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圆翘的小屁股和如云的丰满臀部顶在一起。

    两个女人开始同时扭动细腰,四团美肉互相挤压着。

    侯龙涛把双臂从女孩儿的身边伸过去,按在了如云的背臀处,在她裤袜的顶端用力的揉摸,丝袜是人类最伟大的明。

    “嗯嗯…”如云有点儿着急了,右手从身下探入了自己微分的双腿间,压住阴户轻轻的揉了起来。

    薛诺用微颤的双手在男人的虎背上摩挲着,侯龙涛强壮的身体让她兴奋、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全,她慢慢向下蹲着,舌头舔过爱人的脖颈、胸肌、腹肌,解开了他的西裤,用脸颊温柔的磨擦坚硬的巨大肉棒。

    隔着一个美少女,侯龙涛一弯腰,正好能把鼻子顶进嫦娥姐姐的屁股沟里,双手掐着弹性一流儿的裤袜美臀,舌头舔着颜色略深的裤袜龙骨,爽!

    如云很难耐的扭着肥臀,半天都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侵犯”了,两天没被爱人大鸡巴“糟蹋”过的小穴已经麻痒的不行了,“老公…别再闹了…”

    “哼哼哼,”侯龙涛站直了,把阴茎从美少女的小嘴儿里抽了出来,摸了摸她的俏脸,“小宝贝儿,去让你妈疼疼你。”

    “嗯。”薛诺站起来走到窗台儿前,钻到美妇人的双臂中间,转过身,两手一撑,就背靠着窗户坐了上去,把两条修长的玉腿几乎劈成了一条线,她不愧是练自由体操的,虽然穿着稍微有点儿跟儿的凉鞋,却还是轻轻巧巧的就蹬住了窗台儿。

    “想让妈妈怎么疼你?”如云抬起头,看着女孩儿羞红的脸庞,唯一能让她暂时忘却自身需要的也就只有可爱的女儿了。

    “这里…”薛诺小心翼翼的把内裤拨开了,露出了娇艳欲滴的嫩红色小穴,她用右手的食指在含羞带媚的阴唇间搓了搓,挑出一条亮晶晶的丝带,然后就塞进了如云的檀口中,她这招儿是跟月玲学的,“妈妈吻我…”

    如云把美少女的手指吸吮干净了,双手扶住她白嫩的大腿,螓一探,舌尖儿就顶住了她阴唇顶端的那颗小米粒儿。

    “啊……”薛诺张着小嘴儿,把头向后仰着,双手按住了母亲盘起的头,“妈妈…”

    侯龙涛的左手从下面握住美妇人热烘烘的阴户,整个手掌都在大力的上抬、揉动,右手扶着自己的粗长阳具,“啪啪啪”的在她肉感的屁股上敲打,“小云云,你下面的这张脸简直比上面的那张还要让人起兴呢。”

    如云舍不得把薛诺滑腻的阴唇从口中吐出来,只能以摆动肥臀的方式来抗议男人的恶劣言行。

    侯龙涛把鸡巴放在了女人屁股顶端的那个三角形沟壑里,双手把她的臀瓣用力向中间挤压,然后猛的向前一拱,模拟起肏屄的动作,使劲儿把阳具在她被裤袜包裹的臀缝里磨擦。

    这一切都是在方杰的“监视”下进行的,可是由于角度的问题,再加上薛诺挡住了一部分视线,侯龙涛又成心把如云压低,他最多就能看到前妻屁股顶端的惹火曲线。

    “王八蛋,王八蛋。”方杰边骂边不忘手淫,突然看到从如云臀部中间升起一朵大蘑菇,紧接着又消失了,然后又升了出来,然后又消失了,他不禁扶稳了望远镜,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大蘑菇居然是侯龙涛的龟头儿,比自己的起码大出去两圈儿。

    如云可真是急了,抬起右脚,把自己十二厘米长的鞋跟儿放在了男人的脚面上,所用的力气刚好让他无法逃开。

    “你知道我什么性子的。”侯龙涛把爱妻的裤袜向下拉了一点儿。

    既然爱人都这么说了,如云只好在用舌头搅动薛诺小穴的同时,含含糊糊的说道:“老公,给我吧,老公,我要你…”

    “好老婆。”侯龙涛把嫦娥姐姐的裤袜褪到了她的大腿中部,将内裤从她的臀沟中拉出来别在臀峰上,两手掰开她的屁股,蹲下在她的蜜穴上亲了一口,接着就让“宝剑入鞘”了。

    “啊…”一大一小两个仙女儿同时叫了起来,如云是因为阴道被塞满了,薛诺是因为阴唇被如云死死的吸住了。

    侯龙涛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他每进出一次都要把龟头儿顶到小穴的最深处,而且度很慢,他要仔细体会爱妻湿热体腔内每一寸媚肉对自己的“悉心呵护”,他还要对面的人看清自己的动作,要让他知道自己正在和他的前妻做最亲密的结合。

    薛诺一手按着如云的头,一手伸入了自己的胸罩儿里,捻搓着充血的小奶头儿,当自己的小穴刚被吸住的时候,因为对方太用力,略微有点儿疼痛,可过了两分钟就变成了麻麻的感觉,好像她要从自己的皮肤里吸出汁液来一样,还挺舒服的。

    一个肏的慢,一个嘬的不规范,快感只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可是架不住侯龙涛持之以恒的抽插,滴水还能穿石呢,更何况美人都是血肉之躯。

    “唔…”如云的身体越来越热,简直都快到了要燃烧起来的地步了,她的双腿颤抖的很厉害,火一样的女性精华从她阴道的深处涌了出来,“扑通”一声,她再也站不住了,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侯龙涛捋着自己沾满美人体液的阴茎来到薛诺跟前,歪头吻了吻她,“小宝贝儿,要不要哥哥疼啊?”

    “要…要…”薛诺伸手摽住了爱人的脖子,劈开的双腿像孔雀关屏一样的慢慢合拢了起来,两条匀称白嫩的小腿架在他宽宽的双肩上,整个人几乎对折了起来。

    侯龙涛把手挤到了美少女的屁股下面,将她从窗台儿上举了起来,再稍稍的往下一放,一柱朝天的阳具就撑开了张着小嘴儿的小阴唇、紧凑的膣肉,把她嫩嫩的子宫都顶得向上一跳。

    薛诺低垂着螓,闭着双眸,紧咬着银牙,“嗯嗯”的哼着,让身子随着爱人的抛动而起伏,他的龟头儿每在自己的花芯上撞一下儿,自己就会产生一阵美妙的眩晕。

    侯龙涛把女孩儿抱到了巨大的红木写字台边,上身向前一倾,就将柔美的女体压在了身下,他跪上了办公桌儿,动作十分小心,没让两人有一秒钟的分离。

    如云懒洋洋的靠了过来,在男人结实的屁股上拍了拍。

    侯龙涛立刻就会意了,他抓住美少女纤细的脚腕子,把她的双腿分开,自己缓慢的蹲了起来,快的前后摇动臀部。

    如云也蹲了下去,一手揉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扶住了女孩儿的屁股,用舌尖儿顶住她积着爱液的可爱菊花门,不住的挑着。

    “要来了…啊啊…要来了…”薛诺都快要疯了,小穴被粗暴的蹂躏,敏感的屁眼儿被舔,她的双臂以投降状放在螓边,小嘴儿张的老大,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她的双腿像抽筋儿一样的向上蹬着,如果不是被男人抓着,她大概就要鲤鱼打挺儿了。

    自从他们换了地方儿之后,方杰就什么西洋景儿都看不到了,但他并没有放弃监视,直觉告诉他还会有所收获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果不其然,从下午4:oo之后,就66续续的有美丽的女子进入如云的小楼儿,总共得有六、七个。

    其中有两个开新款甲壳虫儿一起来的年轻女人,不仅长的美若天仙,还有几分相像,应该是对儿姐妹,给她开门的是侯龙涛,他当时就分别和她们接了吻,估计这些女人和他的关系都不一般。

    方杰一动不动的在书桌儿前坐了好几个小时,跟大理石雕塑一样,连晚饭都没吃,也不知道在冥思苦想些什么。

    晚上9:oo多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动作,拿起放在桌儿上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喂,我是拳志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的休息。”他讲的是日语(今后在文中,小段英语之外的所有外语对话都用中文代替,不再另作说明)。

    “不要紧,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事先预想的那样顺利,但还没到放弃的地步,而且我现了另一个有可能的突破口。”

    “是什么?”

    “现在我的想法还不够成熟,等到有了一定的眉目,再向社长您汇报。”

    “那好,方君,你要抓紧。”

    “嗨!”方杰很坚定的一点头。

    挂断了这个电话,他从抽屉里又取出了一部手机,这次拨的号码儿的前几位数儿和刚才那个电话是一样的,“喂,我是拳志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的休息。”

    “方君的事情还顺利吗?”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请社长放心,请您尽快联系‘华狼’。”

    “很好,我已经出对‘华狼’的邀请了。”

    “社长那边一切还好吧,我一直很挂念您。”方杰拿电话的手开始微微的颤动…

    昨天从下午直到午夜时分,侯龙涛连战九美,虽然她们也互相满足,虽然他有神药护体,也感到有点儿腰酸腿软了,可早上还不到8:oo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因为这一段时间他的睡眠都不太好。

    何莉萍、薛诺和司徒清影三母女睡在客厅的大沙上,如云、月玲和任婧瑶睡在客房,陈倩、陈曦姐妹俩和茹嫣就在侯龙涛的身边,他小心翼翼的爬下床,转身看着还在熟睡的娇妻,她们是出想象的迷人,脸上平和的表情是那么的甜美。

    侯龙涛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但里面也夹杂着一丝苦涩,要是玉倩也在这幅美妙的图画里,那该有多完美啊。

    电视柜上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打破了侯龙涛的沉思,他抓起电话,快步离开了主卧室,来到走廊上,他不想惊了爱妻们的美梦。

    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儿他并没有见过,“喂?”

    “龙涛吗?”

    “我是,您是哪位?”侯龙涛觉得对面女人的声音有点儿熟悉。

    “我是玉倩的妈妈。”

    “啊…阿姨?您…您找我有事儿吗?”

    “吃早饭了吗?”

    “还…还没有。”

    “一起吧,好不好?”

    “一起?”

    “我想跟你谈谈,不方便吗?”

    “不是,您说地方吧。”侯龙涛当然知道她要跟自己谈什么,可自已的决定是不可能更改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半个多小时之后,侯龙涛来到了位于新兴桥北侧的新兴宾馆,在二楼的粤式早茶厅找到了身穿便服的冯洁,“阿姨。”

    “坐吧,龙涛,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吧?”

    “我知道。”

    “你们之间的事儿别人是不应该插手的,道理很简单,但她是我女儿…”

    “您不用说了,我明白。”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冯云低垂着眼帘,“玉倩这几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我知道她是伤心极了。”

    “我本以为张、冯两家的人一见我就会吃了我呢,没想到您还对我这么和颜悦色的,我真的很感激。”

    “不相干的话就别多说了,一切都是你造成了,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能推卸责任的。”

    “我真心爱玉倩。”侯龙涛觉得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那你就和她在一起。”

    “我真的想,我天天都想她,天天都想和她在一起,可…可我给不了她她想要的东西,您也说了,我是个男人,我要负责任的。”

    “你也爱那些女人?”

    “阿姨,”侯龙涛痛苦的低下头,几乎都要缩到桌子底下了,“我想玉倩已经把我的话都跟您说了吧?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一遍了,我现在也难受的很,我…我,我希望您能相信我。”

    “我相信你。”

    “真的!?”

    “真的。”

    “阿姨,谢谢您。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就觉得和您有一种特别近的感觉。”侯龙涛没有抬眼,所以也就没注意到冯洁在听到自己的话时,脸上现出的一抹红晕。

    “我理解你,并不代表我认同你,我那个女儿是个死心眼儿,她认准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我也是站在她一边的。”

    “呵呵呵,我知道。”侯龙涛苦笑了几声儿,“无论她怎么对付我,我都没有怨言。”

    “不是这么简单的,等她现她现在的手段并不能逼你回头的时候,没人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她被我宠坏了,不会考虑后果的,就算我劝她放手,给她讲感情是不能强求的道理,她也听不进去的。”

    “我从心底里不希望她放手,没有她的日子一样痛苦,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实际上我是在得过且过,每天晚上,我都骗自己说,明天不会有事生的。”侯龙涛猛的抬起头,眼中闪烁的希望的光芒,“阿姨,您教我,您教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你能尽快的想出解决的方法来,我是希望你能和玉倩在一起的。”

    “唉,”侯龙涛一下儿就泄了气,他突然觉得很烦躁,?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舍兔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