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99部分阅读
    伎记嵛⒌奶恕!?br />

    侯龙涛把美女的另外一只高跟儿鞋也脱了下来,又把转椅向前拉了拉,将她的双脚都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就把自己裤子的拉链儿解开了,掏出已经充分勃起的阴茎,拉着她的丝袜美脚夹住自己的男根,“小宝宝,好妹妹…”

    茹嫣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用意,她双脚开始紧贴青筋暴突的阳具上下滑动,有时将它压倒磨擦,有时用脚尖儿在他的睾丸上踩蹭,有时又用脚心在他的龟头儿上旋挤。

    “嘶…”侯龙涛的上身仰倒在椅背儿上,丝袜柔滑的质感让他爽的闭起了眼睛。

    茹嫣突然停住了脚上的动作,这样实在是难使上力量,她从桌上跳了下来,开始脱自己的裤袜。

    侯龙涛睁开眼睛,但没有质疑爱妻的行为,知道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女人跪在爱人的双腿间,用裤袜裆部的内里包住了直立的大鸡巴,轻轻的套动起来,她抬起头,含情脉脉的望着心上人,“哥哥,这样舒服吗?”

    “舒……舒服。”侯龙涛咽了口唾沫,伸手在爱妻清秀的面颊上爱恋的抚了抚,然后又是向后一靠。

    茹嫣的螓埋了下去,隔着裤袜在男人的龟头儿上吻了一下儿,张开檀口,把它含了进去,开始上下的活动。

    “啊…啊…”侯龙涛不由自主的出了低沉的呻吟,在精神上,他无比的疼爱正在为自己口交的女人,在肉体上,除了爱妻温暖湿热的口腔外,还有一层薄如蝉翼的柔顺丝袜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肉棒上,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快感,让他每被吸一下儿都有缴械的危险。

    茹嫣右手握着爱人的阴茎,左手扶在他的大腿上,因为他只穿了一条单裤,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肌肉都绷紧了,美人心里喜孜孜的,知道自己的服务让他很满足,更是加快了吸吮的度。

    办公桌儿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侯龙涛小心的向前挪了挪身子,左手搂着娇妻的后脑,右手抄起了电话,“你…你好,iic。”

    “侯龙涛,出来。”

    “强哥?”

    “我现在就在国贸的南门儿,你马上下来,我要跟你谈谈。”

    “现…现在?”

    “现在。”

    “好吧,你等我一下儿,我这就下去。”侯龙涛扔下了听筒,颤抖的双手都按在了美人的螓上,他的双眉紧拧在一起,牙关也咬紧了,“茹嫣…啊…”

    “唔…”茹嫣停止了对阳具的吸吮,她的柳叶儿眉也皱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

    两个人如同雕塑般的僵在那里,三十几秒之后,女人才把头抬了起来,“咕咚”一声咽下了那部分渗过裤袜微小缝隙进入了自己嘴里的精液。

    “宝宝…”侯龙涛喘着气,懒散的斜在椅子上,“帮我清理清理吧。”

    “嗯。”茹嫣小心翼翼的把裹住肉棒的裤袜摘了下来,用小舌头把糊在大鸡巴上的男性精华舔进了肚里,“哥哥,你要出去吗?”

    “嗯,玉倩的哥哥找我。”

    “什么事儿啊?”

    “不知道。”侯龙涛把美人拉了起来,揽住她的腰身,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前额,“宝宝,我爱你。”

    “哥哥…”茹嫣甜蜜的一笑,抱住男人的脖子,亲吻着他的脸颊,“你快去吧。”

    “好。”男人把衣服整理好,先离开了办公室。

    女孩儿把裤袜又穿上了,残留的精液正好儿是在她小穴的部位,虽然没得到肉体上的满足,但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因为每次有人打断自己享受,心爱的哥哥都会用整晚来补偿自己的。

    侯龙涛来到楼下,看到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蓝精灵”,他走过去拉开车门儿,“强哥。”

    “上车。”张玉强斜眼儿看了看准妹夫,把车打着了。

    一看见张玉强的表情,侯龙涛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儿,难不成自己又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了?按说他连杀人的事儿都帮自己捂了,其它就应该更不在话下了,除非是…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反目成仇(上)

    编者话:“蓝精灵”不是车子的品牌,是牌号儿,北京的无标记警车都是以“京o”开头儿,又是蓝色牌子,不就是“蓝精灵”了?有什么夸张的?顺便多说两句,北京的公安车牌儿以“京ob”打头儿,也叫“京蛋屄”。

    ***********************************

    9/8/2oo3…9/9/2oo3

    一路上张玉强都是一言不,看他的神情好像是在理清自己的思路,为一会儿的对话做准备。

    对方不出声儿,侯龙涛也就不开口,这也是他的一大优点,迟早会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叫出来的。

    自从“蓝精灵”出了国贸,已经向东行驶了小半个小时,上了快路,越来越接近“燕郊”了。

    “再这么开下去可就到‘福、禄、寿’了,”侯龙涛想着就皱起了眉头,“是因为那件事儿?不会啊,那根本就是小事儿一桩,又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决不可能劳动他的。”

    就在这个时候,张玉强突然把警车开进了紧急停车带,慢慢的停住了,他扔给身边的男人一颗烟,“侯龙涛,想知道我对你这个人是个什么看法吗?”

    “想。”侯龙涛微微一笑,对方既然这么问,自己怎么回答都是一样。

    “你有头脑,有手段,有狠劲儿,你的实力还在不断壮大,你有没有野心,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应该有。”

    “强哥太看得起我了。”

    “我说的野心不是你现在那种在大街上称称王、在商场里挣挣钱的野心。”

    “强哥的意思我明白。”

    “从本质上说,你已经不是完完全全的局外人了。有些事情是我这种人不能做的,有些事情是你这种人不能做的,这个道理你懂吧?”

    “嗯,懂。”侯龙涛有点儿紧张了,他现自己还是一点儿都看不出对方的真实目的。

    “你,我,”张玉强在两人的中间横向的晃了晃手指,“这两种人,如果能结合在一起,那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呵呵,怎么叫如果呢?有玉倩的关系在里面,我当然是和你站一边的。”

    “是吗?”张玉强斜眼儿扫了扫准妹夫,“那许如云、柳茹嫣、郑月玲、何莉萍、薛诺、任婧瑶、陈倩、陈曦,这几个女人怎么办?“

    其实那天晚上在张家被教育了一通之后,侯龙涛就怀疑他们对自己的私生活也是一清二楚的,虽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现在对方突然说出了几个爱妻的名字,他还是大吃了一惊,冷汗都出来了,脑子里也“嗡嗡”直响。

    “怎么了?犯什么傻啊?”

    “我…我…”侯龙涛拼命想保持冷静,力图恢复思考的能力,“大舅子”没说出施雅、曲艳和清影的名字,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刻意隐藏的关系。

    “不用紧张,大家都是男人,这种事儿能理解,你小子够有艳福的啊,比我还能扑腾。”

    “玉倩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了,要不然以她的脾气,早把你的球儿剁下来了。”

    “强哥到底为什么找我?”侯龙涛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自己所处的地位实在是太不利了,再也没有装酷的余地了。

    “你说呢?我本来是应该告诉玉倩,让她弄死你,或者我直接把你弄死,但是古总说你是个不错的人才,弄死太可惜了,他又跟你关系不一般,所以希望你能识时务。”

    “古…古总?”

    “古全智。”

    “你们认识?”

    好看的txt电子书

    “他和我爸是老朋友了,要不是有他说你的好话,就凭你一个毫无根底的小痞子,我爷爷、我爸能让你跟我妹妹来往?我家里人连东华都看不上。”

    “强哥把话挑明了吧。”

    “好啊,我上次跟你讲过,只要你不乱招,没人敢碰你。可你现在招到我家的头上了,玉倩是我亲妹妹,从小儿她就是我家的宝贝,上次她在,我不方便为这事儿跟你作,其它还用我废话吗?”

    “你要我放弃她们?”

    “是,是人就会有点儿舍不得的,但你要权衡利弊啊,除了我家的女人,其他女人都是可有可无的玩具,玩儿过了也就算了。现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做我妹夫,要么死。本来还应该有第三条的,就是你离开玉倩,问题是你小子不知道对她施了什么妖法,愣是让她爱上你了,这条路是你自己堵死的。”

    侯龙涛没有出声,有一颗汗珠儿正顺着脸颊往下滑,他往嘴里塞了根儿烟,死命的嘬着,三口就下去了半颗。

    “作为一个家族的成员,我是很看重你的才能的,希望能有你加入。但作为玉倩的哥哥,只要你对不起她,不管你是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帅才,我一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你也别怪我威胁你,你知道我有能力让我的话兑现。你也不用急着作出决定,好儿好儿考虑考虑,你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张玉强又扔出一堆冷冰冰的话,然后就启动了车子。

    侯龙涛还是没回答,又点上一颗烟,他确实是在认真思考对方的话,他需要在自己的性命和挚爱的女人们之间作出一个选择。

    他一贯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智型的人,理智是自己以往“攻城拔寨”最有效的武器,也是自己赖以生存的资本,但这次,他决定选择感情,这让他自己感到惊讶…

    星期二晚饭之后,玉倩跟着侯龙涛回到了“天伦王朝”的套房,她下班儿之后并没有换衣服,还是一身漂亮的警服,鼓鼓的胸脯儿在衬衫上顶出两个弧形,领带就落在它们中间形成的沟壑里,西裤式的黑色警裤的裤脚儿盖住了一部分黑色的高跟儿鞋,女人只要身材好,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一进屋儿玉倩就转身勾住了男人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嘴唇儿,“你怎么了?刚才吃饭的时候话那么少。”

    “没…没事儿,”侯龙涛干涩的笑了笑,“去里屋吧,我给你拿点喝的。”

    “好吧。”女孩儿歪头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了看爱人,转身进了卧室。

    虽然侯龙涛已下了决心要把一切都告诉这位大小姐,可一见她的花容月貌,一见她看自己时那种情意绵绵的样子,又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怎么才能不伤到她呢?

    玉倩已经脱鞋上床了,看到男人拿着饮料进来,便抬起右脚在空中冲着他晃了晃,“高跟儿鞋穿着不舒服,帮我揉揉好吗?”

    看着女孩儿噘着小嘴儿,秋波在媚眼中流转的可爱模样,侯龙涛真是从心底里喜爱,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难受。

    侯龙涛把饮料放在电视柜上,坐到床边,伸手握住美女包在黑色短丝袜里的脚丫儿,那么温热,那么小巧,那么精美,就像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一样,他很有感情、很认真的在上面揉抚起来。

    玉倩突然把腿收了回去,跪起来,从身后抱住男人的脖子,上身稍稍前倾,压住他宽厚的背脊,把脸和他的贴在一起,“涛哥哥,你有什么心事儿吗?在外面遇到麻烦了?你告诉我吧,我什么都会帮你解决的。”

    “玉倩,”侯龙涛抬起双手,把自己的十指和女孩儿的玉指交叉在一起,紧紧的握住,“我爱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玉倩的心里一甜,这是心上人第一次对自己说那三个全世界的女人都爱听的字。

    “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飞机上那次,我就怀疑过你的背景,但没想到会那么的高深,说实话,我也不在乎,我爱的是你这个人。”

    “那你爱我什么啊?”

    “爱是一种化学反应,我一直都觉得能说出理由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我只知道每次你看着我的时候,我全身的血就会烧起来。”

    “你今天说话好酸啊,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你不喜欢我说这些?”

    “喜欢,越酸我越喜欢。”

    “我…我有不为你知的一面,”侯龙涛咬了咬牙,怎么都要说,赶早不赶晚吧,“我…我不是个好男人,是个色鬼,是个花心儿萝卜,我有好多的女人。”

    “我知道。”玉倩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还是像刚才那样既轻松又充满爱意。

    侯龙涛一下儿窜了起来,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还是笑嘻嘻的女孩儿,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这种情况下男人是没有取胜的机会的,不坦白,女人说你骗她们;坦白了,女人说你不顾及她们的感受,怎么都不可能避免“雷雨风暴”的,像玉倩这样还能嬉笑如常的,简直不可想象,这还不像他的其他几个爱妻那样,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