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71部分阅读
    “这叫什么话?北方人不能喝酒?”

    “我有一半儿的南方血统。”

    “出来跑江湖的不能喝酒?”

    “呵呵,我们不是跑江湖的,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

    “做生意不用喝酒吗?”

    “我做的生意不用。”

    “哎,德兄,”霸王龙把侯龙涛面前的酒盅拿了过来,“这小子是真的不能喝酒,我让他喝他都不会喝的。他这杯我替他喝了,绝对不是不给你面子。”

    “哈哈哈,不喝就不喝了,没关系。”既然霸王龙这么说了,麦祖德也不好再坚持。

    饭桌上的气氛还算不错,大家都在闲聊。

    “麦先生在广东做什么生意啊?”侯龙涛不想再这么假惺惺的下去了,对方既然还不想把来意说明,那自己就套套看吧。

    “都是小买卖,造造房,修修路,做做庄。”

    “庄家?”

    “是啊,盘口跟着港澳走。”

    “麦先生也玩儿足球儿吧?”侯龙涛一下就明白了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哈哈哈,”麦祖德点了点侯龙涛,转向霸王龙,“老沈,你这小伙子确实聪明。”

    “哼哼,我没说错吧。”霸王龙也笑了起来。

    “郝志毅对你们很重要吗?”

    “东星”的人一听侯龙涛说出那个名字,都停了筷子,也不再互相打岔了。

    “他是国家队的,又是俱乐部的主力,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左右一场比赛的胜负,想要找一个他那样的人才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能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你说他重不重要?”

    “干爹,”侯龙涛看了看霸王龙,“您今天是要做和事佬儿啊?”

    “对啊。”

    “那就好办了,咱们可以把什么都明着说出来,省去那些拐弯儿抹角儿的东西吧。”

    “好,”麦祖德拍了拍手,“咱们就直说。你们找北京的地税,北京的地税找广东的地税,广东的地税开始查郝志毅,我老大非常不高兴,一个电话就让广东的地税打住。郝志毅是我老大的摇钱树,我老大不喜欢别人碰他,你们要整他就得迈过我老大。你们说这件事怎么解决?”

    侯龙涛靠在椅背上,叼上一颗烟,“您说怎么办?你大老远的到北京来,一定不会什么准备都没有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和郝志毅的矛盾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他以后不再纠缠那个女人就是了。你也说了,我大老远的到北京来,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您是长辈,就冲您千里迢迢的来找我,我也不能不给您面子。”侯龙涛皱了皱眉,“不过,如果我不给您面子,外面那二十几个秃子是不是就会冲进来把我大卸八块儿啊?”

    “龙涛,”霸王龙瞪了一下眼,“跟长辈说话,不许这么阴阳怪气儿的。”

    “没关系,”麦祖德摆了摆手,“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啦。龙涛啊,你有北京市政府的支持,我老大有广东省政府的支持,大家半斤八两,有没有必要为了这么点的小事大动干戈呢?”

    “我不是要大动干戈,”侯龙涛一摊双臂,“您肯定是有两手准备的,我痛痛快快的答应自然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万一我不答应,我是真的想知道,您打算怎么处理?”

    “你要是不答应,老沈会帮我劝你,要是老沈都劝不动你,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回广东,你有什么,我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问题是那样代价太大,估计我老大不会喜欢;我还可以请你跟我回广东,当面去对我老大说,不过估计老沈不会同意;最后一条路就是我自己回广东,把手下留在北京,摸清楚你的底细,你家人的生活习惯,你女朋友的出入起居,估计这样你不会高兴。可如果你不让我老大高兴,我老大自然也不能太顾及你的感受。”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冲着已经提拉着酒瓶子站起来了的司徒清影摇了摇手,“您这是威胁我啊?您要是真那么做,就不怕跟我干爹翻脸?”

    “老沈是最讲道理的人,你和郝志毅根本就没有值得一提的矛盾,我又仁至义尽了,担心老沈翻脸的应该是你。”

    “嗯…”侯龙涛翻着下嘴唇做了一个怪样,他好几分钟前已经感到了自己兜里的手机连续振动了三次,“威胁我?”他站起来慢慢走到宴会厅的门口,双手把两扇门推开了,“就凭他们?”

    刚才那二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光头现在是横七竖八的躺的躺、趴的趴,反正都是没了知觉。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长美女坐在靠墙的方桌两侧,她们看到侯龙涛出现在门里,立刻站了起来,“涛哥。”

    一屋子人都没有说话的,就连霸王龙都感到吃惊,更别提麦祖德了。

    侯龙涛把两个美女拉进了宴会厅,“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去喝口茶吧。”侯龙涛指了指墙边的沙。

    “龙涛,”霸王龙一拍桌子,站起来,“你太不像话了!快向德兄道歉。”

    侯龙涛走到麦祖德的背后,双手扶住他的肩膀,“麦先生,真是对不住,我刚才并不知道您的来意,只是看外面的人那么不友好,以为会有什么事情,就让我的人先动手了,我确实是不知道他们是您的手下。您放心,他们不过是昏过去了,不会有大碍的,一会儿我每人送一个礼包儿,算是道歉加压惊。”

    “啊,好,好。”麦祖德有点搞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了,刚才的一席话听起来纯出自然,并不做作。

    侯龙涛坐回自己的位子,“麦先生,一切都照您的意思办就是了。”

    “好,非常好,”麦祖德毕竟是老江湖,一时的失态之后立刻就恢复了镇静,“你不再跟郝志毅过不去了?”

    “一切都按您的意思办。”

    “这个小伙子很有前途嘛。”麦祖德这句话是冲霸王龙说的,“即答应了我的要求,又不丢自己的面子。解放之前有北杜南金,解放之后有北沈南麦,现在有了北猴,还不知道南边会姓什么呢,大概离咱们这些老家伙退休的时候不远了。”

    霸王龙微微一笑,“时代在进步嘛。”

    “龙涛,”麦祖德转向侯龙涛,“今天咱们这个朋友算是交下了,以后你们东星在南边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找我。”

    “我会的。”

    “我那些不成器的手下…”

    侯龙涛扭头看了看在一旁优雅的品着香茶的星月姐妹。

    “他们没事,过一阵就会醒了。”

    “麦先生,你在什么地方住?一会儿我让人把礼包儿送去。”

    “哎,不必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

    “那怎么行?打了自家人,太过意不去了。”

    “不用那么见外,我们今晚就会离开北京。”麦祖德摇了摇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缓兵之计

    编者话:有很多读者问“北杜南金”里的“南金”是谁,几大论坛上已给出了答案,我就不再废话了。我个人认为金城跟杜月笙相比还差得太远了,为什么呢?杜月笙是国民政府的人,金城顶多算是一个跟居委会关系不错的个体户。

    ***********************************

    1/5/2oo4…1/16/2oo4

    “东星”的人和霸王龙的人一起把麦祖德送到了娱乐城的外面,侯龙涛一个劲的对那些秃子道着歉,一阵虚情假意的依依惜别之后他们才又回到了宴会厅里。

    “那个郝志毅到底跟你有什么过节儿啊?”霸王龙扔给侯龙涛一根烟,“不会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吧?”

    “干爹,这次您可猜错了,”司徒清影从后面趴到了侯龙涛身上,打着手里的打火机,给他点上烟,“他还就真是为了一个女人。”

    “怎么会?”霸王龙把脸沉了下来。

    “我十七岁的时候就了誓,”侯龙涛拉着司徒清影的手,“总有一天我要把郝志毅埋了。只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叫郝志毅,是不是,文龙?”

    “是,当时要是就知道上哪儿能找到那丫那,咱哥儿俩还不早把他的腿打折了,还轮得到他踢球儿?”

    “那你是不打算就这么放手了?”霸王龙用一双鹰眼一样锐利的眼睛盯着侯龙涛。

    “当然不了。”

    “那你刚才答应麦祖德的话都是扯淡了?”

    “不是啊,”侯龙涛撇了撇嘴,“他最开始说要我放手,后来又给了我三条路选,我说照他的意思办,不过是选了其中的一条罢了,从来没说过会放过郝志毅。”

    “哼哼,”霸王龙不屑的一笑,“玩儿这种文字游戏管什么用,你得真有实力搞定人家才行。”

    “先不说有没有实力,您对我跟他们对着干有什么看法呢?咱们自己人先得统一思想啊。”

    “你还不了解你的对手呢。”

    “我们是不了解,”司徒清影横坐到了侯龙涛的腿上,“您了解啊,您不会对我们保密吧?”

    “那就给你们讲讲,”霸王龙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其实挺简单的,造房修路,一旦靠上政府,那就非常好赚了,所以他们不惜血本儿,在广东建立了很稳固的关系网,上到省委省政府,下到很多县市的领导集体里都有他们的保护伞,警方就更不用说了。你要想在广东扳倒他们,不太可能,至少我是没那个能力。”

    “她要是都能爱上我,”侯龙涛搂着司徒清影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您会站在哪一边。”

    “你不知道吧,我是广东人。”霸王龙没有从正面回答,“我老家在广州的郊区,是个不大的村子,全村只有两个姓儿,麦和沈,那个麦祖德和他的老大麦祖贤都是我们村儿的,别看他们俩的名字挺像,其实没有血缘关系,我跟他们是从小儿一起长大的。”

    “那就是小儿了?”大胖插了一句,“龙哥,现在咱们可是自己人,您不能胳膊肘儿往外拐。”

    “你急什么啊?”霸王龙不满的瞥了大胖一眼,“麦是广东的一个大姓儿,我们村儿里姓麦的占了七成儿。而沈是个北方姓儿,一直都被当成外来客。两个姓儿的人互相之间非常的不友好,经常为了一点儿鸡毛蒜皮儿的小事儿大打出手,大人之间是这样,小孩儿之间自然也不例外。我十一岁那年,麦祖贤看见我和一个姓麦的小女孩儿说话,愣说我耍流氓,和另外几个大孩子一起把我打了一顿。从那以后,他们每见我一次都要找点儿借口打我。”

    “肏,看来自古流氓都是一个操行。”刘南笑了起来。

    霸王龙耸了耸肩,“麦祖贤他爹是村长,麦氏又人多势众,我每次挨了打都瞒着家里,要是脸上有伤也就说是普通的打架。过了一年多,我爹工伤去世,又过了一年,我妈改嫁给一个姓麦的,哼哼哼哼,是麦祖贤的叔叔。”

    这回没人搭碴了,这种事落在谁头上估计都得被气个半死。

    霸王龙用力的吸了口烟,“我跑到北京来了,几年之后有点儿成绩了,我回广东接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过来,那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妈的,那几个王八蛋还敢跟我称兄道弟,奶奶的。我可是一直想报仇的,所以时不时的跟他们还有点儿联系,知己知彼嘛。没想到双方都是越做越大,我也就越来越没把握能搞掉他们了。”

    “咱们回家吧。”侯龙涛把司徒清影放了下来,起身系上了西装的扣子…

    麦祖德并没有马上就带着人离开北京,而是回到霸王龙为他们安排在新街口饭店的住处,这个点上火车和飞机都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样跟侯龙涛说不过是为了考验对方“化敌为友”的诚意。

    其实这些广东人并不了解侯龙涛的底细,这也难怪,就连霸王龙都不知道侯龙涛的关系网有多大多宽,更别提他们了。

    快到11:oo的时候,侯龙涛带着文龙和星月姐妹来到新街口饭店,在歌厅里和麦祖德见了面,送上了三十万现金的礼包。

    麦祖德自然是在一阵“谢绝”之后还是把钱收下了,“小侯你太客气了,这多不好意思。”

    “咱们客气话就别说了,我有点儿生意想和您谈,”侯龙涛坐在麦祖德身边,用手挡着嘴,好像很机密的样子,“您的手下…”

    “噢,”麦祖德挥手让手底下的人把一群小姐都带了出去,他并不担心侯龙涛会在这里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举动,“有什么事就直说。”

    “您知道我是做什么生意的吧?”

    “知道。呵呵,你是想我为你和广东省政府牵线搭桥吧?”

    侯龙涛往后一仰身子,拍了一下手,“不愧是前辈,您觉得怎么样?”

    “具体说一说。”麦祖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