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52部分阅读
    侯龙涛站起来,踱步到窗前,双手背在身后,他懂得恩威并施的道理,打完一个嘴巴,一定要帮人家揉揉,“你答应我的要求,玉子会把以前所有的记录都交给你,我还可以帮你处理了那只老鼠。没有了你的犯罪证据,你也就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不放了。”

    “那么大的一笔生意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董事会通不过我也无能为力。”

    “那就要看你是不是有诚意跟我合作了,”侯龙涛回过身来,很严厉的瞪着张富士夫,“我不过是要你把一桩不可避免的生意提前进行。我不知道honda是要自己承担净化器的费用,或者全部加到买家头上,还是按比例分摊,我也不在乎,但你就要在乎了。如果toyota只把净化器定为选装,那几必然要给它单标价,你比我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照我看,你能不能说服董事会根本就不是问题。”

    在现代的市场环境中,一个企业的决策往往是要受到几个正对手决策的牵制的,张富士夫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你何必又要来跟我摊牌呢?我们最终会做出有利于你的决定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给你的是一口儿价。”

    “你什么时候能把东西给我?”

    “你和‘东星’代表签约的时候。”侯龙涛脸上又有了笑容,张富士夫明显是同意了这笔交易,“说说那只老鼠吧。”

    “你们不是已经知道是谁了吗?”

    “咱们不要再做游戏了,我想回去睡觉了,”侯龙涛坐回椅子上一摊双臂,“方杰,也就是拳志朗就是安插在honda的间谍,我现在要知道的是他到底都为toyota做了什么,我不要具体细节,你把事情一件件的列出来就行。”

    张富士夫低头想了一阵,什么都不说吧,对方不会善罢甘休,说的太多又会把自己牵扯进去,只能找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搪塞一下儿,“本田博俊和广川则男逃税的事情是方杰查出来的,直接导致了他们被捕。”

    “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侯龙涛只不过是诈对方一下儿,他除了感觉之外,没有任何证据说方杰就是honda的内奸,没想到就这么成了。

    “本田博俊是本田宗一郎的长子,他创办的‘无限’是以f1引擎的设计、开闻名世界的的汽车部件生产商。”

    “为什么?这对toyota有什么好处呢?”

    “对敌人的削弱就等于对自己的加强,honda车队的引擎就是由‘无限’提供的。”

    “他们跟本田的合同额已经接近他们年度报表儿里的收入总和了?”

    张富士夫开始从新打量这个已经算计了很久却是第一次见面的对手,看来他并非只是一个“驴粪蛋儿”,“不错。”

    “ok,还有什么。”侯龙涛突然现对方的眼中没有了那种一直让自己很不舒服的轻蔑,就算在刚才自己威胁他的时候,他好像都没现在这么重视自己。

    “honda美国分公司的财政丑闻是方杰透露给媒体的。”

    “哈哈哈,好,好,真没想到我这次日本之行原来是拜方杰所赐。”侯龙涛拍着手站了起来,他已经看出一边儿的冯云有点儿不耐烦了,反正自己也没必要真为了honda的事儿刨根儿问底儿,“我这次来这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好,”张富士夫也站了起来,“希望咱们以后能够合作愉快。”

    “嘿嘿嘿,其实今天你并没吃什么亏。”侯龙涛已经拉着冯云走到了门口儿,他又回过头来,“方杰在honda能不断的往上爬是因为你故意让给他几单生意,但你是怎么选中他的呢?”

    “你这样不断的增加条件,是不是有背咱们的协议啊?”张富士夫可不想把自己当初看上了洗衣店的送衣员的丑事儿外传。

    “无所谓了,不过你可不要通知方杰啊。”侯龙涛耸了耸肩,他对此还真不是特别的有兴趣…

    ***    ***    ***    ***

    两天之后的下午,下班儿后,方杰和几个同事一起乘电梯来到了honda大厦地下二层的停车场。

    几个人下电梯的同时,一个身穿淡蓝色职业套装的女人从楼梯间里走了出来,她长披肩,长相儿出众,走路时迈着一字步,紧绷在窄裙里的圆翘屁股一扭一扭的。

    “她是哪个部门的?”

    “我怎么知道?这么大的公司,我又不是每个都认识。”

    “过去问问啊。”几个小日本儿都看傻了。

    方杰倒是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跟如云比起来,这个女人还逊色了一点儿,而且他还真不是那种特别好色的男人,要不然他也不会离开如云了。

    那个女郎可能是听见了男人们的议论,扭过头来用手想后一挑耳边的长,向他们那边甩了个媚眼儿。

    “喂!”几个小日本儿全都转头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方杰,“她对你有意思啊。”

    “哼哼,没有的事儿。”

    “还不快过去聊聊。”几个人开始推方杰。

    “别,别闹了。”方杰拨开几个人的手。

    “这你都不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不是喜欢男人吧?”

    “别胡说。”这句话一下儿就戳到了方杰的痛处,虽然他知道同事只是随口开个玩笑,但心里还是感到特别的别扭,而且还觉得自己有特别的必要证明自己是喜欢女人的。

    “那女的要走了,你不上我就上了。”

    “谁说我上?”方杰快步走到刚刚把车门儿拉开的女人身边,“小姐,我是honda信贷部的部长,叫拳志朗,你那个部门的啊?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我不是贵公司的,只是来办点儿事儿。你是部长?上车吧。”女人钻进了车里,很媚的看着方杰。

    “嗯…”方杰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的直截了当,看来是真的看上自己了,“你…你连名字都没告诉我呢。”

    “为什么要知道名字?我又没要跟你谈恋爱,一晚过后,说不定就再也不会见面了,要名字有什么用?”女人把短裙往上拉了一点儿,露出一段耀眼的大腿。

    “这…”方杰咽了口吐沫,“总得有个称呼的方法吧?”

    “哼哼,叫美人儿不就行了?”女人显出一点儿不耐烦的表情,“你到底是上不上车?婆婆妈妈的,你要是gay就直说。”

    “谁是同性恋?”方杰快步转到车子的另一面,在几个同事的一阵口哨儿声中上了车。

    女郎把车开到了东京市中心的一家情人旅馆,进入一间贴着粉红色壁纸的房间,房间中间是一张铺着鲜红床罩儿的“心”型大床。

    “你还等什么?”女郎把手袋扔到了床上,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的扣子,露出里面如白色的丝绸吊带儿内衣。

    “不…不用先洗个澡吗?”方杰显得略微有点儿紧张,他当然不是第一次和女人到旅馆开房,但确实是没见过像今天这个这么具有侵略性的。

    “你很脏吗?”女人脱下外衣,过去揪住方杰的衣领儿,顶着他到了床边,将他推到。

    “当然不是。”方杰把鞋踢掉了,把身体蹭到了床中央,“你是妓女吗?”

    “我不过是喜欢和陌生人性交罢了。”女人骑在了方杰的身上,“如果你愿意给钱,我也不在乎。”

    “你想要多少?”方杰说着话,已经把手伸出来隔着内衣抓住了女人的乳房,她确实很有吸引力,特别是她脸上那种妩媚的表情,看了就想干她。

    “随便你。”女人攥住了方杰的手腕儿,把他的双臂压到了他的头两侧,“玩儿点儿刺激的吧,我要把你的手绑到床上。”

    “行。”方杰的呼吸开始急促了,他并非没想到“本能”中的情节,说出的话也有点儿言不由衷,但却没在身体上做出抗拒的反应,任凭女人用从手包儿中取出的布条儿把自己的双手捆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女郎突然从床上下去了,往地上一跪,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很恭敬的低着头。

    “你…你干什么?”方杰被弄了一个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自己的老二都硬的快炸了,对方却来个急刹车,这那儿受得了啊。

    一阵马桶冲水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怎么…怎么有人在?”方杰可是大吃一惊。

    浴室的门打开了,侯龙涛叼着一根儿没点的烟,边走边拉着裤子的拉索儿,他一抬头,看到屋子里的两个人,立刻显出一幅惊诧的表情,“方先生?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侯龙涛?”方杰可不是傻瓜,这摆明了是事先安排好的,他用力的挣了挣手腕儿,但女人绑的非常结实,“这是什么意思?”

    侯龙涛往沙上一坐,挠了挠脑门儿,“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可是祖训啊,你做了日本人,连这都忘了?不过你能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是不是?”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明不白的死,或许比死本身更难以接受吧?不过知道你死的不瞑目却会让我很开心。”侯龙涛站了起来,掏出打火机儿,他脸上的表情在火光中显得冷酷之极。

    “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方杰并没有特别的恐惧感,因为他还没有真正的感到死亡的威胁。

    “哼哼。”侯龙涛给了方杰一个死神的微笑,开门走了出去。

    那个女人起身之后就开始解方杰的裤子…

    ***    ***    ***    ***

    “涛哥,涛哥。”

    “干…干什么啊?”侯龙涛单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不到八点。”智姬帮男人把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儿拿了过来。

    “这么早!?叫我干吗?”

    “玉子来了,她说有要紧事。”

    “让她等着不就完了,”侯龙涛一搂女孩儿,把她揽进了怀里,往后一躺,“再陪我睡会儿。”

    “涛哥,她说是关于‘华狼’的。”

    “什么?”侯龙涛又一下儿坐了起来,披了件睡衣,拉着智姬就往外走。

    等在客厅里的玉子一见侯龙涛从楼上下来,立刻跪下请安,“主人。”

    “有什么关于‘华狼’的消息?”

    “他被三口组的人抓住了。”

    侯龙涛低着头搓了搓脑门儿,“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虽然是秘密组织,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有人专门儿搜集黑道儿上的信息,每星期六早上向我汇报一次。今天她们报告说三口组放出消息,邀请各个主要黑社会团体的脑参加三口组七名成员的集体葬礼,要在仪式上把‘华狼’开膛破肚,用他的人头祭奠。您那天和冯云小姐说起‘华狼’的时候我也在场,知道他是您的朋友,所以马上就过来通知您。”

    侯龙涛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华狼”可跟自己说的是马上就会离开日本的,怎么转来转去又被抓住了呢,如果消息要是真的,他被抓得有好几天了,说不定已经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了,“葬礼什么时候举行?”

    “下星期一下午三点,在青山陵园。”

    “呼…”侯龙涛颓然坐倒在沙上,“华狼”会有今天,九成儿是因为自己,知恩图报一向是自己的原则,但这次和报答齐大妈那次可是大不一样了,上次是给点儿钱就解决了,这次的对手变成了凶残的日本黑社会,想报恩就得拿自己的小命儿去拼,要说报警吧,“华狼”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冯云走到沙后面,双手按揉着男人的肩膀。

    “哼哼哼,”侯龙涛拍了拍爱妻的手,“你跟我一起啊?”

    “还用问吗?”

    “我不想你冒险。”

    “什么叫冒险?我觉得是做游戏,时不时的来这么一次我才不会生锈啊。”冯云缓缓的转着头,使颈骨出“咔咔”的响声,“我可不想每隔一段儿时间就揍你一顿。”

    “哈哈哈,”侯龙涛知道女人这么说不过是帮自己下决心罢了,“那可是犯法的,万一被日本警方抓到,咱们估计就回不了北京了。”

    “抓什么?我相信咱们是出于自卫才动的手。”

    两个人说了这么半天,玉子早就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了,“不用等到星期一,咱们可以直接去三口组的巢穴,在那里杀了人也不会被外面知道的,而且三口组的人也不会寻仇的,因为他们不可能承认本部都被人端了,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侯龙涛低着头想了一阵,这件事儿还是需要好儿好儿计划一下儿的,“玉子,你先派人去踩踩盘子。”

    “是。”

    “咱们多少人去?”

    “我带上星月姐妹,再来三、四个人就行了。”冯云笑得像朵花儿一样。

    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