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67部分阅读
    ***********************************

    12/1o/2oo3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虽然郝志毅并没有纠缠陈倩或是陈曦,但他却也错过了侯龙涛给他的最后机会。

    星期三中午,侯龙涛带着星月姐妹跟文龙和武大聚在了一起。

    “怎么了,今天他让你们俩跟着他了?”武大把一个杯子递给智姬。

    “平常也不是不让我们跟着啊,不过是有更重要的人要我们保护罢了。”这两姐妹现在已经跟侯龙涛的兄弟们很熟识了。

    侯龙涛伸手捏住文龙的肩膀儿,“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文龙撇了撇嘴,“你打算玩儿到什么时候啊?”

    “哼哼,”侯龙涛反手拍了拍文龙的胸脯儿,“当然要玩儿就玩儿开心点儿了。”

    “那什么时候才能收场啊?”

    “有什么关系?也不影响咱们的正常生活嘛。”

    “那倒是,现在都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说正事儿说正事儿,”侯龙涛伸了个懒腰,剥了一只油焖大虾送进智姬的嘴里,然后又开始剥另外一只,“二哥,你是球儿迷吧?”

    “啊…”文龙张着嘴凑了过来。

    “干他妈什么?没你丫的份儿。”侯龙涛用左手把文龙的脸推开了,右臂伸到智姬后面,把虾送进了慧姬的嘴里。

    “我算什么球儿迷啊?”武大点上烟,“跟你一样,我也就是看看国安的热闹儿,跟着骂几句傻屄什么的,你要问体育的事儿找二德子啊。”

    “那王八蛋怎么还没到啊?”侯龙涛看了看表。

    免费txt小说下载

    正说着呢,二德子就推门儿进来了。

    “你丫怎么这么慢啊?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说还有俩红绿灯儿就到了吗?”

    “肏,那会儿我才刚出门儿。”二德子夹了块儿肘子塞进嘴里。

    “你大爷的。”侯龙涛把刚刚擦过手的纸巾攒成了一团儿,扔向二德子,“我问你,如果你想整一个踢球儿的,该怎么办?”

    “我没想整踢球儿的啊?”

    “别他妈装傻。”

    “嘿嘿,整谁啊?”

    “郝志毅。”

    “我肏,”二德子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了,“那可是国家队的支柱之一,整了他,国家队可就更没戏了。”

    “切,”侯龙涛一脸的苦笑,“亚洲三流儿的水平,欧洲一流的收入,指望他们有戏?咱们的孙子能看见一点儿希望就算祖上积德、天地显灵了。”

    “嘿嘿,”二德子赞同的点点头,“我告诉你,这文体明星是最他妈好整的两种人,尤其是踢足球儿的,一整一准儿,越有名儿的越好整。”

    “怎么讲?”

    “刘晓庆知道吧?”

    “废话。”

    “前一段儿时间丫那被整得多惨啊,丫那肯定是不知道得罪什么人了,查了丫一底儿掉。要是像查她那样把演艺圈儿的腕儿全查一遍,”二德子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百分之九十九的得他妈折。”

    “偷税漏税啊?”文龙插了一句。

    “正是。”二德子叼上烟,“不过至少没人给演戏的规定最多能挣多少钱,如果他们真的依法纳税,你就没法儿在这上面做文章。可踢球儿的就惨了,他们想依法纳税都难。”

    “噢…对,”武大这才想起来,“足协有个什么限薪令是吧?”

    “没错儿,足协规定球员的月薪不得过一万二,联赛中赢一场的奖金数全队不得过四十个(在故事生时,第一次的限薪令还在实行)。你算算一个球员一年能挣多少。”

    “最牛屄的,嗯…”侯龙涛低头琢磨着,“十二万的工资,二十二场全赢,每场四万奖金,那就是八十八个,一年一百万到头儿了。问题是赢不了那么多,挣的最多的也就是个六、七十万吧?”

    “理论上是,可实际上,稍微有点儿名儿的球员都跟俱乐部签有两份儿合同,一份儿是上报足协用的,当然是符合限薪令的了,另外一份儿嘛,嘿嘿,你想也能想出来了,实际上挣的最多的一年能拿三、四百万呢。”

    “这些事儿你都知道,足协不会不知道吧?”文龙边吃边问。

    “你丫傻吧?稍微关心点儿足球儿的人都知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那他妈没人管啊?”

    “管个球儿,”二德子不以为然的一挥手,“足协当初制定规矩的时候就知道根本实行不了,不过就是他妈用来糊弄老百姓的罢了,它限薪令出了,你也没法儿说什么了。”

    “怎么不能说什么啊?”武大插了一句,这哥儿几个就喜欢互相抬杠,“是不是有人违反限薪令啊?它足协是不是没管啊?那怎么不能说啊?”

    “你说什么啊?你得有证据才成啊?可那证据是普通老百姓能找的着的吗?”

    “诶诶诶,”侯龙涛挥了挥手,“别他妈越扯越远了。”

    “没扯远啊,”二德子还不服不忿的瞪了一眼武大,“干什么事儿都得给上级留面子,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既然足协下了命令了,那俱乐部儿就不能再明着多给钱了。怎么办?那第二份儿合同啊。问题是,从这份儿合同里那的钱是不能上税的。”

    “怎么不能上啊?就他妈愣上,”文龙摆明是和武大一起逗二德子,“我就不信税务局不要。”

    免费txt小说下载

    “傻屄,”二德子笑着骂了一句,“你他妈一年挣六十万,却上了三百万该上的税,是他妈你傻屄啊,还是足协傻屄啊?这要是让记者知道了,往外一捅,足协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行了。”

    “什么叫傻屄啊?那他妈是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再说了,你就敢保证踢球儿的里面就没有傻屄啊?他们丫那有几个初中毕业的?那不是傻屄是什么?”

    “别逗了,”侯龙涛拍了拍桌子,“他们不能洗钱啊?”

    “可以啊,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洗啊?又没人查他们。刘晓庆偷漏了那么多,她也没想起去洗啊,她以为一辈子也不会有人要整她呢。”

    “这么说,”侯龙涛搓了搓下巴,“郝志毅肯定有偷税漏税的问题了?”

    “这踢球儿的,是个腕儿,他就偷税漏税,只要有人查。”

    “不会牵扯得太深吧?”侯龙涛可不想自己也像郝志毅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就摸了老虎屁股。

    “除了中信国安,哪家儿也没有实力跟咱们硬拼,而且这调查没有收不住一说儿,说整他一个,就整他一个,他自己也不敢拉别人下水啊。”

    侯龙涛“啪啪”的拍了拍手,“好,那就这么办,你们谁帮我把北京地税的头头儿约出来吃顿饭吧。”

    “郝志毅他妈在广东踢球儿,北京地税的管不着他。”

    “让北京地税的人出面啊,他们应该比咱们面子大。”

    “人我帮你请就是了,”武大是银行的人,这种官面儿上的事儿他肯定能搞定,“你也不用出面了,我跟他们说整郝志毅就行了吧?”

    “行,”侯龙涛点了点头,“不让丫那坐牢也得把他弄回贫农。”

    这顿午饭吃完之后都2 :oo多了,六个人出了饭馆儿各自上车,准备分道扬镳,文龙按下窗户问了一句,“多长时间啊?”

    侯龙涛看了眼表,“一个半小时,你先去转转吧。”

    “中。”文龙踩下油门儿,把他的宝马开跑了。

    侯龙涛坐进s6oo里,刚才来的时候是慧姬坐在后面陪他淫乐,智姬开车,现在轮到智姬在后面被猥亵了。

    二十几分钟后,侯龙涛领着双胞胎出现在光大大厦田东华的办公室里,“德国那边来的传真具体说些什么?”

    “就是那个给咱们制造生产线的公司,邀请东星集团的董事长明年一月去参观他们在慕尼黑郊区的工厂。”田东华从一个文件夹里取出一张传真,上面有中德两种文字。

    侯龙涛接过传真,自己并没看,而是直接交给了智姬。

    智姬浏览了一遍,点了点头。

    田东华等对方的这一系列活动都完成了才继续说话,“是您去呢,还是何莉萍女士去呢?”

    “几天?”

    “五天,”智姬答了一句,“我看他们不过是想请您去旅游一圈罢了,一年的时间,您已经从他们那儿订购了六条生产线,估计是他们数一数二的客户了,”

    这一段儿时间,星月姐妹已经把“东星”的主要业务都熟悉了,“估计就是想借机再巩固一下儿双方的合作关系,慕尼黑不光有很多名胜,离德国最著名的冬季旅游胜地加米施帕腾基兴镇也很近,还有阿尔卑斯山。”

    “呵呵呵,”侯龙涛拍了拍智姬的大腿,“我去,萍姐从来不参加公司的事儿,我不去显得太不重视对方了,对了,”他看着田东华,“你去也行啊,你走得开吗?”

    “走不开,国内好几个城市都有跟咱们合作的意向,我得留在这儿处理。”

    “ok,”侯龙涛站了起来,“你回复他们吧,具体时间你们定,我们三个人去。”

    “好的。”田东华也站起来,往外送客。

    几个人刚出了“东星”的办公室,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女警,正是玉倩,就算穿着肥厚的警用大衣,还是显得娇媚可爱。

    玉倩一抬头,看到和田东华站在一起的是侯龙涛,她先是一愣,紧接着换上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看都不再看他们一眼,径自向办公室里走去。

    在女孩儿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侯龙涛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来这儿干什么?”

    “你管得着吗?”玉倩一甩胳膊,想挣脱男人的手,却没能做到。

    “这里是我的公司,你说我管得着吗?”

    “放开我。”玉倩怒气冲冲的瞪着男人。

    “怎么了?上次还没把你这小浪蹄子驯服了啊?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王八蛋!”玉倩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抡起左手就向男人的脸上抽了过来。

    “你干什么?”慧姬伸手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儿。

    侯龙涛注意到几个正在等电梯的人已经开始往这边看了,“哼,跟我斗没好处。”他推开玉倩的胳膊,带着星月姐妹向电梯走去。

    “你先去我办公室吧。”田东华轻轻对女孩儿说了一句,追上侯龙涛他们。

    “那小娘们儿又来干什么?”

    “不知道,我没约她。”

    “你要是知道她和文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刻通知我。”侯龙涛在电梯门儿关上之前又交待了一句。

    田东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只见玉倩正坐在沙上轻声的抽泣,他把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别这样,不值得。”

    玉倩一把抢过纸巾,擦了擦眼泪,“你混蛋,他那样对我,你连一句话都不敢替我说!”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什么意思。”玉倩嚼起了小嘴儿,皱着眉头。

    “你相信我就是了。”田东华坐回了自己的大转椅里,“你来找我干什么?”

    “没事儿,我已经下班儿了,也没什么可干的,找你吃晚饭,然后陪我去蹦迪,我跟文龙说了,他现在就过来。”

    “现在?他已经过来了?”田东华突然紧张起来了。

    “是啊。”

    “唉。”田东华抓起电话就要拨文龙的手机。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儿,进来的就是文龙。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侯龙涛刚下去。”田东华放下了电话。

    “我知道,幸亏我在楼下的时候看见他的车了,等他走了我才上来的,要不然估计还真得碰上。”

    “事情进行的怎么样?”

    “放心,该跟他吃,我就吃,该跟他喝,我就喝,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刚才他还跟我商量整人的事儿呢。”文龙坐在了玉倩的身边,乐呵呵的望着她,“你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哼,别尽拣好听的说。”玉倩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儿文龙的脑门儿,“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懂啊?”

    “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会明白的。”文龙和田东华相视一笑…

    ***    ***    ***    ***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这一天“军艺”舞蹈系的所有课程都结束了,冯洁来到空无一人的练功房,在专用浴室里换好了练功服,回到大厅,把左腿架在了镜子墙前的练功架上,开始压腿。

    自从她和侯龙涛有了亲密关系之后,她每天下午的这个时候都会来练练功,虽然以前也一直坚持锻炼,但绝没有现在这么勤,因为现在更有必要保持良好的身材了。

    冯洁穿着黑色的裤袜式舞袜,上面是一件长袖儿的白色专业舞蹈练功服,低v 字的敞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