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85部分阅读
    侯龙涛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孩,他都能听到从手机那头传来的尖叫声。

    薛诺挂断这个电话,又连拨了两个,每个都是相同的话,相同的尖叫声。

    侯龙涛醋劲大,自己心爱的姑娘竟然因为听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而生生的停止跟自己的亲热,这简直是不可想象、不能容忍的。

    薛诺靠坐在床头,开始拨第四个电话。

    侯龙涛盘腿坐在了女孩的对面,托起她的一只小脚丫,隔着散着香气的棉袜吻了起来。

    薛诺眼都没抬,仍旧在拨着电话。

    侯龙涛把美少女的另外一只脚也拉了起来,两手捧着她的一双小脚丫,又是亲吻又是用脸颊磨擦,还把她的脚趾塞进嘴里吸吮。

    薛诺终于打完了电话,她早就感到自己脚尖处的棉袜湿透了,也意识到自己冷落爱人了,她噘着小嘴,用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凝望着心爱的男人,冲他展开了双臂,“爸爸,抱我…”

    侯龙涛拉掉了女孩右脚上的袜子,继续舔吻着她滑嫩的肌肤,但同时也用一种很不满的眼神看着她。

    “嗯嗯…”薛诺的小嘴噘得更高了,在她心里,爱人现在的眼神就已经算是对自己很严厉的惩罚了,“不许生我的气嘛,好爸爸…”

    “先让我看看你那两只小兔子。”侯龙涛抬起头,双手捏弄着女孩的美脚。

    薛诺羞答答的低下头,把衬衫的扣子又多解开了两颗,向两边分开,两手托住自己的一双白皙嫩乳,“坏爸爸…”

    侯龙涛向前爬了两步,抬头吸吮起美少女的双唇,右手抓着她的奶子,“臭丫头,以后还敢不敢不理我?”

    “不敢了,不敢了,”薛诺的身子慢慢的出遛到了男人的身下,双臂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向自己拉着,“爸爸最厉害了。”

    侯龙涛把美少女压在了身下,边接吻边把她的小内裤褪了下去,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分开,自己的双腿换成跪姿,调整了一阵位置,抬起头看着她脸庞,向斜下方一沉屁股,“啊…诺诺…”

    “爸爸…”薛诺的双眼中如同罩上了一层薄纱,眼神一下变得朦胧无比,她伸手扶住了男人的脸颊,双腿举起来盘住了他的屁股,“嗯…我…爸爸…啊…”

    “啊…”侯龙涛闭上了眼睛,开始缓缓的耸动臀部,美少女的小穴还是如同初夜时一样紧凑,膣肉磨擦着包皮和敏感的龟头,让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诺诺…你…你好紧…好棒…啊…”

    “啊…啊…嗯…”薛诺也合上了双眸,她咬着下唇,用嗓子眼和鼻子出如同迷魂乐一般的娇声,让男人听了就会死心塌地的爱上她,心甘情愿的疼她一辈子。

    侯龙涛向后一坐,把女孩抱了起来,搂着她的腰,捏着她的小屁股,吻着她的乳房、脖子、脸蛋,“我的小宝贝儿,啊…小宝贝儿…”

    “嗯…嗯…嗯…”薛诺难耐的摇着身子,仰头旋转着螓,双手揪着男人的头,“爸…爸爸…插到肚子里…肚子里了…啊…”

    两个人抱在一起,激烈的扭动着,相互体会着、用语言赞美着对方的身体。

    “啊…”侯龙涛长长的低吼了一声,双手死死的捏住女孩的臀肉,把她的屁股拼命的压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再让她乱动。

    “嗯…”薛诺出了如同小猫小狗一样的声音,脑门用力的压在男人的肩膀上,满脸的痛苦神情。

    两个人凝固了十几秒钟,侯龙涛带着美少女躺倒在了床上,阴茎仍旧镶在她的屄缝间。

    薛诺撅着屁股趴在男人身上,“呼呼”的轻喘着,脸上痛苦的神情完全被满足、幸福所取代了。

    何莉萍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两个年轻人这副模样,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在女儿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没羞。”然后她才把几个购物口袋放在一边,脱下了外衣。

    “哎哟!”薛诺夸张的叫了一声,在男人的身上扭了起来,“爸爸,妈妈打我。”

    “哼哼哼,”侯龙涛吻了吻可爱的美少女,探出头来看着何莉萍,“逛到现在啊?”

    “可不是嘛,”何莉萍把长裤脱了下来,露出里面高腰全兜臀的蕾丝内裤,“如云和月玲都够能逛的,一进商场就跟到了家一样,见什么买什么。”

    “女人嘛。”

    “女人怎么了?”何莉萍把内衣也脱了,就剩下胸罩了。

    “女人好啊,你快过来吧,你女儿已经撑得不会动了。”

    “谁说的?”薛诺一下坐了起来,双手撑住男人的胸口,上下起落着屁股,套动那根早已恢复了精力的阳具,“啊啊…啊…爸爸…啊…”

    “我先去洗个澡,走出一身汗。”何莉萍转身向浴室走去。

    “等等,”侯龙涛叫住了女人,一手揉着薛诺的乳房,一手从床上抓起一个小布团向何莉萍扔过去,“只穿着这个出来。”

    何莉萍接住了布团,打开一看,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back内裤,她冲着男人一笑,“真拿你没办法。”

    侯龙涛把双手枕到了脑后,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了身上的美少女,让她以她的节奏进行,自己则放松的欣赏着她由于性快感而产生的憨态、胸前上下颠动的美乳,只是在关键时刻才猛的向上挺动几下屁股,送她一程。

    薛诺又高潮了两次,有点累的不行了,她从男人的身上滚落到床上,紧紧贴住他的身子,“爸爸…人家腿软了…”

    侯龙涛靠到床头,把女孩香汗涔涔的柔美身体搂进了怀里,吻着她的额头,右手从她的屁股下面伸进她的双腿之间掏了一把,挑起一些从她阴道里流出的精液,在她面前晃了晃。

    薛诺张开小嘴含住了男人的手指,津津有味的吸吮着,用舌头在他的手上舔着、吻着………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追星一族(中)

    编者话:没有h戏还叫什么“情色文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瘸子永远跑不过两条腿都没毛病的人,没有对残疾读者不敬的意思。如果有读者有兴趣的话,帮我算算现在侯龙涛的身家有多少了,假设东星收入的百分之六十用于在各股东之间分配。我并没有一个正确答案等着大家,所以请有兴趣的读者把计算过程也给出来。

    ***********************************

    3/27/2oo4…4/2/2oo4

    何莉萍从浴室里出来了,甩了甩刚刚吹干的长,她完全是照男人的话做的,上身什么都没穿,一对丰满雪白的巨乳骄傲的挺着,小烟囱般的奶头看起来很硬,好像是已经有了性感了,她下身只穿了那条小内裤,两条长腿完全裸露着。

    那条内裤苗条纤细的薛诺穿着正合适,对于丰满圆润的何莉萍来说就太小了,正面的小布片连她的大阴唇都不能完全遮挡住,陷进了她的肉缝里,勒着阴蒂,后面的那根细绳又紧勒着她的屁股沟,大概肛门也在受力,难怪乳尖会硬了。

    侯龙涛搂着薛诺,两个人都笑眯眯的望着床边的美妇人。

    何莉萍一看两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又要合起来欺负自己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儿,唉,真没办法。”

    “干嘛啊?”侯龙涛跪了起来,伸手搂住女人的腰,把她往身前拉,“又不是要害你。”

    何莉萍顺着男人的力量上了床,和他面对面的跪着,大奶子紧贴着他的胸口,抱着他接起吻来,“老公…”

    侯龙涛仰起头,让女人舔吻自己的脖子,双手抓着那对光滑柔软的乳房揉捏,“嗯…嗯…享受,真是享受,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妈妈,”薛诺爬到了何莉萍的身后,抱住母亲的细腰,在她的肩头亲吻,“爸爸最偏心了,他就只夸你,轮到我头上就只有什么臭丫头一类的。”

    “我没叫你小宝贝儿啊?”侯龙涛一只手留在何莉萍的豪乳上,另一只手隔着她在薛诺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

    “又没怪你,”薛诺开始亲母亲的脸颊,“我妈妈这么好,换了我我也会偏心的。”

    “小丫头,”何莉萍扭回头,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触着女儿的柔唇,伸出舌头和她的舌头若有若无的交缠,“谁不知道你是他的心肝宝贝啊。”

    “呼…”侯龙涛嘴里有点干了,一对香喷喷的美母女在自己面前摆出这么香艳的姿势耳语,简直就是惩罚啊。

    薛诺闭着眼睛,用白玉般的牙齿感受着母亲嘴唇的柔软,双手被男人拉着按在了何莉萍的奶子上,她很自然的就温柔的揉动起来,“妈妈,我的乳房什么时候才能跟您的一样大啊?”

    “傻丫头,”何莉萍吮了吮女儿的舌尖,“你已经不小了,不用急,又不是吹气球。”

    “你们两个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侯龙涛转过身躺在了床上,向后蹭着,把头钻进了何莉萍的双腿间,伸出舌头舔着被勒在小内裤外的阴唇,左臂从下面绕过她的大腿,左手抚摸着光滑细嫩的肌肤,右手伸到她的后腰处,一根手指勾住镶进她屁股缝里的那根细绳向外拉动。

    “啊…老公…嘶…”何莉萍只觉内裤更深的陷进了自己的屄缝里,布料一划动就剌着自己的阴道口、尿道口和阴蒂,非常的受用,“老公…”

    薛诺在后面推了推母亲的背脊,要她把上身趴了下去,跟男人形成“69”之式。

    何莉萍用双手攥住面前直立的巨大阳物,那种坚硬挺拔的肉感使她的阴道一阵抽动,卖力的为男人口交起来,“嗯…嗯…老公…啊…太好…太好吃了…”

    侯龙涛双手捏着美妇人的丰臀,嘴巴贴住完全湿透了的内裤拼命的吸着,让涔涔的爱液涌入自己口中。

    “嗯…”何莉萍使劲往男人的脸上坐着,舌头飞快的在龟头上打着转,“老公,你别…别忍着,我…我要吃…”

    “诺诺…”侯龙涛非常舍不得这种被温热口腔包围的感觉,但爱妻相求,自己也只能做点“牺牲”了,唤了一声自己的“小手下”。

    薛诺的神情略微有点兴奋,她跪在母亲身边,双手按住了她的后脑,不再让她吸吮爱人的阴茎,而且还是使足了力量,慢慢的向下压着她的螓,阻止她一切抬头的企图,看着粗大的肉棒缓缓的消失在她的口中。

    何莉萍真切的体会到粗长的异物顶进了自己的喉咙里,大脑缺氧了,眩晕的感觉袭了上来,这种眩晕真是美妙。

    虽然母亲的表情很痛苦,还有亮晶晶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钻出来,但薛诺并没有放松,她已经习惯了母亲的这种表情,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痛苦。

    “嗯嗯嗯…”侯龙涛的身体有点哆嗦,实在是太爽了,他咬牙摒着精关,要更细致的品位什么叫欲仙欲死。

    薛诺感到腿上被轻轻的拍了两下,这是早已定好的暗号,知道母亲已经到了极限,赶忙减小了手上的力量。

    “啊…啊…大宝贝儿…啊…”侯龙涛抽搐了一下,声音由高亢逐渐变得虚弱,“老婆…”

    “嗯…”何莉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    ***    ***    ***

    玉倩站在电视前面,一边跳着一边唱着歌。

    文龙帮田东华点上烟,“华哥,俄罗斯的事情可已经办完了,您老的高招儿什么出啊?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要是真的没辙,你跟我说,咱俩什么关系,不丢人。”

    田东华笑着拍了拍文龙的肩膀,“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啊?”

    “还不是为了她,”文龙抬眼看了看玉倩,显出一幅很心疼的表情,“侯龙涛最近很忙,一直没找她的麻烦是不想节外生枝,但那只是暂时的,一旦他有了闲工夫儿,我怕…你知道我怕什么。”

    “也许侯龙涛就这么算了呢。”

    “哼哼,”文龙苦笑着摇摇头,“我最了解他,他的占有欲强得出想象,他不会放过玉倩的。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你忘了?他不会放过我的,也是你要我别一走了之的。”

    田东华没想到文龙会说那最后一句话,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机会,但自己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呢,他飞快的权衡着利弊,最终决定不做任何行动,“你怕侯龙涛吗?”

    “什么意思?”

    “我想你怕他,我也怕他,他太聪明了,太有心计了,现在他的后台又那么硬。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明白,咱们要对付他,就一定要走一步想十步,做到毫无偏差,决不能心急。咱们是要他完蛋,不是小时候那样埋伏在街边打一顿就完了,哪怕被现了,最厉害的报复也不过就是再被人反抄一次。咱们现在要是一击不中,再露出一丁点儿的马脚,咱们都不会有好死的。”

    “我明白。”对方说到这份上了,文龙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