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跟侯先生单独谈谈。”

    “好的,对了,侯先生还没吃早餐呢。”

    “是吗?那推我去二楼的吧。”

    “我去安排。”marry 先走了出去。

    侯龙涛是客随主便,跟着到了二楼的一间餐厅,已经有人准备了一桌儿西式的早餐。

    “侯先生请坐吧。”老头儿被女佣推到桌子另一面。

    “谢谢。”

    女佣在服侍侯龙涛坐下后就离开了。

    侯龙涛喝了一口咖啡,“你就是契落克夫先生?”

    “就是我。”老头儿一头银白色的头,慈眉善目,看起来非常的和蔼。

    “你找我来是关于净化器?”

    “是,我需要你在俄罗斯建立十所工厂,雇用当地的工人,每三年提供两千五百万套净化器。”

    “两千五百万套?”侯龙涛差点儿被把用来往面包上抹黄油的银制刀子扔出去,他倒不是因为这个数字太大而惊奇,而是因为隐藏在这个数字后面的东西,这是俄罗斯全国的用量。

    “对。”

    “两千五百万套?”因为老头儿的英语带着浓重的俄国口音,侯龙涛怕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是。”

    “俄罗斯政府保证我的销路吗?”

    契落克夫微微一笑,“我是受普京总统的委托,一旦咱们达成了协议,俄罗斯杜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出新的大气管理条例,对汽车尾气过关的标准会大大提高,不安你的净化器是不可能达到那个标准的。”

    “普京总统为什么会委托你?”侯龙涛有点儿不相信这个老瘸子,看得出来他很有钱,但刚才说的话儿还是有点儿离谱儿了。

    “我和普京总统是很好的私人朋友,他在国家安全局的时候我们就认识,我是他的左膀右臂。去年年底,普京总统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在国际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被指称为继英国相布莱尔后,美国总统布什收的另一条狗。其实他的那一决定完全是以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为出点的,俄罗斯是一个重工业国家,签署了那个协定会对俄罗斯的支柱产业造成巨大冲击。”

    “既然那是一项关于控制大气污染的协定,”侯龙涛把话茬儿接了过去,“普京总统就想借我的净化器挽回国际声誉。”

    “你的脑子很好用啊。”契落克夫点了点头。

    “我以为现在俄罗斯已经是民主国家了,反对党会赞成那项法案吗?”

    “俄罗斯现在有两个沙皇,一个叫普京,一个叫契落克夫,前者是官方的,后者是民间的,沙皇普京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而那事情又是正常渠道所不能够解决的,沙皇契落克夫就会帮他排忧解难。相反的,如果沙皇契落克夫…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好,”侯龙涛点上烟,“我权当你说的都是真话,这笔买卖不是你说我说就能搞定的。”

    “那是当然,”契落克夫也点上了一根大雪茄,“我今天也不想跟你谈什么细节,只是通知你会有这么一桩生意,所有的细节都会在北京谈。”

    “也就是说你无论如何都会去北京,那为什么今天又非要把我叫来呢?”

    “如果我没有亲眼见过你,我就不得不去北京,但我现在已经见过你了,我的律师团就可以负责跟你的谈判了。”契落克夫还是那幅慈祥的模样儿。

    “我给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吗?”

    “你从来没做过两千五百万套这么大的生意,但你并没有被这个数字压住,还能清醒的认识到没有政府的支持,这个项目是完不成的。我我已经看出你有做大事的潜质,我不要再去北京观察你了。”

    “我能得到什么保证呢?”侯龙涛的防人之心不减,“政治这东西说变就变的,法规能在签约之前出台吗?”

    “你有两样保证,第一,签约当天,俄罗斯政府会提前把政府用车的款项划进你公司的帐户,第二,就是我对你的个人友谊。”契落克夫扬了扬白眉毛,“相信我,第二样保证对你更有价值。”

    侯龙涛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也没什么好想的,对方对自己没恶意,他说的是真的最好,就算全是吹牛的大话,对自己也没什么大影响,“好,那我就在北京等你的代表团了。我是不是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当然了,”契落克夫皱了皱眉,“你是被逼来的?”

    “现在想想,不是,不过刚才还真有点儿那种感觉,你也不能怪我有疑心。”

    “不会,派那么多人去一是为了保护我女儿,二是为了显示对你的重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的,除非你想参观参观我的别墅。”

    “那倒不必了,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请便。”

    侯龙涛掏出了手机,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边拨着自己别墅的电话边漫不经心的向外看着。

    就在这间餐厅的下面有一座巨大的玻璃屋子,里面是一个室内游泳池,泳池的边儿上有几把躺椅,其中一张上躺着一个只穿着一条比基尼泳裤的金女郎,好像是在晒太阳,虽然她戴这墨镜,但那张娇美的娃娃脸还是依稀可辨,胸前的乳房挺拔。

    侯龙涛停止了拨号儿,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看,“那…那…那是安娜·库尔尼科娃?”

    契落克夫摇着轮椅也来到了窗前看了看,“噢,是安娜。”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她怎么会在这儿?他是你的…”侯龙涛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老头儿是那个网坛头号儿美女的sugar daddy。

    契落克夫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摇了摇手,“我是她的教父。”

    “教父?我听说她的教父是莫斯科的一个无恶不作的黑帮头目,2oo1年的时候被其他黑帮的人烧死了。”

    “对,他叫亚科夫·戈夫曼,你以为是谁把他烧死的?”

    侯龙涛扭回头来看着老头儿,他还是一脸的慈祥。

    “安娜的母亲是戈夫曼的情人,戈夫曼用了几十万美金把安娜捧红,我把她们两个都抢走了,戈夫曼那个家伙居然敢跟我要人,哼哼。”

    侯龙涛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儿,眼前这个老家伙大概可以算得上人面兽心了,“她不是一直在美国展吗?”

    “是啊,俄罗斯黑帮可是美国最残忍的地下组织,什么意大利黑手党、黑人匪帮、哥伦比亚毒枭都不上道儿。”

    侯龙涛知道老头儿没说假话。

    “这次安娜和她母亲是专程从美国过来看我的,她最近和男朋友吵架,正好儿也散散心。”契落克夫拍了拍侯龙涛的后背,“你要和她认识吗?要的话就去自我介绍好了。”

    “合适吗?她现在在晒日光浴呢。”要说侯龙涛对那个“世界情人”没有欲望,那可是有点儿不真。

    “哈哈哈,年轻人有什么好拘束的?”契落克夫大笑起来,“安娜是很开放的。你下楼向左拐,第三个门儿就是通往泳池的。我会在三楼的书房里休息,你完了事儿,如果想见我就让女佣带你过去,如果没什么事儿了,就直接到外面找司机送你回去好了。”

    侯龙涛在下楼的时候给家里的女人们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自己没事儿,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

    1g3349 2oo6…o1…11 18:49

    第一百八十一章 from russia ith love

    编者话:当初在写到“计中有计”的时候,因为有些情节乍一看非常的不合理,虽然这些不合理的地方在后面的章节中会进一步的解释,但有的读者就是等不及,立刻就开始说我是“黔驴技穷”、“江郎才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出现,我曾经请大家在新的章节中现疑问后,不要马上就质疑我,也许几章之后就会有答案了。可我的这个要求从来没被满足过,在上一章之后说我是“黔驴”或是“江郎”的呼声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唉,哭笑不得。

    ***********************************

    1/17/2oo4

    侯龙涛在通往泳池的门外整了整衣服,推门走了进去,屋里的温度起码比别墅里要高出五、六度,屋顶上有几个装置向外放射着人造阳光。

    躺椅上的女人听到有人进来,把墨镜摘下来看了一眼,虽然并不认识,但她没有一点惊讶的表现,更不用提害羞了,她很自然的又把眼睛闭上了,连遮挡胸部的动作都没有。

    侯龙涛走到了女人身边,“没想到我还有机会和安娜·库尔尼科娃小姐离得这么近。”

    “安娜,”库尔尼科娃纠正了一下男人对自己的称呼,“好看吗?”

    “什么?”

    “当然是我了。”库尔尼科娃娇美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

    “还算不错了。”侯龙涛转到了女人的头顶处,拿起一瓶防晒乳液,往手掌上挤了一些,涂匀,“需不需要我再帮你抹点儿防晒油儿啊?”

    “你随便。”库尔尼科娃知道既然这个男人能走进这间室内泳池,一定是经过教父肯的,对方有什么需求,她可没胆量、没资格、没能力说不,更何况她刚跟她那个情歌王子男朋友因为别的女人大吵了一架,正想找个男人散散心呢。

    侯龙涛可不知道这娘们为什么会这么合作,他也不在乎,他的双手直接按在了美女挺拔的奶子上,在她的乳房上一通揉捏。

    “嗯…嗯…”库尔尼科娃一次又一次的做着深呼吸,两条长腿向中间夹紧,明显是小穴里有了感觉,越来越浓的春色爬上了她的脸颊。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弯下腰,含住了女人的嘴唇,双手把她变硬的乳头往上揪。

    库尔尼科娃很自觉的把男人的舌头引到嘴里搅动,“嗯。。。you are a good kisser。”

    “rea11y? 让我来试试你的嘴巴。”侯龙涛从裤子里掏出了阴茎,转回女人的身边,用坚硬的肉棒在她的脸上敲打了两下。

    “啊!”库尔尼科娃用力眨了眨眼睛,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巨大的鸡巴,以前一直以为亚洲人都是“短小精悍”型的,虽然没有实际根据,但欧美人都是这么说的,今日一见,光是看着就能感到无比的压迫感。

    侯龙涛看着女人呼吸加、张口结舌的模样,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一揽她的后脑,把她的歪着的头拉向自己,龟头杵进了她的小嘴里。

    “嗯…嗯…”库尔尼科娃立刻用右手握住了大鸡巴,拼命的嘬了起来,左手伸到自己的两腿间,隔着比基尼的泳裤揉了起来。

    侯龙涛把自己的阳具往上一抬,“啵”的一声挑出洋妞的嘴外,然后插回去,再挑出来,再插回去,反复几次之后就抱住她的头肏了起来。

    库尔尼科娃那双湖蓝色的眼睛眨都不眨,看来她是个“吹箫”的好手,完全不用嘴巴呼吸,只用鼻子飞快的换着气,这样无论男人干的有多快、多狠,她都能够应付。

    侯龙涛搞了一阵,看这个女人连白眼都不翻,也可能是因为体位的关系,反正有点无聊。

    库尔尼科娃就像看出了男人的不满,吐出口中的巨物,用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如果你能把我下面那张嘴弄舒服了,我一定再用上面这张嘴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他妈的,”侯龙涛才明白女人是怕自己中看不中用,“我会让你哭的。”

    库尔尼科娃翻了个身,趴在躺椅上,把结实的翘臀撅了起来,用一种挑逗的眼神望着男人,“有本事就来吧。”

    侯龙涛受到一个洋妞的这种挑衅,还真有点来火,他把衣服全脱了,从钱包里掏出一个避孕套戴上,跨到躺椅上,把女人的比基尼泳裤扒了下来,把龟头顶在了她的屄缝上,在插入前的一瞬间揪住她的金,探头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i am netese。”

    库尔尼科娃一下感到自己娇嫩的阴唇被极度的撑开了,一根坚硬火热的棍子磨擦过阴道内壁的每一寸,就算顶到了子宫之后还在不断的向深处推挤,这回她想不翻白眼都不行了,“啊…好大…太大了…”

    侯龙涛也不讲什么循序渐进了,他拼命的捏着女人长满细细绒毛的屁股,上来就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库尔尼科娃的十指从躺椅的缝隙中钻到外面,死死的攥住木条,疯狂的甩动着自己的金,声嘶力竭的喊叫着,“fuck me。。。 harder。。。 fuck me。。。 faster。。。 faster。。。 harder。。。 fuck me。。。 fuck me。。。”

    侯龙涛使劲撕着女人圆圆的臀瓣,咬牙切齿的在女人的体腔里飞快的进出,这个“世界情人”被干的样子还挺动人的,而且不需要自己考虑她心里的感受,只需要完全地专注在肉体的行为上,“louder; louder; bitch; i i11 fuck you so hard that you on't e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