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0部分阅读
    “啊!”薛诺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

    周渝民处在盛怒之中,他一把揪住女孩的头,把她从沙上拽了下来,往地上一扔,“贱货!你们这些大6妹是最他妈贱的,又他妈土,到了台湾就只配做妓女,不让我玩!?”

    薛诺爬了起来,想往大门口跑。

    “跑!你他妈往哪跑!?”周渝民上去就在女孩的背上踢了一脚。

    “啊!”薛诺向前冲了两步,撞在还在拼命摇着头的戴晶身上,两个人全摔倒了。

    李可跟着周渝民干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需要使用暴力,他不是傻子,没出事是没出事,一旦出了事,自己就是绝对的替罪羊,今天看样子就是要出事。

    “仔仔,”李可扔下已经被扒得酥胸半露的刘莹,过去拉住了周渝民,“要不然这次就算了吧,有的是小娘们儿愿意让你玩儿。”

    刘莹已经被吓坏了,虽然男人离开了,她却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抱着自己的肩膀,蜷在沙上哭泣。

    “你滚开!”周渝民推了李可一把,指着自己流着血的胳膊,“我还就非干她不可!”

    “算了,仔仔,”李可又把周渝民拦住了,“算了,今天就算了吧。”

    趁着这个机会,薛诺已经把还在抽搐的戴晶扶了起来,拉着她向大门冲去。

    姚丽娜突然从里屋冲了出来,她身上的衣物还算整齐,但飞扬起来了短裙下是真空的。

    黄强捂着流血的脑袋追了出来,原来刚才他扒掉了女孩的内裤后有点得意忘形,放开了她的手去解自己的裤子,结果被很泼辣的姚丽娜用扔在床上的烟灰缸砸中了头…

    1g3349 2oo6…o1…11 18:51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台湾同胞(中)

    编者话:有男朋友的女孩一样会对明星有感觉的,因为男朋友是实的,偶像是虚的。当虚的东西变实了,也许就没有了它虚的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

    4/9/2oo4

    “叮呤,叮呤”,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薛诺正好跑到门口,一把拉开了门,门外站着司徒清影、杨恭如和钟楚红,一瞬间,屋里屋外的九个人都愣住了,只有戴晶还在晃着脑袋。

    “姐!”薛诺一下扑进了司徒清影的怀里。

    司徒清影也看明白了屋里是怎么回事,她一手搂着薛诺,一手已经把兜里的弹簧刀掏出来了。

    周渝民看出今天的事情是不可能照自己的意愿展下去了,立刻换上一副很无辜的大男孩表情,“不玩了,大家都玩得不开心,那就散了吧。”他说着就走进了卧室,把房门摔上了。

    司徒清影真的想现在就冲进去给那小子几刀,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薛诺她们带走。

    “赶紧走,赶紧走,还想赖在这儿啊?”李可过去把还在哭泣的刘莹从沙上揪了起来,又把女孩们的大衣和小包一类的东西都往门口扔。

    现在危险已过,几个女孩都小声抽泣的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现在仍旧不是她们主事。

    “司徒小姐,带她们去我的房间吧。”钟楚红向几个女孩招了招手,她是娱乐圈里的老人了,这种男明星把小女孩骗回房间里上床的事太普通了,她还是非常的镇定的…

    ***    ***    ***    ***

    “他妈的!”侯龙涛用力的砸着方向盘,“变灯儿啊!”

    “不会有事儿的,”如云扶住了男人的胳膊,“诺诺是大姑娘了,她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清影也在那儿,不用太担心。”

    “你不明白,”侯龙涛都快哭出来了,“上次是你,这次是诺诺,我都有机会预防的,可我都是什么都没做,我…我…如果你们受了伤害,我是万死难赎其罪的,我是说什么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我明白,但是不一定就出事儿了啊,也许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party呢。”如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但还是说出来安慰爱人。

    侯龙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赶紧按下了接听键,“清影,怎么样?”

    “…”

    “呼…妈的,我这就过去。”侯龙涛先是如释重负般的出了口气,然后又恶狠狠的咬了咬牙…

    ***    ***    ***    ***

    杨恭如开始时并没有跟着司徒清影她们一起回钟楚红的房间,她在走廊里拨通了古全智的电话,跟他说了刚才的事,接受了他的指示。

    杨恭如再次敲开了周渝民的房门,除了开门的那个男人,剩下的两个正在一边包扎伤口一边用台语大骂着什么。

    “有事吗?”周渝民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女人。

    “你赶紧走,去你的经纪人那,让他安排你的住处,你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

    “为什么?”

    “刚才那个小姑娘是东星太子哥的人,你惹了大祸了还不自知,太子哥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呢,等他来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谁是太子哥啊?”周渝民的不屑溢于言表。

    “我…我先走了。”李可从衣架上抓下自己的夹克,他可知道太子哥是什么来头。

    “慌什么!?”周渝民把一个空啤酒罐扔到李可的头上,“他是谁啊?”

    “走吧,咱们先走吧,我知道他是谁,咱们先离开这儿再说,”李可脸上都见汗了,“你们不走我真的要走了。”

    杨恭如差点没乐出来,她刚才还怕自己说服不了他们呢,现在看来都不用自己再废话了。

    “有什么好怕的!?”周渝民瞪起了眼,他从李可的表现就能看出太子哥真的不是什么善碴,他也想走,但当着杨恭如的面,这口可不能松,诱奸大6妹的事在圈里传开那是光荣事迹,被一个人的名字吓跑了的事要是传开了,那可就不用再混了,自己怎么说也是有背景的人。

    杨恭如也很明白人情世故,“我倒不是真的怕他找你们的麻烦,只是真的闹起来对你的阳光形象不好,也对咱们的片子没有好处。不过你们男人的事我弄不懂,走不走随你们。”她说完就离开了。

    周渝民他们三个人在三分钟后就离开了长城饭店…

    ***    ***    ***    ***

    侯龙涛到了饭店外面的时候又给司徒清影打了个电话,上楼之后直接推门就进,“诺诺,诺诺。”他已经听说自己的小妻子受伤了。

    “涛哥…”薛诺从沙上站了起来,眼里尽是泪水,她听见了爱人焦急而又充满关怀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没脸见他。

    侯龙涛冲到梨花带雨的美少女面前,轻轻的捧住她的脸颊,她的右脸上有一片很明显的青紫色,“我的诺诺…”

    “涛哥…”薛诺透过自己模糊的双眼,可以看到男人痛苦的神情,她的心里就像被刀绞一样的疼,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涛哥…对不起…对不起…涛哥…”

    “小傻瓜…”侯龙涛在外面的时候真的是很生气、很失望,可一进屋,一旦看到了心爱的女孩望着自己时眼中出现的那种依恋、那种对自己的渴求,除了想要安慰她、抚平她的伤口之外,其它的想法都没了,他紧紧的抱着美少女,抚摸着她的头,“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没事儿就比什么都重要。”

    薛诺在爱人的怀里轻声抽泣着,“涛哥…我…”她想停止哭泣,可眼泪却越来越多,她想永远都不离开这个男人的怀抱。

    侯龙涛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没有硬汉气,他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环视了一圈,衣衫不整的姚丽娜和刘莹坐在沙上,她们都已经不哭了,只是略微有点愁眉苦脸,戴晶就不一样了,她躺在床上,一只手挡着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怕光一样。

    “她怎么了?”侯龙涛指了指戴晶。

    “周渝民给她吃了摇头丸一类的药。”

    “嗯…”侯龙涛深深的吸了口气,刚才光顾着心疼薛诺了,都把那个狗屁东西给忘了,他稍稍把女孩推离自己的身体,在她的嘴唇上吻了吻,“在这儿等我。”

    “涛哥,你去哪儿啊?”薛诺拉着男人的衣服。

    “我马上就回来。”侯龙涛又用脑门顶了顶美少女的额头,他转过身,冲着司徒清招了招手,“跟我来。”

    “嗯。”司徒清影已经等了半天了,她又把刀拿出来了。

    如云过去一把抢下了司徒清影的刀子,“你们两个别乱来。”

    “是啊,你们不要乱来。”古全智从外面走了进来。

    “古叔叔?”侯龙涛对于老狐狸的出现略感惊讶,“您怎么来了?”

    “杨小姐把这里的事儿通知我了。”

    “那您说怎么样。”侯龙涛并不介意古全智在这个时候出现,本来有如云在,他就知道自己闹不起来。

    “先让我的司机把几位小姑娘送回家吧。”

    “也好。”侯龙涛又转向如云,“你和清影先带诺诺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行。”如云过去搂住了薛诺。

    侯龙涛跟着古全智来到了饭店的咖啡厅,找了一张空桌坐下,“男主角换人,反正刚开始拍,损失算我的。”

    “你想怎么处理啊?”古全智要了两杯咖啡。

    “哼哼,”侯龙涛冷冷的一笑,“放心,我不会宰了他的,好歹是名人嘛,我饶他不死。”

    “这次我可就帮不了你了,你还是量力而为吧。”

    “我用您帮我吗?”侯龙涛觉得对方的话里有话,“一个臭戏子能有多大后台?难不成他是被哪位大姐包了?吴…”

    “别胡说,”古全智差点没乐出来,“你这孩子,嘴上有没有把门儿的?”

    “我想也不是啊。”侯龙涛耸了耸肩,他现在很放松,很平静,“不过,那是谁啊?您连广东省政府都能帮我治了,搞不定他?”

    “人家的后台是台湾最大的黑社会竹联帮,说实话,上次为了那么点儿的事儿大动干戈已经有点儿过分了,但好歹咱们能够得着,这次总不能为了你争风吃醋就去跟第七舰队打仗吧?”

    侯龙涛没回答,如果要是真能豁出去,跟第七舰队碰碰那才叫爽。

    “别胡思乱想啊,”古全智指了指有点出神的小伙子,“不可能的。台湾是要收回的,但绝不会是因为有人动你女朋友的脑筋。”

    “当然不会了,”侯龙涛摆了摆手,“他是竹联帮的成员?”

    “那倒不是,演艺圈儿里事儿我比你清楚,我就跟你说说。”古全智喝了口咖啡,“大部分的艺人都是要和影视公司签约的,只有极少数是个体户儿。当一个影视公司现有潜力的演员,比如说一个特精神的小伙子,那就要花大价钱包装、培养,可如果把他捧红了他就跳到别的公司去,那不是就赔了。”

    “签长约啊。”

    “演员不愿意签长约,怕自己被绑住,影视公司也不愿意签长约,也是怕自己被绑住。”

    “那怎么解决呢?”

    “大部分的年轻演员都不是出自大富大贵的家庭,在对他们进行包装的中期,他们的潜力已经有所显现,影视公司就会拿出一笔钱来,由着那些小明星挥霍,租最好的车给他们开,让他们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住最好的、玩儿最好的,让他们习惯有钱人的生活,然后再把他们的财源断掉。”

    “呵呵呵呵,”侯龙涛点上烟,“几千年来都是这个招儿啊。”

    “对啊,这是最有效的方法。”古全智一摊双臂,“虽然签了片约了,片酬也不少,但不是马上就能拿到的,没钱了,怎么办啊?不能再锦衣玉食了,怎么办啊?中低档次的生活已经不适应了,怎么办啊?影视公司很大方的再拿出几十、几百万,看潜力而定,不过这次可就不是白给了。”

    “那跟高利贷有什么区别啊?”

    “聪明,没区别。现在很多岁数不大的明星都背着几年也还不清的债,他们就是影视公司财产、是奴隶、是挣钱的工具。影视公司当然不希望他们有什么意外,也会尽力不让他们有意外的。谢霆锋交通肇事、逃逸、做伪证、妨害司法公正,munity service,为什么啊?在所谓的民主体制下,公检法都是为财团服务的,谢霆锋欠着某个财团的钱呢,坐了牢可就没法儿还了。周渝民也一样,他也欠着钱呢,他签约的影视公司的上家儿是竹联帮,明白了吧?”

    “明白,但是咱们碰不着竹联帮,竹联帮就更碰不着咱们了,在台湾再牛屄,到了大6他就什么都不是。”

    “是啊,所以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那小子现在已经不在这儿了吧?”侯龙涛灭了烟,把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