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44部分阅读
    鹊亩隼峭蝗环⑾至讼拭赖娜馓醵谎槐哙芊3觥班捺蕖钡纳簦坪鹾芟硎鼙还晖范不骱砹母芯酰撬亢敛涣呦ё约旱目谒芸炷腥似ü上碌淖尉褪艘黄?br />

    ***    ***    ***    ***

    在东京东部二百五十公里处的爱知县的toyota公司社长办公室里,头灰白,戴四方眼镜儿的矮胖张富士夫提上裤子坐在了办公桌儿后,方杰呲牙咧嘴、面带苦笑的坐到了他对面。

    那个姓川口的人敲门之后走了进来,“社长,刚才接到樱花夫人的电话,她们已经成功的把人带走了,会在十点之前送回去的。”

    “嗯,好。”

    “社长,我有一事不明,想向您请教一下儿。”方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说吧。”

    “您第一次对付侯龙涛时用的是明招儿,如果成功了,咱们再放消息说他和honda的谈判很不愉快,我明白这样即使许如云不能肯定真是honda指使的,至少她会对honda的保护不利非常不满,投资基本就泡汤了。我不懂的是为什么这次你要绕那么大的弯子,既然已经潜进去了,直接把那小子做掉就是了。”

    “哼哼,”张富士夫阴沉的一笑,“‘东星’的人已经跟honda接触过了,我相信许如云知道结果的,这种时候再放什么iinetda谈判不愉快的消息还有用吗?”

    “没用,但还是可以达到另外一半儿目的啊。”

    “能吗?福井威夫那老小子这次是真动了老本儿,连本田宗一郎家的新宅子都用上了,保安工作不可以说不是尽善尽美,许如云要是再把什么都算在honda头上,她是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子的。想来如果不是我老婆跟樱花家有点儿渊源,还真就拿那个中国小娃娃没办法了。从另一方面说,再用普通手段除掉侯龙涛,明显是honda的对手所为,目的不言自明,这样一来,许如云就更会对honda投资了。”

    “您不是说许如云不会意气用事吗?”

    “你以为侯龙涛是个什么东西?他哪儿有资历做七十亿美金的决策?许如云既然派他来,那就是已经给了他明确的指示。既然 ‘东星’敢在这个时候插一杠子进来,那她的指示就一定是投资。咱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要帮助她决定是否投资,而是要改变她同意投资的决定,这就有难度了,而且这种难度随着时间的推延还在不断的加大,特别是在咱们的第一次行动失败后。”

    “相信难不倒社长的。”方杰一脸的媚相儿。

    “哈哈哈,”张富士夫自得的大笑了起来,“是天助我也,侯龙涛那小子贪花好色,福井威夫为了讨好儿他又送了他两个天仙美女,许如云又和他有染,我又认识‘樱花媚忍’,哈哈哈哈哈哈,侯龙涛是该着送命,honda是该着完蛋。”

    “高,高,实在是高。但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办法。”

    “呕?”张富士夫斜眼瞟了瞟方杰。

    “咱们何不把侯龙涛、honda、‘东星’的三角儿关系捅出去,iic为了避嫌,一定会退出去的。”

    “退出去等于承认自己没有专业水准,最多是再另派人负责。许如云会不想报复坏她男人好事儿的人?不会。什么人会阻碍投资?honda的竞争者。什么报复最有效?投资。”

    “那咱们要是把许如云也加进去呢?她和侯龙涛不正当的关系…”

    “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你们这些中国人,哼,一个没娶,一个没嫁,能说他们什么?”

    “他们是上下级。”

    “so hat? 许如云在业界是什么声誉?她说投资的项目,成功率在九成儿以上,she netg。 你懂不懂?她的名字就是iic一笔巨大的财富,为了维护这笔财富,你这是逼他们投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人的,居然娶了这种女人,还能让她跑了。”

    “是是,社长教导的是。”方杰当然知道为什么要请“樱花媚忍”,当然知道自己的两个计划都是行不通的,只不过他已经达到了溜须拍马的最高境界,他给人机会把最得意的计划说出来,他给人机会纠正自己并不是特别愚蠢的想法,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损了一句…

    “啊嚏…啊嚏…啊嚏…”侯龙涛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睡得实在太好了,他都不愿意睁眼,只是想伸手蹭蹭鼻子,但他的企图并没有得逞,胳膊居然抬不起来。

    侯龙涛一下儿睁开了眼睛,面前有一张陌生女人娇媚的脸庞,她正用一个散着刺激性气味儿的小瓷瓶儿在自己的鼻子下面晃动,“你…你是什么人!?”

    女人也不理他,起身就走。

    侯龙涛晃动了一下儿身体,他现在是赤身裸体的呈大字形平躺在榻榻米上,双踝和双腕都被从地下伸出的钢圈儿锁着。

    侯龙涛观察了一下儿四周的情况,这是一间日式的大厅,自己的两侧跪着二十个身穿各种花色和服的女人,包括刚才那个给自己闻药的,都是又美又媚,最大的也就四十出头儿,小的差不多二十几岁,她们每个人之间都隔着相等的距离,自己正面五米的地方是一个两层的矮台子,第一层上有四个空着的垫子,第二层除了一个垫子,还放了一张条案,上面摆了好多的茶具。

    就算侯龙涛不聪明,他也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这已经是到日本后的第二次了,只不过这次比第一次更离奇,自己明明是抱着一对儿双胞胎美女入睡的嘛,怎么一觉醒来就成了阶下囚了呢?这些人是什么身份呢?抓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的这些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五个女人从台子左侧的回廊里迈着小碎步儿走了出来,四个年轻的分别穿着绿、红、黄、白的和服,跪在了第一层的四个软垫儿上,一直被她们簇拥着的那个女人三、四十岁的样子,长得貌美如花,长盘在脑后,穿了一件粉白相间的和服,她在最上层的垫子上跪了下来。

    屋里这二十五名女子着装的方式非常正式,与日本a片里的穿法是天壤之别,她们的和服里都有白色的衬衣,衬衣的领子用夹子与和服固定在一起,腰间不是一整条不用打的宽带,而是完全手编的,而且她们的和服都是“色留袖”的,表明将在这里生的是正式的仪式。

    虽然侯龙涛不知道这些讲究,但也能看出这些女人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最上层的女人把双手向里放在双膝前,脑门儿贴到了手上,对着侯龙涛行了一礼,“侯龙涛先生,用这种方法请你来,多有失礼,还请海涵。”

    “嘿嘿,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那个‘请’字从何说起啊?不过你倒是说对了一件事儿,是失礼,你连自我介绍都没做。”侯龙涛很清楚,现在无论自己持一种什么态度,对方都不会改变事先制定好的对自己的处理方法。

    “我叫樱花玉子,是‘樱花媚忍’的第二十七代门主。这四位,”女人指了指那四个年轻的女人,“春忍,夏忍,秋忍和冬忍,是她们把你别墅里的所有保镖都迷倒了,然后带你来这里的。”

    “呼,”侯龙涛居然有种轻松的感觉,听对方的意思,并没对智姬和慧姬下重手,“真不愧是‘媚忍’啊,就这么直盯着我,连脸都不红,我都不好意思了。”

    “侯先生太谦虚了,你的身材一流的棒,没必要不好意思。”

    “哼,我还以为日本的忍者都死绝了呢。”

    “侯先生说的差不多,我们是仅存的几支之一,真正的忍者总共也就不到一千人了,而且全都是在地下活动,”玉子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儿一样,“不过你没必要这么不友好,你都不知道我请你来是为什么呢。”

    “真他妈是强盗逻辑,也好,你们找我来干什么?”侯龙涛这样窝着脖子说话特别累,他本来可以让后脑着地的,但他的眼睛怎么也离不开女人的脸,因为她的眉宇间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气息。

    “今天是我大女儿十八岁生日,你是被请来参加她的成人礼的。”

    “我认识你女儿吗?”侯龙涛现在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跟这些神秘的女人有关系。

    “不认识。”

    “那我来干什么?”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玉子开始为自己泡茶,“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樱花媚忍’都是女人,你猜不到的是这些都是我的表姐妹、外甥女,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只不过经过二十多代,血缘已经不是特别近了,但我们身上都有‘媚忍’的基因,媚术不是学就能学会的,而是天生的,我家的女人天生就会媚术,至于造诣如何,那才是后天修炼的结果。”

    免费txt小说下载

    “没听明白。”

    “不要着急,虽然我们练的是媚术,但平时除了执行任务和延续血缘的时候,是绝对禁欲的,我们又是秘密组织…”

    “碰过你们的男人都得死?”

    “聪明,”玉子满意的点点头,“每个‘媚忍’成员的成年礼就是她第一次试验她练功成绩的日子。”

    “你家的男人呢?不可能每个新生儿都是女婴。”

    “早年间,男婴都会被处死,后来就都被送到孤儿院,这些年有了b,男婴就打掉,万一诊断错了,生出来之后也是送到孤儿院去。”

    “你们太没人性了吧?”侯龙涛的冷汗都出来了。

    “这是门规,没有亲情,没有爱情,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生为樱花女就别无选择。”玉子的情绪上出现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波动。

    “为什么选我?世上的男人有的是,为什么费这么大劲把我弄来?”侯龙涛意识到自己今天大概是在劫难逃了,对手如果是人,那怎么也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可如果对手是恶魔,那就真的没法儿对付了。

    “这你都想不到?主要是因为我受人之托,其次是因为你个人的成就也还算出众,想必你的基因应该不差,我大女儿是‘樱花媚忍’下一代门主,她的女儿就是下下代的门主,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她的受精者。”

    “受什么人之托?”经女人一点,侯龙涛立刻就明白了,弄了半天,还是因为投资的事儿,“toyota?”

    “既然知道还问我?”玉子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茶杯,拍了两下儿手,“你的保镖不是在十点钟换班吗?我们得在那之前把你的尸体送回去。”

    房间右边的一个拉门儿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内衬衣和袜袋的十七、八岁女孩儿走了出来,对着玉子行了一礼,“母亲。”

    “侯先生,这是我大女儿樱花清影。清影,那就是为你准备的,去看看还满意吗?”

    “是。”女孩儿站了起来,开始围着地上的男人缓缓的踱步,用一种好奇的眼光大量着他。

    “清影?”侯龙涛也盯着女孩儿,现在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会觉得玉子面熟了,她的女儿长的更像司徒清影了,只是脸上多了那么一股媚气,不过怎么也没法儿把她们和自己的清影连系起来啊。

    “我很满意。”樱花清影跪在了男人身边。

    “那好,开…”

    “等等!等等!”侯龙涛大叫了起来,真是要让她们开始了,八成儿自己的小命儿也就保不住了,估计是在自己射精的时候就给自己一刀,或者直接掐死一类的把戏,真他妈是一群黑寡妇,“我不懂,既然是真的要杀我,在那里动手就是了,干嘛还把我绑来?”

    “不是说过了吗?来参加仪式啊。”

    “直接让你女儿去我那儿不就行了?”

    “我们的仪式延用了一百多年,都是在‘樱花媚忍’的本部进行。”

    “那完事儿之后为什么还要把送回去?随便一扔就是了。”

    “媚术分为三层,最低境界是媚气的散,让看到我们的男人都有冲动;中等境界就是所谓的‘吸精大法’了,让男人狂射不止,直到脱精而亡,你们中国的古书中对这种死因是有记载的,这种媚术大部分天生就会,练的是如何加强和控制,这主要用于对不能留下外伤的目标进行刺杀,你今天就有幸体会一下;最高境界是对男人的精神控制,练到深处,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世界上的任何男人,门规中明文禁止使用这种媚术对政治、经济进行干涉,只有在本门的生存受到威胁时才能使用,现今的‘媚忍’中只有我能达到了这个层次,但也只是触及了皮毛,最多进行短暂的控制。”

    “哈哈哈,”侯龙涛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你逗我玩儿吧?”

    “呵呵呵,你不相信?”玉子也笑了起来,“没关系,等一下你就信了。”

    “好好好,我信,”侯龙涛确实是信,没什么不可以相信的,自己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金鳞草,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