记录往法庭上一递,你那份儿说是双方同意,他那份儿说是gm没同意,一百八十度的区别,肯定有一份儿是假的,但谁能分出哪份儿是假的?要命的是外界没人知道你们有这份儿协议。一个美国法庭在不受任何外界影响的情况下都不太可能判定这份协议有效,更别提外界影响很有可能存在呢。”

    “凭什么是美国法庭?”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告gm总公司违约,那些股份又肯定是在美国转给田东华,当然是在美国告。”

    “好好好,那我可以继续再告,没有第一份儿协议,就不会有第二份儿协议。”

    “这比第一个还要难,至少第一个还有司徒志远签的文件呢,第二个完全是死无对证,你凭什么说没有第一个协议就没有第二个啊?成交的价钱很合理,gm没有占大便宜,很难想象他会签那么一份约束自己的协议的,法庭大概都不会受理。万一,万一法庭受理了,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法官必须根据mon sense来推断签约双方当时的意图。世界上很多的大公司都不是被用过半数的股份控股的,所以你说你签第一个是为了保证你的控股地位,没有它你就不会签第二个,是不成立的理由儿,法庭不会予以支持。而gm本身就是在替别人买你的股份,按理说他们是不会签那第一份协议的,法庭应该会支持他们。再一个万一,法庭支持了你,判定第二份协议无效,田东华就必须归还你的股份,而你要归还他用于购买股份的款项,但出于公平的原则,你是要付利息的,还且还是以商业贷款的利率为准,这种官司没有两、三年打不完,三十七亿五千万美金在三年里能创造多少利息?我没算过,我相信你也不想算。更大的问题在于在打官司期间,东星到底是由谁来掌舵?协议有效就是他控股,协议无效就是你控股,没法儿做决策的。”

    “他妈的,”侯龙涛狠狠的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又站了起来,挠着头,“好一个田东华,够阴、够狠、够恶毒。”

    “人才。”

    “是他妈人才。不对啊,”侯龙涛回过身,“就凭他和michae1 sha的关系?gm怎么可能愿意用自己的名声冒险?”

    “你知道michae1 sha的老子是什么人吗?”

    “他妈不会是bush吧?”

    “当然不是了,但也差不了多少,是洛克希德…马丁的董事之一,如果他说话,美国政府从gm那儿多买几个亿的h1也不一定。田东华控股了东星,也可以给与gm和洛克希德…马丁相当大的好处,甚至是股份的重新分配。他可真是制定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古全智都开始欣赏田东华了…

    第二百零八章 政经一体(下)

    编者话:对于田东华到底有没有可能在股市上收购26%的东星股份,我觉得没有必要的深究,最近的几百部香港连续剧,但凡涉及股市的,都是动不动就拿出几十亿来收购,呵呵呵,在理论上可行就可以了。

    ***********************************

    8/3o/2oo4-9/1/2oo4

    “输给他了,真是输给他了,”侯龙涛摇着头坐回沙上,“如果不是他们阴差阳错的找司徒志远来当替罪羊,我这次的亏是吃定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边,结果还是输给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至今也没弄明白他是如何识破文龙的。他妈的,输给他了。”

    “哼哼,也不能这么说,”古全智让年轻人自言自语了一阵,“为什么总会有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提醒你?成大事者都要有天向的,也就是说有运气,都要有贵人相助,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倒霉蛋儿自己一个人就成就大业的?”

    “嗯…”侯龙涛还在那运气呢,“为什么要我继续跟他们谈?既然都已经这样儿了,我不跟他玩儿了。”

    “咱们并没有把事情都弄明白呢,咱们一直在假设田东华有足够的资金实施他的计划,那可是小八十亿美金啊,他从哪儿弄这笔钱?”

    “哪儿?”

    “我在问你啊。”

    “我怎么知道?您不知道吗?”

    古全智摇了摇头,“最关键的问题咱们还没想通啊。”

    “michae1 sha的老头儿和gm各出一半儿?不对啊,司徒志远说gm没有这笔预算的。那就是michae1 sha的老头儿一个人全出?”

    “凭什么啊?”古全智一歪脑袋,“他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资金。而且要是田东华都用别人的资金,他撑死了得个百分之二、三的股份作为佣金,他会甘心吗?”

    “也许是被我逼的没辙了吧,大概他也能猜到我不定就会一脚把他踹开,相对于一无所有,百分之二、三的东星股份可是巨额收入啊。”

    “嗯…不大可能,还是已经明了的那些事实,gm没有这笔钱,要是别人要买,比如洛克希德,嗯…”古全智眯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美国的军火公司,嗯…它也许需要借着gm的名义,不过八十亿的现金,我看它拿不出来,而且对于它来说,控股东星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另一方面,洛克希德跟美国政府走得太近,它如果真是这么处心积虑的控股一家中国公司,咱们的政府虽然不能争回控股权,也有可能要成为大股东,参与公司决策,它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不必要的麻烦。”他摇了摇头,“不会是洛克希德的。”

    “你让我继续谈判,是想看看他到底从哪儿弄钱?”

    “你不好奇吗?”

    免费txt小说下载

    “要光是为了这个,绑了michae1 sha一问就行了。”

    “胡说什么?还绑了?你以为他是你家门口儿卖烟的小贩啊?”古全智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再说他也不一定知道,如果我是田东华,我决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的,更别提一个跟我只有利益关系的人了。”

    “我知道绑了田东华也没用,他光是为了折磨我,死也不会满足我的好奇心的。”

    “呵呵,这你倒想得挺明白的。”

    “您说贾琪有没有可能知道?”

    “就算他知道,你怎么问他?本来我还真想过向他施加压力,但目的不是让他交待,而是为了让他警告田东华,不要生事儿。但我的好奇心强迫我不那么做。要是换成现在这个问题,真是没法儿问,更别提施加压力了,他又什么都没干,而且也是身居要职的人,他和田东华到底关系如何也没人能说清楚。”

    “还有一个人可以问。”侯龙涛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谁?”

    “张玉强。”

    “他?他算多大一根儿葱啊?田东华绝不会跟他交底的。”

    “田东华怎么能确保国安局的人扣留司徒志远?我想就是通过张玉强,哪怕张玉强真的不知道资金的问题,他也可以证明咱们的猜想。”

    “你不怕打草惊蛇?”

    “我有信心让草不动。”

    “好,你看着办吧。”

    “嘶…”侯龙涛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我把谈判继续下去,怎么就能看出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

    “你忘了?gm还没有买你股份的那笔钱呢,咱们又有司徒志远这个内线,为了不让他有所怀疑,不到最后一刻,gm是不会削减他的权力的,一旦gm收到了那笔钱,他一定能够查到出处的。”

    “怎么查?对面儿的银行是不会透露这些信息的。”

    “谁要他们透露了?过几天我让你见几个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古全智走过来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

    ***    ***    ***    ***

    张玉强本来在爷爷奶奶家住得挺开心的,结果小表姨和妹妹都搬了出去,突然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再住在那里了,好歹自己也是个高级警官,又是一群狐朋狗友的领头人,连个自己的窝都没有就太丢面子了,他刚刚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

    这两天冯洁一直在忙着帮儿子搬家,大部分家具什么的都已经弄好了,现在就剩下整理衣服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骨肉,当妈的当然是会尽心尽力的照顾了。

    冯洁刚把米饭做上,外面的门铃就响了,“忘带钥匙了?”她边走边说了一句,看这时间,应该是儿子下班回来了呢。

    美妇人把围裙解了下来,拉开了大门,外面站着的不是张玉强,而是面带微笑的侯龙涛。

    “嗯。”冯洁稍稍的一愣。

    “你儿子在吗?”

    “玉强?他…他还没回来呢。”冯洁是真没想到小情人会在这里出现。

    侯龙涛一步跨进了屋里,挥手把身后的大门撞上了,一把将美人揽到身前紧紧的抱住,叼住她性感的嘴巴疯狂的吸吮了起来。

    “嗯…嗯…”冯洁的上身向后仰,双手扶着男人的头,如同陶醉般的闭上了眼睛,被他强行亲吻的感觉真是相当的好。

    侯龙涛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舔着,两手隔着绿色的军服裙猛揉着她的大屁股,“好棒。”

    “天啊…老…老公…啊…老公…”冯洁抱着男人的脑袋,呼吸急促,下身向他的跨下顶着,“别…别…别这样…小…啊…啊…小强要…要回来…”

    侯龙涛捏着美熟女的丰臀,把她从地上举了起来,向前一冲,和她一起栽倒在大沙上,双手往上捋着她的裙子。

    “唉呀!”冯洁轻轻的蹬着腿,拍打着男人的后背,她是真的想拒绝,但又怕弄疼了心爱的小老公,“老公…别…真的…别…”

    侯龙涛坐了起来,把美人拉进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不想我啊?”

    “当然想了,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晚上饶不了你,哼哼。”侯龙涛放开了女人,站起来整了整衣服。

    冯洁也开始整理自己,“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玉倩告诉我你儿子现在每天都回这儿。”

    “你真是找小强?什么事儿啊?”冯洁给男人倒来了一杯水。

    “啪”,侯龙涛在美女圆翘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讨厌。”冯洁推了男人的额头一下。

    “我找他谈点儿公事儿。”

    “他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我这是突然袭击。”侯龙涛怕如果自己事先先约了张玉强,他会告诉田东华,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特别大,但谨慎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干什么弄得跟审查似的?到底什么事儿啊?”

    “放心吧,是好事儿。”侯龙涛拉住女人的手亲了一下。

    冯洁听到了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退开了两步,坐进一边的小沙里。

    张玉强推门进了屋,看到了客厅里的男人,他的移动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自己的动作,“侯龙涛?你怎么在这儿?”他的语气并不友好。

    “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吧。”侯龙涛站了起来。

    “就在这儿说吧,”冯洁也站了起来,她能感到两个小伙子之间存在的敌对情绪,“我饭都做好了,边吃边聊多好,别出去了。”

    “你自己吃吧。”张玉强转身就又向外走去。

    侯龙涛在冯洁的美臀上重重的捏了一把,也跟了出去。

    两个人在附近找了一家不起眼的新疆饭馆,他们一到,立刻就有烤好的串和板筋送了上来,本来是给其他顾客烤的,当然是先紧着警察同志了。

    “小王八蛋,”张玉强抓起一串肉就吃上了,“我没去找你,你他妈倒来找我了。”

    侯龙涛又跟伙计要了几样菜,什么羊蝎子、大盘鸡一类的,他点上烟,阴沉沉的看着对面的警痞,“张玉强,别张嘴就这么不客气,我今天可是看在玉倩、冯云和你母亲的面上,来给你指一条明路的。”

    “给我指条明路?”张玉强吐出一块嚼不烂的肉筋,“你给我指条明路?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

    “哼哼哼,”侯龙涛往嘴里拔拉着炒片,“干嘛对我这么不友好?我可是你未来的妹夫加表姨夫,咱们是一家人。”

    “你他妈的,”张玉强挥手将侯龙涛手里的烟头打飞了,虽然不能真的动他,但也要表明自己的极度愤怒,“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儿牛什么屄啊?哼,你丫最好求神拜佛让我小表姨一直罩着你,只要是她不得意你了,你丫呢…哼哼。”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