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儿急冲了一层楼,觉男人并没有追来,脚步也就放慢了,轻轻把双颊上的泪水抹去,脸上是一幅很正常的表情,若无其事的继续上楼。

    玉倩回到自己的屋里,也没开灯,来到窗户边儿上,把窗帘儿拉开了一条缝儿,只见文龙并没有离开,正靠在车门儿上抽烟呢。

    女孩儿开始抹黑换衣服,澡也不洗了,实在是困了,一切搞定已是十分钟后了,她又一次挑开窗帘儿,男人还在那儿抽烟,只不过脚边多了一点火光。

    玉倩满意的笑了笑,上床睡了。

    “肏,老子真是惨啊。”可怜的文龙在寒风中直哆嗦,鼻涕都快流出来了,他看了一眼表,已经待了快三刻钟了,应该足够了,他也累了,该回家洗洗睡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生死存亡

    编者话:这一章可能读起来条理性不是特别强,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不是专业的,很难在愤怒的情况下保持逻辑性。

    ***********************************

    1o/14/2oo3…1o/23/2oo3

    冯洁一觉睡到了快11:oo,好像有十几年没睡的这么好了,很明显,昨晚丈夫又没回来,不过今天她一点儿也没像平时那样感觉到不满和委屈。

    女人刚刚梳洗完毕就接到了侯龙涛打来的电话,两个人说了得有差不多一个小时。

    结束通话之后,冯洁坐在那儿想了很长时间,然后给冯云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一起吃午饭。

    姐妹俩这顿饭吃到下午3:oo才算结束,因为现在的形势有点儿复杂了…

    ***    ***    ***    ***

    玉倩晚上又把文龙约了出来,吃完饭又去蹦了会儿迪,她能明显的觉出男人一直都很不自然,经常会偷眼看自己。

    今天的“约会”结束的比较早,第二天要上班儿,连着疯谁也受不了。

    玉倩一进家门儿,现母亲和小表姨都在客厅里,看样子是在等自己,“妈,有事儿吗?”

    “来,小倩,”冯洁拍了拍身边的沙,“咱们聊聊。”

    直到天光放亮,三个美丽的女人才结束了这次长谈,开始的时候,玉倩几次想要离开,都被冯云以暴力制止了…

    ***    ***    ***    ***

    星期五中午午饭的时候,侯龙涛从国贸大厦走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身后跟着眼含秋水却面色冷傲的茹嫣。

    “去哪儿吃饭啊?”

    “是来找你的吧?”

    “嗯?”侯龙涛顺着爱妻眼光看过去,是一辆黑色的audi a6,一个女警刚刚从车上下来,正往这边看呢,正是冯云。

    “龙涛,”冯云走过来拉住了男人的手,“我爸找你。”

    “啊?”

    “去吧,没事儿的,跟他聊聊。”

    侯龙涛看了一眼茹嫣。

    茹嫣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女警,“你就是冯云?”

    “是。”冯云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绝世美女,虽然她穿了条女装裤,但还是能看出那一双腿是何等的修长。

    “我叫柳茹嫣。”

    “我知道。”

    “一起吃饭吧。”

    “好…好吧。”虽然冯云曾经跟侯龙涛说过不跟他的女人的掺合,但对方真的面对面出邀请,也不能太不给面子,而且她刚才第一眼看茹嫣就很有好感,交个朋友倒也未尝不可。

    “你们两个…”

    “别让我爸等。”冯云推了男人一把,从过去的对话中,她多多少少对自己未曾见面的“姐妹”们有所了解,她觉得茹嫣是最有骨气的一个,甚至和自己有那么一点儿相象,“我和茹嫣会相处的很好的。”

    “好。”侯龙涛过去钻进了轿车,里面有一位穿着军装的老者,肩章上是三颗闪亮的五角星,一扇单面玻璃把车子隔成了两段,司机不仅看不到后面,大概也听不到,“冯叔叔。”

    冯将军先按下车内的通话器,吩咐司机开车,然后才扭过头来,很严峻的盯着年轻人,“侯龙涛,我今天只有一个目的,我要你记住我的话。”

    “您说。”侯龙涛不自觉得有点儿唯唯诺诺。

    “我不干涉你跟我女儿在一起,不代表我认同你们的关系,更不代表我认同你这个人,现在云儿喜欢你,我不光不会为难你,也不会让别人为难你。不过我告诉你,云儿对什么事儿都是三分钟的热乎气儿,等他对你失去了兴趣,我会亲自、好好的教训你。”

    “为…为什么啊?”侯龙涛有点儿难以理解了,听老人前半段儿的话,是不愿意他女儿和自己在一起,可后半段儿明明是说只要自己被冯云蹬了,就得受到军方的打压。

    “还用问吗?为了我的侄孙女。”

    “呵。”侯龙涛无奈的一笑,张、冯两家的女人都对自己钟爱有加,可自己在他们两家的男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时随地处理掉的小棋子儿,在这位大将军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他女儿的一件玩具,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怎么,你好像非常的不满意啊。”

    “当然了,但不是因为您没把我当人,”侯龙涛把腰杆儿挺直了,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和军政大员面对面的,一旦这种机会出现,如果错过了,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他就要借这个机会问问自己想问的问题,“我是对其它的事情不满。”

    “噢?说出来听听。”冯将军对这个年轻人的说话方式产生了一定的兴趣,况且他真的不能确定自己扎手的宝贝女儿会不会被这小子“拐骗”一辈子,所以也没想跟他把关系搞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冯将军,您能告诉我作为一名军人,最基本的职责是什么吗?”

    “嗯?守疆卫土,捍卫国家尊严,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就像抗美援朝、对印、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样吗?”

    “对。”

    “那些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冯将军觉侯龙涛说的每句话好像都不是光有字面儿的一层意思。

    “您觉得现在的军人尽到了做军人的职责吗?”

    “这么说,你一定是觉得没尽到了。”

    “这么说,您一定是觉得尽到了。”侯龙涛在语气上没有些许不尊重的意思。

    “哈哈哈,”冯将军大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小子在明知自己不得意他的情况下还敢跟自己这么顶,稍微能看出点儿为什么女儿会对他动心了,“你指控的这项罪名可不小啊,得给我说出个道道来。”

    “我能抽烟吗?”侯龙涛一上车就已经闻见烟味儿了。

    冯将军掏出盒儿“大熊猫”,递给年轻人一根儿。

    “印度尼西亚对华人的大屠杀,多少华人惨死?强烈抗议。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干涉,多少武器运进了去了?强烈抗议。美国对我国驻前南大使馆轰炸,多少工作人员殉职?强烈抗议。美国军机进行间谍侦察,撞毁我战机,入侵我领空,王伟烈士的遗体还没有找到吧?强烈抗议。台湾一个姓李的、一个姓陈的,还有一个姓吕的,他们甘愿做日本人、做美国人的狗,那是他们自己贱,却要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忍受骨肉离别之苦。警告、警告、再警告。印度尼西亚、越南的海军撞我渔船,打我渔民,一次又一次的进犯我南沙群岛。强烈抗议。日本政府年年参拜靖国神社,拒不承认对我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强烈抗议。日本占我钓鱼岛,用军舰撞击我国公民没有武装的船只。连抗议都没有。”侯龙涛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是不能不激动的,他的手都开始有点儿抖了,“我们的军队在哪儿?”

    免费txt小说下载

    “印度尼西亚生暴乱,是印度尼西亚的内部事务,我国一贯的政策就是不干涉他国内政。印度尼西亚的华人不是中国公民,我们除了表示关心和愤慨之外,什么也不能做。至于其它的,为了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国际环境,一定的忍让是必要的,这些国家大事你是不会懂的。”

    “对,我不懂国家大事,但我懂过分的忍让就会被人视为软弱,咱们的忍让换来的是什么?是又一次的忍让。忍让到连菲律宾都骑到咱们的头上来作威作福了。人人都知道中国好欺负,中国不反抗,中国只会在嘴上喊两句,中国只会仇将恩报,一方面日本人想花五百亿阻挠安大线,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另一方面,咱们却把两千亿的京沪高铁路工程交给日本人。朋友来了,咱们用美酒招待,豺狼来了,咱们拿出的不是猎枪,而是更好的美酒。这样的国家大事,您让我怎么懂?”侯龙涛的语气已经从恭敬变成了辩论,虽然他并不真的认为自己的话能改变什么,但有的时候就是不吐不快。

    “你觉得我不知道这些吗?”冯将军望着窗外,脸上有一种神往的表情,“哪个军人不想驰骋沙场?哪个军人不想为国尽忠?但是战争是残酷的,现在咱们国家的要目标是经济建设,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咱们千辛万苦才换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一旦打起仗来,就全都付诸东流了。”

    “只要经济展,不要尊严,这要是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不是妓女也是被包的小蜜啊。”侯龙涛这话并不是对冯将军说的,只是自己有感而,“唉…”他长叹了一声,“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想不到你还是个‘粪青’啊。”

    “我是,”侯龙涛从冯将军的口气就能知道对方用的是哪个“fen”,“几十年前,有一个叫毛泽东的粪青,带领着一群粪青,引导中国走出了受洋人奴役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我为我是粪青中的一员感到骄傲。”

    “你这是在侮辱革命先辈啊,他们是为整个国家的前途,为整个民族的振兴而斗争,他们的指导思想是共产主义。你们整天喊着打打杀杀,为的是宣泄个人的不满情绪,你们的指导思想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不配相提并论。”

    “民族主义是一个民族生存的根本,是一个民族愤怒的来源,没有了愤怒,一个民族的根也就断了。我们叫嚣,是为了让自己记住那种愤怒,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愤怒,如果真的像那些所谓的精英那样,抛弃愤怒,用‘老外’也有好人来麻醉自己,几十年后,当九成儿的中国人都埋怨自己的父母是中国人的时候,再想宣扬民族主义,您不觉得太晚了吗?”

    “危言耸听最能形容你这些话了。”

    “危言耸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中国的未来,君不见日流儿、韩流儿席卷神州大地?君不见金钱至上大行其道?君不见崇洋媚外之风愈演愈烈?”侯龙涛已然顾不得对方的身份了,“咱们的主流媒体在做什么?咱们的文人墨客在做什么?在一遍又一遍的‘教育’粪青们,有力气瞎吵吵,不如做好本职工作。”

    “这有什么不对吗?”冯将军丝毫没有因为年轻人的语气中已经没有了起初的尊重而怒。

    “先是假设我们没有做好本职工作,其次是要我们闭嘴,不要我们的愤怒影响别人做洋奴才的心情,再次就是别得罪了洋人。我们国家的政府对老外比对自己的人民好得多,从上到下都在献媚讨好儿,多少女孩子以跟老外上过床为荣。日本的立邦漆在进军中国之前,在日本都名不见经传,现在却一举窜升为世界十大涂料企业之一,立邦漆质量差、价格高,却能占领中国的中高端市场,为什么?因为有人从骨子里就媚日,什么产品都是日本的好,连抵制日货都被视为激进的民族主义行为,被视为对优秀的大和民族的嫉妒,亡国灭种啊!这还是危言耸听吗?”

    “你说的不过是个别行为。”

    “是普遍存在的个别行为,珠海那件事儿,无数的人说那是日本朋友在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贡献;去年两个中国留学生在日本制造了灭门血案,之后最受欢迎的一条网络bbs言是由另一个中国留学生写的,他说当邻居的日本老太太问他为什么中国人这么残忍的时候,他无言以对,只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感到可耻,我不是说我认同抢劫杀人,这个世界上最没资格跟中国人谈残忍的就是日本人了,可我们的留学生居然无言以对,他不觉得杀人犯可耻,他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可耻。”

    “还是那句话,都是个别行为。”

    “多少外国人在咱们的土地上为非作歹,日本人调戏中国女孩儿,女孩儿只敢哭,不敢反抗,中国男人在旁边陪着笑;外国人殴打国人,多少人围观,却没人制止,而警方最先想到的就是保护外国友人的人身安全;二十多个韩国小崽子在北京一所重点中学里当着满操场的中国学生围殴?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