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瞎琢磨啊?”宝丁可不干了,“那是来灵感了,肏,别人的好主意就应该借鉴,那样儿咱们才能不断进步嘛。”

    “好好好,丁哥说得太好了,”文龙在一边直拍手,“不过你忘了曾志伟是什么下场了?”

    “切,那他妈是演电影儿,当然得让黑社会完蛋了,再说咱们又不是往公安局里派卧底帮咱们犯罪,不过是充实咱们的实力,让咱们的关系网更巨大,更好办事儿罢了。我把街头的小流氓培养成为人民服务、打击犯罪的公安战士,那是好事儿。”

    “我肏,你丫还一套儿一套儿的,”大胖往嘴里填着菜,“别他妈跟臭猴子学,不好。”

    “丫还真不是跟猴子学的,那天看完《无间道》才变成这操行的,说话老想拐弯抹角,老想显得特深沉。”

    “唉,没办法,”宝丁无奈的摇摇头,“一部好电影儿就是能对观众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好电影儿?《无间道》?”侯龙涛撇了撇嘴,“你说《无间道》拍得好?哪部啊?”

    “一二三都挺好的啊。”

    “狗屁,”侯龙涛这叫一个不以为然,“编剧多他妈差劲啊。咱们国内,包括港台的电影儿电视里,最弱的就是带推理、计谋的纯警匪片儿了,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编剧不行,太不严谨,老能找出特别明显的漏洞和特别不合理的地方儿来。要是推理和计谋不能自圆其说,那那片子能好看得了吗?”

    “《无间道》可是近几年难得的好片子,你丫还能唧唧歪歪出这么都东西来?”宝丁“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说明白了,哪儿不能自圆其说了?哪儿有漏洞了?你他妈说不出来都不行。”

    “肏,这有什么说不出来的,”侯龙涛把玉倩从腿上放了下去,“咱们从后往前说,从轻的往重的说。”

    好看的txt电子书

    玉倩从后面趴在爱人的肩背上,咬着他的耳朵。

    侯龙涛叼上根烟,“第三集,陈道明、曾志伟,还有黎明,都演得特别做作,想给人一种特阴险、特阴沉的感觉,但是根本就没表现出来,没事儿老耷拉着眼角儿、说话阴阳怪气儿、眼神空洞无物就叫阴险了?”

    “这他妈是逻辑推理上的毛病吗?”

    “不是,不是,你急什么啊?皇帝不急急太监?”侯龙涛瞥了一眼李昂扬,“你们都看过《无间道》三吧?你们谁告诉我曾志伟为什么让梁朝伟暴扁陈道明他弟啊?”

    “有交代吗?”宝丁扭头看着岑二德子。

    “你他妈问谁呢?”

    “没有吗?”宝丁又扭回了头。

    “我是没看见,”侯龙涛耸耸肩,“没准儿是我漏掉了,那片子我就没仔细看,也许编剧觉得原因太明显,根本就不用解释,真是那样儿的话,那就是我笨。”

    “你还笨啊?”玉倩搓了搓男人的脸。

    “哼哼哼,”侯龙涛把女孩的手拉到嘴边亲着,“陈道明说是有几亿的闲置资金,又说有政府的照顾,然后他想加入贩毒。傻屄才相信呢,要么他是傻屄,会有人跟傻屄合作吗?要我说我现在要贩毒,你们肯定都得说我神经病。”

    “这倒是真的,真有钱的人不贩毒,大部分政府官员也不愿意跟毒贩子有关系。”宝丁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不过这方面你不能太较真儿,”刘南搭茬了,“大部分看这片子的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他们不会知道其中的奥妙的。就像你看u571的时候,那鱼雷能擦着潜艇过去?早炸了,不过那只有真正的内行儿才知道,咱们就是看个热闹。”

    “得,那就不说第三集了,说第二集。”侯龙涛喝了口可乐,“fbi对所有的泰国大毒枭都有记录,他们一入境就会被严密的监控,还想去杀人全家?”

    “又来了吧。”刘南把一张餐巾纸砸在了侯龙涛的脸上。

    “三哥,你干什么啊?”玉倩心疼的在爱人的脸上亲着。

    “我没事儿,”侯龙涛拍了拍女孩的手,“放下这个不说行了吧?最开始曾志伟是非常受吴镇宇一家器重的,曾志伟也挺忠心的,刘嘉玲儿可以说是无缘无故的就要刘德华去把吴镇宇的老爸做掉了,到了儿也没给出任何的解释,她为什么啊?她有病啊?”

    “啊…”宝丁有点没词了,“那是为了曾志伟好,她说只要她的男人好就行了。”

    “什么?”

    “肏,没什么,”宝丁一甩手,“说第一集。”

    “别啊,第二集还没说完呢,嘿嘿嘿,”侯龙涛看着宝丁的样子就想笑,“刘德华想上刘嘉玲,挨一嘴巴就收手了?他是圣人啊?”

    “你丫行了,说他妈第一集。”

    “好好,”侯龙涛都快乐死了,“整个香港警察局只有黄秋生和另外一个警察知道梁朝伟是卧底,他居然敢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陈慧琳,吹牛屄呢吧?他不要命了?一个一星期见一次心理医生。”

    “你大爷,这他妈是第三集里的。”

    “是吗?”侯龙涛挠了挠头。

    “嗯…要不然就是第二集里的,我也不记得了,都他妈弄混了,反正肯定不是第一集里的。”

    “那得,不管这个了,曾志伟好歹是个混出了头的大哥,他就那么不会做人?刘德华已经是高级警务人员了,丫那跟他说话还是以阴阳怪气儿的,还把他当自己手下的小崽儿,丫那要真这样儿,都用不着刘德华动手,早他妈被别人做了。”

    “这你不能说是人家编剧的问题,这只是你个人的理解问题,有没有这样儿的啊?当然有了。”

    “ok,这算你说的有道理,”侯龙涛搓了搓鼻子,“我下面要说的就是《无间道》里最大的一个逻辑错误、最大的一个推理漏洞。”

    “你丫还他妈卖上关子了,”宝丁在侯龙涛的大腿上猛拍了好几下,“快他妈说吧。”

    “哼哼,”侯龙涛清了清嗓子,“你记不记得梁朝伟在刘德华办公室的那一幕?”

    “记得,就是梁朝伟现刘德华是卧底的那段儿吧。”

    “对,你再仔细想想,那段儿合理吗?”

    “哪儿不合理?你他妈就说吧。”宝丁都快蹦起来了。

    “梁朝伟看见那个信封儿了,知道了刘德华就是黑社会在警察局里的卧底,他为什么要跑啊?”

    “你傻啊,当然是因为怕刘德华害他了。”

    “你他妈才傻呢,刘德华为什么要害他啊?刘德华又不知道梁朝伟已经知道自己是黑社会了。梁朝伟这一跑,反而点醒了刘德华,他不跑的话,既可以恢复自己的警察身份,又可以在暗中监视、调查刘德华,最后将其绳之于…”侯龙涛说到这,突然不再继续说了,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怎么了?接着说啊,”宝丁推了推侯龙涛,“你丫接着说啊,嗨,犯什么傻呢?”

    侯龙涛就像没听见宝丁的话一样,慢慢的站了起来,右手捂着脑门,来回的踱着步,“ho1y mother of god。”

    “你丫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嘟囔什么呢?”宝丁坐在那直挠头。

    “fuck!”侯龙涛狠狠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为了不引起另外一桌上的女人们,他坐回了椅子上,但仍旧是用力的拍着自己的额头,咬牙切齿的继续咒骂,“fuck!fuck!shit!妈了个屄的!”

    “怎么了?”玉倩扭身坐回了侯龙涛的腿上,把他的手拉开,在他被自己拍红了的脑门上舔吻着,“你抽什么羊角儿疯儿啊?”

    “哼哼哼,”侯龙涛的眼里尽是兴奋的眼神,“我自以为聪明,结果还是被田东华玩儿了,嗯,有点儿水平。”

    “什么意思?”

    “今天不要再谈这个问题了,我还得仔细的想想,星期一到公司开会的时候再说。”侯龙涛说的很坚决…

    ***    ***    ***    ***

    东方经贸城一共包括八座写字楼,侯龙涛在接手东方广场后,把其中的一座里整整的三层给清空了,作为东星集团的总部,处理所有东星有关的业务。

    有了自己的楼,自然就撤掉了光大大厦的办公室,两个月以来,侯龙涛布置的人已经基本上掌握了如何操控净化器业务,田东华一手提拔起来的一批中层管理人员逐渐失去了实权。

    巨大的会议室里坐了十男一女,女的是身着警服的玉倩,她今天又旷工了,宝丁、一休和李昂扬虽然跟这件事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们前天看了侯龙涛的表现,就算只是出于好奇心也要来旁听的。

    “我先澄清一件事儿,”侯龙涛等所有人都坐舒服了,烟啊、水啊的准备好了才开始,“前一段时间,我想大家都能感觉到,文龙和玉倩走得很近,我和文龙之间产生了很大的隔阂,那都是假的,都是我们演的戏,演给田东华看的。”

    其他的人一阵骚动,除了武大。

    “噢,我说呢,”大胖挠了挠头,好像明白了,但很快脸上又出现了迷惑的神情,“也不对啊。”

    “这件事儿要想说明白,那就得从头儿说起了,大家有兴趣吗?”侯龙涛点上了烟。

    “有,喜欢听你说书,”宝丁愣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瓜子,“开始吧。”

    “哼哼,”侯龙涛笑了笑,“事情始于一年半多以前,我第一次见田东华,按当时的市场价值计算,他把事先说好的报酬整整翻了一翻儿,如果按现在的市场价值算,他多要了三亿多。马脸,你还记得我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记得,你好像是说总有一天你要让他知道你的不满。”

    “我是那么说的,他当时给我的印象就是城府特别深、特别有心计,虽然那本身并不是什么缺点,但落在一个我不信任的人身上,那我就必须得加倍注意了。马脸,还是你,我住院的那次,他帮你解决了点儿问题,对不对?”

    “是有那么回事儿,当时你丫还说以后不许我们占公司的便宜。”

    “嗯,”侯龙涛撇了撇嘴,“那是他处理的方式非常的得体、圆滑,可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帮你,他是市长的儿子,美国名校的mba,当时他还掌握着东星的财源,他为什么要对你这个小痞子的无理要求百依百顺?他为什么要对你客客气气的?”

    “嗨,你丫什么意思?”

    “别他妈在无关紧要的事儿上较劲。”刘南推了马脸一把,“猴子,接着说。”

    “我那会儿只是有那么个感觉,他的行为并不像一个真正的太子党,可也没什么真凭实据说他没安好心,但我真的是觉得他有点儿问题。他离我实在是太近了,让我寝食难安,可当时我又不能一脚把他踢开,所以我必须在他身边放一个我信得过的人。”

    “你跟文龙因为花瓶儿的吵架就是给他看的?”刘南琢磨过味来了。

    “是为了让他知道,咱们兄弟间的关系并不是真的固若金汤。”

    “那你丫不事先跟我们说清楚了,我当时还以为你们玩儿真的呢。”大胖不满的一甩手。

    “还是那句话,事先告诉你们了,你们的反应就不真了,一个细小的脸部表情都有可能让我们俩穿梆。”侯龙涛又续上一根烟,“在秦皇岛,我要那个市长秘书假意收买田东华,如果他收了那回扣,那不仅是给我留下了日后收拾他的资本,也证明他贪小便宜,贪小便宜的人是做不了大事儿的,那他就是一个不足为惧的对手。”

    “你那个回扣可不是一次性的,每年以十万计的收入可不是小便宜。”马脸算的比较细。

    “那看对于谁来说了,一个下岗工人一辈子都拿不到几十万,你一天就能收上百万,会在乎几十万?田东华没你富,但决不缺那几十万。他不收回扣也决不是因为他有多正直,从他的出现的方式就能看出他并不排斥这些小动作。”

    “他不排斥并不代表他会参与,”一休强忍着没笑出来,大概是在脑子里想到什么好玩的了,“我不排斥你们这些人,还跟你们走得很近,但我没像你们那样做流氓啊。”

    “你他妈说什么呢?”

    “你大爷,找抽啊?”

    “这他妈王八蛋。”

    “扁丫那。”

    一屋子人全都在同一时间开骂。

    “不合时宜,”侯龙涛指了指一休,“当时我不能肯定他为什么会那样,但绝对是加重了我对他的疑心,也更坚定了我要文龙接近他的决心。后来玉倩回来了,她跟田东华相识的年头儿可就长了,她口中的田东华和跟咱们认识的那个田东华大不一样。”

    “我认识的田东华鼻孔儿朝天,”玉倩从宝丁的口袋里抢了一把瓜子,“绝对的目中无人,我都奇怪他居然会给你们好脸儿。”她指了指马脸,“我怎么也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