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山洞里,除了有一点儿潮湿的气味儿,并没有动物的腥臊之气,想必是尚“无人入住”,他把手里的zippo打着了,四下瞄了一阵,虽然洞口儿不大,里面居然有小二十米深,十几米高,十几米宽,在最里面有一个三米见方、离地五米左右的悬空儿石台,洞壁还挺光滑的。

    侯龙涛回到外面,把冯云扶了进来,帮她靠着洞壁坐下,然后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盖在她身上,就算只是薄薄的一层,好过没有吧,然后他就跑出去,一趟一趟的往洞里搬运树枝和干草。

    冯云明白男人在干什么,看着那一头的汗水、赤裸上身上的好几条刚刚凝固的伤口、绷紧的肌肉,她突然觉这个小子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倾盆的大雨终于下了出来,很快就把外面地上的树枝打湿了,侯龙涛又收集了一些才回到洞里。

    “没有我的话,你现在大概已经走出去了…”冯云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开了,“谢…谢谢。”

    “不用谢我,”侯龙涛看也不看女人,语气也很冷漠,他用石头在地上围成了一个圆圈儿,在里面生起了火,“我不是出于什么好心,更不是因为跟你什么交情,你要是挂了,你们家人肯定会赖在我头上的,我还活不活了?”

    “哼,你想的还挺明白的。”

    “你闭嘴吧,省点儿力气。”侯龙涛从自己的裤腿儿上撕下来一条儿布,用雨水浸湿,放在了女人的脑门儿上。

    烤着火,盖着衣服,冯云的身体还是在轻微的抖。

    侯龙涛看了她一眼,“你挺住了,我的小命儿也在你手里攥着呢,咱们八成儿得在这儿待一夜。”

    “他们会出来找咱们的。”

    “但愿吧。”侯龙涛把地图和指南针掏了出来,刚才在树林里他就看过好几遍了,只可惜他看不懂军用地图,女人又一直是昏昏沉沉的,也没法问她,现在总算有机会了,“你看看,咱们怎么才能走出去啊?”

    冯云随意的看了一眼,“咱们现在应该是在这个有标记的山洞里,已经进了宽甸自然保护区了,再向东六公里就能走出这山谷,很快就可以碰到村庄了。”

    自此之后,两个人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又无事可做,加上疲劳过度,就都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嗷呜…”一声凄厉的狼嚎声在远处响了起来,回荡在夜空中…

    1g3349 2oo6…o1…11 18:43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与狼共舞

    编者话:我去军训的那个连队,到了吃饭的时候,除了军训的学生排队,当兵的都是散着去。当时晚上不让睡觉,拉出去跑圈儿,然后又站了两个半小时的军姿,从那以后就誓说什么也不当兵,但在同时又对军人在某种程度上多了些尊重。选宽甸就是因为我确定那里有狼,其它的地方说不定也有,可我不能肯定,听说北京的郊区也出现了狼,但还是选了最保险的地方。

    ***********************************

    1o/4/2oo3…1o/5/2oo3

    “什么声儿!?”侯龙涛打了一个激灵,警觉的睁开了眼睛,这才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身旁的女人搂在了怀里,而她也是很自然的紧紧偎在自己身前,想必是因为火灭了,两个人在睡梦中又都感到了寒冷,就不自觉的依偎到一起来了。

    “怎么了?”冯云在男人怀里睡得还挺舒服的,头晕、头疼的症状都有所减轻,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含含糊糊的问了一句,紧接着就觉了自己所处的尴尬境况,赶忙把他推开了,双手拉住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你要干什么!?”

    “你没听见吗?”侯龙涛现在可没心情理会这种“胡搅蛮缠”,其实没有月光、没有火光,他根本就看不见女人羞怯的表情。

    “听见什么?”

    “叫声。”

    “什么叫…”

    “嗷呜…”

    “狼?”就算是在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中,冯云也能听出那是什么了。

    “不用紧张,不一定会碰上的。”侯龙涛嘴里这么说,手上却飞快的把火重新生了起来,他只知道动物怕火,但并不肯定动物会不会像人那样被火光引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不怕?”

    “不怕?我他妈又不是武松李逵,就算是也得怕啊,恶虎还不敌群狼呢。”

    侯龙涛过去拉住了女人的胳膊,他的手都有点儿颤,“往里坐点儿。”他掏出表看了一眼,“肏,还不到九点狼就出来了?不是都得等到半夜之后吗?”

    “吓成这样儿了?至于吗?”

    “冯云,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感情,不会恐惧那是一种病,承认恐惧不是软弱的证明,在我面前表现出恐惧并不丢脸,再说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害怕的样儿。”

    “你什么时候见过?”冯云一挺上身,很认真的皱起了眉头。

    “行行行行,”侯龙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想不通这娘们的大脑是怎么运作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斗?我跟你说,跟你丫在一块儿可真是够累的,说实话,有人能受得了你吗?你有朋友吗?”

    出乎意料,冯云并没有反驳,很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雨停的很突然,因为有山风,云也散的很快,月光照了进来,能隐隐约约的看清山洞跟前的树林了。

    侯龙涛确实是挺害怕的,这次的潜在对手不是有思想的人,而是自然界的冷血杀手,想到白森森的利齿撕裂自己的喉咙,足以让他不寒而栗了。

    男人每隔五、六分钟就会添点儿干草、树枝,用以保持火焰的强度,不过这次他加完柴之后并没有坐回去,而是蹲在那儿没动。

    “你干什么呢?”

    “嘘…”侯龙涛指了指树林,“有…有东西。”

    “什么?”

    “狼…是狼…”

    “我看看。”冯云慢慢的蹭了过来,果然看到树林里有东西在移动,虽然并不真切,但确实是有像狗一样的动物在移动。

    “奶奶的,这也稍微有点儿太背了吧?”侯龙涛都带了哭腔儿了,自己真是自讨苦吃,放着北京的舒服日子不过,在这儿瞎起什么哄啊。

    “你不用这样吧?没准儿就是野狗…”冯云不过是在安慰自己,可她连话都没说完,就有六、七条貌似狼犬,但体型略大的野兽从林子里窜了出来,缓缓的靠近山洞,因为有火堆的缘故,它们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住了,呈扇形散开,“呼呼”的出沉闷的低吟,尖利的牙齿在月光下闪着白光,像一把把小刀儿一样。

    侯龙涛一下就“疯”了,抄起地上的石头拼命砸了出去,“滚你妈的,杂种肏的,都他妈去死吧!”只可惜他现在没有准头儿,不过是引得狼群一阵躁动,更加的张牙舞爪了。

    “只要火不灭,它们是不会进来的,天一亮,它们大概就会离开了。”

    “damn!damn!damn!”侯龙涛走着小圆圈儿,突然指着冯云就骂,“全他妈是因为你!我和玉倩怎么样,关你屁事!?还有你们家的人,什么都要插上一杠子,有权有势,有本事去跟老外斗,吃饱了撑的来欺负我!?”

    他现在的思维很混乱。

    “全都是因为你自己。”冯云鄙夷的看着歇斯底里的男人。

    侯龙涛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为了阻止狼群,他不得不多加柴草,这样一来,用量明显的增大,本来就不充足的储备是不可能坚持到天亮的。

    男人坐在火堆前,用军刀在地上划出了爱妻们的名字,最后一个是玉倩,“我爱玉倩。”

    “你在跟我说吗?”

    “是,死到临头了了,我没必要骗你。”

    “更没必要要我相信。”

    “对,对。冯云,你爱过吗?我指爱一个男人。”

    “什么叫爱?你知道吗?”

    “哼哼,你问得对,也许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爱?大概没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吧。不过当你in love,你自己会知道的,如果你从来不觉得自己在爱,那你就是没爱过,我挺为你惋惜的。”

    “有什么惋惜的?”

    “还没尝过那种甜蜜加痛苦的滋味儿就要葬身狼口了,还不可惜?”

    “我自己不觉得。”

    “good for you。”

    最后一根儿树枝被扔进了火堆里,火势在慢慢的减弱,狼群开始缓缓的靠近了,一对儿对儿绿油油的眼睛充满了贪婪与饥渴。

    侯龙涛可真是急了,一把拽过盖在女人身上的衣服,扔进火堆,“脱衣服,脱啊!”他边喊边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不,我宁可死!”

    “你…你…你他妈的脑子坏掉了!?”侯龙涛过去就要解女人的扣子。

    “别碰我!”冯云拼命的按住自己的上衣,“你疯了!?”

    “闭嘴!”侯龙涛狠狠的抽了女人一个大嘴巴。

    冯云倔强的扭回头,愤怒的盯着男人,双臂仍旧死死的护在胸前,虽然她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但也绝不能允许他脱自己的衣服。

    侯龙涛现在可没功夫儿跟女人斗,一把捡起地上的军刀,把她的裤腿儿划开了,一直从裤口儿到裤腰,连皮带都割断了,再用力的一抖,把她甩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儿,两条古铜色的修长美腿上沾满了泥土。

    一件衣服和两条裤子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片刻之后,刚刚退却了一点儿的狼群又开始缓缓的逼近了。

    侯龙涛突然想起了什么,提拉着刀跑过去抓住女人的手,连拖带拽的把她弄到了山洞最里面,指着那块突出的平台,“咱们要是能上去就行了。”

    冯云抬头看了一眼,眼中的喜悦转瞬即逝,“那么高,怎么上去?”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试着想扒住石壁往上爬,可偏偏洞壁光滑,他又向后退了好几步,助跑着冲向石壁,快到跟前的时候就纵身一跃,右脚在石壁上一蹬,身子一拧,双臂举起,想要去抓石台的边缘,可起码还差了一米多,“你这样试试,你受过训练,说不定你能行呢。”

    “我的脚崴了,没希望的,再说你管我干什么?就算我上去了,也不可能把你弄上去的。”冯云说得很平静,倒不是因为她视死如归,只不过是她已然绝望了,而且这个世上值得她留恋的东西还真不是特别多。

    “你功夫那么好,刀给你,你拼一下儿,说不定六、七条狼还不是你的对手呢。”侯龙涛自己都知道这个提议不切实际,别说一般的狼群绝不止这么几条,就算真的就这么几条,以女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样是必死无疑,但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你省省吧,哼,”冯云自嘲的一笑,“我一辈子看不起你这种男人,没想到到头儿却弄得个给你陪葬的下场。”

    “你他妈…”侯龙涛一把抓住了女人的衣领儿,把她揪了起来,一定要狠狠的揍这娘们儿一顿,死之前也要出了这口恶气。

    “嗷呜…”近在咫尺的狼嚎声让男人的动作缓了一下儿,他扭头一看,火势已经明显的不如刚才了,再过十来分钟,就算不灭,狼群大概也可以从旁边绕过来了。

    “冯云,你要是不死,帮我告诉玉倩,我从来没爱过她,我不过是拿她当玩具罢了,你一定要把我的话传到,这种时候我没必要说假话的。”侯龙涛是急中生智,左手抄住女人的双腿,把她横抱了起来,自己的双腿弯曲,“啊”的大吼了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她高高的抛到了空中,大概能有四米多。

    冯云的反应一流儿,不需要男人解释这么做的目的,一伸胳膊,双手就扒住了石台的边缘,她集中所有力量在双臂上,一个引体向上,就把自己拉了上去。

    侯龙涛的身上都是虚汗,恐惧让他的双腿软,他单膝跪倒,右手攥着刀把儿,“来吧,山中无老虎,我这只猴子要称称霸王。”

    “能抓住这个吗?”一件军装从石台儿上垂了下来,另一头儿攥在只露出头和赤裸的双肩的冯云手里,她惊魂一定,也就立刻开始想法儿救男人了。

    “太短了,再说你也拉不动我的。”侯龙涛抬起头,现在轮到他绝望了,喃喃的念着爱妻们的名字,“小云云,茹嫣,倩倩…”

    “嗷”,一条胆儿大的狼,估计是头狼,已经从火堆旁钻了进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面前的“肥羊”扑倒在地,这可是它等待许久的猎物了,它的爪子镶进了男人左肩的肉里,张开血盆大口就向他的咽喉咬了下去。

    侯龙涛绝望归绝望,并不等于就会束手待毙,锋利的军刀深深的插进了狼腹里,他的手并没有停住,而是向前狠狠的一推?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