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身着警服的玉倩一阵风儿似的冲了进来。

    “小姐,小姐。”一个女秘书紧跟其后,“田总,我…”

    “没事儿,张小姐你不认识啊?出去吧。”田东华挥了挥手,把秘书小姐打走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玉倩坐在沙上,双臂抱在胸前,扁着小嘴,一脸愤恨加委屈,眼光不住在两个男人的脸上游移。

    “怎么了?”文龙过去轻轻推了女孩儿的肩膀一下儿,“被秘书拦也不用气成这样儿吧。”

    “回头我说她,帮你出气。”田东华可是对小美人儿的大小姐脾气有着深刻的了解。

    玉倩向上翘起的睫毛呼扇了一下儿,双眸中已经有了泪光,“我…我被他…被他强奸了!”

    “谁!?”文龙一个箭步跨到女孩儿跟前,他的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

    “还能有谁!?你的好四哥!”玉倩双手捂着脸,“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文龙转过身,慢慢的坐在了女孩儿的身边,脑袋几乎压进了双膝间,双手痛苦的抱在脑后。

    田东华只站起来一半儿,一听到“四哥”两个字,就坐了回去。

    “怎么了!?你们都哑了!?”在一阵很长的沉默之后,玉倩停止了哭泣,不可置信的冲男人们喊了起来,“你们说话啊!我被他强奸了!”

    “什…什么时候?”文龙的声音小的可怜。

    “你傻啊!?你说是什么时候!?”

    “…”

    “哼哼哼…”玉倩突然冷笑了起来,但听着却是那么的凄楚,“你们还算是男人吗?”她鄙夷的扔下这句话,快步冲出了办公室。

    “玉倩!”文龙紧跟着追了出去。

    田东华好像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他缓缓的从烟盒儿里抽出一支烟,又从兜儿里掏出打火机,可他的手抖得厉害,怎么也打不着。

    “啊!”男人猛的站了起来,把打火机狠狠的摔了墙上,又甩开双臂,左右的一抡,把办公桌儿上的文具、文件全都打到了地上,然后就像是全身脱力一样,“扑通”一声摔回转椅里。

    太突然了,这是在预料之外的,是上天的赏赐,也是上天的惩罚。

    “田总,您没事儿吧?”女秘书把门推开了一条儿缝儿,可能是电话掉到地上的时候撞到了内部通话的按钮儿。

    “没事儿,没事儿,你去忙你的吧。”男人的表情在一瞬间从狂怒转为了和善。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田东华想起了当文龙听到那个消息时紧握的双拳,他的双手也死死的捏住了转椅的扶手儿…

    星期天晚上,侯龙涛是在如云的小洋楼儿过的夜,第二天早上,他会从这里直接去机场。

    薛诺、陈曦和任婧瑶因为要去各自的学校,在7:oo的时候就在床上跟爱人告了别,哭哭啼啼自是免不了的。

    司徒清影在众姐妹中一直保持着“骠悍”的形象,她怕自己会在和侯龙涛分离的时候掉眼泪,便主动承担了送薛诺他们的任务,甚至都没跟心上人道别。

    马上就要到9:oo了,何莉萍、如云、月玲、陈倩和茹嫣坐在客厅里,都是一言不,客厅中央放着一个拖拉式的公务旅行箱。

    “时间也差不多了。”侯龙涛边打着领带边从二楼走了下来。

    五个美女中的四个站了起来,陈倩离楼梯口儿最近,一起身就挡在了男人身前,很仔细的帮他把领带拉好。

    侯龙涛微笑着在初恋情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儿。

    “…”陈倩的小嘴儿张开了一点儿,喉咙微微的蠕动着,明显是想说话,却因为哽咽而无法出声儿。

    “怎么了?”侯龙涛轻轻挑起美人的下巴,望着她湿润的双眸。

    “涛哥…”陈倩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头侧,双肩微微的颤动着。

    侯龙涛扭头吻住了女人甜美的樱唇,温柔的吮了又吮,在这五位娇妻中,她可以说是对自己最为依赖的一个,这大概是由她的性格决定的。

    “涛哥,你…你保重啊…”

    “没必要这样,”侯龙涛轻轻把美人脸上的泪珠儿抹掉,“就是一个月嘛。”

    “嗯。”陈倩点了点头,搂着男人的脖子,在他脸上用力吻了又吻,然后就转身快步走进了洗手间。

    “你放心去吧。”何莉萍走过来,帮男人把西装穿上。

    侯龙涛捏了捏大老婆丰满的屁股,给了她会心的一笑。

    茹嫣弯腰把一双擦得锃光瓦亮的“船儿鞋”放在了男人脚下。

    侯龙涛捧着长腿美女的脸蛋儿,在她前额上深深的亲了一口,跟她的感情交流是不需要语言的。

    这么半天,月玲不仅没站起了,连看都没看过男人,她的头扭向一边儿,眼圈儿红红的。

    侯龙涛穿好鞋,走过去单膝跪在女人身边,双手捏在她穿着裤袜的大腿上,慢慢的推进了她的职业女裙里,直到搂住了她的屁股,“玲儿,不跟我说再见啊?”

    月玲把头扭得更开了,下颌微微的颤抖。

    侯龙涛一探脑袋,把脸压进了美人的乳房中间,左右的拱着,出“哼哼”的声音。

    “哎呀!你真讨厌,像只猪一样,”月玲破涕为笑,在男人的肩头捶了一拳,紧接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你办完了正事儿就赶紧回来,别在那儿瞎玩儿。”

    “我知道。”侯龙涛亲了亲女人的嘴唇儿,起身来到门口儿,接过如云手里的行李箱拉手儿。

    如云陪着男人来到屋外,一辆黑色的顶级雅阁已经在等了,方杰从后座上下来了。

    “我没晚吧?”侯龙涛把箱子交给了司机。

    “没有,”方杰敲了敲自己的表蒙子,“刚好九点。”

    侯龙涛回身把如云拉到一边,“帮我照顾她们,更别忘了照顾自己。”

    “我会的,你自己要小心,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做什么事儿都先动动脑子。”

    “这你不用担心。”侯龙涛自信的一笑,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钻进了轿车。

    “侯先生没去过东京吧?”方杰将一根儿“七星”递到侯龙涛面前,“那里可比北京要繁华得多,亚洲的购物天堂啊。”

    侯龙涛不屑的“哼”了一声儿,掏出自己的“中南海”,他没耐心跟对方谈自己没兴趣的问题,“这车是新的吧?”

    “嗯?2oo3新款。”

    “从日本进口的?”

    “对,中国造不出这么好的车来。”

    “这么好的车?大概没有奔驰、宝马好吧?”

    “我们自己就造汽车,怎么能用别的公司的车呢?”

    “不是说日本公司都很节俭的吗?‘广本’也是你们公司的啊。”

    “嘿嘿,‘广本’?要便宜也得要质量啊,这辆车都不在出口中国的产品之列。”

    “哼,你倒是直言不讳啊?”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是人就知道最好的日本货是供应欧美的,中档的留给自己,中国人嘛…本来就没那么讲究,只要贴着日本的商标,肯定好卖啊,再次的日本货也比国产的强。”

    侯龙涛差一点儿就忍不住要在把这王八蛋的脸凿平了,“方先生也是北大的高材生啊,这个又穷又破的国家好歹培养了你那么多年,狗还不嫌家贫呢。”

    “呵呵,侯先生太敏感了,我不过是比较现实,不说这些了。”方杰觉自己在不经意间触到了对方的敏感神经,迫不及待的要转移话题,这种时候一定得投其所好,“东京除了是出名儿购物天堂外,还有一种行业是很达的。”

    “什么?”

    “哼哼哼,”方杰淫笑着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等谈判的间歇,我带你到处转转,日本浴、泰国浴,什么都有,sm俱乐部、人妻俱乐部,我请,运气好了,还能碰见欧美女人呢,不包括俄罗斯的,那些货色遍地都是。”

    “哈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没做任何评语。

    到了几场之后,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从贵宾通道直接上了停机坪。

    两男一女站在一架小型的日本航空公司的私人包机放下的悬梯前,他们穿着日航的制服,男的是正副机长,女的是空中小姐,三个人看到方杰和侯龙涛,都是深深的一躬。

    登机之后,离起飞时间还有半个小时,那个空姐儿在侯龙涛的要求下,带着他参观了飞机,这个空姐儿大概是从中国航线上抽调过来的,中文还算不错。

    难怪私人客机是财富的象征,除了普通的两排六个座位、洗手间外,还有一间圆桌儿会议室,一间八人两桌儿的餐厅,一间被沙环绕的休息间。

    “这里是什么?”侯龙涛指着最里面关着的木门问。

    “方先生会亲自解释的。”

    “来来来,先坐,不要着急嘛,起飞后再说。”方杰拍了拍沙的靠背儿…

    1g3349 2oo6…o1…11 18:45

    第一百五十一章 称雄长空

    编者话:久等久等,抱歉抱歉。这次回去爱上一个女孩儿,是真的爱上了,虽然只是散过一次步,这辈子第二次有了结婚的冲动,唉,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又有读者说我的英语差了,没什么计较的意义,不过反对我用英文的公司、企业、品牌名称,就有点儿奇怪了,说什么不伦不类,不知道当人提到ibm的时候,是说 “i。b。m。”呢?还是说“国际商用机器”呢?还是说“唉必安母”呢?人民公社上不去了,也不知道何时能修好。

    ***********************************

    1o/27/2oo3

    “侯先生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有女朋友吗?”飞机起飞后,方杰吩咐了空中小姐去准备饮料,就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侯龙涛身上。

    “你对这个感兴趣?”

    “呵呵,侯先生还不好意思啊?没关系,有没有都没关系,男人嘛,有没有女朋友不是爱看什么片子的决定因素。”

    “什么意思?”侯龙涛完全推测不出对方的意图。

    “嘿嘿,你对av女优一定很熟吧?”

    “知道几个。”

    “不论你是从付费网站下载还是购买光盘,你也是在买日本货吧?”方杰原先并没有设计这一问的,但在来机场的路上被对面儿的小崽子损了一通儿,虽然现在不是惹他的时候,但怎么也要找回一点儿来。

    “虽然我对日货的抵制是从三年半以前才开始的,但我是破解站的常客。”

    “什么是破解站?”

    “你不知道?”侯龙涛很无奈的一摊双臂,“你的损失。”

    方杰讨了个没趣儿,急忙回归正题,“光月夜也,朝河兰,竹下菜奈子这些名字你都知道吧?”

    这个时候,那个空姐端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回到了休息间,蹲下把茶具放在矮桌儿上,然后又蹲着给方杰倒了茶,然后站起身来,弯腰给侯龙涛倒。

    “跪下!”侯龙涛突然很严厉的喉了一句。

    那个空姐儿毫无准备,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把一部分茶水倒在了桌儿上,有几滴就溅到了侯龙涛的身上。

    “八嘎!”侯龙涛恶狠狠的盯着空姐儿,如果不是前几天看到了一篇文章,还真不知道日本人用何种姿势服务是大有学问的,相当一部分的日本人从骨子里瞧不起其它亚洲国家,他们把自己和欧美列强归于一等,属于优等民族,而其它亚洲民族都是劣等的,日本的空服人员以跪姿和蹲姿为欧美和本国旅客服务,其余的亚洲人就只能“享受”站姿。

    “这是怎么了?”方杰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站起来之后还是手足无措。

    “on your knees。”侯龙涛先用英语,又用日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他把茶水泼在了地毯上,然后把茶杯放到矮桌儿的边缘,他的脸上仍是阴云密布,眼中充满仇恨,好像随时都会窜起来咬人似的。

    “还不快跪下?”方杰只有顺着侯龙涛一条路。

    “嗨。”空姐儿可不敢招惹这个honda公司的高级主管,她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给侯龙涛重新倒了茶,样子就别提多不情愿了,好像受了很大屈辱。

    “bitch,get the he11 out!”侯龙涛怒气冲冲的把空姐儿轰了出去,转头又跟方杰继续刚才的话题,指了指关着的木门,“那三个女人就在那间房里吧?”

    “哈哈哈,你猜到了?要不要去开开心?”

    “我不跟男人一起。”

    “嗯?误会了,误会了,”方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我不跟你进去,她们是福井社长为你一个人准备的。”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侯龙涛起身走到门前,又回过头,“什么价钱?”

    “竹下菜奈子两千五美金,剩下的一千五一位。”

    “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