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13部分阅读
    “你…你就别再折磨我了。她…她一个人把我们的女儿带大的?”

    “你的女儿是自己长大的。”

    “什么意思?”

    侯龙涛听够了别人讲故事,该是他动嘴皮子的时候了,他最开始解释的就是当初玉子为什么没有再露过面,不过并没有说明玉子最厉害的功夫是什么。

    司徒志远半天都没出声,要让一个普通人消化“媚忍”这个概念,确实是需要点时间的。

    “玉子不见你是为了让你能活下去,让她自己能活下去,让你们的女儿能活下去。”

    “我…我明白…”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接着说出了是如何被送到北京的。

    司徒志远捂着脸哭了出来,“我…我搬家了,可…可…可就是搬到了三公里以外的地方,我的女儿啊…清影…”

    “你也别太难过,”侯龙涛又转回了办公桌后,点上烟,“好在她也没受什么苦。”

    “是…是啊,清影…”

    “说点儿开心的。”侯龙涛就像告诉玉子那样,把自己怎么和清影好上的经过讲了一遍。

    那段经历挺有传奇色彩的,有点欢喜冤家的劲头,听得司徒志远脸上都有了笑容,“不过这么说来,你是怎么认识玉子的?又是怎么知道她是清影的母亲的?”

    “嘿嘿嘿,”侯龙涛把跟honda和toyota的恩怨说了,“玉子她们是受雇去杀我的,结果阴差阳错,我成了她们的新领导人,细节跟你就没什么关系了。玉子和清影长得那么像,脚上又有一模一样的纹身,一问就问出来。我把媚忍都弄到北京来了,也算让玉子她们母女团圆。”

    “真是像天意一样。”

    “是啊,对了,除了清影之外,玉子还有两个女儿,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你能接受吗?”

    “她们的父亲…”

    “我都不知道她们的父亲是什么人,根本就无关紧要,玉子只不过是遵从她们家族的传统罢了,跟感情没关系,我敢打赌,如果她有的选择,她只会给你生孩子的。”

    “对,你说得对,”司徒志远抹了一把脸,“我不会介意的,我能接受。”

    “那就好,那今天就这样儿吧,你回酒店休息一下儿。”

    “你…我…你不带我去见她们?”

    “别光想着自己,我得先征求一下儿她们的意思啊,就这么把你往她们面前一放,你想让她们做什么反应?”

    “对对对,”司徒志远也知道是自己太急了,“那…那我回去等你的消息。”

    “你有没有什么信物一类的东西啊?”

    司徒志远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绸缎的小香包,上面绣着一朵盛开的樱花,“这是玉子给我做的,二十二年了,我每天都带着它。”

    “岳父大人,我想你不再适合做我的谈判对手了。”侯龙涛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小布袋。

    司徒志远很高兴侯龙涛能这么说,证明他有信心让自己一家团聚…

    第二百零六章 大惑不解

    8/25/2oo4-8/27/2oo4

    “肏!”侯龙涛把手里的手柄扔了出去,往大沙背上一靠,他又被电脑打死了。

    司徒清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你怎么跑了来?不用开会了?”

    “有比开会更重要的事情。”侯龙涛对女孩勾了勾手指。

    “你又想起什么坏主意了?”司徒清影侧身坐到了男人的腿上,搂着他的肩膀。

    侯龙涛箍着美人的细腰,握住了她的一只玉手,放到自己的脸上磨擦,“小白虎,我爱你,我答应过你给你幸福,我也一直在尽力…”

    “你得绝症了?”

    “怎么说话呢?”侯龙涛在女孩的手上轻轻咬了一口。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你真是没情调。”

    “呵呵呵,”司徒清影笑了起来,托住男人的下巴,把舌头伸进了他嘴里,让他吸吮了一阵,“你可真够可爱的,我也爱你。”

    侯龙涛紧紧的抱住了美人的身体。

    司徒清影在男人的头顶上吻着,“婆婆妈妈,像个小丫头,有什么就直说嘛。”

    “我找到你爸爸了。”侯龙涛能感到女孩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抱得紧,她肯定会窜起来的。

    “…”司徒清影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没感到过分的开心,或是过分的伤感,亲生父亲这个概念对于她来说就像亲生母亲一样的模糊,除了一时的惊讶之外,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侯龙涛放开了女孩,“我答应过帮你找到他的。”

    “我从来没要求过。”

    “嗯?”侯龙涛皱了皱眉。

    “傻瓜,”司徒清影吻了吻爱人的嘴唇,“谢谢。你是怎么找到的?”

    “等一会儿再说,我已经让你妈妈赶过来了,等她到了,一起说。”

    “我怎么可能等得了?”司徒清影表情“狰狞”的瞪着男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不知道人有好奇心的?这种事情没法儿忍的。”

    “当当当”,有人敲了敲门。

    “请进。”

    玉子走了进来。

    “妈。”司徒清影从男人的腿上蹦了下拉,过去拉住了美妇人,一脸的兴高采烈,虽然自己对于父亲没有什么特别深厚的感情,但从过去的对话中,已知道母亲对他还是情深意重的,相信今天的消息对母亲来说,一定是个天大的喜讯。

    “怎么了?”玉子看着心爱的女儿,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开心。

    “你还摆什么臭架子,快说啊。”司徒清影冲着男人一瞪眼。

    侯龙涛站了起来,拉起玉子的一只手,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小香包,放在了她的掌心上。

    玉子低着头,没有一点反应。

    “你放心吧,我是媚忍的主人,我批准,没人敢说什么的。”侯龙涛知道美妇人在想什么,自己对她的忠心有很深的了解,“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女人了。”

    “扑通”一声,玉子跪在了地上,低着头,双手捧着那个香包,捂在脸上,双肩剧烈的颤抖着,“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侯龙涛掏出手机,拨通了司徒志远的电话…

    ***    ***    ***    ***

    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司徒志远一家三口算是团圆了,不过他当然没有人告诉他侯龙涛和玉子的真实关系,他知道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他没必要知道。

    四个人就在司徒清影的娱乐城的餐厅里要了个包间,算是团圆饭。

    “龙…龙涛,我不知道该…该怎么谢你…”司徒志远握着侯龙涛的手,双唇微微颤抖,声音哽咽。

    免费txt小说下载

    “没什么好谢的,都是阴差阳错,我并没做什么。”

    “你就别谦虚了,”司徒清影坐在爱人的身边,侧身抱住他的一条胳膊,探头在他的脸上亲着,“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

    “无所谓什么功劳不功劳,有个好结局就行了,大家最终能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对对,能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强。”司徒志远握住了玉子的手,扭头望着她。

    玉子冲着男人微微一笑,低下了头,竟然有点腼腆,她等这天等得太久了。

    “司徒叔叔,咱们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一家人了,虽然我这个人做生意并不怎么讲原则,但我知道您是很正直的,现在看来,您必须要退出谈判了。”

    “你说得对,”司徒志远点了点头,“我今晚就会向michae1说明的,他的能力足可以胜任谈判代表的职责的。”

    “如果我问您gm的谈判策略,是不是也有违您的原则呢?”

    “龙涛,按理说,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不应该拒绝的…”

    “那你就告诉他好了。”玉子把头靠在了司徒志远的肩膀上。

    “这…”

    “您也不用为难,我不问就是了。其实gm的谈判策略是什么样的,我没必要知道,我只知道我给出的价钱很合理。既然合理,我就一定会坚持,算是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我作为gm的雇员,不能跟你讨论gm的谈判策略,但我作为你女朋友的父亲,我想我还是可以跟你说说我的疑惑的。”

    “你们真是的,一起吃顿饭还要谈公事儿。”司徒清影不满的在爱人的腰间捅了一下。

    “别闹。”侯龙涛抓住了女孩的手,司徒志远的用词引起了他的兴趣,“司徒叔叔,您接着说。”

    “如果咱们双方的最终达成了协议,哪怕真的是以五千万成交,那也是一个十二亿五千万的合同,就算是对于gm来说,这也不是一笔小生意。这个数目的合同,在进行实质谈判之前,至少要用两、三个月的时间进行深入的市场调查、研究对手。但这次负责东星事务的团队组建的非常仓促,我是一个月之前才接到通知的,根本没有时间做充分的准备。”

    “也许是因为东星的情况并不复杂呢?相对于那些摸爬滚打多年的大企业,我们还只是个新生儿,不论是内部组成还是外部环境,都处于一个相对单纯的阶段,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有可能,”司徒志远接过了玉子递来的茶水,“但那并不是最主要的。我被提升为vp刚刚没多久,这是我接手的第一笔大生意,所以从我本身来讲,我是非常重视的,再加上准备的时间并不充裕,我自己在下面做了很多功课,不光是关于东星集团,也包括我们自己的准备情况,力图做到知己知彼。”

    “gm的内部有问题?”侯龙涛已经听出些端倪来了。

    “十几亿、几十亿的美金对于谁来说都不是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据我了解的情况,gm并没有这笔预算,不仅如此,我没能找到任何关于这个项目的文件,其他几个gmig的vp都不知道有这个项目。”

    “嗯?”侯龙涛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问题我都问过michae1,他说这些都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我的职责就是争取低价收购。”

    “你问他?为什么他会知道的比你多?”侯龙涛一直以为michae1 sha只是司徒志远的助手。

    “代表团里所有的成员,除了我和我的秘书是gmig的之外,剩下的都是市场部的人,整件事都是由市场部运作的,这也是我的疑惑之一。”

    “嗯…”侯龙涛站了起来,叼上一颗烟,围着桌子转着圈。

    “你干什么啊?”在男人绕回来的时候,司徒清影把他抓住了,“坐下,绕的我头都晕了。”

    侯龙涛坐回椅子上,手放在了女孩的大腿上,“那个michae1 sha是个什么来头儿?”

    “他是市场部vp里的一把手儿,虽然他在gm的资历没有我深,但他身居要职的时间却比我长,自从从普林斯顿拿到mba后,他就进入管理层了。”

    “普林斯顿的mba?”侯龙涛靠到了椅背上,“那是哪年?”

    “九八或是九九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侯龙涛眯着眼算了算,michae1 sha和田东华有可能认识,但要说这次gm对东星的收购是田东华的意思,又实在是说不通,gm更不可能是在为田东华进行收购,很难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司徒志远看到侯龙涛表情凝重,本能的感到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我看您还是暂时不要把咱们的关系告诉michae1 sha了。”

    “为什么?”

    “我们公司的常务总经理正在纽约处理上市的事宜…”侯龙涛把自己和田东华的关系简单的说了一遍,“虽然他很可能跟这次的谈判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就是有点儿不踏实,我不想让michae1 sha知道我知道您的想法。”

    “可我不能再继续作为你的谈判对手了,如果不对michae1说实话,我用什么理由呢?”

    “这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侯龙涛仍旧是双眉紧锁…

    ***    ***    ***    ***

    晚上1o:oo多的时候,michae1 sha拨通了纽约的电话,“那个老东西出事了。”

    “怎么了?”

    “他在街边的小店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食物中毒,被送进医院了,说是要留院观察,看样子是不能再主持会议了。”

    “嗯…”对面的人沉默了几秒钟,“无所谓了,你主持吧,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但你一定要让他参加会议,最后让他签字就是了。”

    “怎么让他参加?”

    “他在哪所医院?”

    “最开始是友谊医院,后来侯龙涛听说了,就在他稳定下来之后把他转到顺天堂去了。”

    “那就没问题,顺天堂的高级病房都是netd1y的,开网络会议就是了,他要没精力说话,让他看着就是了。”

    “ok。不过侯龙涛那边没有一点让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