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62部分阅读
    侯龙涛照了一张离得比较远的椅子坐下,双脚架到了面前的桌上,叼上颗烟,把烟盒儿扔在了桌上,旁边儿有人帮他点上。

    “行了,没事儿的人都到外面去等着吧。”文龙下了命令,六兄弟在“囚犯”不远的地方找椅子坐下了。

    好几十个小痞子、小太妹稀哩呼噜的离开了食堂,只留下十个,在侯龙涛还要后面的地方有站有坐,匡飞也留下了。

    “跪下。”大胖儿说话的语气很平和。

    “让你们他妈跪下!”匡飞大吼了一声。

    “扑通”,“扑通”,包括高苗苗在内,五个“犯人”全都跪在了地上,两个多小时精神上的摧残、恐吓和肉体上的虐待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一切的意志,他们甚至很高兴说话算数儿的人回来了,虽然可能等待自己的是更加残酷的惩罚,哪怕是死呢,但至少可以有个了结了。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太岁头上的土也敢动?东星太子哥的主意也敢打?要钱不要命是吧?”匡飞开始对金小松他们进行“再教育”,“太子个扔出个一、二百万,有的是人天天追着你们砍,砍不死你们也吓死你们(借鉴自《金榜题名》)!”

    被匡飞这么一叫唤,地上的五个人还就真的都哆嗦起来了,就好像吓坏了一样,鼻涕眼泪刷刷的往外流。

    “呵呵呵。”侯龙涛不禁笑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是已经快崩溃了,他还以为这些人既然有胆子跟自己玩儿,至少会坚强一点儿呢,现在看来也没必要再跟他们逗了,他们明显是已经后悔自己的行为了。

    侯龙涛走过去,照着金小松的脸上来了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你把我当大头了是吧?我的钱花着特爽是吧?”

    “不不,太子哥饶命,太子哥饶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

    金小松翻身跪了起来,磕头如倒蒜。

    “那你是知错了?”侯龙涛又坐了下来。

    “知错了。”

    “你们呢?你呢?”侯龙涛伸脚点了点高苗苗的胸口。

    “我们也知错了。”高苗苗连躲都没躲,任凭男人踢自己的乳房。

    “光知错可不行,”文龙摇了摇手指,“二百个,你们打算怎么还啊?就算卖了那套房那辆车,也不过撑死了一百个,剩下的你们平摊,一人二十个,十天之内能凑齐吗?”

    “这儿…”五个人面面相觑,二十万,他们就算借都借不来,虽然其中的三个人并没有参与第一次的敲诈,但他们这次有份儿,也知道自己赖不了这笔帐的。

    “怎么样,有戏没戏啊?”刘南把一个烟头儿弹了过去。

    “没…没…”

    “没戏!?”刘南把眼就瞪起来了,“那也好办,你们就留在这儿卖吧。不过瞧你们四个这个操行,估计也没什么客人,这么招,你们都滚蛋,把她留下来就行了,”他一指高苗苗,“就让她多干点儿吧,一个客人能挣二百,接五千个客,一天五个,三年也就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把债还清什么时候走人。现在就可以开始,我这儿一百来号人,一人干她两炮,算你还了四万,怎么样?”

    高苗苗听着听着就已经瘫在地上了,她的屁股下面慢慢的出现了一滩水,就这么被吓得尿裤子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茉莉飘香(上)

    编者话:公社并没有和海岸线合并,现在正在更换服务器,等能正常运作了,我会通知大家。《金镑题名》是由李修贤和张志霖主演的一部古惑仔题材的影片,其中有匡飞说的那句话。“个”可以当“块”和“万”两种意思,就看语言环境了,有的北京人在非正式场合这么说,包括我在内。

    ***********************************

    11/3o/2oo3…12/5/2oo3

    “不!”高苗苗一下儿扑了上去,抱住了侯龙涛的腿,“求求你,太子哥,不要…我不要当妓女,求求你…”

    “哼哼,”侯龙涛冷冷的一笑,“你刚才不是当得挺开心的吗?”

    “不…不…求求你,我真的知错了…”

    侯龙涛一抬腿,把女人甩开了,“你求我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可怜你?你老公到现在也没帮你说一句话,他都不顾你,你凭什么让我顾你啊?”

    经过男人这一提醒,高苗苗才觉自己的男朋友确实没有一点儿要保护自己的意思,她一时之间从极度的恐惧转变成了极度的失望,本来已经直起了上身,又颓然跌坐回地上。

    “今天就算我帮你认清他到底个什么东西,”侯龙涛打了个哈欠,该回家了,茹嫣还在等着自己呢,自己不回去,她是不会先睡的,“高苗苗,我查过你的底,你还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继续在收费站老老实实的上班儿,怎么样啊?”

    免费电子书下载

    “真…真的?”高苗苗惊喜的望着男人,她确实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特别的贪心,经过了这么多事儿,她愿意用一切交换以前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你们四个,”侯龙涛不再理女人了,转向金小松他们,“给我滚出北京,越远越好,永远也被再让我见到你们,可以吗?”

    “可以,可以,”四个人忙不迭的答应,现在是脱身有望了,“我们明天就走。”

    “别那么急,今晚你们就在这儿过夜,明天跟我的人去办房和车的过户手续。匡飞,这件事儿你处理吧。”

    “没问题。”匡飞答应了一句…

    易峦一瘸一拐的上着楼,他每走一步都会牵动臀部上的伤口,今天的罪可是受大了。

    “胖子?”易峦的老婆听到大门响,从里屋跑了出来,“你死到哪儿去了!?”

    “叫他妈什么!?”易峦正没好气儿呢,可算回到家了,也该是自己威风一下儿的时候了。

    “你到底去哪儿了?”

    “老娘们儿家别管这么多。”

    “刚才你家里、我家里都打电话来了。”

    “干什么?”

    “他们说刚才有当地的公安局的人带着好几个北京人去过家里,都不像好人,他们说你和易峰在北京犯了事儿,要家里劝你离开北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易峦缓缓的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就像屁股底下有弹簧一样的崩了起来,“啊…”

    “你怎么了?”

    “没…没事儿,这两天收拾收拾,咱们回老家,在北京已经挣了不少了,回家去做做自己的生意,唉…”易峦叹了口气,他原先还有那么一点儿要报仇的心,现在他才彻底的明白了,他不能选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    ***    ***    ***

    星期五上午是联大文理学院一年一度的冬季运动会,陈曦报名参加了倒数第四个项目,女子三千米,她现在已经在四百米的跑道上跑了三圈儿了。

    这种比赛完全是重在参与,拿不拿名词根本就不在考虑的范围内,陈曦一直是和一个同班的叫岳琪的女生儿并排跑,她们平时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

    到两千米左右的时候,陈曦脚下一趔趄,跪在了地上,好在本来跑的度就不快,并没有受伤。

    岳琪赶忙停下了,回身把陈曦扶了起来,“你怎么了?”

    “没事儿,腿一下儿就软了,”陈曦掸了掸裤子,“没劲儿了,我不跑了。”

    “那我也不跑了,没想到三千米这么长。”岳琪也真是累得直喘粗气。

    两个女孩儿穿过跑道,向自己班级的看台走去。

    “你平时不是挺能运动的吗?”岳琪戳了陈曦的腰眼儿一下儿,“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干好事儿啊?”现在的女大学生,相互之间并不把性当作什么不可谈论的禁区。

    “讨厌,”陈曦一拨拉对方的手,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晕又升了起来,“要你管。”

    “哈哈,”岳琪刚才不过是胡乱一说,没想到自己还真猜到点儿上了,“老实交待。”

    “都说了不要你管。”

    “说不说,说不说?”岳琪开始捏着陈曦的细腰搔起痒来。

    “唉呀,唉呀,怕了你了,”陈曦逃了两步就不再跑了,脚底下还有点儿犯虚,“昨天我生日,我男朋友从下午到晚上一直陪着我来着,行了吧?”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不行,你们做了吗?”

    “做了做了。”

    “你有几次高潮啊?”

    “你死不死啊?问这些干什么?讨厌。”

    “说啊,”岳琪还是不依不饶的,“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十来次吧。”陈曦想都没想就扔出一个答案,她并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了,她在这个方面还不算特别的开放。

    “啊!?”岳琪惊叫了一声,又赶忙压低了声音,“傻丫头,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高潮啊?不是说他进去了几次就是几次高潮。”

    “你才傻呢。”陈曦不再纠缠下去了,蹦上了看台,她现在脸更红了,因为想起了昨天下午跟爱人缠绵的时的情景。

    看到两个女孩儿回来,她们班里的男生都开始起哄,说她们俩丢人,没跑完就逃回来了…

    侯龙涛看到陈曦和几个女孩儿一起走出了大门儿,便从sl5oo 上下来了。

    陈曦也看到了男人,和同学们告了别,小跑着来到他身前。

    侯龙涛把女孩儿拥进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上车吧,外面冷。”

    “都是你。”陈曦用力在男人的身上凿了一拳,她极力想装出生气的样子,可怎么看也还是笑眯眯的。

    “唉呦,”侯龙涛揉了揉胸口,“什么都是我啊?”

    陈曦双手轻轻的揪着男人大衣的领子,低着头,“昨天就告诉你了,我今天要比赛,你还非要…非要…哼,我刚才跑着跑着腿就软了,都没跑完,被我们班那些人笑话了半天。”

    “呵呵呵,那怎么能怪我?”

    “不怪你怪谁?”

    “是你自己一个劲儿的要的,不是吗?”

    “你讨厌啊,”陈曦娇羞的钻进了男人的怀里,“谁…谁让你让人家那么舒服的,你就不会自制一点儿啊?”

    “好好,那以后你再要我也不给你了。”

    “嗯嗯…”陈曦扭了扭身子。

    侯龙涛把女孩儿尖尖的下把托了起来,在她柔软的嘴唇儿上亲了一下儿,“你的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拒绝的。”

    “嗯…”陈曦有点儿动情了,轻轻踮起脚尖儿,揽住男人的脖子,吻住他的双唇,把香舌吐进了他的嘴里。

    天寒地冻之中,热吻中的男女却只觉自己好像是置身于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一般…

    侯龙涛帮女孩儿把大衣脱了下来,从后面抱住她,将脸埋进她的长里,“小曦,你和倩倩是这世界上最香的两朵茉莉花儿。”

    陈曦把上身向后靠着,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左手伸到后面,轻柔的抓着男人的头,“咱们去接我姐吗?”

    “不用,她下了班儿自己开车过来。”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腰间摸索着,拉开了她运动裤的腰绳儿,两根大拇指从她的腰侧插进去,双手向下一压,把她的运动裤和秋裤一起推到了她圆圆的屁股下面。

    “涛哥…”陈曦的身子抖了一下儿。

    “冷吗?”侯龙涛把老二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插进女孩儿的双腿间,双手扶住她的腰胯,将阴茎一下儿一下儿的往上挑,磨蹭她柔滑的内裤底端。

    陈曦赶到了胯下传来的巨大力量,就好像能把自己挑起来一样,她伸手轻抚着从自己双腿间钻出来的大龟头儿,“不冷。让我先洗个澡吧,刚才跑出一身汗。”

    免费txt小说下载

    “嗯,我等你。”侯龙涛又把女孩儿的裤子提上了。

    陈曦回身亲了亲男人,跑进了浴室里。

    侯龙涛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客房里非常的暖和,他拿起桌上那本儿看了一半儿的《倚天屠龙记》,靠坐在了长条型的皮躺椅上,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爱妻们长的沐浴时间。

    半个多小时之后,陈曦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只穿了一条白色的t —back小内裤和一件白色的小胸衣,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放射着柔和的光芒,肌肤洁白水嫩,s 型的身材完美无缺。

    侯龙涛把书扔到了一边儿,咽了咽口水,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任何一位爱妻半裸的身体时,自己都会有惊艳的感觉。

    陈曦巧笑嫣然的走到躺椅旁边,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弯下腰,在男人的嘴上亲吻着,饱满的乳房在胸衣里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侯龙涛边吮着女孩儿的香唇,边慢慢的挺了起来,转身把双脚放在地上,让她站在自己的双腿间,搂住她的细腰,挺起上身,伸出舌头轻挑着她在胸衣上顶出两个小突起的奶头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