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裕美两手一起拉住了男人的手腕儿,双臂向中间夹,微微弯腰,故意把自己雪白的乳沟挤压得更深更性感,“侯先生不要走,我是很有诚意的,让我请你喝一杯吧。”

    “还喝个屁啊,八成儿你丫都淫水儿泛滥了。”侯龙涛心里暗骂一句,但还是坐了回去,“我喝可乐就行了。”

    “酒保,”裕美叫了一声服务员,“一杯可乐。”

    侯龙涛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可就是这一口,他已经没法儿说想说的话了,只觉得一阵强烈的眩晕,坐也坐不住了,身上也没劲儿了,“扑通”一声儿就栽在了地上,失去知觉之前,他听到了女人惊慌的呼叫声,但在她的脸上,除了淫荡的笑容,却看不到一丝的担忧…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侯龙涛的眼皮终于又可以抬起来了,视线还有点儿朦胧,就算看不清楚,他也知道自己是悬空儿的,衣服被扒光了,双臂反捆在背后,被绳子吊着,两腿是向外分开的,也被从屋顶垂下的麻绳儿捆着,他不由得就挣扎了一下儿。

    “醒了!?”一个女人很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就是高跟儿鞋撞击石面的跑动声,身后的门开启又关闭。

    侯龙涛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一扭头儿,才觉自己的脖子也是被拴着的,自己是被吊在房间正中的,离地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四周架着四几台摄像机,屋子的墙都包着隔音的木板,正对着自己的地方是真皮沙,上面挂着四台薄的大屏幕电视机,右侧有扇木门,左侧的墙上有几个木柜子,暖色的灯光从屋顶的四周打下来,靠近屋顶儿的地方有一扇小窗子,玻璃里面是竖着排列的钢条,应该是一件地下室。

    身后的门又打开了,有两双高跟儿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叮当、叮当”的铃铛响。

    侯龙涛现在是一头雾水,绳子也挣扎不开,不过他倒还算镇静,什么场面没见过,该明白的时候就都明白了,慌也无济于事。

    最先进入视线的就是换了装的岛本裕美,她的长紧贴头皮向后梳,系了个大辫子,脸上化着浓妆,口红是黑紫色的,上身是一件无袖儿的黑色亮皮束身衣,上半部的乳房都露在外面,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皮内裤,还带吊袜带儿,只能看到膝盖以上的黑色丝袜,剩下的都被亮皮的黑色高统靴挡住了,完全是一身玩儿sm的打扮。

    另外一个人也是女的,一身女佣装束,戴着白色女佣帽儿,围着连体的白围裙,裙子短得离谱儿,能看到包裹住阴户的白色内裤。

    女佣的手里牵着一根皮带,皮带的尽头拴在另一个女人的脖子上,那个女人脸上有面具,只露出双眼,看不清相貌,她跪在地上,套着白色毛绒假猫爪儿的双手也撑着地,刚才大概是爬进来的,她头上系着两只尖尖的白色三角儿毛绒耳朵,身上是一件带白色毛绒领口儿的白色的连体内衣,勒入臀缝儿的地方还有一条很长的白色毛绒尾巴,能让尾巴出现上翘的效果,极有可能是有东西插在她的屁眼儿里用于固定,她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儿鞋。

    其实侯龙涛和“猫女”的对视可能连两秒钟都没有,但他可以肯定,在那双本来空洞无物的双眸中有一丝精光闪过,他的心里立刻就“咯噔”的一下儿。

    “侯先生这么快就醒了,真是没想到,”裕美坐进了真皮沙里,翘起二郎腿儿,雪白的大腿泛着耀眼的光芒,“你现在的姿势还不算难过吧?”

    那个女佣先为主子点上支烟,然后把四台摄像机全都打开了,墙上的电视里出现了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男人健美的裸体。

    “废话别说,你想干什么?”侯龙涛心里没底,他确实想不出对方的企图,说话也就不是特别的硬气。

    “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不是很深啊,”裕美淫邪的一笑,“我喜欢男人,喜欢强壮的男人,但我不喜欢跟男人性交,我喜欢干男人的肛门,我还不喜欢用润滑液,我喜欢看男人的臀部肌肉因为疼痛而扭曲,我喜欢看男人的屁股因为干涩而剧烈的磨擦而流血,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吧?”她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已经由于兴奋产生的晕红,显然是个变态的虐待狂。

    侯龙涛听得连汗毛都立起来了,额头也见了冷汗,“我可是honda的贵宾,没有了我,honda就得垮台,你敢伤害我!?”

    “哼哼,”裕美指了指电视,“有了这些,你能不就范?是你自己送上门儿来的,一箭双雕,我何乐而不为?”

    “你他妈…”侯龙涛都不知道应该骂什么了,对方的计划虽然很简单,但自己就是没有反抗的余地。

    “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就来乐乐吧。”裕美站了起来,一伸手。

    女佣打开了墙上的一个柜子,从各式各样的鞭子中取出一条欧式马鞭,交到主人手里。

    裕美用鞭子头儿托住了男人的下巴,往上一挑,傲慢的看着他,“没用的男人,叫我master。”

    “你这只变态的母狗!”

    “嘴硬?”裕美踱了两步,绕到了男人的身侧,突然高高的举起马鞭,“嗖”的破空之声过后,“啪”的砸在了他的腰上。

    “嗯…”侯龙涛只觉得自己的皮肉裂开了,像是有火在自己的腰上燃烧,眼泪差点儿就流出来了。

    “叫我master。”

    “母狗!”

    “哈哈哈,”裕美大笑起来,马鞭接连不断的落在了男人的腰上,她紧咬着牙根儿,眼中充满了变态的光芒,大声的嘶叫着,“叫不叫!?叫不叫!?你这头支那猪!叫不叫!?不叫就打死你!”

    每挨一下儿打,侯龙涛低垂的头颅就猛的向后一仰,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鲜血溅落在地上,他毕竟不是孙猴子,二十几下儿之后,还是昏了过去。

    “还真硬气。”对于裕美这种虐待狂而言,猎物越是顽强,得到的满足也越大,她以前抓回来的欧美大壮没有三十也有两打了,没一个这么能扛的,基本上都是一鞭子就叫疼,不出五鞭也就都屈服了,今天可是从来没有得过的过瘾、兴奋。

    要说侯龙涛也真是可以叫“钢铁之躯”,被这么打,伤口都不是很深,要是换了别人,说不定骨头都得露出来了。

    裕美的呼吸比平时急促了好几倍,左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右手隔着皮内裤用马鞭搓着阴户,蹲下身去,一口咬住了男人的伤口,猛的吸起血来。

    “啊!”侯龙涛的身子猛的一抖,疼醒了,他可不知道女人在干什么。

    “啊…”裕美站了起来,舔了舔粘在口边的热血,“你的血真够香的,不像那些欧美人的,又腥又臭,呼…呼…”

    “你…你…”侯龙涛可真是怕了,“你他妈不是人…”

    “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

    听主人这么一说,女佣又取出了一个皮头套儿,把男人的眼镜儿摘下来,再把头套儿戴上,“奴隶就该有奴隶的样子。”

    “多嘴!谁让你说话了!”

    “啊!”女佣立刻跪在了地上,身体都在抖,她大概也没见过主人玩儿的这么开心,一时忘形,“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主人,我…我…”

    “滚出去!”

    “是…是…”女佣诚惶诚恐的爬了起来,哆哆嗦嗦的出了屋儿,从她恐惧的样子,足能看出裕美平日用的什么手段管教下人。

    “诚田…诚田夫人,咱们做笔交易吧,”侯龙涛今天的眼前亏已经吃大了,就算对敌斗争也要讲究策略,不能一味的逞强蛮干,“你…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追究,还一定对honda投资。”

    “哼哼哼,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裕美亲自打开另一扇柜门儿,掏出一条两面儿都带假阳具的皮内裤,其中的一根粗大的很,简直快能跟侯龙涛充分勃起后的鸡巴媲美了,“实话告诉你,你是最让我满意的一个奴隶,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要长期把你留在身边,你给不给honda投资,我是一点儿也不在乎。”

    “你…你不在乎?”

    “我又不止只有honda这一条财源,钱够花了就行,多了也没用,不过是数字游戏罢了,你这样的男人,放走了可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找到了。”裕美边说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她的阴毛儿修的很整齐,只在阴户的上方有一小撮儿,其它地方都刮干净了,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很饱满,她“哼哼唧唧”的把较短的假阳具慢慢插进了小穴里,系好内裤带儿,挺着黑乎乎的另一头儿来到男人的身后,双手用力的捏住他坚实的臀部,“我本来还为你准备了很多把戏呢,但实在是忍不住了,咱们先爽一次,然后再让你见识见识。”

    女人从动作到说话,都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顺理成章,让侯龙涛的紧张的心情都有了那么一点儿的放松,但他明知道对方是要鸡奸自己,肉体上的痛苦和屈辱还是次要的,这对于一个自己这种身份、实力的男人来说,心理上的伤害可就太大了,如果真的让她得逞了,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回北京见自己的娇妻美妾们啊,“什么… 什么把戏,你先跟我说说。”

    “呵呵,你想跟我拖延时间吗?”裕美一眼就瞧出男人的意图了,“有什么用啊?就跟你能跑了似的。告诉你也无妨,滴蜡、蛇缚、灌肠儿、导尿,凡是男人能用在女人身上的,我都会用在你身上。”

    “先…先来这些吧。”侯龙涛也真是没折了,只能是什么轻拣什么。

    “不。”裕美的声音很任性,真好像是和小朋友在做游戏一样,她把男人的屁股向两边分,巨大的假龟头儿顶在了他的肛门上,“我就要给你开苞儿。对了,是第一次吧?”

    “是是,”侯龙涛都快虚脱了,看来今天这一劫是怎么也难逃了,悔不该不重视来之前如云对自己的叮嘱,“怎么…怎么也得用…用点儿润滑液吧?”

    “刚才就说了不用,你可真是婆婆妈妈的,这么多的废话。”裕美狠狠的在男人臀上掐了一把,“你准备好吧,我就不客气了!”

    那只“猫女”一直在屋子里爬动,出“喵喵”的娇声,项圈儿上的铃铛也响个不停,她有时会爬到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裕美并没有太注意她…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以彼之道(上)

    编者话:先澄清一件事儿,我不是被从风月赶出来的,是我自己要走的,只不过我的“告别”被认为太“政治”,所以也被删了。我还真没对风月封锁《金鳞》的回复有什么不满,那为什么还要走呢?一是那儿皇民太多,二是因为我已经被风月当成了负担。居然有人说我是亲美派的,说我与其骂亲日派,不如检讨自己,嘿嘿,从何说起啊?

    ***********************************

    1o/28/2oo3

    “啊!”侯龙涛大声的叫了起来,其实还没有东西插入他的身体里呢,但他在心理上已经产生了急剧的疼痛,不由自主的就狂呼上了。

    与此同时,裕美也是“啊”的一声惊叫,恐惧的成分少,不可置信的程度多。

    紧接着就是“彭”的一声。

    侯龙涛紧张的睁开眼睛,电视屏幕中,裕美的身子一下儿栽倒了,后面站着那只“猫女”,“香奈!”他虽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还是大声的叫了出来。

    “猫女”双手还举着一只陶质的装饰瓶儿,本来还在愣,听到男人的呼唤,身子剧烈的一颤,像是从深度的休克儿中醒了过来,扔下瓶子,迅把地下室的门从里面插住了。

    “香奈,快给我解开。”

    “大爷…”“猫女”的这句中文说的是字正腔圆,她跑过来解着男人的绳子,从面具两端的下缘处出现了两条“小溪”,汇聚在尖端,晶莹的“水珠儿”向下滴落。

    侯龙涛恢复自由之后,别的顾不上,先在“猫女”的帮助下,把昏迷未醒的裕美照葫芦画瓢的捆了个结结实实,美丽的女人被吊,可比男人被吊要更具诱惑力。

    那个“猫女”看来也是个中高手,打结儿的手法纯熟的很。

    侯龙涛一把将“猫女”拉到了身前,揪下她的面具,一张略显苍白的秀美脸庞出现在面前,不是自己时时思念的宝村香奈还能是谁。

    “大爷…”香奈猛扑进男人的怀里,用尽全身力气的抱着他,把脸死死的埋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眼泪如同黄河决口般涌了出来。

    “叫…叫我老公…”侯龙涛的双眼也有点儿模糊了,这是始料未及的,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也不知道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日本小姑娘受了多少苦,当然不忍心再“羞辱”她了。

    “为…为什么?”香奈仍旧抱着男人,?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