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倩觉男人在看自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文龙没费什么劲儿就把田都华拨拉到一边儿去了,回手儿抄起自己放在小桌儿上的nokia891oi,两步就窜到了“老炮儿”的背后,“啪”的一声把手机在他后脑勺儿上砸开了花。

    “老炮儿”闷哼了一声儿就趴在地上不动了,剩下的俩人一边“问候”着文龙的母亲,一边冲了过来。

    “别动手啊。”玉倩蹦了过来,嗲声嗲气的喊了一句,手里抓着自己的警徽在对方面前一晃。

    本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儿敢出来“挡横儿”,就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居然还是个警妞儿,两条大汉一时都有点儿愣。

    就趁这个机会,玉倩的俏脸上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笑容,一脚撩在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裤裆上,另外一个也被文龙狠狠的踹中了小腹。

    “肏他妈!小屄的!”几个在最里面一跳球道打的男人朝这边冲了过来,原来他们和地上的三个“老炮儿”是一伙儿的。

    玉倩和文龙对视了一眼,转身就跑,不过还是没忘了拉上已经看傻了的田东华。

    三个人一路狂奔到了月坛体育场的停车场,刚才来的时候月坛大厦下面根本没有空位。

    “你…你们俩先走…先走…”田东华气喘吁吁的弯下腰,“我给强子打个电话,让他来处理就行了。”

    “处理什么啊?上车吧。”文龙招了招手,这种普普通通的打架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算。

    “万一出事儿…”

    “行了,行了,他愿意在这待着就让他待着吧,”玉倩拉开车门儿就往里钻,“let‘sgo!go,go,go!”

    “得,华哥,那你自己小心点儿。”文龙踩下了油门儿。

    “哈哈哈哈…”玉倩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

    “你一点儿都不紧张啊?”

    “紧张什么?这种场面我见多了。”文龙摆出了一副小儿科的表情。

    “是吗?”玉倩把腿抬了起来,右脚在空中晃了晃。

    “呵呵呵。”文龙也笑了,这才想起来还穿着球馆的保龄鞋呢。

    田东华等到bm驶出的视线才往回走,在月坛大厦的门口儿碰上了刚才那一群“老炮儿”。

    “肏,用不用这么狠啊?”那个挨手机的用一堆纸巾捂着后脑,显然是见血了。

    “你丫还抱怨?差点儿就把我老二踢爆了。”

    “别那么多的废话,去医院吧。”田东华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冷冷的扔下一句…

    ***    ***    ***    ***

    侯龙涛从背后抱着女人的玉体,轻轻咬着她的耳朵,小声儿嘀咕了了几句。

    冯洁本来是半躺在男人的胸口的,听了他的话,一下儿坐了起来,脸上又红了一片,扭头羞涩的看着他,“什…什么意思?”

    侯龙涛也跟着坐了起来,左臂搂住徐娘的蜂腰,一边吻她的脸蛋儿一边用右手揉捏她的奶子,“还能有什么意思?就是字面儿的本意呗。我一直都没好儿好儿的从后面欣赏你的屁股呢,让我看看吧,我喜欢把口鼻都埋进女人的屁股沟儿里,我喜欢把女人肥美的屁股蛋儿舔湿。”

    “你…你…”冯洁把男人扑倒在床上,狂吻了他一阵,“你这个不要脸的小流氓儿,那种话你都说得出来,还一点儿都不害臊,流氓。”

    “姐姐,照我的话做吧,好不好?”侯龙涛爱恋的抚摸着女人的秀,何莉萍和薛诺是神似,冯洁和玉倩是形似,当初玉倩也老总是叫自己流氓,如果有一天能把这两对儿母女叫到一起,叠成两落儿,并排放在一张大床上,那可就太美了。

    冯洁从男人的身上翻了下来,又转换成俯卧的姿势,把羞红的脸庞埋进了蓬松的枕头里。

    侯龙涛不慌不忙的爬了起来,跨跪在女人的大腿上,双手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背脊,四十六岁还能有这么柔滑的肌肤,也实在是难得了。

    男人的手一碰到自己,冯洁的呼吸就变得不均匀了,虽然今晚已经跟他亲热过好几次了,但只有这一次是知道他要对自己身上的性感部位进行认真的“检测”。

    侯龙涛往后退了一点儿,双手从两侧把女人的两瓣臀丘向中间轻轻的推起,然后再很快的放开,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欣赏着光滑臀肉产生的抖动。

    “你好…好讨厌…”冯洁以前对性交的认识就是简单的插入、射精,今天她才算明白,做爱其实是男女间最亲密的、没有规则的游戏,是需要双方挥想象力的,从头儿到尾都应该充满了快乐。

    侯龙涛猛的低下头,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嘬住了女人的屁股蛋儿,拼命的吸着,他知道自己是没有机会在这个丰臀上文上永久的标记的,只好先来个暂时的。

    “啊…啊…”冯洁疼得直叫,但这种疼痛只持续了十几秒,男人的嘴巴一离开,立刻产生了一种拔火罐儿之后的舒畅。

    “起。”侯龙涛把手插到了女人的小腹下,把她的腰拉了起来。

    冯洁把美臀高高的撅了起来,好像都能感觉到男人火辣辣的眼神射入自己的屁股沟里,不由得就把臀部缩紧了,企图用臀肉把美丽的沟壑掩盖住,“可惜”的是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缩紧的只是娇艳的粉红色肛门,等她一放松,小屁眼儿四周的肉褶儿就如同花朵般的绽开了。

    侯龙涛的左手伸到前面,大拇指托住女人的左乳尖,中指顶住右乳头儿,上下颠动两颗沉甸甸的大奶子,右臂圈住了她的大腿,把脸紧贴在温热的臀瓣上,全力的磨擦,这个屁股无论从形状、色泽、滑嫩程度和弹性质感上来说,绝对是位列如云之后的第二美臀,丰满度甚至过了何莉萍。

    “嗯…龙涛…”整晚冯洁身体的敏感度就没降下来过,被男人这么一逗,立刻就又进入角色了,乳头儿硬,阴蒂勃起,汩汩的爱液止不住的分泌了出来。

    侯龙涛把女人雪白的大屁股都蹭红了,然后才开始一边抠她的屄缝儿一边舔她的菊花门。

    这是冯洁的后庭花第二次被人吻,那种奇怪的快感又回来了,带着那么一点点紧张、一点点的揪心、一点点麻痒,还有一点点排泄的欲望。

    “姐,舒服吗?”

    “嗯…”冯洁死死的抓着床单儿,她为自己产生了变态的快感而感到羞愧,但却没有出声儿制止男人,今晚是属于那个被自己压制在心灵深处的小姑娘儿的,自己无权干涉她从心爱的男人那里获得何种的安慰,自己欠她的实在太多了。

    侯龙涛的左手放开了被自己把玩儿了半天的丰乳,把中指放进嘴里,沾满自己的唾液,按在了女人的肛门上,轻缓的向下压,直到整根手指都没入了她的屁股洞里,“姐,疼就说话。”

    “不…不疼…”冯洁是真的没觉得疼,只是有点儿涨罢了。

    侯龙涛双手的手指开始一起活动,在美人的两个肉穴里同出同入,都能感到彼此的存在。

    “龙涛…给我…”冯洁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才算把这两个字儿说出口。

    侯龙涛立刻就兴奋的提枪上马了,将大鸡巴凶猛的肏入女人的阴道里,但却没有马上就开始抽插,而是借着掐着她细腰的力量,就像抽了筋儿一样的疯狂振动自己的屁股,使得顶在她体腔深处的龟头儿无规律的点砸她的子宫。

    “啊啊啊啊啊啊…”除了不得不呼吸的时候,冯洁一直在连续不断的欢叫,花芯麻痒的不得了,真想把它从身子里掏出来用力的挠一挠,这种越来越强烈的欲望使她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想什么呢?”侯龙涛看到怀里的女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没什么。”冯洁在极度的满足之后,突然想起了玉倩,想必女儿偎在这个男人身边时也一定是像自己现在这样的快乐,这样的有幸福感吧。

    “不用骗我,”侯龙涛在女人的额头上吻了吻,“有什么就跟我说吧。”

    “小倩…”

    “唉,”侯龙涛靠着床头坐了起来,点上烟,“我想她,我想她回到我身边,我知道我的想法很自私,很幼稚,也不大可能会实…”

    “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嗯?为…为什么?”侯龙涛虽然有这种想法,但并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更没想到女人会自己提出来。

    “我的女儿我还能不了解吗?以小倩的性格,得不到你,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喝过了最好的红酒,普通的红酒就变得和醋一样了。”

    “可是我是不可能答应她的条件的。”

    “所以我会尽力让她接受你的条件。”

    “有可能吗?”

    “难,但不是没可能,”冯洁离开男人的怀抱,下了床,捡起地上的内衣,开始穿衣服,“你也别想一蹴而就,估计就算我能说得她回心转意,也得有一段时间。”

    “你要去哪儿啊?”

    “回家。”

    “姐,”侯龙涛也从床上蹦下来了,过去拥住女人的腰身,“别走了,让我抱着你睡吧。”

    冯洁摇了摇头,伸手温柔的抚摸着男人的脸颊,“今晚不可以,你知道的。”

    “嗯,那我送你。”

    “不要,一下楼就能叫到出租的。”

    “那怎么行?”

    “龙涛,我不觉得咱俩儿的事儿见不得人,但被人知道了并没有好处,咱们最好还是小心点儿好,你说呢?”

    成熟的女人考虑的就是多,既然她这么说了,侯龙涛也就不再坚持。

    当冯洁走出了“天伦王朝”的大堂时,突然觉得今晚的空气是出奇的好,自己的脚步是出奇的轻松,自己的心里有了一种对于明天的向往,上次有这种向往大概是在十几、二十年前了…

    ***    ***    ***    ***

    文龙带着玉倩在一家叫“蜜克斯”的迪吧玩儿到凌晨2:oo多,震耳欲聋的音乐、闪烁不定的灯光、闹闹哄哄的青年男女,都很合这两个人的胃口。

    说实话,对于一个爱疯的女孩儿来说,文龙是比较理想的玩伴,绝对要比略显深沉的侯龙涛强。

    除了跳舞、玩儿骰子,玉倩一直在喝啤酒,等到了该走的时候,她已经是半醉了。

    文龙因为要开车,喝得并不多,而且他的酒量很不错,所以还是很清醒的,在送女孩儿回家的路上,讲了不少自己以前的“英雄事迹”,逗得她不停的“咯咯”娇笑。

    到了玉倩家楼下,她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继续留在车里聊上天儿了,“龙哥,要是你女朋友知道你陪我疯到这么晚,她罚不罚你跪搓板儿我不管,你可别让她来找我闹。”

    “哼,”文龙笑了笑,“放心吧,我没女朋友,就算有,我陪你玩儿,谁他妈敢管?”

    “嗯…”玉倩慵懒的椅子上扭了扭身子,伸开双臂抻了抻,放下的时候就把左臂搭在了男人的椅背儿顶上了,“我今天玩儿得特开心,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那好办啊,什么时候你想玩儿了,就给我打电话,”文龙拍了拍胸脯儿,“别的我不行,要说疯玩儿,我还真不比任何人差。”

    “龙哥,”玉倩把纤细的手指从后面插进了男人的头里,轻轻的捋着,“你说我漂亮吗?”

    “啊!?”文龙受惊般的往前一弯腰,脱离了女孩儿的玉掌,扭头惊讶的望着她,只见她面带桃红,杏眼如丝,被紧身衣包裹的乳房随着呼吸不住的起伏,差点儿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你…你…”

    “紧张什么啊?”玉倩嫣然一笑,“我就是问你我漂不漂亮。”

    “漂…当然漂亮了,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了。”文龙用力的咽了口吐沫,嘴里直干。

    “你喜欢我吗?”

    “…”

    “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啊…啊…”文龙突然打开车门儿,蹦了出去,仰头拼命的吸着夜晚冰冷的空气,“呼…呼…呼…”

    “好不好啊?”玉倩也下了车,绕到对面儿,靠住车头,站在男人的身边,伸手抚摸着他的胳膊。

    “绝对不可以。”文龙又一次躲开了,但他的语气并不坚决。

    “为什么?”

    “你知道的,你是我嫂子,我不能不顾江湖道义的。”

    “我不是你嫂子,你讨厌我就直说,用不着找借口!”玉倩的小嘴一遍,眼泪夺眶而出。

    “我…我…我哪儿有这个意思。”

    “哼,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疼我…”玉倩“呜呜”的哭着,双手捂着脸,转身向楼洞里跑去。

    “玉…”文龙可真还没碰见过这种事儿,站在那儿直楞。

    女孩儿急冲了一层楼,觉男人并没有追来,脚步也就放慢了,轻轻把双颊上的泪水抹去,脸上是一幅很正常的表情,若无其事的继续上楼。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