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龙涛用力咽了口吐沫,右手拉松了自己的领带,左手从裤兜儿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儿,“喂,东华,我侯龙涛,通知德国那边,我带三个人过去。”

    他说完就把手机扔到了一旁的沙上,纵身扑向了爱妻的娇艳美臀…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北杜南金

    编者话:上一章中和玉倩好的男人是不是侯龙涛?这种问题也问得出?想气死我吗?中国足坛我无意多写,但郝志毅的事还没完呢。

    ***********************************

    12/11/2oo3…1/5/2oo4

    侯龙涛双手捏着茹嫣的屁股,闭着眼睛,用脸在她的臀丘上磨擦着,裤袜的触感带给他极大的享受,“宝宝,你的屁股好香,好美,好想就这样每秒钟都抱着它。”

    “哥哥…”茹嫣的小嘴往外喷着热气,手指继续在自己的胯间活动,已经能感觉到有湿气从内裤和裤袜里透了出来,“哥哥…我的屁股是你的…我的一切…一切都是你的…”

    侯龙涛咬住了爱妻的裤袜,猛的向外一甩头,“呲啦”一声,在上面撕出了一个大窟窿,“宝宝,把身子直起来。”

    茹嫣挺起了身子,螓优雅的扬了起来,放慢了呼吸的度,双手扶在自己的后腰上,慢慢的滑到臀峰上,揉动了两下,轻轻的把屁股蛋向两边掰开,她跟了侯龙涛这么久,又有如云的言传身教,对于如何博取爱人的欢心,如何让爱人为自己神魂颠倒已有了一定的心得,她并不是要玩什么手腕,她只想让心上人从自己身上获得最大的快乐。

    侯龙涛伸出右臂从侧面揽住女人的身子,右手捏住她的右乳,左手托住她饱满的阴户,两根手指插进裤袜的破孔里,拨开小内裤,慢慢的捅入了她的小穴里,一旦手指完全被滑腻的阴道壁裹住,就开始飞快的搅动、抠挖。

    “啊…啊…啊…哥哥…”茹嫣柔软的腰身向边上扭转着弯了下来,跪着的双腿也猛抖起来,她的左臂搂住了男人的肩膀,右手捏着自己的大腿,脑门压在他的肩上,“哥哥…哥哥…别…别抠了…别抠了…啊…”

    “不舒服吗?”侯龙涛关切的问,但手底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好看的txt电子书

    “舒…舒服…啊…嗯…好…好闷…啊…痒…啊…憋不…憋不住了…哥哥…饶了我…哥哥…”

    “不用忍着,宝宝。”侯龙涛抠的更用力了。

    “啊啊啊…”茹嫣平坦的小腹猛的产生了剧烈的收缩。

    侯龙涛的手指渐渐的停止了活动,小心翼翼的抽出了女人的阴道,手掌放平了举到她的面前,上面有一大滩亮晶晶的透明体液,他的手指上也是嘀嘀嗒嗒的。

    “坏哥哥…”茹嫣抱住了男人的脖子,羞赧的扭开了头。

    “很有力量呢。”

    “你坏…你坏…”茹嫣咬着男人的耳朵,声音都带了哭腔了。

    侯龙涛把手凑到了嘴边,“嘶溜”一声把女体的精华吸进了口中…

    虽然圣诞节不是中国的节日,但在中国的美国公司一般也会在那几天放假,iic 也不例外。

    圣诞节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侯龙涛和茹嫣在iic 的最后一天了,下了班之后,投资部的几个人就请他们俩出去吃饭,饭后又一起在景山附近找了一家“东星”的歌厅唱唱歌。

    这些职员是真的不希望侯龙涛走,一个好的上司比一份报酬高的工作还难找,更可怕的是,适应了一个好的上司,再去给一个不那么好的上司干活,那可就是折磨了。

    一群人一直吼到夜里1 :oo多才散伙,因为不是人人都有车,几个人就在路边商量着怎么走。

    曲艳把茹嫣往旁边拉了一步,“茹嫣,你今后可要好儿好儿照顾侯总。”

    “我会的。”

    “我…我有点儿事儿想…想…”

    “艳姐,有什么就说吧。”茹嫣早就注意到曲艳的反常了,她一整晚都没怎么说话,现在又吞吞吐吐的,完全不像她的性格。

    “让侯总送我行吗?”

    茹嫣微微一笑,转身拍了拍张力,“老张,你送我走吧。”

    “啊?”张力看了侯龙涛一眼。

    侯龙涛早就看到两个女人谈话了,他微微点了点头,拉开了sl5oo 副驾驶一边的车门,“艳姐,我送你。”

    几辆车各自开走了,曲艳坐在男人身边,也不说话,只是有点出神的望着他。

    “刚才喝了不少吧?”侯龙涛看了看面带桃红的女人。

    “一点点吧,比起和你们同学那次少多了。”曲艳撩了撩头。

    “呵呵,多久了?快有一年半了。”

    “是啊,再过几天就一年零五个月了。”曲艳突然向路边一条挺黑暗的小路指了指,“拐进去,拐进去。”

    侯龙涛一打方向盘,开进了小路里,“这儿不是后海吗?路不对啊。”

    “停下吧,陪我走走。”

    “好。”侯龙涛把车停在了路边,跟着女人下了车。

    今晚是圣诞夜,很多的年轻人都为了凑热闹或是赶时髦而聚在酒吧一类的地方,但侯龙涛他们所在的这边只有一间茶楼,非常的清静,连过往的车辆都没有,岸边也是又黑又静,对岸的那片酒吧却还是灯火通明、人影憧憧的。

    曲艳走到后海边上,弯下腰撑住白色的大理石围栏,有点出神的凝望着对岸,“小猴子,你就真的这么走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呵呵,什么意思?”侯龙涛背对着湖水靠在栏杆上,仰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

    “你就这么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曲艳的声音带着点伤感。

    “什么叫再也不回来了?我会经常回公司看看的。”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不能天天见到你啊。”

    “哈哈哈,以前也不是天天见啊,不是我不在就是你不在,一个星期也见不了两次。”

    “还是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儿?”

    “总之是不一样,感觉上不一样。”

    “你老是说些不明不白的话。”侯龙涛扭过头,现女人也正望着自己,那两颗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留恋,他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心里不由得一热,转身从后面把她抱住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一样是你的小猴子,我不会因为不在iic 了,就把你忘了的,咱们是朋友,i i11 a1ays be there for you。 ”

    “小猴子…”曲艳把头扭了回来,闭着眼睛,噘起了小嘴。

    “你…你干什么?”

    “吻我…”曲艳的手举了起来,向后勾住男人的脖子,向自己拉着。

    “艳姐,你…你醉了。”

    “没有,我没有,小猴子,吻我…”

    “艳姐,你的原则,你结婚了,我不想你后悔。”

    “你要走了,我心里真的不好受,我现在不要什么原则,只要你,我要感受你,i ant to fee1 you。 ”

    侯龙涛撤去了脖子上的力量,由着女人把自己的头拉了过去,嘴巴和她的双唇印在了一起。

    曲艳很热情的回应着男人,“小猴子,no …”

    侯龙涛的双手钻进了女人的短大衣里,把她的皮带和裤扣解开,抓着她的裤腰轻轻往下拉着。

    曲艳扭动着臀部,协助男人把自己的两层长裤和内裤往下褪,直到自己温热的屁股蛋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中。

    侯龙涛抱着女人的腰一举。

    曲艳抱住了栏杆间高出的部分,双脚蹬住了围栏的突出,她本身并不高,但穿着一双高跟的靴子,又蹬着高,丰臀所处的位置正合适。

    侯龙涛掏出了冒着热气的大鸡巴,双手钳住女人的小腰,向前一挺,肉棒捅进了她屁股间湿滑的小肉缝。

    “爸爸…”

    侯龙涛突然听到女人叫出了他俩第一晚在一起时的对自己的称呼,心里更感激了…

    ***    ***    ***    ***

    新年过了没几天,“东星”的“七巨头”接到了霸王龙的请帖,约他们一起出来吃晚饭。

    宴会当天,侯龙涛当然是和司徒清影一起出席了,在这个老婆面前,他可以尽显自己的小混混本色,不必文质彬彬的,就算像嘴里跑火车一样的说脏话也没关系。

    好看的txt电子书

    在霸王龙的娱乐城外面,侯龙涛碰上了也是刚到的武大,过去搂住他的肩膀,“二哥,郝志毅那事儿怎么样了?”

    “小意思,广东那边儿都查小半个月了,再过两天你就看新闻吧。”

    “都办成了?那你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儿啊?”

    “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整个人嘛。”

    “挺顺利的?”

    “顺利,我跟地税的说是我自己的事儿,他们就当成东星集团的事儿了,牵连到东星集团,他们说什么也得帮忙儿啊。”

    “哈哈哈。”两个小伙子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志得意满的狂妄。

    “傻笑什么啊?”清影一下从后面蹿到了侯龙涛的背上,双手勒住了他的脖子,“背我上去。”

    “我肏,还他妈一层多楼呢。”侯龙涛虽然嘴上抱怨着,双手还是托住了女孩的大腿。

    “看咱们谁先到,一万块啊。”武大说着就加快了脚步。

    “你丫怎么不去抢啊?”侯龙涛也加快了脚步。

    “快,快!”清影就像是骑在高头大马上一样,拍着男人的肩膀,“臭猴子,你可不能输啊。”

    武大虽然没背着人,但也只早了侯龙涛一步蹬上了三楼。

    “呼,”侯龙涛把女孩从背上放了下来,夸张的甩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你怎么这么沉啊?有一百六了吧?”

    “你要死了!?”清影照着男人的屁股上就是一脚。

    “打丫那!”文龙从楼梯拐角的地方追了上来,“刚才在楼下就看见你们了。”

    四个人推推搡搡、又笑又闹的朝宴会厅的方向走去,等他们拐弯来到宴会厅外的大厅时,同时都不出声了。

    大厅里有坐有站,二十多号人,一水的光头,看长相都是南方人,面相不善。

    武大他们并没有停住,只是把脚步放慢了,侯龙涛掏出手机,拨通了之后用日语说了几句,在走入宴会厅的同时就挂了。

    “干爹。”清影紧走几步拉住了已经起身了的霸王龙的手。

    “好女儿,去跟你哥哥们坐吧。”霸王龙指了指单开出一桌的“八龙”。

    “龙哥。”

    “龙哥。”

    “干爹。”

    三个小伙子也都叫了人,侯龙涛已经改成跟清影叫了,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吃亏的。

    武大他们是最后一批了,“东星”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和霸王龙坐在一桌,这桌上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南方人。

    “龙哥,”大胖捻灭了手里的烟,“我们哥儿几个都在了,您给介绍一下儿吧。”原来刚才霸王龙一直都没公布南方人的身份,说是等人都齐了再说,省得每进来一个自己都得重说一遍。

    “你急什么啊?谁让你们不一起来的?”霸王龙瞥了大胖一眼,“我在广东有个老朋友叫麦祖贤,这是他的二把手儿麦祖德,昂,也是省港一带黑白两道儿一手遮天的人物。”

    “呵呵,”麦祖德摆了摆手,操着一口粤味的普通话,“老沈,你就爱拿我说笑。”

    “诶,在小辈面前不用谦虚嘛,哈哈哈,今天就是让他们来见识前辈风采的。”

    霸王龙冲大胖他们虚点了一圈,“德兄跟我交情不错的,刚好来北京办事儿,借着今天就请他吃饭,也让你们来,大家亲近亲近。别那么不懂事儿,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儿。”

    “东星”的人都照办了,侯龙涛也不例外,不过他敢肯定今天的这顿饭不会光是“见识前辈风采”那么简单的,再看座位的安排,就算霸王龙心里再怎么偏向自己这个“干女婿”,也不会把他的“嫡系”都安排到另一桌的,现在自己坐在他右边,那个广东人坐在他左边,这完全是一幅当中间人调解矛盾的架式。

    饭局刚一开始,麦祖德就先站了起来,举着一盅白酒,“来来来,虽然今天大家初次见面,既然你们都是老沈的亲信,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我先干为敬,算是助大家新年快乐了。”他说完一仰脖就把酒灌进了肚里。

    “您是长辈,怎么您敬酒啊?这不是让我们折寿吗?”两桌的年轻人都边客气着边把酒喝了。

    “你怎么回事?”麦祖德指了指侯龙涛手里装着可乐的杯子。

    “我不能喝酒,白酒闻一闻我就会吐的,您见谅。”侯龙涛还是显得很谦恭的。

    “这叫什么话?北方人不能喝酒?”

    “我有一半儿的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