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儿,这有避孕套儿吗?”侯龙涛从裕美的屄缝儿里拔出假阳具,把两根手指插了进去,用力的抠了起来,感受美人的阴道壁和子宫的美妙触感,“咱们俩先一起干她几下儿。”

    “唔唔…”裕美的牙根儿都痒痒了,光是男人的指头就比假阳具来的舒服。

    香奈先为男人戴好了套子,然后就去穿一条带双头儿橡胶棒的内裤。

    侯龙涛狠狠的把鸡巴肏进了裕美的阴门里,咬牙切齿的抽插,一顿一顿的猛力撞击她雪白的大屁股,双手也死死的攥着她柔软的臀肉,两下儿就给捏红了。

    裕美的双拳死命的攥了起来,长长的指甲都快在手心上折断了,最开始是因为原本细小的阴道被出奇巨大的肉棒扩张而产生的疼痛,一分多钟之后就变成是因为如狂潮没顶般的性快感了,刚刚恢复正常感觉的子宫没几下儿就又被撞得酥麻了,且不说她的心理状况如何,单纯的肉体上的舒爽程度最少过了她鸡奸男人时所获得的几百倍。

    香奈在裕美的面前摆好了姿势,摘下了“麻球儿”,紧接着就一挺屁股,把假阳具捅进了她嘴里,除了“啊”之外,就没再给她出声儿的机会。

    侯龙涛向前弯腰,双手抓住裕美的奶子揉搓,一边和香奈接吻一边继续狂肏,她的肥臀又大又嫩,撞起来跟撞如云的巨大屁股一样爽,除了“啪啪”做响,还能起美妙的波浪,而且每次小腹都会将还插在她肛门里的假阳具顶的更深入。

    香奈也快的前后的摇动圆滚的屁股,双手扶着裕美的脸颊,固定住她的螓,次次都把假阳具送进她的嗓子眼儿深处,直到她的小嘴儿贴在内裤上为止。

    “唔唔…”裕美三个娇小的体腔同时被搞,那叫一个爽啊,被人这么凌辱,她自己都奇怪自己竟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反而开心得很,她的白眼儿翻得都转不回来了,也喘不过气了,嘴里的假鸡巴和阴道里的真鸡巴好像在自己的小腹中相撞了似的。

    侯龙涛在裕美的小穴里感到了第三次的极度收缩,自己也差不多了,他从女体中抽出肉棒,一把拉下避孕套,“香奈,快来。”

    香奈急忙撇开裕美,跪在了男人身前,含住胀大的龟头儿,让力道强劲的精液冲入自己的喉咙中,拼命的向腹中吞咽。

    等美人为自己清理干净,侯龙涛再一看裕美,只见她的螓自然的低垂,显然是又昏过去了“真他妈不矜肏,护士小姐,给她打一针吧。”

    香奈甜甜的一笑,把针管儿拿了过来,拔出还在裕美菊花门里旋转的假阳具,换入了针筒的尖端,右手慢慢的向里推。

    “啊啊啊…”裕美一下儿就醒过来了,小腹中有东西在快的蠕动,难受得要死,她拼命的甩着头,眼泪迸流,双腿向后踢蹬,可因为被捆绑着,只形成了小幅度的抽搐,“不要了!不…不要啊…受…受不了啊…饶…饶了我…”

    香奈脸上容光焕,右手更用力了,直到最后一滴灌肠儿液都打进了裕美的直肠,然后再用一个橡胶塞堵住了她圆圆的小屁眼儿。

    “哈哈哈,”侯龙涛看到裕美浑身的细嫩白肉都在微微的颤动,她有多难受,大概也能猜得出来,但却没有产生一点儿同情,走过去拍了拍她布满细小汗珠儿的雪白屁股,“怎么样?我以前听说这样很爽的。”

    “求求…求求你…饶了我…”裕美已经彻底的屈服了,越来越强的便意让她头晕眼花,但屁眼儿被堵着,无从泄,肚子里的肠子好像都绞到了一块儿,而且还是凉冰冰的。

    “你好儿好儿享受吧。”侯龙涛说完就转向了香奈,指着那几桶牛奶,“干什么用的?”

    “那是最好玩的了,一会儿就让你开开眼。”

    “啊啊…”裕美声嘶力竭的大叫着,她的脸色通红,明显是憋得不行了,“ma…master,让我释…释放吧,master,饶命…”

    “嗯?这么自觉?”侯龙涛蹲到裕美的面前,“你叫谁呢?”

    “叫…叫您…master,master。”

    “那我呢?”香奈又把塞子往里按了按。

    “啊啊!我的女王,my queen…”

    “嘿嘿,你怎么这么贱啊?”侯龙涛把手指头塞进女人的檀口中。

    “我…我贱,我就是贱。”裕美拼命的吸吮着男人的手指,伸出舌头舔舐,她真没觉得自己吃亏了。

    “哼,再忍会儿吧,忍得越久,得到解脱时也就越爽。”

    “是是,主人…主人让我忍,我就忍…”

    侯龙涛把香奈往边儿上拉了拉,“这娘们儿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也不知道啊,可听她的意思,她是想做咱们的奴隶,好像不是装的。”香奈是被迫做奴隶的,自然不会理解裕美的行为,其实虐待狂和受虐狂只有一线之差,而且一旦成为了受虐狂,说什么也没得挽回了。

    侯龙涛也拿不准,不管怎么招,先玩儿了再说,他取来手铐和脚镣给裕美戴上,然后在香奈的帮助下把她解了下来。

    裕美根本就没有意思要爬起来,她双膝两肘着地的跪着,屁股撅高,脑袋埋在双臂间,完全就是一幅等肏的母狗样儿,不过她的成熟丰满的身材在那儿摆着呢,看上去也很性感。

    香奈又去抽了1oocc的灌肠儿液,还给裕美套上一个项圈儿,用力的一抻,“走。”

    侯龙涛从后面看着裕美爬动时摇摇摆摆的大屁股,不禁血往上撞,两步追上去,往她身后一跪,一挺腰就把勃起的大鸡巴捣进了她的嫩屄里,大力抽插,“香奈,你带她上哪儿去啊?”

    香奈把那扇木门打开了,露出一个日式的浴室,指了指被肏得浑身抖的裕美,“我知道你爱干净,你想看这条母狗拉…那个吗?”

    “噢。”侯龙涛恍然大悟,他又紧着干了二十几下儿,把精液射进了美女紧凑的阴道了,然后坐到沙上,他已经觉得自己刚才戴套子是多余的了,想必这娘们儿是不会有病的,“把她的头和脸也洗了。”

    不一会儿功夫,开着门儿的浴室中传出了强劲水流击打瓷砖儿的声音和裕美极度解脱的欢叫声,接着是喷头出水的声音,水声停止的几分钟之后,又是一阵欢叫声,紧接是喷水。

    又过了一会儿,香奈牵着已经擦干了身子的女奴出来了,裕美的皮衣和靴子都被脱了,除了湿透的长丝袜紧紧的裹在修长白皙的双腿上,全身都赤裸了,巨大的双乳在胸前摇荡,她的身体好像还很虚弱,爬起来仍旧是摇摇晃晃的,手铐和脚镣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但她的双眼却盯着女主人的屁股,脸上也写满了淫欲。

    “哼哼,”侯龙涛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下儿蹦起来,扶住小护士的双肩,“别走了,把双腿分开。”

    “嗯?”香奈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照做了。

    “还等什么?”侯龙涛轻轻踢了裕美的奶子一脚,“舔你的女王啊。”

    “嗨,嗨。”裕美赶忙诚惶诚恐的扶住香奈的大腿外侧,伸出嫩红色的舌头,从后下方托住了她浅棕色的大阴唇,往她粉扑扑的小穴里舔。

    侯龙涛绕到裕美的身后,劈开双腿,扎了个马步儿,把阴茎压往斜下方,坐到她的大屁股上,肉棒插进了她的肛门里,经过灌肠儿之后的后庭就是好肏,不失紧窄,但却能一捅到底,直肠还会自觉的蠕动。

    “唔唔…”裕美浑身一颤,拼命把舌头往香奈的屄缝儿里顶着,吸吮她的淫汁。

    “嗯…好…”香奈舒服的仰起头,然后转身坐到了沙上,抬起一条腿。

    裕美立刻向前爬了两步,捧住女主人白嫩的小脚丫儿又吻又舔,然后一直亲到她的大腿上,又埋于她的小腹下狂舔。

    香奈揉着自己的乳房,眯着杏眼,看着男人的大鸡巴在女奴的屁眼儿里进出,自己也兴奋得很,她的高潮很快就到了,“啊…老公…老公…给她…给她的屁股喂…喂牛奶…”

    侯龙涛这才想起来香奈说过的最棒的把戏,他把精液射进裕美的直肠中,从她的大屁股里抽出肉棒,双手捏住她裹着丝袜的大腿,低头在她的肥臀上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你去准备吧。”

    香奈很快就搬来了装满牛奶的“水泵”,“老公,你起来,好好的欣赏一下儿。”

    裕美不用人命令,很自觉的蹲了起来,双手扶着膝盖,就像是在如厕一般的姿势,这下儿她圆大的臀部更显得扎眼了,小肛门都是微微张开的。

    香奈把一根儿从“水泵”连出来的又长又细的胶皮管子很不客气的插进了女奴的菊花门里,一直往里捅,大概得钻进去了四、五厘米,然后一拍开关,乳白色的液体很快充满了管子。

    侯龙涛刚点上根儿烟,只见裕美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美丽的脸庞都有点儿扭曲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翻着白眼儿的美目中涌了出来,清澈的口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出声儿。

    “不用忍着,你可以叫。”香奈轻描淡写的命令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裕美立刻就呻吟了起来,“胀…胀死了…胀死了…主人…要炸…要炸了…肚子…女王陛下…肚子要…要炸开了…啊…饶…不能再…再多了…饶了我…饶了我…”

    侯龙涛嘴里的烟头儿都掉了出来,眼见着裕美的小腹渐渐的鼓了起来,就跟在充气似的,这种镜头只在淫秽动画片儿里见过,没想到在真人身上居然也能出这个效果。

    香奈大概是觉得灌得差不多了,关上开关,站到男人的身边,偎进他怀里,“怎么样?”

    “什…什么怎么样?”侯龙涛还有点犯傻呢。

    “她呀,你看看,就好像怀孕了一样,”香奈很自豪的看着裕美,她一定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你没跟孕妇做过爱吧?”女孩儿脸上戏虐的神情更浓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谋杀亲夫

    编者话: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先说坏的吧,我心爱的姑娘已经找到了心爱的男人,可惜那个男人不是我,所以最近的心情不是特别的好,万一影响了文章的度或是质量,希望大家理解,唉,看来我和名字里带“倩”的女孩儿就是没缘分啊;至于好消息,公社预计会在九月一日重开。

    ***********************************

    1o/29/2oo3…11/1/2oo3

    侯龙涛受了香奈的挑逗,再看裕美也真是有点儿蹲不住了,便在她身前躺下,双腿伸进她的屁股下面,双手抓住她的豪乳,“自己坐上来。”

    “啊…是…master…啊啊…是…”裕美艰难的向前蹭了蹭身子,最轻微的移动她都觉得自己鼓胀的肚皮要炸开了一样,她用阴唇套住了男人笔直向上的阴茎,往下用力的一坐,子宫差点儿没被从嘴里顶出来。

    侯龙涛一边往上挺着屁股,一边抚摸裕美的大肚子,硬梆梆的,一点儿也没有原来的柔软了。

    “主人…主…可怜可…可怜可怜我吧…啊啊啊…真的…真的要死了…啊…要炸开了…”

    香奈一把推在裕美的背上,强迫她把大肚子紧紧的压在男人的小腹上,在她出一声垂死的惨叫的同时,猛的从她肛门里揪出了皮管子。

    “啊啊啊啊…”一股乳白色的水箭从裕美的屁眼儿里激而出,一直射到两米远的地方。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停住了抽插,睁大眼睛观看这难得一见的奇景,他能觉出身上女人的小腹在逐渐的缩小。

    “嗯…”裕美的呻吟声越来越像是在享受,从她体内射出的牛奶也越来越没有力道,逐渐变成了从她菊花门嫩流出的小溪,直到完全的停止。

    “哼,爽得很吧?”

    “爽…爽死了…”裕美的双手伸了上来,捧住了男人的脸,压住他的嘴唇儿就吻,“谢谢…谢谢主人。”

    香奈现女奴居然敢不分贵贱的去亲吻自己的男人,醋劲儿一下儿就上来了,飞快的穿上了一条特殊内裤,双手分开她的臀瓣,开始用力的肏干她的后庭,“亲我老公,你要…你要死了,贱货。”

    “呵呵呵。”侯龙涛听出了香奈话中酸溜溜的味道,不禁笑了起来,他双臂箍住裕美雪白的背脊,又开始快的挺屁股,两个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的猛搞她的娇嫩体腔…

    “那个叫诚田亚夫的东西呢?”侯龙涛右手搂着香奈,左手在正跪在身边为自己口交的裕美的大白屁股上揉着。

    “他在楼上的病房里呢。”香奈扭过头,在男人的脸上舔了起来。

    “病房?”侯龙涛低下头,含住了香奈可爱的乳尖。

    “嗯…他心脏病犯了。”

    “心脏病?他才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