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两四腥说氖直忱铮恢惫岽┝怂氖终疲ぴ谀局频淖烂嫔希拔医心闩鑫颐妹茫 薄?br />

    “啊…”周渝民声嘶力竭的惨叫了一声,前两下的疼痛很短促,但最后这下可真是能要人命,那叉子一点都不锋利,完全是在蛮力的驱动下将肉生生的撕开的,那种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侯龙涛拿起一张餐巾纸,擦掉了溅在自己脸上的鲜血,站起来拍了拍周渝民的脑袋,“你别动,你敢动,我就把你的右手也钉上。”

    文龙和司徒清影都向后退开了两步。

    “啊…啊…”周渝民从嗓子眼里出呻吟声,他的脸色煞白,满脸的虚汗,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侯龙涛很缓慢的搬起了自己坐的那张木椅子,一直举过头顶。

    “不…不要…”周渝民眼看着对方脸上冷酷的笑容,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自己已经由于剧烈的痛感而虚脱了,连动都动不了,更别提躲闪或是反抗了。

    木椅子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砸了下来,在和周渝民的左胳膊接触的一瞬间,产生了“咔嚓”的巨响,由于巨大的撞击力,椅子在空中散了架,只剩下椅背还攥在侯龙涛手里。

    周渝民连叫都没叫就昏过去了,他的左手仍旧钉在桌面上,左胳膊呈现一种正常人达不到的扭曲度,明显是被敲断了骨头。

    “你们把衣服脱了。”武大指了指蒋胖子。

    那个影视公司的代表已经吓傻了,既没动也没说话。

    蒋胖子大概在台湾混的时候没少见这种场面,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他阴沉着脸,“侯龙涛,你惹了大麻烦了。”

    “哼哼哼,”侯龙涛一脸不屑的叼上烟,“让你他妈脱衣服,别装傻。”

    “什么意思?”

    “你妈了屄,”刘南一幅恨铁不成钢、难以置信的样子,“你们这群台湾二屄,肏,真他妈费尽,帮他们脱!”

    十几个小痞子一拥而上,连带还躺在地上的宋瘦子一起,把三个台湾人按在地上,把他们的内裤以外的衣服、裤子全给扒了。

    “兵哥。”一个小流氓把从宋瘦子身上搜出了一个还在运行的录音机放在了武大面前。

    “狗屄阿土伯,跟我们玩儿这套。”侯龙涛摇着头朝厨房走去…

    1g3349 2oo6…o1…11 18:51

    第一百九十三章 乔迁之喜

    编者话:有读者说最近《金鳞》里的勾心斗角太少了,明面上的确实没有什么,不过勾心斗角却一直没少,一环套一环,一步套一步,涉及到的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一个不经意的表情都有用处。看出来的读者,我领着你们一点点的深入,没看出来的读者,也没什么损失,说不定在最后迷底揭晓的时候会觉得更有意思呢。

    ***********************************

    4/14/2oo4…4/3o/2oo4

    厨房最里面是一个冷库,门是开着的,从里面传出阵阵的叫骂声、惨叫声、求饶声和皮肉爆裂的声音。

    冷库里站着小十个穿着厚实的小痞子,大胖则只穿了一件小背心,脑门上都是汗,他手里攥着一根黑色的皮鞭,来回抽打着被吊在空中的李可和黄强,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被冻得蓝紫的赤裸身体上已经布满了一道一道的伤痕。

    “你个台湾小崽子,跑到北京来骗小姑娘儿,你爽了吧!?哈哈哈,你他妈这回爽了吧!?小王八蛋,帮着外人糟蹋自己人,王八羔子!”大胖越打越起劲,鞭子落处便是皮开肉绽、血光飞溅。

    侯龙涛抱着双臂靠在冷库的门上,“大哥,行了,玩儿够了就让他们滚蛋吧。”

    “呼,肏,”大胖把鞭子扔到了一边,伸手招了招,“帮他们洗洗。”

    两个手下从冷库的架子上端下两个铝盆,盆里的水没有一点要结冰的迹象。

    “等会儿,”侯龙涛过去用小指蘸了点水,然后碰碰舌头,“肏,让他们爽吧。”

    两盆水冲着李可和黄强泼了过去,两个人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一样,边惨叫边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哼哼哼,”侯龙涛冷冷的笑了笑,“带他们出来吧。”

    一群人回到大堂的时候,蒋胖子他们的衣服都已经穿好了。

    “三个可以走路的,三个不能走路的,一人扶一个,正好儿,咱们配合的还不错,”侯龙涛走到蒋胖子身前,帮他拉了拉领带,“你们可以滚蛋了。”

    “侯龙涛,竹联帮记住你的好处了,总有一天我们会加倍奉还的。”

    “好啊,你回去告诉你们帮主,或是老大、老板,不管你们怎么叫吧,告诉他,等解放军登了岛之后,我们会去拜访他的,”马脸在一边阴阳怪气的插了一句,“让他多给我们准备几个台湾小娘们儿。”

    “你们跟他有什么不一样?”蒋胖子指了指周渝民,“他要玩大6妞,你们要玩台湾妞。”

    “我们要台湾妞儿自愿被玩儿,我们摆明了告诉人家我们要玩儿台湾妞儿,我们是真小人。他装成平易近人的青春偶像,欺骗大6小女孩儿,那叫伪君子。”

    “别他妈跟他废话了。”侯龙涛冲马脸挥了挥手,他一把抓过影视公司的代表,“还记得你应该做什么吗?”

    “记…记得…”那家伙的双腿还在抖,“我…我会把钱送去…送去的…”

    “好,很好。”侯龙涛用力的那人的肩膀上拍了拍。

    那个代表的腿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侯龙涛走到被人架着的李可和黄强面前,什么也没说,只是乐呵呵的指了指他们。

    “再…再也不敢…不敢了…”

    “狗屁,说的好听,牛屄你们就再做。”侯龙涛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周渝民身边,揪住他的头,把他的脑袋拽离了桌面,“如果让我听说你又欺负哪个大6妹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让你这个台湾帅哥变成台湾第一变性美女。”

    “哈哈哈…”旁边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周渝民的样子就跟快死了一样。

    “你要是能把这件事儿在你的戏子朋友里传传,那是最好的,让他们别以为在屏幕上露了几次脸儿就到哪儿都能脱裤子。”

    “是…是…”

    “是你妈,现在都他妈听话着呢。”侯龙涛把周渝民的头狠狠的撞在桌面上…

    两天之后,各个报纸杂志的娱乐版都出现了周渝民拍戏时弄伤了手的新闻,过了一天,又爆出他在搬箱子的时候把胳膊弄断了新料,他三个月之内算是没法再拍片了…

    ***    ***    ***    ***

    四月二十六号下午,侯龙涛、武大和文龙一起把田东华和另外两个东星的职员送到了机场。

    “这次就看你的了,”侯龙涛握住了田东华的手,“左魏他们会全力配合你的,越早完成越好。”

    “我会尽力的。”

    “keep me updated。”

    “没问题,我每天用e…mai1把进展通报给你。”

    “那就祝你马到功成了。”侯龙涛看了看表,“进去吧。”

    “好,咱们走吧。”田东华招呼了一下两个手下,然后又分别跟武大和文龙告了别。

    h2驶上了回城的路,武大推了一把副座上的文龙,“那丫那刚才临走前看你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你们他妈是不是在暗地里搞同啊?”

    “狗屁。”文龙抡胳膊在武大的右臂上抽了一下。

    “你也看出来了?”侯龙涛坐在后面,撇着嘴点上根烟。

    “多明显啊,那还能看不出来?那种眼神儿不是托付终身就是委以重任。”武大按下车窗交了高费。

    “你丫没完了?什么他妈托付终身。”文龙把武大刚叼上的烟抢了过去。

    侯龙涛扭头望着窗外,把烟从鼻子里喷出去,有点想不通…

    ***    ***    ***    ***

    同一天下午,侯龙涛的豪宅终于交付使用了,除了陈氏姐妹、冯云和张玉倩,剩下的十大美女用了三天时间全部入住了。

    星期五下午,侯龙涛一个人躺在一张大充气垫子上,在巨大的私人“水上乐园”里“漂流”着,他一手端着一杯可乐,另一手泡在清彻透明的水里,闭着眼,悠哉游哉的享受着透过屋顶照射下来的北京春天的温暖阳光。

    茹嫣从上层的入口处走了出来,她穿了一件嫩黄色的连身泳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上没有一点瑕疵,脚上蹬着一双嫩黄色的无带高跟凉鞋。

    长腿美女走过木制的小拱桥,上了三面环水的“湖心岛”,来到一架擦得锃光瓦亮的benet钢琴前,在琴椅上坐下,开始“叮叮咚咚”的弹奏一曲小夜曲。

    茹嫣小时候曾经学过几年钢琴,她还挺喜欢弹的,不过那是她父亲没生病之前的事了,她跟侯龙涛好了之后才又有精力、时间、金钱和心情把以前学过的东西捡起来,她还是蛮有天赋的,从普通人的角度看,她弹得已经非常不错了。

    侯龙涛也爬上了湖心岛,擦干自己的身体,侧身靠在钢琴上,看着爱妻十根纤细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等她弹完了一曲才探身在她的嘴唇上吮了吮,“它们真是太棒了、太美了。”

    茹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在泳衣上撑起两座小山、形成深深乳沟的胸脯,“你就色吧。”

    “什么啊?”侯龙涛知道美人误会自己的了,“是你自己思想龌龊,哼哼,”他蹲下去,把女人的右手拉过来吻了吻,“我说的是它们,能弹奏出那么动听的声音。”

    “什么叫龌龊啊?”

    “不龌龊,肮脏行了吧?”侯龙涛把女人柔如无骨的食指放进嘴里吸吮起来,“真甜,就像小时候吃的棒棒糖一样。”

    “那你不怕它化了啊?”

    “怕啊,”侯龙涛用鼻子贴住爱妻的手背,在上面闻着,“可你就像毒品一样,让我上瘾,让我一天都离不开,怎么办啊?”

    免费txt小说下载

    茹嫣没有回答,她弯下腰,捧住男人的脸颊,把香舌送入了他口中挑动,“哥哥,还想听什么?我给你弹。”

    “好啊,要有点儿难度的。”侯龙涛的双手放在了美女光滑的大腿上,上下抚弄着。

    “你说。”

    “欢乐颂吧。”

    “这就叫有难度的?”

    “还没完呢,先别说大话。”侯龙涛咬住美人柔软的耳垂,小声嘀咕了两句,右手隔着泳衣在她的胯间搓动起来。

    “坏哥哥…”茹嫣低垂着眼帘,扭头用银牙在爱人的脸上划着。

    侯龙涛把女人拉了起来,拥住她接吻,双手在她的屁股蛋上抓捏。

    “你就会出坏主意。”茹嫣抱住男人的脖子,抬起右腿在他的大腿上磨蹭。

    侯龙涛转到了女人的身后,把琴椅的高度调低了一点,他坐了下去,抱住长腿美妻的一双大腿,脸颊蹭着她的滑嫩的臀峰。

    茹嫣微微的弯下腰,使自己圆滚的屁股更加的突出。

    侯龙涛左手的大拇指勾住了爱妻右臀部泳衣的边缘,把弹性很好的布料向左边拉开,先是把整个右臀瓣露了出来,然后是向外散着香气的臀沟,红润的屄缝微微张开着。

    “嗯…”茹嫣觉出男人在向自己的屁股缝里吹着气,喷在敏感的肛门和小穴上,暖暖的,痒痒的,她扭动着小蛮腰,想要往下坐,“哥哥…”

    “等等。”侯龙涛左手的手掌托住了美人柔软的屁股,右手的两根手指抠进了她的阴道里,使她温暖的体腔分泌更多的爱液。

    “啊…”茹嫣的子宫被男人的手指碰触到了,她的身子轻轻的颤了起来,“哥哥…已…已经很…很湿润了…”

    侯龙涛根本一直就是赤身裸体的,他克服了湿腻膣肉强大的阻力,把手指抽了出来,左手抓着她泳衣的裆部,右手扶着她的胯部,把她向自己的双腿间按。

    茹嫣双手扶着自己的大腿,慢慢往下坐着,只觉一根冒着热气的大棍子被自己缓缓的坐入了体内,把自己的蜜穴严丝合缝的堵上了,浑身上下一下就变得又酥又麻,舒服得难以用语言形容,只好“啊”的娇叫了一声。

    侯龙涛放开了泳衣,火热紧窄的穴道把他裹得有一种升天了的感觉,他仰起头,咬着牙,一脸的痴迷,他掐着女人的细腰,引导她在自己身上重重的坐了两下,然后上身前倾,双手隔着质地光滑的泳衣捏住了她的乳房,舌头在她白皙娇嫩的后背上舔着,挑动着自己的老二,“宝宝,弹吧,让我听听你的欢乐颂。”

    “嗯…嗯…哥哥…”茹嫣一边前后蹭着屁股,一边把玉指落在了琴键上,但因为双脚不能踩脚踏,双手也因为性爱的欢愉而?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