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21部分阅读
    暮茫械亩琳咚敌吹梅浅5牟缓谩枚喽琳咚瞪弦徽碌奈姆绾鸵酝煌疾幌袷俏倚吹模蠹艺媸歉咛伊耍叶疾恢雷约菏鞘裁次姆纾揖褪且挥镂拇未谓案竦摹岸任拿ぁ保肥得挥惺裁捶绺窨裳浴4蠖纬率辖忝玫南吩俅纬鱿忠群盍未尤毡净乩戳恕!?br />

    ***********************************

    1o/13/2oo3

    文龙开车接了田东华,一起来到车公庄附近的那家“金山城”,玉倩还没有到。

    “干嘛来这儿啊?要吃火锅儿有的是好地儿,金山城现在已经不行了。”

    “就是吃惯了这儿了,以前经常和玉倩来这儿。”田东华递给文龙根儿烟,“怎么样,最近也没怎么见你,过得怎么样?”

    “咳,还能怎么样啊,混呗。”文龙的样子很慵懒。

    “不是吧?侯总可是忙得一塌糊涂的。”

    “哼,他干的是大事业,我哪儿帮得上忙儿啊?”文龙用的是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

    “也不能这么说啊,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嘛。”

    “哼。”文龙用鼻子出了一声儿,都懒得回答了。

    “你也别太计较这些,侯总最近就有大举动,对咱们大家来说都是机会。”

    田东华说的很不经意。

    “什么大举动?”

    “你…你不知道?”田东华现出极度出乎意料的表情,“你不知道公司重组的事儿?侯总没跟你说?”

    “什么重组的事儿?重组什么?”文龙可有点儿着急了。

    “这…你最好还是直接去问侯总吧。”

    “你告诉我又怎么了?”

    “嗯…”田东华看上去真的很为难,“文龙,咱们实话实说,你和侯总是兄弟,我就是一打工的,说白了,我是外人,你们俩有什么都好商量,如果他要真是没想告诉你,当然了,他一定有很充分的理由的,可我却跟你说了,你一去找他,他肯定是不能跟你怎么招,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下场?兄弟间的事儿,我还是不插手的好。”

    “华哥,你放心,你跟我说,我绝不会把你卖了的。”

    “文龙,文龙,你别逼我,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具体是关于什么的吧,我可能已经说得太多了,你最好是能把我刚才说的话也保密。”

    “华哥,你这可就没劲了,从上次去秦皇岛开始我可就一直把你当自己人,我四哥他看不起我,是不是你也看不起我啊?”

    “怎么可能,你别想歪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好,你要是当我是朋友,你就跟我说,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赌咒誓,绝不去跟我四哥挑明。”

    “嘶…”田东华用力的搓了搓手,“你答应了不去找侯总?”

    “我答应了。”

    “侯总把他名下的东星股份转让了…”田东华把侯龙涛找律师定协议等一系列的事都说了,他这次是真的冒了很大的风险,但只有这样才可能获得高回报。

    “啪”,文龙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儿,然后也没说话,只是坐在那儿运气,很明显的是在强忍怒火。

    “侯总肯定是有他的考虑的。”

    “呵呵,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不知会我一声儿,这他妈兄弟当的。”文龙心灰意懒的摇了摇头,“唉,人是会变的啊,我们是越走越远了。”

    “现在是咱们自己的时间,别谈公事儿了。”田东华为了不再使对方的情绪低落,赶忙转移话题,显然是为了文龙着想,“你好像一直都没有正式的女朋友吧?”

    “有啊,不过已经分手了。”

    “为什么?”

    “还他妈说呢,肏,全是我四哥的错儿。我本来跟那姑娘挺好的,丫非教我干人家的屁眼儿,没几次人家就受不了了,说要再那样就跟我分手。”

    “那你就别再走后门儿了呗。”

    “肏,那哪儿成啊,这世界是咱们老爷们儿说了算,我其实还真不是非从后面来不可,但不能惯这毛病,分就分了。”

    “哼哼哼哼,”田东华事先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呢,看来文龙把这也赖在侯龙涛头上了,“你还不是真的喜欢人家。”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投入?”玉倩终于出现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一件长袖的紧身绒衣,脑后梳着马尾辫儿,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充满了青春活力,别提有多可爱了。

    两个男人都暗暗的咽了口唾沫…

    ***    ***    ***    ***

    侯龙涛左手搂着冯洁的肩膀,侧过身,探头到她脖子右侧,伸出舌头,在她香气袭人的皮肤上轻轻的碰触,右手开始解她军装的扣子,“姐姐,屋里热,把外衣脱了吧…”

    “啊…啊…别这样,龙涛,别这样…”冯洁可没法儿再坦然下去了,虽然这次男人帮她找了借口,但她说什么也不可能再坦然了,她被吻得浑身痒,只好缩着脖子,伸手去制止对方的行为。

    “姐,你好美,让我好儿好儿疼疼你吧。”侯龙涛感到女人的手上根本没有力量,便毫不顾忌的继续脱她的衣服,同时右臂向下压,试图将她推倒在床上。

    “不可以…不可以,”冯洁觉了男人的意图,为了不躺下,只得将双手撑在背后,可这样一来身前立刻失守了,而且她的胳膊软,完全抗拒不了对方,一下儿就变成了用双肘支床的半卧姿势,“别这样…好弟弟,我是结了婚的人,我…我有老公的,别这样…”

    “你真是个贤妻,可你的老公现在在干什么呢?”侯龙涛已经把军服的扣子全解开了,隔着衬衫,一把抓住了女人的乳房,慢慢的捏着,嘴巴在她的脸上寻找着她的香唇,“他喜欢就可以在外面乱搞,你喜欢就只能憋在心里?咱们不是只为了肉体的欲望,咱们之间是有真感情的。”

    冯洁本来一直在左右的扭动螓,听了这话,本来就已经松动了的信念更加不坚定了,她不再躲避男人的亲吻,让他叼住了自己的双唇,让他把舌头顶入了自己的檀口中。

    侯龙涛没有在女人口中激烈的搅动,只是很温柔的挑逗她的舌尖儿,不能上来就给她太大的刺激。

    冯洁本来已经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突然觉出男人在试图解自己的皮带,一种极强的罪恶感猛的冲上了脑顶儿,但更令她害怕的是从没有过的兴奋也随着这种罪恶感产生了,兴奋得她直想大喊大叫:“我终于要偷情了!终于要跟心爱的男人做爱了!”她用力的推开对方,跑向了大门。

    “姐姐!你别走!留下来陪我吧。”侯龙涛的声音里充满了依恋、诱惑。

    冯洁停顿了一下儿,转而向浴室走去,“我…我今天出了好多汗,先…先让我冲一下儿吧。”她虽然用的是征求意见的口气,但并没有等男人批准,就把自己关进了洗手间。

    侯龙涛开始笑着脱衣服,又把屋里的灯光调得略微昏暗了一点儿,虽然自己不可能改变冯洁在过去二十几年中受过的委屈,但至少能用自己知道的方法让她今后的生活多一点儿快乐时光。

    冯洁并没有立刻就洗澡,而是靠着门慢慢的坐在了地上,她的身子在不由自主的颤抖,她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一鼓作气的离开,“难道我真的要背夫偷情吗?难道我真的要跟妹妹的男朋友上床吗?是又怎么样?丈夫根本就不在乎我,妹妹挑明了说要跟我分享的,没人能说我的不是。”

    最无聊的就是等待了,但为了表明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人身上,又不能开电视,侯龙涛干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了,对方又有不为人知的烈性一面,不会是在里面自杀吧?

    浴室的门终于缓缓的打开了,冯洁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衣走了出来,腰间紧扎着浴带,领口儿也捂得很严实,但从下面露出的小腿和玉足都是赤裸着的。

    侯龙涛一翻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两步窜到了女人身前,扶住了她的双肩,“姐姐,你想等死我啊?”

    “啊!”冯洁惊叫了一声,她本来因为不敢看男人,一直是低着头,连眼帘都是低垂着的,可现在他一到了自己身前,他胯下的巨大阳具正好就落入眼里,只得赶紧抬头,却又变成直视他那双充满柔情的眸子,真是左右为难,只好把眼睛闭上了。

    侯龙涛歪着脑袋,伸出舌头在女人的红唇上舔着,双手在她的腰间搓动了两下儿,就去把浴衣的腰带拉开了。

    “啊!”冯洁又是一声惊叫,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儿,可一点儿力气也用不上,完全就是跟着他活动。

    侯龙涛趁女人张嘴的时候,把舌头放进了她的口中。

    冯洁一闭嘴,就把男人的舌头夹在了双唇间,但她永远也不会主动“进攻”的,只是这样含着,她永远都是默默的承受,她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只能随波逐流,任何的抗争都是无济于事的。

    真的吗?她现在就是在和生活抗争。

    侯龙涛的双手探进了敞开的浴衣,却没有直接碰触到肌肤,而是摸到了一层薄薄的柔滑面料,女人在里面穿了一件连体的内衣。

    男人向后退了两步,冯洁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只见对方正用一种欣赏的眼光上下的打量自己,这一羞可是非同小可,她简直觉得自己的面庞比新婚之夜的时候还要热,难为情的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

    女人穿的是一件肉色的牡丹蕾丝花边儿小可爱连体内衣,两条细细的弹性肩带,面料微透,胸前是镂空的花纹儿,加上从腰间延伸到大腿沟和臀缝儿中的荷叶花边儿,尽显成熟身体的性感美艳。

    侯龙涛把美人的双手拉开,轻轻将洁白的浴衣从她双臂上褪了下去,两手伸到她身后,捏住了翘挺的屁股,低头在她的肩膀上慢慢的吻了起来,样子是无比的爱惜,好像稍稍用力就会碰伤她娇嫩的肌肤似的。

    “嗯…”冯洁又把脸捂住了,她现在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状态,虽然从外界得到的感觉是自己的,但获得这感觉的身体却不是自己的,就好像自己是在从远处儿看着另外两个人缠绵,但却能知道其中女方的感受一样。

    侯龙涛不可能知道女人是怎么琢磨的,但既然对方没显出任何抗拒的意图,自然就要进行下去了,他的双膝缓缓的弯曲了,脑袋也就不断的下沉,口舌滑过了美人的脖颈、胸口、乳肉,停在了在镂空蕾丝下若隐若现的奶头上。

    “嗯…嗯…”自己的翘臀被心爱的男人把玩儿着,自己的乳尖被小情人吸吮着,冯洁别提有多高兴了,除了肉体本身的快感,还有犯罪的兴奋,确切的说是经过长久的挣扎,终于挣脱了枷锁的兴奋。

    侯龙涛也很兴奋,女人的奶头儿不仅香甜,而且还是纯粉色的,跟冯云、玉倩的一模一样,他吸完了左边又去吸右边,吮完了右边又去吮左边,乳处的内衣被他的唾液润出了两片圆形的湿迹。

    冯洁用力的咬着嘴唇,她知道自己如果有一点点放松,一定会大叫出来的,她不知道自己会叫什么,说不定会是极为淫乱的话呢。

    侯龙涛跪在了地上,抬起头,虽然瞧不见女人的表情,却能看到她脸上红润润的颜色,立刻就知道她已经动情了,于是就开始在她白嫩的大腿上舔舐,右手放开她的屁股,两根手指从正面进入她的双腿间,向上一抬,托住了她的小穴。

    冯洁全身一震,男人要开始玩弄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了,光是这种想法就让她一阵阵的旋晕。

    侯龙涛意外的现在两条荷叶边儿中间藏着一条小拉链儿,不仅如此,那里已经被女人分泌的体液润湿了,他为了避免夹到美人的阴毛儿,小心翼翼的把拉链儿拉开了,一股成熟女人的浓烈性味儿猛冲出来,迷得他头晕目眩,猛的把两根手指垂直的插进了屄缝儿中,嘴巴也凑了过去,拼命的舔着露出来的耻毛儿、勃起的粉红色阴核。

    “啊…”冯洁拼命的仰起头,猛的踮起脚尖儿,身子向上一窜,但这是逃不过男人的淫口的,她再也无法捂着脸了,只能用双手按住了对方的头,因为她已经站不住了。

    侯龙涛用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飞快的进出,每次插入,都会把第一个指节稍稍的弯曲,在她体腔柔腻的内壁上狠狠的一刮,舌头用力的挑动着她的阴蒂,任凭她香甜的淫液飞溅在自己的脸上。

    男人以最“卑微”的姿势,跪在自己的身前,用口舌为自己服务,这种优待是冯洁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她的身体产生了剧烈的抖动。

    侯龙涛立刻站了起来,左手一把捏住了女人的后脖梗,死死的吻住了她的樱口,舌头顶进她的口腔中,狂猛的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