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25部分阅读
    学生围殴三个中国学生,这种事儿在一所三类校里是绝不可能生的,我们未来的高级人才从小儿就学会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老外逞凶不关他们的事儿。”

    “个别行为。”

    “什么才不是个别行为?什么样的大众行为才会引起领导层的重视?难道非要等人人都怪毛主席破坏了他们被日本人大东亚共荣之后的美好生活时吗?”

    “侯龙涛,你的言行不一啊。你当初好像是削尖了脑袋往美国钻的吧?”

    “我不否认,但我不是因为向往美国的‘民主自由’,更不是向往美国的物质生活,我是去上学,学习美国的先进技术,我在美国的时候从来没丢过中国人的脸。虽然我是自费出国,但一毕业,立刻就回来报效祖国,不像某些人,用国家的钱学了本事,然后就一脚把祖国踢开。”

    “如果你不是中了六合彩,也不会立刻就回国吧?”冯将军显然是对年轻人的背景很清楚。

    “我会一边工作积累经验,一边读硕士。”

    “为什么?”

    “现在国内在大本这个程度上的教育水平并不比国外的差多少,光有个一个美国大学的学士学位,没有任何的经验,回来也不会有什么优势。”

    “这么说你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喽?是为了得到更好的工作,得到更高的工资,过更好的生活?”

    “是。”

    “那你又有什么权力对于别人追求更好的生活进行指责呢?”

    “冯将军,这种问题我还需要回答吗?

    “我需要你回答。”

    “我不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之上,我明白有国才有家。”

    “你为国家做什么贡献了?你为人民做什么贡献了?你的身家现在有多少?是怎么来的?从净化器上挣的钱不是从老百姓的口袋里硬掏出来的?”

    “上高中的政治课的时候,老师说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事儿的。我是财了,但同时也解决了大量的下岗职工、退伍军人、社会治安问题;我多次向社会公益事业、慈善机构、教育系统捐款,资助贫困学生,‘东星高中’是完全免费的学校;我的企业、生意全都依法纳税,是地方政府的税源大户;我的产品不仅出口,为国创汇,而且缓解了大气污染问题,如果全面的普及,还能改善空气质量,也许现在的人受益不大,却能造福子孙后代。我侯龙涛,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哈哈哈哈,好,好,好一个‘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冯将军用力的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跟你谈话很有意思,可没什么实质性意义。你不要忘了我找你的主要目的,下车吧。“

    “嗯?”侯龙涛这才现audi在兜了一大圈儿之后,又回到了出的地方,既然对方已经无意再跟自己谈下去,多说也无益,他下了车之后,只觉自己胸中的怒火不仅没有因为痛痛快快的说了一通儿而有丝毫的疏解,反而燃烧的更旺盛了。

    冯将军拿起了车里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儿,“我和那个小伙子谈了谈。”

    “你觉得他有培养的价值吗?”

    “他的棱角太尖,而且有一些比较激进的想法,不过他还年轻,过个十年、二十年,等他身上的刺都被磨平了,我相信那时侯他才能担大任。”

    “那好,你就负责教导他吧。”从电话对面的人语气判断,他和冯将军最少是平级…

    侯龙涛的肚子饿得直叫唤,打电话一问,茹嫣还和冯云在一起呢,他就也来到了金湖茶餐厅,一进门儿就看到两位美女正有说有笑的坐在一个敞开的小间里(booth)。

    “怎么样,也不是特别恐怖吧?”冯云向里挪了挪,给男人让出了地方。

    “呵呵,”侯龙涛苦笑了两声儿,要了一份午餐,然后坐在了女警身边,虽然谈话的气氛和内容是不太吓人,但冯将军的反应却让他害怕,如果国家领导人真的都很不重视百姓中崇洋媚外的风气,没有什么比那更恐怖的了,“你们两个聊得怎么样?”

    “挺好的。”茹嫣淡淡的答了一句。

    “我很喜欢茹嫣,”冯云可就没那么腼腆了,从来都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她侧过身,捏住了男人的脸,用力的揪了揪,“你小子可够有福气的。”

    “唉唉唉,撕下来了。”侯龙涛愁眉苦脸的望着茹嫣。

    “姐,”茹嫣对冯云的称呼已经变了,显然两个人确实是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别…别太用力了。”

    “这就心疼了?那你要是看见我在卧室里怎么凶他,你大概都得哭出来了吧?”

    “行行行,”侯龙涛伸手捏住了冯云的大腿,“这种事儿别在这儿说,你要真想知道她什么反应,等我填饱了肚子,咱们就找个地方验证一下儿。”

    “哼哼,那你不就美了,”冯云看了一眼表,“可惜,我该回队里上班儿了,你别忘了下礼拜四的事儿。”

    侯龙涛对于女人的回答十分的满意,虽然她没有明说,更没有表示对同性恋的玩艺儿有兴趣,但也没有对和茹嫣同床的想法显出任何的抵触情绪,这肯定是因为她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茹嫣,这是相当成功的第一步…

    ***    ***    ***    ***

    十几天以来以来,方杰一直在筹办iinetda usa 的anetg fraud 丑闻终于面世了,美国的justinetda usa 的几个高层主管,在美、日两个股市上,honda的股价都在短期内一落千丈,直到iinetda投资的利好消息被抛出后,股价才稳定了下来,连续好几天出现了平盘。

    星期四上午,方杰正在自己的书房里指示honda北京办事处对iic人员的机票进行确认,刚把电话放下,身边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一排“o”,是个国际长途,“喂?”

    “方君?”

    “嘿,社长有什么指示?”

    “传真收到了没有?”

    “那份关于东星集团征询合作谈判的传真?”

    “是的。”

    “我已经看过了,正在给您写书面的报告。”

    “那上面特别指出在我方做出谈判与否的决定前应先征求你的意见,这是什么意思?东星集团到底是个什么背景?”

    “东星集团的董事长是侯龙涛,那个将负责iic与我方谈判的人。”

    “原来是这样,他也太愚蠢了。”

    “并非如此,”方杰笑了笑,“侯龙涛前一段时间刚刚把自己手里的东星股权分散了出去,从法律上讲,他现在和东星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说iic与东星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接受他股份的人都是他的秘密情妇。”

    “哼,这还不叫愚蠢吗?没有法庭会忽视这一点的。”

    “他的行为不是为了应付咱们,而是为了应付iic,他认为我方是不会有意给他制造麻烦的,那样对我方绝对弊大于利,所以以我的推断,许如云已经对是否投资有了明确的指示,否则她也不会派一个毛头小伙子担此重任了。”虽然方杰把侯龙涛的意图摸的很透,但他认为那一切都是如云策划的,其实也难怪,任何人守着如云那样一个商业奇才,也不会自己再费心的…

    第一百四十九章 祸根深埋(上)

    编者话:应该是三星,上一章里因为误算了准将一级,好象国内没有准将的设置,大校上面就是少将了,如果我记错了,欢迎指正。没有人拿枪顶着你的头要你买日本货,没有哪个领导人说你不对老外点头哈腰就送你去坐牢。当一个人只能用“幼稚”和“愚蠢”来驳斥与己不同的论点时,接下来的话不说也罢。下一章的写作时间正好儿处于我的期末考试期间,不知道能不能按时表,我会尽力的,但如果赶不及,也别说我没事先通知,总之是会在回国之前出的。

    ***********************************

    1o/23/2oo3

    星期四晚上,玉倩又是跟文龙和田东华一起吃的晚饭,这一段时间,他们三天两头儿会碰面,不过女孩儿再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饭后,玉倩提出要去“东星初升”玩儿玩儿。

    “去那儿干什么?”文龙并不赞成女孩儿的意见,“鱼龙混杂的,不适合你。华哥也不适合去那种地方。”

    “我无所谓的,全看你们。”田东华把文龙的台阶儿给撤了。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大哥嘛,有你在,不会有人敢欺负我吧?”玉倩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望着文龙。

    “这…这…我四哥可能在。”

    “那怎么了?”玉倩换上一副不解的神情,“你心虚啊?”

    “我…我有什么可心虚的?去就去呗。”文龙硬着头皮上了车,但还是给“初升”打了个电话,问清了侯龙涛并没有过去,他才算是稍稍放心了…

    今天晚上七兄弟中只有老大大胖和老二武大在,两人刚在外面吃完饭,在门口儿看到了文龙的bm,在一间歌房里找到了那两男一女。

    “那女的是张玉倩吧?”大胖还没推门儿就从小窗口看到了女孩儿。

    “我看看,”武大瞧了一眼,“没错,是。”

    玉倩正在听田东华唱歌儿,突然现了屋子外的人,她拿起了矮桌上一听儿没开的饮料,朝正背对着自己选歌儿的文龙抛了过去,“龙哥,给你。”

    “嗯?”文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刚一回头,饮料已经到了眼前,连反应都没有,“嘭”的一声,脑门儿上就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一下儿。

    “哎呀!i'm sorry。 i'm sorry。 哈哈哈。”玉倩赶忙窜到了男人身边,搂住了他的头,边笑着道歉边轻轻揉着他的额头。

    “你可真够可以的,呵呵。”田东华也不唱了,扭头看着两人。

    文龙还有点儿愣,女孩儿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自己,阵阵的清香直往自己的鼻子里钻,她可真香,真的是好香。

    房门被猛的推开了,大胖站在门口儿,冲着一脸迷醉的文龙勾了勾手指,“出来一下儿。”

    “啊?噢。”文龙这才缓过神儿来,“你们俩先唱着,我这就回来。”他说着就走了出去,把门带上了。

    “你看见他们了?”田东华在点烟的时候,含含糊糊的念叨了一句。

    玉倩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你丫疯了?”大胖把文龙拉到了一边儿,虽然声音压的很低,但语气却很重。

    “我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那他妈是猴子的妞儿。”

    “我跟她什么也没有,就…就是最普通的朋友。她跟你们也是朋友啊,四哥又没说要把她当仇人,她找到你们头上,你们能不陪她啊?是不是二哥?”

    “避嫌,你丫懂不懂啊?”大胖儿用手指杵了杵文龙的脑门儿,“你知道咱们出来混最忌讳的什么,你丫还跟她单独在一起?避嫌啊。”

    “不是单独啊,华哥不是也在嘛。再说四哥有好几次都要我跟她单独接触,你们也知道的。”

    “什么好几次,就他妈一次,总之你小子还是注意点儿好。”

    “达哥,兵哥,不欢迎我来这儿玩儿啊?”玉倩拉门儿走了出来,很委屈的看着三个男人,“我不跟他好了,你们也就不把我当朋友了?”

    “当然不是了,”刚才一直在对兄弟俩谈话冷眼旁观的武大终于开腔儿了,“只不过这里是会员制的,我们要是连自己定的规矩都不遵守,很难对手下人交代的,我大哥就是让文龙先带你们去办张卡。”

    “没错儿,没错儿。”大胖被武大捅了一下儿后背,赶忙附和,然后推了文龙一把,“还不快去。”

    “来吧,来吧,华哥,你也来吧。”文龙冲屋里的田东华招了招手,跟两个人去前台办手续。

    等玉倩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大胖才又开口,“老二,这事儿要不要告诉猴子啊?”

    “呵呵,问我干嘛?你愿意跟他说就跟他说,我觉得是无所谓。”

    “怎么叫无所谓啊?这要是出事儿可就麻烦了。”

    “走吧,我再跟你喝两杯去。”武大像推大石头一样推着大胖往前走去,“你跟他说不说应该都没什么区别。”

    “没心情玩儿了,”玉倩无精打采的在会员证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你们俩上我家坐会儿吧。”

    “好,好。”文龙正想赶紧离开这里呢,就算女孩儿提议去上刀山、下油锅,他也会答应的,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对了,你表姨在吧?会不会不方便?”

    “她不在,今晚值夜班儿。”玉倩的语气很肯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