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她们俩有一个朋友,梳了一条很奇怪的辫子,那个女孩儿,你也认识吗?”

    “认识。”侯龙涛一听就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心爱的小白虎,“您怎么知道她们是朋友?”

    “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在楼下看见她们在一起来着。你能把她找来,让我见见吗?”

    “干什么?”侯龙涛这句话的语气已经带了点敌意了,“她是我女朋友。”

    “噢,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见见她,没有别的意思。”

    “你为什么要见她?”

    苏栈没有回答,脸上出现了神往的表情。

    “你不跟我说,我可不会答应你。”

    “唉…”苏栈叹了口气,他扭回头来,刚想说话,突然注意到了办公桌上的好几个像框,他一把抓起了其中的一个,里面是一张司徒清影一身皮装,骑在那辆大哈雷戴维斯上的靓照。

    侯龙涛没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

    “这…她…这…这…”苏栈死死的攥着那个像框,双手颤抖,脸色煞白,那天还看得不很真切,今天算是瞧了个明白,“啊…她…”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怎么了?”侯龙涛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苏先生?栈兄?”

    “她…她…她叫…叫…叫什么?”

    “司徒清影。”

    “司…司徒…司徒…啊!”苏栈大叫一声,仰头就倒。

    “栈兄!”侯龙涛赶忙上前一步,把苏栈扶住了,猛掐他的人中,扶着他坐到了大沙上,“你没事儿吧?我给你叫救护车吧。”

    “啊…不用…不用,”苏栈捂着自己的脑门,“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

    “她母亲…她母亲…”苏栈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她母亲是不是叫…叫…叫小川玉子?”

    侯龙涛一下从沙上窜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栈,结合所有的现有信息,他得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司徒志远?”

    听到对方说出这四个字,苏栈这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竟然失声痛哭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二十多年的思念、迷惘、期盼、等待、找寻都即将有一个结果了。

    “她的真名儿叫樱花玉子。”侯龙涛猜想当初玉子并没有用自己真实的姓氏。

    “嗯?”司徒志远抬起了头,“我…我不管她叫什么…”

    侯龙涛掏出根烟递到对方面前。

    司徒志远接了烟,又在年轻人的打火机上点燃了,刚刚吸了一口,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原来他根本就不会抽。

    侯龙涛坐回自己的大转椅上,自己也点上一颗,他按下通话器,“茹嫣,通知所有人,下午的会议取消,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明天早上再继续。”

    “清影…清影…她多大了?”

    “他是你女儿,如果这是你想问的。”

    司徒志远一下站了起来,呼吸都不均匀了,“你…请你带我去见她们。”他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太生硬了,又加了一句,“求求你…”

    侯龙涛没动地方,斜眼看着司徒志远,现在越看他,还真就越觉得他在眉宇间跟自己的小白虎有几分相像,“你第一眼看到清影,就觉得她跟玉子很像,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一天谈判的时候你会魂不守舍?”

    司徒志远冲到了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表情急切,“求你了,我想见她们,我等了二十二年了。”

    侯龙涛的手指向下点了点,示意对方坐下,“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司徒志远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他明白侯龙涛现在的立场,很明显,现在保护玉子母女是他的责任,如果自己的说法不能让他满意,他是绝不会让自己进入清影她们的生活的,“你先告诉我,她们好不好?”

    “我很爱清影。”

    “好,”司徒志远慢慢的坐进转椅里,“我父母以前都是在外交部工作,我高中毕业那年,他们为我争取到了一个公派留学日本的名额,我就在东京上大学了。很平淡的过了三年多,有一天我和一个日本同学出去吃饭,碰到了几个他的高中同学,大家就在一起聊天儿。”

    “他们是右翼分子?”

    “你怎么知道?”司徒志远的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一阵冷。

    “不是猜的。”

    “不是?”

    “不是,有人告诉我。”

    如果以前还有一丝怀疑的话,司徒志远现在完全确信桌后的年轻人跟自己要找的人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否则这些细节他是不会知道,“说了没几句,那几个家伙就开始说什么皇军在南京的丰功伟业,我一下儿就急了。原来我们那天可不是什么碰巧碰到了,他们和我的那个同学都是一个日本右翼团体青年团的成员,因为我曾经在中文报纸上表过谴责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文章,他们就是冲着教训我来的。”

    “美女救英雄,对你来说,不知是福还是祸。”

    “你…”司徒志远太明白侯龙涛这句话的含义了,“玉子…玉子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最可爱的姑娘,我爱她。”

    “那为什么还离开她?”

    “我是公派留学生,我没的选择,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选择不选择的问题,生我养我的祖国和父母,我怎么可能留在日本?我怎么可能不回国?”

    “是啊,那个年代的人。唉,短短二十年,咱们的国家生了太大的变化。”

    司徒志远不知道侯龙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感慨,这也不是他现在考虑的主要问题,“我告诉玉子我要回国了,我求她跟我一起走,虽然我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我是真的希望她能跟我走。”

    “你那会儿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爱她呢?”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司徒志远略微惊讶的看着侯龙涛,很难想象他小小年纪就对感情的事这么清楚,却不知那是因为他曾经有过相同的经历。

    “有限,你继续说吧。”

    “玉子当时并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她说需要考虑一下儿。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我在北京的地址留给了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有不好的预感吧。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玉子,她再也没来找过我。”

    “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她从来没告诉过我要怎么才能联系她,我问过,我要她给我留下地址,她说她不能,她说我最好不知道,我就没再追问。从她的言谈举止就能看出来,她不是出自普通人家,说不定还是个什么豪门望族呢,有苦衷也是正常的。”

    “那一段时间一定很苦闷吧?”侯龙涛想起了当初香奈失踪时自己焦急的心情。

    “还真没有,”司徒志远皱起了眉头,好像是在努力回想当时自己的心情,“那会儿已经临近回国的日子了,每天都是忙着打点行装,挺忙的,闲不下来,而且总是想着大概她明天就会来了,到了第二天,又想大概明天她就回来了。也许是到了机场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很后悔吗?”

    “我天天都是在后悔中度过的,如果我当初努力的去找她,哪怕只是到我们常去的地方看看,没准儿就能碰见她呢。”

    “你也别太自责,玉子有意不见你,怎么可能去你们常去的地方?再说了,就算你见到了她又怎么样?你一样是要回国,她一样是不可能跟你走的。”

    “她为什么有意不见我?”司徒志远猛的抬起头。盯着侯龙涛,就好像是要在他脸上找到答案一样,“你一定知道的,你告诉我。”

    侯龙涛摇了摇手指,“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等你结束了,我才会开始。”

    “简单的说吧,我的生活变得枯燥无味,我每天都在思念她,每天晚上都是想着她的一颦一笑入睡的,呵呵呵,”司徒志远苦笑着摇了摇头,“可笑的是我连她的死活都不知道,你都想不到我当时心里有多苦。”

    侯龙涛当然想得到。

    “那会儿还不像现在,我想再去日本找她都没有机会。八七年初的时候,我进了gm的北京办事处,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到工作上,只有那样我才能暂时的忘记她。哼哼,”司徒志远自嘲的一笑,“结果我的业绩成了整个办事处最出色的,那个外籍经理对我特别的欣赏,八九年的时候,他帮我办了手续,准备八月份的时候送我去美国培训。”

    “我想你改名儿和六、四有关吧?”

    “你真能联想。”司徒志远惊讶的看着侯龙涛,“那时候我的精神生活何其的空虚,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生活,我跟着在西单的民主墙贴大字报,积极参加学生集会,因为我去日本留过学,被封为受过民主熏陶的先行者,居然在高自联里混出了点儿名气,自然也就受到了公安机关的重视。那个外方经理觉得我再在北京待下去可能会有危险,就把我的培训日期提前了,让我在五月上旬的时候就去美国了。”

    “那你跟那些大学生没什么区别,精神的空虚导致了对糟粕的全面吸收。”

    “可以这么说,但是有的时候,你犯了错误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我不得不改了名字,还加入了美国籍,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回来。”

    “苏栈,苏栈,”侯龙涛念叨了两边,“su是si tu去掉i和t,zhan是zhi yuan去掉i和yu。”

    “对,你知道整件事儿最具讽刺意义的是什么吗?”司徒志远摘下眼镜,右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我父母…我父母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们在长安街上劝阻别人不要砸抢军车,被那些举着民主大旗的暴徒活活踩死了,哈哈哈。”

    侯龙涛没有说话,对方的笑比哭还难听,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在国内无牵无挂了,一直在美国gm investment group里干,从最底层的职位一直到现在的vp。”

    好看的txt电子书

    “所以你一直也没回来过?”

    “最开始的几年我不能离开美国,身份办好了之后,我所有的假期都是在东京度过的,十三个圣诞假期,十三个年假,我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家私人侦探所,在报纸上登了多少寻人启事,从来就没有过结果。”

    “你登过寻人启事?什么内容?”

    “我怕玉子确实是有苦衷,又不知道她的生活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万一她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呢?所以我从来没在启事上用过她的名字,只是很简单的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和情况登出来,如果她看到了,她会知道是我的。”司徒志远当然不知道媚忍的存在是极大的秘密,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再厉害的私家侦探也找不到,玉子大部分时间又不关心时事,不怎么看报。

    “还不用她的名字,你苦寻了那么久,居然还没到什么都不顾的地步?”

    “我必须要考虑她的处境。”

    “好,好,”侯龙涛确定了司徒志远是真的还深爱着玉子,“你结婚了吗?”

    司徒志远摇了摇头,“我只爱过一个女人,我只有过一个女人,那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侯龙涛差点没从椅子上籀过去,本来觉得自己就够痴情的了,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位道行更深的大仙,而且他的语气还那么的平静,就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你不觉得自己傻吗?”

    “怎么傻了?”

    “就像你自己说的,你连她的死活都不知道,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你就为她守活寡?”

    “你没见过青年丧偶的人一直单身到老吗?他们明知道和爱人已是阴阳相隔,我却还没有完全丧失机会,不是吗?”

    “那她要是已经爱上别人了呢?她要是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呢?你的付出不都白费了?”

    “是吗?”司徒志远的表情有点黯然,他以为侯龙涛是在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劝告自己不要打扰玉子的生活,虽然并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很难接受。

    “我是说如果,如果。”

    “如果?”司徒志远的眼睛里又有了神采。

    “如果。”侯龙涛郑重的点了点头。

    “感情本来就没有公平不公平的,不是每一分付出都会有回报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ok,如果现在玉子是单身,但她的过去可就不像你这么清清白白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失去过一次了,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她要是不要你呢?”

    “…”

    “呵呵呵,”侯龙涛离开座位,走到司徒志远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吓着了?”

    “你…你就别再折磨我了。她…她一个人把我们的女儿带大的?”

    “你的女儿是自己长大的。”

    “什么意思?”

    侯龙涛听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