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你不相信?”玉子也笑了起来,“没关系,等一下你就信了。”

    “好好好,我信,”侯龙涛确实是信,没什么不可以相信的,自己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金鳞草,还有什么其它事情是不可能生的呢,“为什么我身上不能有外伤啊?”

    “honda不是送了你两个美女吗?这也就是为什么还要把你送回去。”

    “肏,哼哼,我明白了。”侯龙涛终于想明白了,他对honda最后的一点儿怀疑也消除了,同时也清楚了toyota实在是太恶毒了,但这不是让他愤怒的原因,一切的诡计都是为了应付如云,对手一样没把自己当成人物,这才是让他最难以接受的,由于自尊心受到伤害而产生的愤怒都已经过了知道自己无法逃脱死神的恐惧。

    “开始吧。”玉子不再理满面怒容的男人了,冲女儿点了点头。

    屋里的其他女人全都低下了头,合上眼睛,双臂交叉在胸前,两手放于锁骨两侧,嘴里念念有词,却听不出到底在说些什么。

    樱花清影把自己的白衬衣敞开了,里面什么也没有,直接就是她朱圆玉润的裸体,大小适中的雪白乳房怯生生的向上挺着,平坦的小腹下没有一根儿阴毛,直接就是红嫩嫩的阴唇。

    “你…你也是白虎?”侯龙涛皱起了眉,这么多的巧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

    樱花清影很妩媚的一笑,因为对方说的是中文,她并没有听懂,她也不在乎男人说的是什么,她侧身躺在了侯龙涛身边,半压着他,奶子挤在他的胸口,左手把他额头上的头拨开,右手直接抓住了他的阴茎套弄,还伸着舌头舔他的脸,“夫君,咱们做爱吧。”

    侯龙涛知道自己要是硬了,那就离死不远了,他本想像上次对付爱琳那样不让自己勃起,可无奈金鳞草已将自己的体质改变了,无论他怎么想把精神集中到别处儿,小小的刺激还是让他的阳具有了反应。

    “夫君好好色啊。”樱花清影都没想到自己的身子往男人身上一靠就达到了目的,那也不用再搞什么别的把戏了,一下儿起身跨跪到他的小腹上,左手的手指点在他的胸口上,右手伸到自己的屁股后面调整着肉棒的位置,“波”的一声,阴唇把龟头儿的尖端吸住了。

    “妈的。”侯龙涛突然向上猛的一挺屁股,用尽全力的把大鸡巴撞进了女孩儿的屄缝儿里,反正怎么招都是要被“强奸”了,先给对方来下儿狠的,让她也别好受了。

    “啊!”樱花清影惨叫了一声,白眼儿直翻,差点儿没疼昏过去,今天是她的成人礼,在此之前她从没碰过男人,根本还是个处女,处女膜儿、级粗壮的阴茎、初次迎人的紧窄阴道,全赶到一块儿了,也真够她一呛。

    侯龙涛的眼睛也睁大了,他完全是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中,这简直和插入司徒清影小穴时的感觉一模儿一样,阴道内的嫩肉死缠着自己的阳具,顶在子宫颈口儿的龟头儿被一股巨大了力量嘬住了。

    正是由于震惊,男人都没想到要摒住精关,一下儿就射了出来,这一射就有停不住的趋势,自己身上的力量也好像是在被对方的子宫向外抽一样,迅的消失,他拼命想把屁股放下,将阴茎退出来,可却做不到,樱花清影阴道里的嫩肉还在不住的蠕动,也在帮忙“榨取”着“汁液”。

    “他射了,他这就射了!”女孩儿叫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欢喜,她压下上身,吻着男人的嘴,“夫君,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咱们的女…”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娇媚的神情突然一扫而光,就好像碰到了鬼魅一样,她只觉自己的阴精狂泻,身体里的力量也在被向外抽,一阵强的快感从子宫向四肢百骸扩散,浑身都酥软了。

    与此同时,侯龙涛觉得一股强劲的暖流从自己的马眼冲入了体内,上到梢儿,下到趾尖,一下儿又都充满了力量,他的屁股也不再是被吊在半空了,一下儿就落了下来。

    “啊…啊…”樱花清影头昏眼花,身子一斜,从男人的身上摔了下了,夹杂着血丝的大量精液从她的阴唇间流淌而出,“母亲,我…”

    屋里的女人们停止了小声的念道,全都惊讶的望着中间的一男一女。

    玉子满面怒容的站了起来,“清影,你搞什么鬼?舍不得杀他吗?”

    “我…我没有,”樱花清影都快哭了,她想跪起来,腿却酸,是那种舒爽的酸,“他…他不是人…”

    玉子不再理女儿了,皱着柳眉走了下来,站在男人劈开的双腿间,突然跪了下去,张口含住了他的阴茎,一手抚摸着他的大腿,一手扶着阴茎,舌头绕着龟头儿打转儿,把上面的精液都舔进了嘴里。

    “嘿嘿,小的不行,老的上了?”侯龙涛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小白虎”和这些“媚忍”肯定有关系,但现在还不能透露,万一自己说了,给爱妻惹来杀身之祸,那岂不是更糟糕,而且他也有自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对付对方的媚术了。

    “哼,你别高兴的太早,清影的功力不够,我就亲自伺候伺候你。”玉子吐出了再次勃起的阴茎,把自己的和服与衬衣都拉到了腰上,拨开白色小内裤的裤裆,露出了自己光溜溜的阴户,又是一只“白虎”…

    第一百六十二章 桃花源记(上)

    编者话:《金鳞》里只有两件事是不可能在现实中生的,一是“金鳞草”,二就是“吸精大法”了。不过,真的不可能生吗?

    ***********************************

    11/7/2oo3

    肉棒被玉子的阴道包裹住的感觉比插入樱花清影小穴时的感觉还要强烈的多,但这次侯龙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拼命咬牙忍住了射精的冲动。

    “嗯…”玉子闭了半天眼睛,男人的大鸡巴实在是太粗壮了,她从来都没感到这么充实过,那自然跳动的阴茎带动龟头儿,轻微的研磨着娇嫩的子宫,产生了间断性的快感电流。

    “哈哈哈,你个老淫妇。”侯龙涛还没脱险,但也许是性格使然,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让身上的女人见识见识自己的性能力,说实话,玉子可一点儿都不老,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年龄,可她雪白大腿上肌肤水嫩,脸上也没有一条皱纹儿,更别提那小穴紧凑、腔壁滑腻,正经的一个床上好伴。

    玉子睁开了双眸,伸出舌头在红润的嘴唇儿上慢慢的舔了一圈儿,斜眼望着男人,脸上的表情妩媚又淫荡,充满了诱惑,“小子,放马过来,我让你舒舒服服的死。”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我要是死不了呢?”

    “我放你走路。”玉子对自己的媚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倒不是说绝对没人能破媚术,但她可不相信这个中国小孩儿会是古卷中记载的那个“媚忍克星”,他决不可能会他们大和民族的御女最高心法。

    “那我就让你爽爽,想必你这虎狼之年的老妖婆都快馋死了吧?”

    玉子没理会男人的讥讽,双手按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开始抬坐屁股,“嗯…”

    侯龙涛很想装出一幅无动于衷的表情,但他脸上的肌肉都略微有点儿抽搐了,女人的子宫就像一个小抽水机一样,强力的吸吮着他的马眼儿,他的心思全用在忍着不射上了,既无法欣赏美人淫媚的表情,也无法享受她细嫩的阴道对肉棒的磨擦。

    “啊…啊…”玉子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她一上来还真没把侯龙涛放在眼里,就没用上全力,等觉他能抵挡住之后,竟然产生了一点点的私心,自己实在是禁欲的太久了,都快忘了真正的充满热力的男根插在身子里是什么滋味儿了,所以仍旧没有力,本来只想这么多坐几下儿,没料到对方的鸡巴太粗、太长、太坚硬了,自己又太久没行过房,没肏几下儿居然就有点儿不能自已了。

    “叫啊!你他妈再叫得浪点儿!老子就爱听女人被搞得哇哇叫!”侯龙涛听了美女无比娇媚的呻吟,也跟着大喊起来,他想借此来舒缓一下儿自己肉体上受到的压力。

    “哼。”玉子咬了咬牙,在子宫上又加了三分力,她虽然没听懂男人说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不论是骂自己还是说被自己弄得有多爽,那都是对自己的侮辱,当着这么多的属下,这脸可往哪儿搁?

    侯龙涛立刻就感觉到了,每次女人的屁股一抬起,自己的老二都好像要被拉掉了一样,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眼泪也快出来,再用点儿力,估计就能把牙咬碎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是在打炮儿,而是在较劲。

    玉子突然现自己的屁股起落的频率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身体也越来越热,还有点儿酥麻,这分明是高潮即将来临的先兆,可对方竟然还没缴械投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生的,如果自己真的先到了高潮,这个门主可就没法儿再当了。

    “爽…爽死了!”侯龙涛只觉女人的阴道越收越紧,腔肉的活动也越来越强,他知道自己快要败下阵来了。

    玉子突然用双手紧紧的扶住了男人的脸颊,强迫他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他的双眼。

    侯龙涛一愣,他在女人的双眸中看到了无限的欲望,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情欲之火,自己的身体好像突然被抛进了那堆火焰中,浑身燥热,他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了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中,大脑好像不能很正常的工作,好像有一股外力在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原始的野兽本能上,这种情况在和司徒清影做爱时也出现过,只不过感觉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现在简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想在异性的身体里狂插乱杵。

    玉子看到男人的眼中终于燃起了火焰,便放开了他的脸,把上身压在他的胸口上,乳房隔着和服在他的身上磨蹭,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舌头插进了他的耳孔里,“来吧…啊…来吧…别忍着了,快来吧…”

    “啊…”侯龙涛的脸上除了性欲什么也没有,双眼中放射出饥饿的野兽般的光芒,他被固定在地上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拼命的向上抬,他并没有立刻射精,而是将臀部飞快的起落,开始主动的肏干女人的屄缝儿。

    “啊啊啊…”玉子做梦也想不到男人会如此的狂猛,他奸淫的度如此之快,以至于自己都产生了他从来没有向外抽出的动作的错觉,自己的子宫是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疯狂的撞击。

    “春、夏、秋、冬”四女就跪在玉子的正后方,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巨大的阳具在她雪白丰满的大屁股间飞快的进出,肏得她小穴外翻、淫水儿四溅,她们都快看傻了,特别是“秋、冬”两人,她俩在后座儿上嘬过这根大鸡巴,现在想起它的硬度,自己的阴道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就汁液泛滥了。

    “好爽!”侯龙涛和女人同时达到了高潮,他现在思想不清楚,才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吸精大法”呢,他只想把身体内储存的能量都释放出去,只想尽情的射精,只想满足自己无限的性欲。

    玉子可就没这么坦然了,她终于觉自己不仅不能让男人无休止的射精,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反而随着大量阴精的泄出而快的流失,她趴在对方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舒爽得如同虚脱了一般,一动都不想动。

    “放开我!放开我!”侯龙涛突然开始拼命的挣扎,身子如同出水的鱼那样狂抖瞎挺,同时还伸着舌头在女人香香的脸上乱舔,“i ant to fuck you a11 rea11y,rea11y hard!”

    “啊!”玉子一下儿从男人的身上滚了下来,也顾不得精液正从自己的屄缝儿里往外倒涌,“快,快给主人打开。”

    一屋子的女人都没动窝儿,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领。

    “快啊!快打开!”玉子很恭敬的跪在了男人身边。

    樱花清影赶忙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按钮儿,将男人箍在地上的八半钢圈儿向两边分开了。

    侯龙涛一下儿蹦了起来,右手一把揪住玉子的头,拉起她的头,左手扶着自己的肉棒,一挺屁股,把大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嘴里,抱着她的螓猛肏起来。

    “唔唔…”玉子揽住了男人的屁股,柳眉紧锁,圆大的龟头儿次次都撞击到喉咙的深处,弄得她一阵阵的眩晕。

    “住手!”一群女人眼看就要冲过来了。

    玉子胡乱的摆着手,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侯龙涛搞了会儿女人的嘴巴,双手一推她,使她仰倒在榻榻米上,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压了上去,双腿卡住她的大腿,从这面进入了她的阴门里,又一把将她的和服向两边拉开,大力揉捏她高耸的雪白乳峰,开始近乎疯狂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