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赡鼙苊狻袄子攴绫钡模裼褓徽庋鼓苕倚o绯5模蛑辈豢上胂螅饣共幌袼钠渌父霭弈茄嵌加刑厥獾脑颉!?br />

    侯龙涛又想起了张玉强关于玉倩脾气的那句评论,他实在是想不通。

    “怎么了?”玉倩笑的很甜,跪着向前蹭到床的边缘,又揽住了张口结舌的男人的脖子,“意外吗?不用这么紧张吧?”

    “是…是你哥告诉你的?”

    “我哥知道吗?居然没跟我说,那我回去可得教训教训他了。不是他告诉我的,我有我自己的关系。”

    “你查过我?”

    “当然了,我在美国的最后一年,基本上每个月都能收到关于你的报告。”

    “为什么?”侯龙涛突然有点儿生气,他觉得女孩儿没有权利调查自己的私生活,那会儿自己和她并没有什么出一般的关系,就算有,她也没权力。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就是想知道你的一切,你给了我一种我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不知道,机场分别之后,我就经常想起你,老想你给我打电话,可最后还是得我先找你,哼。回到美国后,哼…总之我老是想着你,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我明白…”侯龙涛微微曲腿,紧紧的抱住了美人的细腰,把脸埋进了她的颈项间,看来她对自己是“两见钟情”,加上她又有那种能力,想必是人就会像她那么做的,“你不在乎?”

    “男人嘛,有哪个不花心,特别是你这样在生意场上打滚儿的人,又年轻,各种条件都不差,投怀送抱的肯定不少,逢场作戏也在所难免嘛。我妈也说了,男人在结婚之前,可以让他们胡闹一阵,结婚之后,只要他们把妻子、家庭放在第一位,偶尔的糊涂也可以原谅,就象我爸那样。”

    “那是你妈说的?”

    “是啊,有本事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这是共性,不是个性,不是以女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我就没她那么大方,咱们结婚之前,只要你爱的是我,你玩儿玩儿别的女人,我也不管你,但咱们结了婚之后,我只许你守着我,你是我心爱的男人,你是我唯一的男人,你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才能享受你的疼爱。”

    “结婚…”

    “对啊,我知道现在讨论这问题还略微有点儿早,但我这辈子是认准你了,你就是我的如意郎君,”玉倩捧着爱人的脸,深情的望着他,“什么时候带我回家见未来的公公婆婆啊?”

    “玉倩,你大概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好色,我花心,但我不负心。”

    “什么意思?”玉倩觉男人的表情已经从惊讶转为了痛苦,也意识到了情况好像并不乐观。

    “我…我爱她们,我不能离开她们。”

    出乎预料,平时一贯大小姐作风的女孩儿没有暴,只是放开了侯龙涛,身子向下一矮,换成了跪坐的姿势,“你爱她们?爱?这个爱和你说爱我时的那个爱是一个意思吗?”

    “是。”

    “是?她们那么多人,现在又加了一个我,你怎么爱?怎么爱的过来?你对每个人的爱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不偏不倚。”

    “怎么可能呢?一个人的心怎么可能分成好多份呢?你要么爱这个,不爱那个,要么爱那个,不爱这个,不可能两个都爱的,更不可能两个都爱的一样多,两个都爱就是两个都不爱。”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男人不能同时爱两个女人或更多?一个人最珍贵的财富就是生命,如果同时有两个女人可以让一个男人以性命相许,你能说他对一个的感情是真的,另一个的感情是假的,或者说他对两个人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好,两个人落水,只能救一个,你救哪个?”

    “net,性格坚强的那个,离开我还有可能振作起来的那个,我救她,然后再去找另一个,虽然天已注定我救不了她,我也会把我最后的一点儿力量用尽,我给了第一个继续生存的权力,证明了我的爱,我为第二个付出了我自己的生命,同样证明了我的爱。”

    “以前是不是就有人问过你这个问题啊?你以前是不是就仔细的想过啊?”

    “是我曾经这么问过我自己。”

    “是吗?那女人也可以同时爱两个男人吗?我爱你也可以同时爱田东华吗?我跟你睡了,还能去跟他睡吗?”

    “不,不,绝对不可以!”侯龙涛倒是激动起来了,“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我不跟别的男人分享,一次也不行!我的女人决不许别人碰!”

    “are you kidding me?怪不得小表姨说你是大男子主义呢。”玉倩说话还是不紧不慢的。

    “玉倩,”侯龙涛突然蹲了下去,身子蜷了起来,双手胡乱的揪着自己的头,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内心在做着痛苦的挣扎,“你是在折磨我吗?”

    “折磨你?”女孩儿下了床,跪在男人面前,把他的双手从头上拉了下来,“傻哥哥,我舍不得折磨你的,我知道,从感情上讲,这种决定是很难做的,可选择起来并不是难事儿啊。”

    “玉倩,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啊?我是不会离开她们的。”

    “什么?”玉倩站了起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男人,“你不会离开她们?那你今天跟我坦白是什么意思?你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

    “我也不知道,”侯龙涛也起了身,往后退了几步,靠住了窗边的矮桌儿,点上烟,“我真的不知道,你哥哥说我只有两条路,一是放弃我的女人们,一是放弃我的生命,我只知道她们比我的生命重要,可你……可你一样比我的生命重要…”

    “我和她们,你选吧。”玉倩的声音终于不再那么平静了。

    “我不能,我…你教我,你教我怎么选。”

    “还用问吗?”

    “我是不会离开她们的,但我也真的不能忍受失去你,我想…我想…如果有可能,你能…”

    “啪”,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玉倩已经冲了过去,这个大耳光,把他的眼镜儿和烟头儿都打飞了,他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红红的一个掌印。

    “are you stupid!?”女孩儿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她一直坚定的认为没有男人会愚蠢到放弃和自己联姻的机会,只要加入自己的家族,平步青云自是不在话下,再加上她清楚用“国色天香”来形容自己绝不过分,两方面的因素一加,任何男人都只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这也就是她刚才一直都很从容的原因。

    但是事实太出乎玉倩的预料了,她像是一瞬间被一个炸雷惊醒了,她突然现自己真心爱恋的这个男人居然并不满足于拥有自己,供奉自己,这对于她从未被伤害过的自尊心、自信心是一个极大的刺痛。

    女孩儿又上前了一步,双手揪住男人的脖领子,摇晃着他的身体,“ho dare you!?你怎么敢把我和那些下贱的女人相提并论!?我一心一意的爱你,你居然如此不识抬举!?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和我在一起吗!?如果得到了我,别的男人睡觉的时候都会笑出来!你…你…你…”她的小脸儿煞白,妙曼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连嗓子都喊哑了。

    “倩,倩,你别这样,别这样,”侯龙涛捧住了女孩儿的脸蛋儿,两行泪水从他的眼里涌了出来,他的声音也在颤,“我…我知道我有多幸运,能够得到你的垂青,”他开始在美人的脸上亲吻,“这…这张脸,”他又吻在女孩儿的胳膊、手上,“这…这手臂,玉倩,我爱…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不,不,”玉倩把男人稍稍推开了一点儿,“没有这么简单的,既然说开了,你就要作出选择,你就要给我明确的答复,我要你离开她们,你是我一个人的!”

    “不,我不会离开她们的,但是…”

    “你…你……侯龙涛!”女孩儿的俏脸上出现了愤怒的表情,进而转为“狰狞”,“你为了她们就不顾我!?好,好,你不是喜欢她们吗?是你要她们做我的情敌的,我就让她们知道知道跟我抢男人的下场!”

    “你想怎么样?”侯龙涛的心一下儿就凉了半截儿,哥哥是想要自己的命,妹妹却想对付自己的爱妻们。

    “哼哼哼,她们不是贱吗?她们不是喜欢别人的男人吗?那我就给她们找几十个别人的男人,让她们好儿好儿的过过瘾!”

    “什么!”侯龙涛猛的抓住了女孩儿的一只手腕儿,双眉倒竖,牙关紧咬,眼珠儿都快瞪出来了,脸上肌肉也在抖动,可以说是声色俱厉了,一扫刚才“柔情一派”的表现,“张玉倩,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她们一根儿汗毛儿,哪怕你家里是天王老子,我拼了性命不要,我也要…我也要…”

    “你要怎么样!?”玉倩用力的往回挣着胳膊,可男人的大手就象铁钳一般,死死的箍住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你…你放开我,你混蛋!疼,你弄疼我了…”她现在的表情已经变了,那叫一个凄楚、委屈、气苦、辛酸,任谁看了都得心疼。

    “虽然我舍不得把你怎么样,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再看你一眼,不会再跟你说一句话,不知道,我不知道,也许我会恨你,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总之不许你伤害她们!”

    “你…”女孩儿的小嘴儿一扁,“一点儿也不顾我,凶我,你为了她们就凶我,你说过永远都不对我凶的…”

    “扑通”一声,侯龙涛跪在了地上,轻抚着女孩儿被自己攥红了的手腕儿,“玉倩,一切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儿,是我辜负了你,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委屈,你尽管冲我来,你想把我怎么样,我都毫无怨言。可这件事儿她们是没有任何责任的,我求你不要迁怒于她们,我求你不要伤害她们。”

    “哼哼,”男人的轻言软语换来了玉倩的一声冷笑,“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为了几个女人就下跪,还低声下气的乞求怜悯,不觉得丢人吗?”

    “我的尊严,我的生命,跟我心爱的女人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你知道的,我会为你做同样的事的。”

    “谁要你为我做同样的事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女孩儿高傲的扬起了头,“侯龙涛,你背叛我,你好自为之吧。”

    “玉倩…”

    “啪”,玉倩涨红了小脸儿,抡圆了又赏了男人一个“耳帖子”,然后捡起自己的高跟儿鞋,转身冲出了套房,她连电梯都没坐,直接从楼梯跑了下去,钻进了自己的“切诺基”。

    女孩儿一进车,刚才脸上愤怒的表情突然不见了,她趴在了方向盘上,双肩剧烈的颤动着,有“呜呜”的鼻音不断的出…

    好看的txt电子书

    1g3349 2oo6…o1…11 18:42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反目成仇(下)

    编者话:玉倩的问题可不是十章、二十章就能解决的,可以肯定的说,回国之前是完不了的,等真正的搞定了,《金鳞》也就差不多到头儿了。美国人不说“are you stupid”?我这的中国人、印度人、白人、黑人、墨西哥人、印地安人都这么说。

    ***********************************

    9/9/2oo3…9/1o/2oo3

    侯龙涛了一会儿傻才起身去追女孩儿,到了楼下正看到那辆“京蛋a”的切诺基往大门那儿驶去,他赶忙打了一辆车跟上。

    男人知道玉倩现在的情绪十分不稳定,生怕她会出事儿,一直到确定了她是把车开回了她爷爷家,才算不再为她担心了。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北京城,侯龙涛有些精神恍惚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解决自己和玉倩的关系。

    他猛然觉在强大得乎想象的潜在威胁面前,自己显得有多么的无助,要是玉倩真的要对付自己的娇妻,想来想去,完全没有对策,如云还好说,其他的几个,自己是根本无力保护的。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们的安全都确保不了,又凭什么谈给予她们幸福呢?

    一想到爱妻们也许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伤害,侯龙涛就难过的想哭,他恨自己,恨自己沾花惹草的性格,恨自己那颗多情的心,恨自己野狗式的生活态度,他第一次意识到了,与外面的世界比较起来,自己是何等的渺小,何等的微不足道…

    玉倩一进家就直奔二楼的小客厅,她知道母亲大概就在那里看电视呢,她一路上就没停止过哭泣,她心里实在是太委屈了,“妈…”

    听到女儿凄凄楚楚的一叫,冯洁立刻从沙上站了起来,一回头就看到了她那双红肿的眼睛,真是吓了?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