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11部分阅读
    侯龙涛绝望归绝望,并不等于就会束手待毙,锋利的军刀深深的插进了狼腹里,他的手并没有停住,而是向前狠狠的一推,只觉自己的肚子上一下儿就被液体糊住了。

    张开的狼口再也没有合上,一声凄厉的号叫过后,它的身体就变软了。

    侯龙涛推开死狼,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那里有长长的三道儿血槽儿。

    洞外的群狼闻到了血腥味儿,更加的蠢蠢欲动了,眼看就要一起冲进来了。

    一条纱布一样的白色宽布条拧成一股儿,从石台上垂了下来,在空中轻轻的摆动着,“快上来!”

    侯龙涛把刀扔了起来,又一次向洞壁猛冲过去,一跃、一蹬、一纵,双手稳稳的抓住了布带,他比刚才蹦得更高,大概是因为现在是真正的生死关头。

    与此同时,一条扑过来的狼刚好错过了猎物,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洞壁上,另一条紧跟其后一跃而起,在空中叼住了男人的脚踝。

    “啊!”侯龙涛惨叫一声,但双手还是死死的抓着布带,一点儿一点儿往上拉着自己的身体,同时用另一只脚拼命的砸着狼头,把它踢了下去,鲜血立刻从他靴子上的齿孔里往外涌。

    冯云的手伸了出来,拉住男人的手腕,帮他爬上了石台,留下一群“嗷嗷”狂吠的狼在下面徘徊。

    “嗯…”侯龙涛靠在洞壁上,双眼紧闭,牙齿咬的“咯咯”直响,黄豆大的汗珠儿不断从他苍白的脸上冒了出来。

    冯云用刚才男人扔上来的刀把他的靴子割开了,仔细的看了看,伤口见骨,“还行,没伤到跟腱,骨头也没有裂,早说你的骨头硬了。”她割断了捆在平台尖端的布条儿,截下一段儿,把男人的脚踝包裹住了。

    “疼…疼死我了!”侯龙涛都快哭出来了,但仍旧是忍着没有大呼小叫,他现在几乎是个血人儿,当然了,有一部分是那条死狼的。

    冯云又往前爬了一点儿,把剩下的布带缠在了男人的胸前,“这里也只是皮外伤,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嘶……你说得倒轻松,你蹦下去让它们咬一口试试。”一旦没有了生命危险,侯龙涛的语调儿也恢复了轻松。

    “你血止的真够快的,胸前的抓伤已经快凝固了。”

    “唉,英雄不死啊。你从哪儿找来的纱…”侯龙涛睁开了眼睛,立刻变得目瞪口呆,面前的女人虽然穿着军装,但因为刚才时间紧迫,并没有系扣子,她现在弯着腰,两颗如同熟透了的巨大水蜜桃儿般的乳房垂在敞开的衣襟间,乳晕和乳头儿与奶子的体积比起来,都显得小巧之极,虽然看不清颜色,却已经是诱人的很了。

    “啊!”冯云觉男人的眼神不对,顺着那火热的视线一低头,这才现自己的春光外露,慌忙把衣服拉紧,往后一坐,蜷起一双赤裸的双腿,身子缩成一团,双臂紧紧的抱着胸口,表情是无比的羞涩,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似的,“混蛋!把你的眼睛闭上!要不然我再把你扔下去!”

    “是是,”侯龙涛听话的闭上了眼,他突然明白了,伸手摸了摸胸口的布条儿,“这是你用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你还要…?”

    冯云扭头看着即将熄灭的火堆,“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太多了。”

    虽然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但这两人的关系已经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可以说是共过生死了。

    “这叫什么话?我是哪种人啊?”

    “就是男人呗,在你们眼里,女人的全部价值就是脸蛋儿和身材。原来在连队里,无论我训练得有多刻苦,成绩有多出色,从来没有人在乎,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个漂亮女人,是朵军花儿,我之所以能经常受奖,就是因为我的长相、身材,哼。”

    “长得漂亮、身材好,那不是罪,可你却因为这个惩罚自己,你想证明什么呢?”

    “我不要证明什么,只是不要别人一见到我就把我归类于花瓶儿,我有能力干好任何工作,谁要是因为我是女人就看不起我,我就让他付出代价。”冯云说到这儿,扭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确认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闭着眼睛。

    “你把太多的精力用在跟一些毫不相干的人较劲上了,放弃了爱情,放弃了友情,甚至放弃了亲情,你活得太累了。”

    “你管得太多了,你凭什么教训我!?别以为你救过我两次,就可以对我的私生活品头论足!”冯云咬了咬牙,她知道自己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完全是因为男人的话太有道理了。

    “对,你说得对。”侯龙涛摇了摇头,自己怎么还会有闲心去管别人的私生活呢,他摸了摸胸口的布条儿,分辨不出是什么材料,“这布什么质料啊?能禁得住我。”

    “碳纳米管,比钢丝还要结实,在外面是买不到的。”

    “那你怎么弄到的?”

    “与你无关。”

    “我又多管闲事儿了。”

    最后一星火苗熄灭了,山洞里恢复了黑暗,因为有很微弱的月光从洞口照进来,人形还是勉强能看到的,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群狼仍旧在洞里徘徊、低吼,看来并没有意思要放弃眼前的猎物。

    “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你一命,咱们算扯平了。”冯云酝酿了半天,终于先开口了,“你是因为要救我才摔下山的,我不想欠你什么,这局是我输了,我会遵守诺言的,我保证你家人、朋友和女人的安全。”

    “真的!?”

    “闭眼!”

    “是是。”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

    “你为什么不要我连你也保护了?会伤到你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吗?”

    “我自己?啊,我…我忘了。”侯龙涛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不明白当初自己在想些什么。

    “玉倩对你本人做什么,我都会支持她的。”

    “无所谓,我不在乎。”

    “在山上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拉我?”

    “难道看你摔下去吗?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没有吗?我上次可是把你往死里打的,再说我永远都会和你过不去的。”

    “光明正大的单挑,输给你,我心服口不服。至于咱们的矛盾,不足以让我想你死。我说这话你可能要不爱听了,你再厉害再能打,我一样把你当成女人,不管你需不需要我的保护,我都会尽力保护你的,要是见死不救,那才真是伤了我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呢。”

    “你少跟我说这些用来骗小女孩儿的话。”

    “哼哼,得,实话实说,我没想到掉下来之后会这么惨。”

    “一摔几十米,你还以为会有什么好结果吗?”

    “你哭着冲我喊救命,我又不是铁石心肠,自然不会松手了。”

    “谁哭着喊救命了!?”

    “不是你,是我的幻想,总之我当时就是想拉你一把。”

    “那刚才呢?有我在下面,你就多了一分生还的希望,把我扔上来,你可就真是死定了。”

    “多一分生还的希望?何必骗自己?反正我是没活儿了,把你扔上来,你八成儿就能有救儿。”侯龙涛说的不全是实话,他活这么大,只佩服过两个女人,一个是如云,如云的智慧、才略让他如痴如醉,另一个就是冯云了,就算他并不认同这个女人的意识形态,但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凡脱俗的身手都让他很是欣赏,而且冯云也确实是个美女。

    虽然侯龙涛对冯云有了好感,但他从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就算是刚才看到那一双美乳的时候都没有,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明白,一个张家的大小姐就已经把自己整得不爽之极了,实在是没胆子再去惹冯家的女人了。

    “你为了让我活,宁可放弃自己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

    “咳,现在还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刚才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得好儿好儿的,我也没成为它们的夜宵儿,重要的是你答应保护我的一家老小,呵呵,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结局呢?”侯龙涛要是能看清女人的表情,大概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

    “你为了让我活,宁可放弃自己最后一丝生还的希望?”

    “嗯?你没事儿吧?”侯龙涛听出了女人的语气有点怪怪的,他伸出了手,“让我摸摸你的头,还在烧呢吧?”

    男人的手按在了一团柔软的嫩肉上,正中间有一粒硬硬的突起,那是女人丰满温热的奶子,倒不是因为他在黑暗中认错了地方,是冯云自己抓住了他的手腕儿,引导他摸上了自己的乳峰。

    “啊!”侯龙涛大吃一惊,刚想把手撤回来,冯云的身子已猛的扑了上来,火热的颤抖双唇压住了他的嘴巴,滑嫩的舌头从他由于惊讶而微张的嘴唇间探进了他的口中。

    侯龙涛处于极度的震惊中,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因为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可女人柔软的唇舌、热乎乎的身体,以及自己被压住而疼痛不已的伤口,一切感觉又都是无比的真切,使他确信自己并非在白日做梦…

    第一百四十章 龙驭风云(上)

    编者话:碳纳米管虽然比钢丝还结实,但据说是可以用来做衣服,高科技产品,好像是军用的。有一位读者自称在6战队当过兵,说冯云既然是侦察兵出身,站十二小时应该跟玩儿一样,就算高烧也应该不会失足,还可以一个人杀光狼群,五米的高台也能一窜而上,没准儿我写的情节真的是胡说九道。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是十分枯燥的,所以冯云转变的原因会在适当时候分段出现,有的读者看书太急了。

    ***********************************

    1o/5/2oo3…1o/6/2oo3

    刚才冯云被扔起来的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击了一下似的,一瞬间,她想要和侯龙涛一起安安静静的吃饭,想和他开开心心的聊天儿,想偎在他怀里舒舒服服的打盹儿,想让他像今天这样保护自己一生一世。

    那种欲望是冯云从未体会过的,那种欲望过了她以往对任何事物的渴求,

    那种欲望让她因烧而冰冷的手脚都恢复成了温热,她知道自己爱上那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不明白自己转变的原因,但她确信,自己爱上侯龙涛了。

    虽然男人应该主动这条天条在冯云这里不成立,但她从未向人示过爱,需要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考虑如何让侯龙涛知道自己的心事儿,可她每问一个问题,心中就多一分激荡,等到男人“承认”他是用他的命换自己的命,她再也不能忍受了。

    冯云是那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旦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会用尽一切办法、毫不保留的去追求,还有什么比露骨的行动更能表现自己的意志呢。

    侯龙涛扶住女人的双肩,把她扳开了,没敢太用力,怕一不小心就把她推下去了,可却很坚决,“你…你干什么?烧糊涂了?”

    “我爱你。”

    “你…你…你开什么玩笑?”

    “我像在开玩笑吗?”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你…”

    “不用你啊我啊的,痛痛快快的,我要做你的女朋友,你答不答应?”

    “这…”侯龙涛有点儿哭笑不得,先是外甥女逼婚,现在表姨也来这一套,真不愧是一家人,“你知道的,我不会离开我的女人们的。”

    “没说让你离开她们,你有再多的女人我也不在乎。”冯云是真的不在乎,二十七年了,她第一次尝到了爱恋一个男人的滋味儿,为了这美妙的感觉,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别…别逗了,”侯龙涛可不知道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你愿意,你家里人也不会答应的。”

    “陈倩她们的家里人都同意吗?”

    “不知道,大概也不会的。”

    “那你怎么就不在乎了?”

    “你家不一样啊,你别告诉我你不明白。”

    “咱们俩的事儿跟他们没关系,我说要跟你在一起,谁敢指手划脚?”冯云并非信口雌黄,她家里的情况很复杂。

    冯光烈老来得女,本该对冯云疼爱有加的,可由于自己重任在肩,根本无暇照顾她,结果她母亲又因为癌症去世了,就不得不把不到十岁的女儿送到北京,造成了他对女儿充满了无限的愧疚,能让冯云高兴的事儿,不论对错、好坏,他最终都会支持的。

    “你是玉倩的表姨…”

    “何莉萍是薛诺的母亲吧?陈曦是陈倩的妹妹吧?你连母女、姐妹,都不在乎,姨甥更没关系了吧?”

    侯龙涛对美女的免疫力从来都很低,特别是他有好感的美女,他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