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79部分阅读
    “还什么都没干成呢就先要感谢?”

    “我先预支了感谢,你成功的机率就高一些啊。”marry的双手伸到了男人的小腹下,开始解他的皮带。

    “哈哈哈哈,”侯龙涛拿起手机拨了智姬的号码,“别让人进来。”他放下电话,把手指伸进了女人的嘴里。

    marry立刻就开始吸吮男人的手指,手上也没停下,蹲下去把他的西裤和内裤一起脱到了他的脚踝处。

    “这个抹在大玉米上也是很好吃的。”侯龙涛从桌上拿起一碟甜面酱,送到女人的面前。

    “ok,let me try it。”marry用两根手指在碟子里滚了滚,把粘稠的甜面酱涂在了男人笔直阴茎的上半部分上,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嘬了起来。

    “嗯…”侯龙涛闭着眼睛仰起头,左臂放松的垂到身子旁边,右手按住女人的头顶,慢慢的向上挺着屁股,用鸡巴在她嘴里抽插。

    marry把阳具吸吮干净了,改为边捋它边在上面狂舔。

    侯龙涛站了起来,左手抓着女人的金,右手握着自己的老二,在她的脸上“啪啪”的抽打起来,“ho is this,my little bitch?”

    marry没有一点不满的意思,脸上写满了情欲,抬眼淫荡的望着男人,“啊…啊…这是世界上最坚硬、最热的东西,它会从我身子里把我烤化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嘿嘿嘿,”侯龙涛淫笑着又将装甜面酱碟子拿了起来,把鸡巴在里面杵了杵,然后再插进女人的嘴里,“suck it。”

    marry的双手全都攥在了粗长的阴茎上,前后套动,双唇狂嘬着露在手外的肉棒。

    侯龙涛扭过上身,抓住餐桌上的台布一撩,空出了大半张桌子。

    marry立刻站了起来,坐到了桌子上面,右腿垂在桌子外面,左脚蹬上了桌子,她穿着一双及膝的黑色长统皮靴,并不影响她弯腿,“come here,coboy。”

    “为什么老管我叫牛仔啊?”侯龙涛走了过去,站在女人的双腿间,两手隔着高领的毛衣捏住了她的奶子。

    “你不是在加州住过四年多吗?西部牛仔啊。”marry把男人的上衣解开了。

    “你对我有多深的了解啊?”侯龙涛把女人的毛衣脱了下来。

    “你猜猜看,”marry把男人的衬衫从他的肩膀上褪了下去,双手捏着他厚实的胸肌,“我家是kgb出身。”

    “你知道我的一切?”侯龙涛打开了女人前开扣的胸罩,两根大拇指压住了一对硬立的乳头碾了起来。

    “啊…”marry的右手抓住大肉棒,左臂揽住了男人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巴,“几乎是一切,不过你别误会,那不是因为我对你有什么特殊的兴趣,完全是因为生意。”

    “我没误会,”侯龙涛向后退了一步,“咱们之间只有生意和性关系,也可能有一定的友谊。”

    “不是可能,是有一定的友谊。”marry把自己黑色裤袜的裆部撕开,拨开小内裤,两根手指一撑,把两片红润的阴唇打开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挥师南下

    编者话:最近由于公社老是开开关关的,好多老朋友都不见了,现在终于比较稳定,欢迎老朋友们回来,也欢迎新朋友们加入。我真的不知道《金鳞》到底会有多少章,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不过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十六章之内是绝对结束不了的。

    ***********************************

    2/16/2oo4…3/3/2oo4

    侯龙涛双手撑住了桌子,慢慢的往桌上爬。

    marry顺着男人前压的趋势躺倒在桌子上,就等着被肏了。

    侯龙涛并没有在进入的最佳位置停住,而是继续向上爬,两个膝盖压在了女人向两边打开的双臂上。

    “你要干什么?”marry似笑非笑的盯着在自己脸上方抖动着的粗大阴茎。

    侯龙涛用左手托住女人的后脑,右手轻轻把指向斜上方的大鸡巴往下一压,按在了她的双唇上。

    marry张大了嘴巴,把龟头含进了口中。

    侯龙涛慢慢的向前错着身子,屁股从女人的乳房上挪了下来,阴茎一点一点的插入了她的檀口中,到后来完全是在向她的喉咙里挤,直到只剩下一厘米左右露在外面,实在是顶不进去了,“你的嘴还挺大嘛。”

    marry连声音都出不来了,脸涨得通红,拼命的翻着白眼,她的胳膊被男人压住了不能动换,双手死死的攥成了拳头,在整个过程中,那两条笔直的长腿一直在不停的踢蹬,明显是在承受很大的痛苦。

    侯龙涛双手揽着女人的后脑,在这个位置上停顿了五、六秒钟,感受她喉咙蠕动时对肉棒的挤压,然后再慢慢的将阳具往外抽,把屁股坐回了她的奶子上。

    marry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从她的表情来看,对于男人的行为,她并没有丝毫的不满。

    侯龙涛把同样的动作反反复复的做了十几次才完全的把鸡巴从女人的嘴里撤出来,在她尖尖的鼻子上敲了敲,“感觉如何?”

    好看的txt电子书

    “呼…呼…”marry使劲吸着气,好像要把刚才少吸的都补回来,“感觉太好了。”

    “哼哼哼,”侯龙涛从女人的身上退了下去,双膝插入她的大腿下,戴上一个套子,老二捅进了她的小穴里,“你个骚货。”

    “啊…这样感觉更好,”marry揉捏着自己的乳房,“funeto。”

    侯龙涛比他的爱妻们都要高,平时用这个姿势做爱,可以完全把她们罩在身下,但现在身下这个女人太高了,挺费劲的才能跟她接上吻,从旁边看,就像是一个小男孩在肏一个高大丰满的成年女人一样…

    ***    ***    ***    ***

    谈判进行到第七天的时候,俄罗斯最大的两家钛材制造商分别派了代表来到北京,跟东星集团签署了两份秘密合同,每年向东星集团出售一千吨的泡沫钛。

    俄国人在北京一共呆了十天,由于有两国政府的支持,一切与东星集团合作的前期手续都办妥了,只等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俄罗斯环境部提出的新的机动车尾气标准了…

    ***    ***    ***    ***

    三月的第一天,侯龙涛带着大队人马杀到广州,“东星七大员”、田东华、茹嫣、星月姐妹、五名职员,外加三十个保镖。

    这次侯龙涛比上次去上海还要轻松,因为带着田东华,和广东省政府合作的谈判工作都由他负责了。

    有三方从这笔生意中受益,东星集团、广东政府,还有广东军方,只不过军方的收益是不能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罢了。

    到了广州的第二天,侯龙涛就迫不及待的和几个兄弟一起杀到广州看守所,麦氏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都被关押在这里候审,一个前两天刚刚因为偷税漏税而被逮捕的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主力队员也暂时住在这。

    今天偌大的室内放风区域里,除了侯龙涛他们,一个外人也没有,他一个人背着双手站在大厅的正中央,剩下的哥几个都零零散散的坐在他身后。

    一阵铁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之后,几个狱警领着三个戴着手铐的犯人走入了放风区。

    侯龙涛只认识的其中的两个,麦祖德和郝志毅,以前趾高气扬、意气风的样子一扫而尽,现在都是垂头丧气的阶下囚。

    剩下的那个虽然没见过,想必就是麦祖贤了。

    麦祖德见到对面面带微笑、斯文可亲年轻人,脸上也出现了笑容,“龙涛,你…”

    侯龙涛摆了摆手,“你想错了,我不是来救你们的,我是来示威的。”

    “你是来幸灾乐祸的?”

    “如果我与你们的悲惨经历无关,那叫幸灾乐祸,但你们被抓根本就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是幕后主使,所以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坑了你们,然后再到你们面前,指着你们的鼻子笑,这叫示威,哈哈哈。”

    “…”三个囚犯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傻傻的看着侯龙涛。

    “没听懂?”侯龙涛摇摇头,“真他妈是一群傻屄。我就给你们讲讲,这个王八蛋,”他一指郝志毅,“他算什么东西!?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要整他,你们两个老家伙却蹦出来拦着,你们的脑子坏掉了!?跑到北京去威胁我!”

    侯龙涛张开双臂,左右扭头瞧了瞧自己的兄弟,“你们当我们东星是假的?他妈的,你们以为你们在广东当上了土皇帝就可以到皇城里去充大爷了!?北京城里,出场车祸死三个人,其中两个得有点儿背景,你们他妈直眉瞪眼的乱闯,不是作死是什么?”

    “你他妈有病啊?”麦祖贤好歹是一方霸主,虽是虎入牢笼,但自觉虎威尤在,当然容不得一个后生小辈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叫嚣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我大呼小叫?”

    “牛屄!”大胖坐在那,那一只脚蹬在了长凳上,一竖大拇指,“都他妈这个操行了,还这么有底气,看来你们在这儿住的还是太舒服了。”

    “你以为你们是谁?广东这次的大地震是从中央最高层开始的,你们几个小屁孩子装什么大人物?谁让你们来的?到底要干什么?”

    “你他妈老糊涂了?”马脸蹦了出来,蹿到麦祖贤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在他的太阳穴上戳了两下,“要不有人故意整你们,怎么会贪官和土匪一起治?”

    “你找死!?”麦祖贤猛的一扬双手,把马脸的推开了。

    麦祖德也冲过来帮他的老大,但直接就被武大和刘南架住了。

    二德子一脚蹬在麦祖贤的肚子上。

    免费txt小说下载

    麦祖贤虽然身为广东黑恶势力的领军人物,但毕竟已经是年过半百了,双手又被铐着,根本没法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抗衡,一下就被踢倒在地。

    “当当当”,一个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铁栅栏。

    “哎,”侯龙涛双手在空中按了按,示意自己的兄弟们控制一下情绪,“咱们是斯文人,不要跟这些黑社会的流氓动手动脚,他们又不是大姑娘。”

    “哈哈哈…”东星的人全笑了起来。

    “为什么,龙涛?”麦祖德并没怀疑侯龙涛的幕后黑手身份,但他还觉得自己跟对方的关系不错呢,“咱们可是有十亿的生意啊。”

    “我刚刚才说过为什么。”

    “你何必要隐瞒呢?”麦祖德才不相信有人会真的为了十几岁时争风吃醋的事而掀起这么大的风浪呢,“我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有啊,”侯龙涛叼上烟,“我一直说你们有,你们护着郝志毅,就是得罪我。”

    “真的就是为了郝志毅?”

    “真的,这会儿我确实是没必要骗你。这么跟你说吧,你们两个八成儿是死刑,嘿嘿嘿嘿,就是因为你们不让我搞他。后悔吗?”

    “你是疯子吗?”麦祖贤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

    “怎么讲?”

    “要照正常人的标准,我们和你不仅是无怨无仇,还极有可能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你竟然不顾这些,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就把整个广东搞了个鸡飞狗跳,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吗?”

    “哈哈哈,”侯龙涛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了地上,用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把它碾灭,“顺吾者生,逆吾者亡,再说我害死的都是该死的人吧?”

    “你…你…你完全不必这样的,你如果真的不愿意放过郝志毅,跟我说,我不会不给你面子的。”麦祖贤也知道现在再硬挺着,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对着一个不讲人情世故的疯子。

    “是吗?”侯龙涛吸了吸鼻子,一瞪眼,“当初麦祖德到北京,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跑到我家,对我做什么指手划脚,还威胁我家人的安全,你不只是没给我面子,你根本就不知道面子是什么东西。”

    “你到底想怎么样?”

    “后悔吗?后悔跟我、跟东星作对吗?”侯龙涛又问了一遍。

    “好,”麦祖贤咬了咬牙,“我后悔了。”

    “晚了,”侯龙涛耸了耸肩,“你可是大人物啊,我说抓你没问题,可放你就轮不到我了,这件事儿已经出了我能控制的范围。”

    “你…你给我指条明路。”麦祖贤觉得这些小子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目的,说不定是受了什么人之托,来给自己做出什么指示。

    “明路?什么明路?你就老老实实的把牢底坐穿吧。”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麦祖贤有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