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22部分阅读
    侯龙涛立刻站了起来,左手一把捏住了女人的后脖梗,死死的吻住了她的樱口,舌头顶进她的口腔中,狂猛的搅动,右手更加卖力的在她的小穴内抠挖。

    “唔…唔……”冯洁紧皱着双眉,痛苦的闭着眼睛,身子产生了无规律的抽搐,大量的蜜汁从她的下体狂涌而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儿顺着她的眼角儿流了出来,就像她女儿那样,在高潮的同时便开始哭泣。

    侯龙涛一直等到女人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才把手指从仍在蠕动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将上面粘着的粘液缓缓的涂抹在她肥嫩的屁股蛋儿上。

    冯洁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抱住了男人的虎腰,胸前的两团柔软的肉球儿挤压在他的身上,舌头开始有了回应他挑逗的迹象。

    “姐姐,咱们到床上去好不好?”

    “嗯…”冯洁都不清楚自己是在应允还是在拒绝。

    侯龙涛想把女人横抱起来,所以必须先跟她分开一小段距离,可刚一把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腰上拉开,她就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原来冯洁的腿早就软了,刚才一直是靠男人的身体在支撑,现在他一撤力,自己又是头晕眼花的,不由自主的双膝着地了。

    虽然不像自己计划的那样,但侯龙涛也就“将计就计”了,轻轻用大龟头儿在女人的脑门儿上点了点。

    冯洁抬起泪光莹莹的双眼,看着面前不住晃动的巨大阴茎,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可在此之前,她从未为任何人口交过,以后也不打算为任何人口交,但在这一刻,她确实有了把对方的大鸡巴含进嘴里的冲动。

    侯龙涛已经估计到女人大概是从来没用过嘴,瞧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也不太忍心强逼她,正想弯腰把她搀起来,她突然伸手握住了阳具,用双唇裹住了龟头儿。

    冯洁是一点儿都不会,跟薛诺第一次的时候没有一点儿区别,虽然决心为心爱的男人口交了,可一旦阴茎入口,就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像嘬冰棍儿那样,小心牙齿。”侯龙涛温柔的扶住女人的螓。

    “嗯…”冯洁照着男人的指示,慢慢的前后移动起头部,用口腔体会他的强大,别有一番情趣。

    “把舌头伸出来,托住龟头儿。”

    “嗯…”

    “绕着它转圈儿,舔肉冠后那圈儿沟儿。”

    “嗯…”

    “用舌尖儿舔马眼儿。”

    “嗯…”

    侯龙涛不再说话了,一把拉起还在等待命令的女人,又开始和她接吻,倒不是因为不喜欢指导她的口技,更不是因为在她温暖的口腔中得不到快感,只是实在等不及要疼爱她那刚刚恢复了一丝生气的心灵。

    冯洁紧抱着男人的脖子,这次是极为主动的和他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

    一个真正热爱舞蹈的人,除非在身体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是不会完全的不练功的,侯龙涛从怀中女人保持得这么好的身材判断,她八成儿还是时不时的做做功课,身体的柔韧性应该并没有太多的退化,于是稍稍的蹲下去一点儿,把右手从她左腿的外侧绕过去,从后面插进她的双腿间,左手从正面插入,逆时针旋转差不多一百三十五度,手章贴在她的右大腿内侧。

    “干…你…你干什么?”冯洁把头枕在男人的肩膀上,又是羞赧又是无力,问出话来的语气就像是撒娇一样。

    “劈个叉给我看看。”侯龙涛说着就开始右手上抬、左手托起,整个儿是以端枪的姿势在把女人的双腿渐渐的劈开。

    冯洁的两条玉腿都快分成一条直线了,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这绝不是由于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有什么难度,只是既然男人要自己这样,虽然自己并不觉得什么,但在他眼里一定是很性感的,说不定还是很淫荡的呢,这叫这个良家妇女怎能不羞呢。

    侯龙涛调整着女人身体的位置,轻轻把她往下放了一点儿,向斜上方挺起的大鸡巴撑开了她下体的两片柔唇,深深的进入了她的阴道中。

    这已经不是冯洁第一次尝试年轻情人的大鸡巴了,但上次多多少少受了点儿酒精的影响,现在才算是真真切切、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那一直延伸到小腹的充实感,他不光是把自己身体上的洞穴填满了,也把自己心灵上空洞填补上了。

    这个姿势虽然奇特,但并不太好用力,侯龙涛只上下抬放了几下儿就已经失去兴趣了,便转了个身,面对着大床,举着女人往上一扑,结结实实的把她珠圆玉润的美妙身体压住了,自身的冲击力使得巨大的肉棒以千钧之势狠凿进了她的屄缝儿里。

    “嗯…”冯洁闷哼了一声儿,这一下儿就肏得她白眼儿都翻起来了,只觉自己的心脏差点儿就被从嗓子眼儿里顶出来了,胸口憋得要死。

    侯龙涛把美人的双腿扛在了肩上,以最普通的性交姿势,慢慢在她的小穴里抽插,他并不想把“第一次”搞得太过分,今天的主要目标是让这个没爱过的女人体会到自己对她的感情,只要得到了她的心,以后有的是时间跟她玩儿变态游戏。

    “嗯…嗯…”冯洁很快就不再感到憋闷了,睁开泪水迷蒙的双眼,含情脉脉的望着正在“辛勤耕耘”的男人,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伸手把他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的一缕头拨开,静静的让自己阴道中产生的快感慢慢的积累,“龙涛…”

    侯龙涛压下上身,在女人的唇上重重一吻,“好姐姐,你尽情的享受吧。”

    说完就把她的双腿放下来,顶在自己的大腿上,双臂插入她的腋窝下,两肘撑在她的头两侧,开始在她的脸上、脖子侧面舔舐。

    “龙…龙涛…我…嗯…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冯洁拼命抱紧男人的脖子,蹭着他的脸颊。

    “姐姐…姐姐…”侯龙涛逐渐加快了屁股摇动的度,还故意把呼吸放得很急促,用无比陶醉的声音不住叫着女人的昵称,爽是真的特别爽,她的肉穴又热又紧,不可能不爽,但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讨好儿的成分。

    冯洁知道自己“衰老”的身体让年轻的情人很满意,心里最后一点的紧张、不自在、不自信都消失了,“龙涛…啊…龙涛…我爱你…”在她身体剧烈颤抖的同时,美丽的双眼中也再次充满了泪水…

    免费电子书下载

    1g3349 2oo6…o1…11 18:44

    第一百四十七章 春暖花开(下)

    编者话:文中的honda向iic借款并非为了周转,为的是重塑投资者的信心。波音公司对7e7经济型客机这一个项目的投资就有6o亿美金;甲骨文拿出8o亿纯利中的3o亿收购自己的股票;coca…co1a去年的营业额过21o亿。七十亿听起来、看起来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往世界5oo强的身上一搁,并非完全不可能。

    ***********************************

    1o/13/2oo3…1o/14/2oo3

    文龙、田东华一左一右的伴着玉倩走出了“金山城”,在侯龙涛的几个兄弟里,文龙算是跟玉倩交往最多的一个,他跟田东华又有过几次掏心窝子的谈话,可以说是不错的朋友了,所以刚才一起吃饭时倒也都能放得开,山南海北的胡侃了一通儿。

    “找个地方打保龄吧。”玉倩挽住了两个男人的胳膊。

    “我没问题,文龙,你怎么样?”田东华看了看表,“这丫头玩儿起来可疯了,不见太阳不回家,你要是明天有事儿的话,还是先撤吧。”

    “没事儿,哼哼,我能有什么事儿,你还不知道,我是大闲人一个。”文龙把自己那辆bm745i的车门儿按开了。

    “你开我的车吧。”玉倩把钥匙扔给了田东华。

    “你…你的车可是警牌儿。”

    “那又怎么了?”玉倩满不在乎的扔下一句,钻进了“宝马”,“就去月坛大厦的那个吧。”

    “行。嘿,你一进来,车里都变得香喷喷的了。”

    “嘻嘻,你也是个花匠儿吧?你这车不错嘛,”玉倩摸了摸真皮座椅,“多少钱?”

    “一百五。”

    “呵呵,你们这帮人现在都富的流油儿了。”

    “哼,还不都是托了你张二小姐的福。”

    玉倩的脸上出现一丝惊讶、一丝感激,“也就只有你记得。”

    “怎么会呢?我们都记着你的好儿呢。”

    “切,”玉倩撇了撇嘴,从表情上看,她现在心里一定很苦,显然是受了很深的伤害,“全都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和我四哥,明明还都想着对方…”

    “谁还想着他啊?”玉倩在男人的肩膀上推了一把,“你别讨厌啊,我现在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形同陌路,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哼哼。”文龙笑着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啊?你摇什么头?”玉倩掐住男人的脖子晃着,这完全是一对儿单身青年男女的打闹…

    ***    ***    ***    ***

    “嗯…”冯洁闭着眼睛,舒适的把螓枕在男人健壮的胸口上,连续五次的高潮,子宫三次被炙热的阳精冲击,她已经满足的不得了了,“把灯关上好不好?”

    “怎么了?太亮了?”侯龙涛搂着女人的肩膀,把右臂伸到被窝儿外,把床头灯调得更昏暗了。

    “全关上嘛。”

    免费txt小说下载

    “不,我还想看你红扑扑的脸蛋儿呢。”

    “你…”冯洁要关灯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脸上还挂着高潮后产生的潮红,多多少少有点儿害羞。

    “不是还不好意思吧?”侯龙涛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他对这种反应已经习以为常了,“那我要是这样呢?”他用搂着女人的左手把被子撑开了一个口子,皱着眉看了看,右手伸进去捏住了一颗饱满的奶子,一根手指左右的拨着还处于半勃起状态的乳头儿。

    “哎呀!你…你…小流氓儿。”冯洁都快被这个臭小子给逗死了,可他越逗自己,自己就越高兴。

    “呵呵呵。”侯龙涛把女人往怀里紧了紧,先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儿,然后就很温柔的和她接吻。

    冯洁向上探着头,把自己的两片柔唇轮流给男人吸吮,她虽身为名门之后,却从没得到过丈夫的真正宠爱,今天她终于体会到了被爱人疼的美好滋味儿,这种滋味是会让人上瘾的,效果绝不次于海洛因…

    ***    ***    ***    ***

    “没戏!没戏!你完蛋了!肯定下道!下道!下道!下道!”玉倩在文龙身边跳着脚儿的叫。

    田东华他们三个人在月坛大厦地下三层的保龄球馆里正玩儿得高兴,这已经是第五局了,前四局玉倩和文龙平分秋色,田东华打得臭,一直就是个充数儿的。

    文龙正准备打第五轮第十局的第三球儿,前两球弄了个补中,这样就和已经打完这一局的女孩儿只差五分儿而已,基本上是胜券在握了。

    如果是正式的保龄球比赛,当然是不能故意影响选手的,但这只是朋友间的玩耍,玉倩竭尽所能的分散对手的注意力也就没什么不可以的。

    文龙吸了口气,向前走了三步,持球儿的右手向后摆了起来。

    就在球和男人的手分离的一瞬间,玉倩猛的蹦了过去,五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肩膀上一推,结果就是只有七号儿瓶被击倒了。

    正在左边那条球道上玩儿的是三个三十多岁的“老炮儿”,并不是说一眼就能看出他们不是好人,可肯定也不是什么斯文人。

    虽然女孩儿根本没用力,但因为文龙的重心很低,又是单腿儿撑地,为了不摔倒,只好向左蹦了好几下儿,一头撞在了其中一个“老炮儿”身上。

    “老炮儿”一把推开了文龙,“你他妈瞎鸡巴闹腾什么!?”

    “你丫嘴放干净点儿!”文龙在哪儿都不会示弱的,更何况这里是“东星”势力最集中的几个区域之一。

    “唉唉唉,”田东华赶忙过来把两个梗着脖子的人分开,一边冲“老炮儿”道歉,一边把文龙往回推,“对不起,对不起,大家都是出来的消遣的,算了,算了,对不起。”

    “肏你妈,”“老炮儿”骂骂咧咧的回过身,朝另外那两个已经拉好架势要过来动手儿的伙伴走了过去,“现在的小崽子,真他妈不知死活。”

    文龙扭头看了一眼刚才还在兴高采烈的大叫的女孩儿,这架是说什么也要打的,只是不想把她卷进来。

    玉倩觉男人在看自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文龙没费什么劲儿就把田都华拨拉到一边儿去了,回手儿抄起自己放在小桌儿上的nokia891oi,两步就窜到了“老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