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龙涛又站了起来,开始遛跶,“田东华是个难得的人才,他受过正统的名校教育,有良好的经济素养;他成长在官宦家庭,对如何处理现今国内的各种复杂关系有很强的感觉。他聪明,他有头脑,他是一个好棋手。虽然我的身体比他强壮,但你应该在棋盘上击败一个棋手,而不是拳击台上。”

    “大部分好的棋手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也会互相尊重的,为什么你碰见一个好棋手,就一定要把对方斗到油尽灯枯呢?”玉倩不满的看着爱人,“你也说了,他那么有能力,你就不能跟他合作啊?”

    侯龙涛很奇怪的望着女孩,“你现在还这么说?”

    “是你一步一步的把他引诱和逼到今天这一步的。”

    侯龙涛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出场形式注定了他要走到今天这一步,温度再合适,石头也孵不出小鸡儿。你猜怎么招,他接受不了你跟我的关系,他从来也没有放弃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努力,我更加不能容他了。”

    “那你到底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你不能永无止歇的跟他斗下去啊。”

    “是啊,”侯龙涛出了口气,“我最想看的就是田东华自以为已经搞定了我,却突然现自己其实一直被我玩于股掌之间时的表情。你和文龙都是我在他身边的卧底,我有绝对的信心每一步都走在他前面。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初我开始和田东华玩儿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我的生活已经非常的丰富多彩了,根本不需要田东华再来给我润色了。我的家庭、兄弟、朋友,还有事业,根本没有闲工夫儿跟他玩儿,特别是我不把他解决了,跟你见面的时候老得装得又凶又冷,可我心里却只想把你抱在怀里。”

    玉倩站了起来,她能看出男人对自己充满了愧疚,走过去抱住了他的脖子,含住了他的嘴唇。

    “肏,你们丫那…”

    “别他妈动不动就肉麻。”

    一群人都鼓噪了起来。

    侯龙涛吮了吮女孩的舌头,就这么把他抱在身前,“我已经跟田东华玩儿了这么久,该到位的都已经到位了,只要他一行动,我就可以把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他却迟迟的不动手,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还是一直没有好办法。我有点儿等不及了,就让文龙催了他好几次。”

    “哎哟!”文龙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你丫干吗啊?”坐在文龙身边的马脸被吓了一跳。

    “上次田东华跟我说等到你和俄国人的事儿一完,他就要下手了,我跟你说了吧?”

    “说了。”

    “哦。”文龙这才松了口气。

    “就是因为你跟我说了,我才知道你八成儿已经暴露了。”侯龙涛放开怀里的女孩,坐回椅子上,点上烟。

    “我暴露了?”文龙的眼睛都瞪大了,“怎么会?”

    “那天跟宝丁说起《无间道》,我突然明白田东华那些反常的行为了。他知道了你是卧底,但他没有像梁朝伟那么傻,或者说是《无间道》的编剧那么傻,他反过来再次利用你,把一个假计划告诉你,然后真的执行那个假计划,第一可以起到麻痹我的目的,让我觉得他不足为惧,第二可以向我证明他很信任你,他跟你说的都是真话,以后他要你把假话转达给我的时候,我也会以为是真话。”

    一屋子的人都伸长了脖子,探着脑袋,眯着眼睛,略显迷茫的盯着侯龙涛,他那一套话用很快的度说出来,还真不是一下就能消化得了的。

    “他不告诉我,直接在香港把咱们俩做掉有什么不可以吗?”

    “一,他知道如果我不知道那是计,我才不会去香港呢,我要是真的想进军香港,是绝不会以参加一个什么小饭馆儿的开业典礼的形式出现的。二,”侯龙涛伸出两根手指,“他不可能忘了云云的,几个不入流儿的所谓杀手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三,田东华是不可能重用沙弼那种人的。四,就这么从肉体上消灭咱们两个人,他接下来要面对的麻烦会很多。”

    “还是没明白,他是怎么知道文龙是你的人的?”

    “我也不知道,”侯龙涛很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局是他赢了,我整个周末都在想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不知道我的破绽出在什么地方。”

    “那你怎么就能肯定他识破文龙了?”武大搓着脑门,“说实话,香港那件事儿偶然性太大,如果孤立的考虑,并不能真的说明问题。”

    “田东华告诉文龙,等我和俄国人的交易完成了,他对付我的时机也就成熟了,那会儿咱们都还没南下呢,他还不知道沙弼的存在呢,那个刘纯也是在咱们南下之后才出现的,所以田东华所说的时机成熟绝不是指香港,香港那个计划,随时可以实施的,跟我和俄国人的生意没有一点儿联系。”

    “这倒是。”

    “你还记不记得田东华临去美国之前,在机场看文龙的眼神?”侯龙涛笑了出来。

    “记得。”

    “他那是在告诉我,他瞧不起我,就像玉倩说的那样。”

    “什么意思。”

    “我从侧面对田东华进行了一定的了解,他可不是在蜜罐儿里长大的。”

    “他不是贾琪的…”

    “是,没错儿,就算是在今天,男女关系都能终结一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别提二十五、六年前了,当时贾琪参加了干部下乡的学习班儿,到山东一个特落后的村子里锻炼了一年。”

    “上山下乡啊?”

    “差不多那个意思吧,”侯龙涛被二德子给逗乐了,“他在那儿跟一个村姑儿好上了,后来他一回北京,那个女人也后脚儿跟来了,你猜怎么招?”

    “没结婚就怀孕了?”

    “聪明,那个年代,未婚先孕可是大罪,普通人可能还有的选择,可以奉子成婚,贾琪不可以,他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把那个女人送走。还是那句话,那个年代,单身妈妈是很惹眼的,而且从后来的情况看,贾琪也不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把那个女的送回山东老家了,然后就不管她了。那女的挺实诚的,村儿里的嘛,没再给老贾添麻烦。”

    “肏,要搁现在,早他妈死敲了。”

    “哼,这话倒是真的。”侯龙涛把烟掐了,“田东华到了八岁的时候,估计他妈的母性终于战胜了村姑儿的憨厚本性…”

    “你说话别那么难听,”玉倩在桌子下面踢了男人一脚,“我见过他母亲一次,人不错。”

    “好好,田东华他母亲带着他又进京了。好歹是自己儿子啊,又有把柄捏在人家手里,老贾就安排了田东华在北京上学。”侯龙涛又要开始运用他所掌握的心理学知识了…

    第二百零一章 其乐无穷(下)

    7/26/2oo4

    侯龙涛花了一个多小时,把自己关于田东华的分析说了一遍,“他的经历决定了他扭曲的性格,从他进公司的第一天起,他就在计划怎么把他一辈子里,所有人欠他的都从我这儿弄走了,大概从他还没进公司的时候就开始了。”

    宝丁都快听傻了,“你丫说天书呢?”

    免费txt小说下载

    “哼哼,简单的说吧,田东华猜到了我对他的意图有所察觉,知道我要搞他,他又现了文龙是我安插在他身边的人。他也真是自负的可以,不仅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进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在临走之前那么看文龙,是在摆明了告诉我他已经知道文龙是卧底了,你说他有多大的胆子吧?你说他是不是瞧不起我?”

    “他怎么是告诉你他知道我是卧底了?”

    “咱们一步一步的来,咱们先假设他不知道你是卧底,也不知道我要搞他,他的性格是小心谨慎,考虑问题也很周详,他会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流露出那种感情吗?”

    “大概不会。”文龙跟田东华的接触比较多了,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确实没有那么容易就会暴露感情。

    “好,现在假设他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是说他猜出了你已经把他要做了我的计划告诉我了,然后他故意用那么明显的眼神儿告诉我,你是他的人,你是他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他是在说他不怕我知道你们俩的关系,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你是我的人。哈哈哈,”侯龙涛一边大笑,一边打着响指,一边摇着头,“田东华啊田东华,好你个田东华,哈哈哈,真是有你的,玩儿得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他那是当着面儿拿我不懂的语言骂我傻屄啊。我把那么显而易见的线索放在你面前,你却视而不见,傻瓜注定要失去一切的,他是想在最后将我击败的时候,可以这样嘲笑我。”

    “我肏,我头疼,”一休捏住了自己的太阳穴,“你呀我呀他呀的,都他妈把我听晕了。”

    “呵呵呵,”侯龙涛走到大窗户千面,背着手,望着窗外,“如果不是因为跟丁儿臭贫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我还真分析不出他已经识破了文龙;如果不是我分析出了他已经识破了文龙,我大概还真琢磨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他妈也被你说晕了,”大胖摸着自己刚刮的光头,“我们就都当你说的一点儿错儿没有,咱们现在要怎么做?”

    “现在问题有点儿麻烦了,”侯龙涛回过身来,双手撑着会议桌,弯着腰,表情略显严肃,“我这次确实是被他算计了,我是想等他把上市的事儿跟我干我完了,我就让他滚蛋的。这两个月以来我放松了对他的警惕,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准备,很难说他现在已经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武大突然一拍大腿,“他所说的就是上市,跟俄罗斯人谈妥了,上市的时机就成熟了。生意已经大到了让你担心政府插手的规模,也有了更高的国际影响力,上市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you are so right。”侯龙涛一指二哥,“现在麻烦的就是他已经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了,i have no idea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很被动啊?”

    “废他妈话,”大胖扇了二德子的后脑勺一下,“你丫就会问这种低级问题。”

    “那可不一定,”二德子揉着脑袋,“田东华又不知道咱们已经知道他已经知道文龙是卧底了。”

    “没错儿,”侯龙涛走过去拍了拍二德子的肩膀,“我的自以为是导致了我本来应该是致命的失误,但他的狂妄自大又给我了重新取得领先的机会。现在我知道他要文龙传递给我的每一条信息都是假的,而他却不知道从现在开始,文龙传递给他的信息里,大部分都会是真的。虽然我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事事快他一步,但仍旧可以保持半步的领先优势。”

    “左屁不是在那边儿帮你看着他呢吗?他有什么异动吗?”

    侯龙涛摇了摇头,“我让左屁留心他在上市程序上的一举一动,他在背后做了什么,左屁大概就无从知晓了。文龙,我需要你跑一趟美国,也许再过一个月吧。”

    “我去还有用吗?他肯定不会让我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不是要你去看着他。他装着不知道你是卧底,我装着不知道他知道你是卧底,他的行为必须符合他不知道你是卧底,而我的行为也必须符合…”

    “明白明白明白。”

    “他不会马上要你过去,因为他需要你在这儿盯我一段儿,但最终他会要你过去,因为他怕你一个人留在我身边,你会控制不住自己;我不会要你马上过去,因为我自信他五年内不会对我再出手,但我最终会要你过去,因为我还是不放心他,需要你去看着他。如果我们俩任何一个人不这么做,对方都应该会产生怀疑的。”

    “我肏,我走了,我走了,”宝丁站了起来,“我头都听大了,你们这些斗心眼儿的人,我都替你们累。我就回去老老实实的当我的人民警察,你有什么要我做的就通知我。我走人了。”

    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和宝丁是一个想法…

    ***    ***    ***    ***

    武大、刘南和文龙跟着侯龙涛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坐在了他的大办公桌前。

    “我还是那句话,”刘南把一根烟扔到侯龙涛面前,“你要是没有把握玩儿他,现在就让人把他做掉,永除后患。如果是因为玉倩,你不好要他的命,就现在一脚踢开他,这都是最保险的出路。”

    “没有什么事儿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

    “那就别继续了,没必要冒那个险。”

    “别啊!”文龙先不干了,“现在收手,我以前费的劲不都白费了,怎么也得整出点儿结果来啊。”

    “又不是在做游戏,这是有倾家荡产的危险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