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们心目中的那种主人不同,吃饭时离我近一点儿就行了,让我能随时把你们拉过来亲亲。”侯龙涛现在对姐妹俩的态度是很中性的,有同情,有戒心。

    这顿饭吃的并不轻松,智姬和慧姬一直都很拘谨,侯龙涛也很放不开,两个女孩儿对他绝对有肉体吸引,但一是由于他自身的心理状态,二是由于这里不能不算险地,他认为他的行动很有可能是在别人的监视之中,但这并不影响说话。

    “你们俩想跟着我吗?”

    两姐妹都略显惊奇的望着男人,最终说话的是智姬,她好像要比妹妹外向一点儿,“这…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那张纸上签的是您的名字,我们就是您的,我们没有什么愿不愿意的。”

    “你们就没有一点儿的想法吗?”侯龙涛真是佩服日本人洗脑的手段,能让两个活生生的大姑娘自己把自己当成物品,而且还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也难怪,整个台湾都能搞定,何况是几个婴儿呢。

    “我的想法?”智姬望了一眼妹妹,“我们很高兴,十八年来,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们所有的努力、受的所有苦都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我们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侍奉我们的主人,今天我们终于有了主人。”

    说实话,侯龙涛挺感动的,但任何事物都要从两方面看,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两个女孩儿对任何的“主人”都会如此,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值得她们托付终身的地方,而且经过了“裕美事件”之后,他正处于一个级小心的阶段,看起来再真挚的情感,他也要一再的验证…

    “要走了吗?”方杰看到双胞美女一左一右的挽着侯龙涛的胳膊走了出来,赶忙迎了上去。

    “福井社长呢?”

    “他有事儿先走了。”

    “是吗?”侯龙涛微微一笑,他也能理解,礼已经送到了,当然是没必要留在这儿受自己这个后生的冷嘲热讽了,“送我回饭店吧。”

    “好啊,没问题,司机已经在等了。”方杰转身在头前引路,等顺原路返回了地下停车场,他很暧昧的看着三个人,“还需要我陪你们一起回去吗?”

    “不必了。”侯龙涛钻进了智姬为他打开的车门儿里,有两个天仙般的女奴相伴,还有一个讨厌的老爷们儿干什么。

    慧姬从另一侧的车门儿进入,和姐姐一起将男人夹在了中间。

    方杰目送着轿车开出了停车场,“嘿嘿”一笑,“你时运不济啊。”

    在车里,姐妹俩坐得都很规矩,低着头,也不说话,honda真是在她们身上下了大功夫的,在性训练的同时并没有将她们的羞耻心练掉,甚至是有意的培养,使得她们并不会像妓女那样主动的献身,很有第一次见男人的样子。

    侯龙涛很喜欢女人的这个样子,他根本不适合做奴隶主,他喜欢在和女人有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前先培养感情,他也不说话,只是把姐妹俩的手拉住,不断的左右扭着头,面带微笑的欣赏她们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的花容月貌、绝妙的身段儿和旗袍儿开衩儿处露出的丝袜美腿,看得她们耳根儿都微微泛红了…

    ***    ***    ***    ***

    “来了。”面包车里负责监视的人招呼了一声儿,在“威斯汀”门前停下一辆轿车,两女一男走了下来。

    好看的txt电子书

    “杀!”车门儿被猛的拉开了,八个带着头套儿的“黑西服”举着日本刀冲了出来。

    智姬和慧姬本来是站在侯龙涛两侧的,一听到喊声,她们在没转过身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开始向中间凑,等完全转过来之后,正好将男人挡住,她们确认了来袭着的目标儿是自己的主人,立刻迎了上去,“主人快走。”

    这次和在北京的大街上打架不同,对方明显是冲着自己这条小命儿来的,但可能是因为是在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上,又实在有点儿太突然,侯龙涛的神经一时间都没转过来,而且他还没习惯要女人替自己挡架,虽然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转过身后却只是往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头观察台阶下的情况。

    在路人刚开始惊叫着四散奔逃的时候,姐妹俩就和冲在最前面的人交上了手。

    智姬一侧身,轻盈之极的闪开了劈来的一刀,右手一探,钳住了男人的手腕儿,顺着他的力道猛的一拧,左手在下面接住了他脱手的日本刀,反手就捅进了他的小肚子里,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

    那边的慧姬更是不得了,从第三层的台阶上就蹦了起来,双腿夹住了一个“黑西服”的脖子,上身一转,“咔嚓”一声儿就把他的脖子拧断了,然后自己顺势在地上一滚,抄起了他掉在地上的长刀,单膝跪地的,双手握着刀柄,横着向前一送,血花儿飞溅,又横斩了一个“黑西服”。

    一瞬之间就有三个同伴就奔赴黄泉了,动手的还是两个天仙美女,其余六个人都是一愣,就是这一秒的迟疑,又有一个倒下了,剩下的才又“哇哇”怪叫扑了过去。

    智姬和慧姬立刻挥刀迎敌,刚才她们是出其不意,占了很大的便宜,现在正面交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虽然仍是完全不处下风,可对手明显也不是普普通通的打手,别人不清楚,她们自己可是行家,对方的攻守都很有章法,不止是胡劈乱砍。

    四个“黑西服”把姐妹俩缠住了,她们虽然察觉了剩下的那个朝台阶上面带惊讶神色的男人冲了过去,却也分身乏术,“主人,您快走啊。”

    逃跑对于侯龙涛来说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现在的情况不同,单挑他从来没怕过,再说对方是日本人,那就更不能跑了,别说他没看出刺客是高手,就算看出来了,死也不能后退半步。

    面目狰狞的“黑西服”已然窜上了两层台阶儿,他的身体突然一顿,一股血箭从他的太阳穴射了出来,他的双眼圆睁,继续向前冲了两步,一头栽倒在目标儿的脚下,就此不动了,几秒钟的时间,头部下面就积了一大滩殷红的鲜血。

    侯龙涛不是什么军事专家,更没受过专业训练,但电视看的可不少了,他立刻就意识到这小子是中枪了,而且又没听见枪响,很有可能是狙击手,可他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些了,用眼角儿的余光可以看到一辆黄色的“公路赛”正向自己冲来,车上的人左手扶把,右手抽出了一把日本刀。

    慧姬猛挥一刀,讲近身的敌人逼开了一点儿,转身就要去保护侯龙涛,可这样就露了个破绽,左大腿的后侧被虚虚的划了一刀,要是这下儿挨实了,整条腿估计就被卸下来了,尽管如此,还是影响了她行进的度,眼看就不可能抢在“公路赛”前面了。

    两个“黑西服”本有机会追上去将慧姬砍倒的,但他们不仅停在了原地,还慢慢的跪倒了,每个人的脑袋上都多了两个窟窿。

    骑摩托车的人看到侯龙涛已然做好了躲闪的准备,还有一个人过来救援,而其他的同伴儿又都死的死伤的伤,心知必需要一击致命,他右手猛的一甩,长长的日本刀像一支飞镖似的,纵向旋转着飞了出去,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直奔目标儿。

    就在长刀出手的同时,“公路赛”向边儿上一歪,连人带车一起摔出去老远,鲜血从头盔上的两个小孔狂喷而出。

    侯龙涛不过是眨了一下儿眼,一圈儿白光已经到了眼前,他连反应都来不及,更别提躲闪了,“完了!”

    “主人…”慧姬的身体腾空而起,一下儿跃入了男人与飞刀中间。

    两个人能很清楚的听到“当”的一声,日本刀在空中断成了两节儿,后半部朝别的方向飞了出去,刀尖儿只是略微被撞歪了,本应插入慧姬的胸膛,现在却直穿她的大臂而过,钉在了她身后男人的肩膀上。

    断刀的力道异乎寻常的大,不光是慧姬因为自己不可能在空中止住侧扑的趋势而摔到,侯龙涛也被撞得仰面就倒。

    仅存的两个“黑西服”本就是在苦苦支撑,这会儿哪儿还有心情恋战,撇下智姬,也不管受了重伤的同伙儿,逃回面包车上,一溜烟儿的撤了,从刺杀开始到结束,总共不到三分钟。

    智姬冲上台阶,顾不得看妹妹,先跪到了侯龙涛的身边,“主人,主人,你怎么样?”

    “嘶…”侯龙涛坐了起来,捏住刀面儿,把镶在自己左肩上的刀尖儿拔了出来,“我没事儿,快去看看慧姬。”

    “我…就是点儿轻伤…”慧姬也爬了起来,却只能单膝跪地,刚才是救人心切,顾不得自己的伤,现在暂时没有危险了,立刻就觉得腿上不得劲儿了。

    “嗯…”智姬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儿,伸手在后背上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手带了一下儿。

    就在这时,鸣叫着的警车从街角儿拐了出来…

    “侯先生,让你受惊了。”福井威夫亲自到警察局把侯龙涛接了出来,他是受袭者,处理了伤口之后,做做笔录也就是了,虽然这件事儿疑点很多,倒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那姐妹俩呢?”

    “已经被咱们的人接走了。”边儿上的方杰也是一脸担心。

    “她们不会有问题吗?”

    “放心吧,社长已经跟东京警视厅的厅长打了招呼,他今天也在你去的那个地方来着,这种事儿他还是能作主的。上车再说吧。”

    “知不知道什么人?”确定了双胞胎没事儿之后,侯龙涛也该打听打听自己的问题了。

    “不知道,死的几个人都没有案底,受伤的嘴又很严。”

    “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吧?”

    “也许和咱们即将开始的谈判有关。”

    “哼,这还没开始呢就这样,要是开始了,我还活不活了?”

    “这是我们的失误,”福井威夫也有点儿后怕,对方要真是死了,可真没法儿和iic交待,“为了你以后的安全,还是不要住饭店了,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一处新的住所。”

    车子驶进了东京市区边一栋独门独户儿的大宅子,大门口儿有警卫,院子里还有带狼狗的保镖来回巡逻,巨大别墅的客厅里还坐了十来个带刀的保镖。

    “这里有最先进的电子监控设备,院子的各个角落和别墅的走廊都在控制之中,但房间里都没有监视器,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监控室在三楼的角落里,他们用无线电和外界联络,除非有危险,平时是不会出来打扰你的。女佣都在的房间也在三楼,你有什么需要,随时知会她们。”

    “那姐妹俩呢?”侯龙涛对于其它事儿都不怎么关心了。

    “跟我来吧。”方杰在头前带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外面,“她们就在里面休息呢,对面儿就是你的卧室。”

    “好好好,你们先走吧,后天派人来接我去谈判就是了。”侯龙涛轻轻推开门,智姬和慧姬分别躺在屋子里的两张床上,两人都穿着薄纱的睡裙,正坐在床边聊天儿,智姬的腰上、慧姬的左大臂和左大腿上都缠着纱布,脸色还算不错,看来受的都是不太严重的外伤。

    姐妹俩一看进来的是侯龙涛,立刻就下了床,脸上尽是关切之情,智姬还好一点儿,慧姬走过去的时候是一瘸一拐的,“主人…”

    侯龙涛快步的迎了过去,张开双臂,一下儿把那对儿美丽双胞胎的小蛮腰搂进了臂弯里,歪头吻住了智姬的双唇,很自然的把舌头送进了她的檀口中,亲了一阵,又在她把脸埋入自己颈项间娇喘的时候叼住了慧姬甜甜的小嘴儿。

    “嗯…主人,都是…都是我不好,让您受伤了,”慧姬伸出嫩滑的舌头,在男人的脖子上轻轻舔舐着,“我没保护好您。”

    “别说傻话,”侯龙涛把姐妹俩拥回床上坐下,对于可以对自己舍命相救的人,他还能有什么心理障碍呢,虽说她们跟那个神秘狙击手串通一气,给自己玩儿苦肉计的可能不是一丁点儿都没有,自己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儿,但他现在主观上更愿意相信她们是对自己真的忠心,“伤口还疼不疼?”

    “已经没事了。”智姬和慧姬同时把头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最开始时和他在一起的拘束已然一扫而空,共过生死之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送你们一份礼物,”侯龙涛站起来,从兜儿里掏出那份“卖身契”,撕成了两半儿,“从今往后,你们不再是任何人的奴隶了。”

    “啊!”姐妹俩没有像男人想象的那样喜出望外,反而是大惊失色,眼泪也涌了出来,“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他脚下,拉住了他的裤腿儿,“主人,您还不肯要我们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侯龙涛赶紧把女人拉了起来,“如果?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