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1部分阅读
    “是啊,所以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那小子现在已经不在这儿了吧?”侯龙涛灭了烟,把剩下的咖啡喝光了。

    “是啊。”

    “您让他走的?”

    “是啊。”

    “行了,我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我再要做的事情都是经过考虑的,你帮我约他出来吧。我要回家陪我的小妻子了。”侯龙涛站了起来。

    “龙涛啊,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种事儿老是生在你身上呢?”古全智在年轻人走过自己之后才又蹦出来一句。

    “家家都有本儿难念的经嘛,有钱有势一样有烦恼。”侯龙涛只是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迈步离开了咖啡厅…

    ***    ***    ***    ***

    薛诺坐在长沙上,低着头,双手不自在的摆弄着自己睡衣的衣角。

    何莉萍坐在沙的另一边生着气,清影已经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她说了,她抱着女儿心疼了好一阵,然后才开始生她的气。

    免费电子书下载

    “萍姐,”如云帮何莉萍拿来一杯水,坐到她身边的沙扶手上,拉住她的一只手,“别生气了,诺诺不是已经认错儿了嘛,我知道她是真的知错了。”

    “诺诺啊,”何莉萍扭过头,看着一脸愧疚的女儿,“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做事儿怎么还这么不过脑子呢?你骗我们,我都可以不说什么,龙涛都跟你说的那么清楚了,你还是让自己置身那么危险的境地,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那最伤心、最难过的还不就是我们这些人。你也不用为我们想,出了事儿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

    薛诺看到母亲的眼眶里出现了泪光,自己的鼻子也是一酸,大颗大颗的泪珠涌了出来,她扑到母亲的腿上大哭了起来,“妈,都是我不对,我…我真的…真的知错了…您…您就原谅我吧…”

    “傻孩子,”何莉萍爱惜的抚摸着美少女的黑,“妈妈只想你能平平安安的,只想你什么都好。”

    “我…我知道…我知道…”

    大门从外面打开了,侯龙涛走了进来,四个女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侯龙涛看到何莉萍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走到她身前,在她散着香气的头顶上吻了吻,然后冲跪在地上的女孩勾了勾手指,“诺诺,跟我进来。”

    薛诺现男人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心里又打上了鼓,才跟着走了两步停住了,回头愁眉苦脸的望着如云。

    “去啊。”如云挥了挥手。

    侯龙涛进了女孩的房间,坐在她的转椅上,伸手拉住她睡衣,把她扥到自己身前,眼光集中在自己的手上,“诺诺,你让我很失望。”

    “涛哥,我…”薛诺低着头,咬着下唇,她现在去死的心都有。

    侯龙涛抱住了女孩的小蛮腰,把脸贴在了她的胸腹间,“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本来是特别特别生气的,想大骂你一顿,可一见到你,我就只想抱着你,疼你。不是你的错儿,你不过是太单纯了。”

    “涛哥,你…你骂我吧,骂我吧…大声儿的骂我…涛哥…我…”

    侯龙涛把女孩的睡裤慢慢的从她的屁股上剥了下去,双手捏着她包裹在纯棉小内裤的饱满臀峰,用额头轻轻拱着她,“忘了咱们约定过什么了?我连重话都不会对你说一句的,我只会永远永远的疼你。”

    “嗯嗯嗯嗯…”薛诺哭的更伤心了,爱人越是通情达理、越是心疼她,她就越后悔、越恨自己。

    “还哭?”侯龙涛抬起头,满怀柔情的望着美少女,“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儿,我就原谅你。”

    “你…你说…说啊…”薛诺捧着爱人的脸,希望他能给自己出一道特别特别难的题目。

    “从今往后的一百年,我说的每句话你都要听,行吗?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行…行…”薛诺的呼吸非常的不均匀,她知道男人并不是完全在跟自己开玩笑。

    侯龙涛把上身挺直了,一边解着女孩的睡衣,一边吻住了她的嘴唇,“他有碰到你吗?”

    “没有,我…我死也不让别的男人碰我…”薛诺张开小嘴,把男人的舌头迎进檀口里,他如果想做爱,那自己就要乖乖的跟他做爱。

    “这对儿漂亮的小妹妹只给我一个人摸对吗?”侯龙涛把美少女的睡衣敞开,托住两只又白又嫩的乳房,两只大拇指压住娇艳的小奶头。

    “对…对…”薛诺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爱人的抚摸让她的心情一下就平静下来了,他的温柔是治愈一切创伤的灵丹妙药。

    侯龙涛把一颗小樱桃含进嘴里,真的有甜味,他的双手又挪了下去,把女孩的小内裤扒到她的大腿上,左手爱抚着她的大腿,右手从后面钻入她的屁股下,两根手指托住嫩滑的阴唇揉了起来。

    “嗯…”薛诺低着头,缩着脖子,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两条白玉般的长腿夹紧了,“涛哥…”

    “诺诺,”侯龙涛把手指缓缓的竖了起来,进入了美少女紧窄湿热的体腔,“本来我是不反对你跟别的男人出去玩儿的,比如说跟男同学看电影儿,上酒吧、歌厅什么的,可现在看来,你真是没什么防人之心,以后只许跟我出去。”

    “嗯…”薛诺答应的痛快极了,现在就算爱人要自己以后再也不许理别的男人,她也会答应的,“我…我只要涛哥…啊…涛哥…”

    侯龙涛在女孩微微肿的脸颊上舔了舔,手指抠挖的度稍稍加快,让她身体里湿腻的嫩肉更紧的裹住自己,“乖宝贝,他用哪只手打的你?”

    “左…左…”薛诺抱住了男人的头,向里收缩着柔软的臀肉,“涛…涛哥…我…啊…站不住…了…嗯…”

    侯龙涛把自己的裤子解开了,露出挺向斜上方的阳具,揽着美少女的腰,帮她把一条腿从睡裤和小内裤里褪出来,让她跨到自己的双腿上,龟头顶进了她的小穴里,“坐下吧。”

    免费电子书下载

    “涛哥…”薛诺的屁股碰到了男人的双腿,一根火热坚硬的肉棒一直插到了小肚子里,让她面红耳赤,说不出的充实舒爽。

    侯龙涛用舌尖挑逗着女孩艳丽的乳晕和乳头,双手往外掰着她的臀瓣,把她已经相当丰满的屁股向上抛动,让她细嫩的阴唇套动自己青筋暴突的大鸡巴,“告诉爸爸,那小子怎么欺负你来着?”

    “不…爸爸…啊…爸爸…肏我…我…嗯…嗯…我不…不要说…”薛诺像骑马一样,在男人的身上颠动,子宫被坚硬的龟头敲击时产生的阵阵酥麻传遍全身,让她有点呼吸困难。

    “告诉我,听话,”侯龙涛咬着美少女香甜的乳肉,把一根手指顶进了她的小屁眼里,“给爸爸讲讲。”

    “我…啊…他想亲…亲我…啊…啊…我…我狠狠的咬他…啊…他不…不是你…爸爸…啊…啊…”薛诺一边叫着床一边把跟周渝民对峙的经过费劲的说了一遍,“我只…我只跟爸爸…跟爸爸你做…做爱…啊…嗯…”

    “小宝贝儿,爸爸知道你乖,啊…小宝贝儿…”侯龙涛开始剧烈的摇动屁股,把转椅带动得“吱吱”做响。

    一般的情况下,当性侵犯的受害者叙述事经过的时候,她们会有一种又一次被侵犯的错觉,re1ive the crime,那对她们精神和心理上的伤害都是很大的,可如果她们不说,这是把伤痛埋藏在心里,那从长远来看,对她们的身心健康伤害更大。

    侯龙涛不愿意让心爱的小姑娘受到任何的一种伤害,便试着在做爱的同时引导她把晚上的事情详细的跟自己讲了一遍,效果还算不错,没引起她的什么不良反应。

    这也是多亏司徒清影及时出现,周渝民几乎就是没能把薛诺怎么样,要是真的得逞了,女孩都不可能这么快就让爱人再进入自己的身体。

    薛诺在叙述的时候,大脑基本上已经因为和男人缠绵的性行为而处在半麻痹的状态下了,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自责和耻辱,算是在不知不觉中成功的突破了受害者的心理障碍。

    薛诺的那三个朋友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她们不光不能跟最信任的家人讲明自己的经历,还要千方百计的隐瞒,这对她们的将来是一定会产生负面影响的,至于影响有多深,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台湾同胞(下)

    编者话:¥¥版主没看明白吧?古全智要侯龙涛三思而后行看不是因为中央怕因为周渝民伤到台海利益,有关台海战争的那几句话根本就是两个人在说笑。这是跟大家一起过的第二个春节了,我是真的不想跟你们过,唉。

    ***********************************

    4/12/2oo4…4/14/2oo4

    又是一家高档夜总会记到了东星集团的名下,沙弼在开业典礼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把帐本取出来看了看,自从自己来广州之后,已经帮东星赚了上百万了,可自己也就只挣了两万左右。

    “唉…”沙弼把帐本扔到了一边,真是越想越委屈,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

    “干嘛又唉声叹气的啊?”刘纯叼着烟从外面进来了。

    “还不是你丫招的。”

    “我怎么了?”

    “肏,你想出没想出辙来啊?”沙弼百无聊赖的瘫在转椅上。

    “办法是有一个,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儿了。”

    “真的!?”沙弼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眼睛都放光了,他刚才不过是随便一问,并没指望得到肯定的答复,没想到对方竟然已经有了主意,这可真叫人喜出望外,“快说,快说。”

    “还是那句话,富贵险中求,你得有胆子才行。”刘纯低垂的眼皮,一幅很神秘的样子。

    “你丫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啊?赶快说。”

    “这样…”刘纯向前探了探身,抬眼看了看沙弼,脸上又出现了犹豫的表情,“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丫…”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太急了,我怕你把事情搞砸了,那可是要死人的。”

    “我都听你还不行?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我不自作主张,那事情不就砸不了了,”沙弼都快急死了,“你就说吧。”

    “好,”刘纯右手攥成拳头在自己的左手心上一砸,他又把身子倾了过去,眼中杀机流动,把想法说了出来,“这要是成功了,咱俩就能一步登天,过皇帝都羡慕的日子。”

    “这…这…”沙弼脸色有点白,他好像浑身无力一样的再次瘫回椅子里,“这能行吗?”

    “能行,我已经跟律师咨询过了,只要他们签了字,那就是有法律效力的,东星就是咱们的了。”刘纯恶狠狠的一攥拳。

    “我是说…” 有汗珠从沙弼的额头上沁了出来,“我是说那可是侯龙涛啊。”

    “怎么了?你不会是想忠心耿耿的给他做打杂儿的吧?”刘纯皱了皱眉,“你是对他感恩戴德吗?他当初送你一个人来广东,可不是真的在重用你,那是送你来死的。那会儿东星在广东可没势力,你打着它的旗号展,那跟外省的黑社会来抢地盘儿没区别。要不是你自己机灵,一句话说错了、一件事儿办错了,估计就得被这边儿的人喀嚓了,你跟他讲忠心?”

    “不是这个问题,”沙弼摇了摇手,“我是说,侯龙涛啊,他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这我还不知道?不过再狠的人被刀架住了脖子,被绑上了手脚,他也一样狠不起来。唉,”刘纯靠回椅子里,一摊双手,“早说了富贵险中求,我刚才就是一说,没胆子咱们就别做,保持现状就是了,也许咱们就是挣小钱儿、给人打工的命。”

    沙弼坐在那半天没出声,他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细节,咱们得好好儿计划一下儿,每个细节都要计划到,有命在才能花钱啊。”

    “好!咱们就大干一场。”刘纯意气风的站了起来…

    ***    ***    ***    ***

    “快到动手的时候了,”田东华扔下筷子,把椅子拉到了文龙身边,“我已经把我该做的都安排好了,下面就看你的了。”

    “好好好,赶紧说,要怎么干?要我怎么样?”文龙可兴奋了。

    田东华把整个计划一步一步的讲解给文龙听,具体到了每一个细节,“你的任务就是如果侯龙涛不愿意动地方儿,你要想办法让他动,说服他。这件事儿并不是立刻就能实施的,广东那边还需要时间准备,真到了能动手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美国了,这边靠你行吗?”

    文龙点上一颗烟,用力的吸着,左手搓着自己的脑门,好像没有回答对方问题的意思。

    “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