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我爱辣文网(重点推荐新站)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92部分阅读
    滑滑的毛柔软之极,一股香香的熟女气息直往鼻孔里钻。

    玉倩既没有把双腿劈开,也没有抬起屁股,摆明了是对男人为自己口交的企图不予配合。

    这侯龙涛可就有点不乐意了,小丫头还真跟自己拿上堂了,那还能饶了她?

    男人双腿向前一收,滑成了跪姿,拉起玉倩的两腿,往肩上一扛,双手抓住她圆鼓鼓的臀瓣,用力托了起来,一口将两片湿腻的大阴唇含进了嘴里,连吸带吮、连嘬带咬自是不在话下,还用舌头划开了娇嫩的小阴唇,插进了她的小穴里搅动,把汩汩的爱液都咽下了肚。

    玉倩原本软绵绵的大腿有了绷紧的迹象,虽然还是很没有力量,但好歹是表现出了想要把男人的头夹住的意愿。

    “哼,到底是不行了吧。”侯龙涛把女人的美腿架在了自己跪着的大腿上,上身猛的一扑,拼命的压着她吻了起来,右手伸到自己胯间,扶住了老二,屁股一送。

    免费电子书下载

    两人是在几近疯狂的接吻,玉倩的胳膊却没有很激情的拥抱男人,或是在他背脊上抚弄、抓挠,而是仍旧平放在身体的两侧。

    侯龙涛飞快的耸动着臀部,大鸡巴严丝合缝的塞在女人的屄缝儿中,她阴道里的嫩肉“痴情”的死缠着心爱的大肉棒。

    他竭尽全力,辛勤的“耕耘”着,额头都见了汗,自己的耻丘和爱妻的耻丘不断的大力相撞,在让人心旷神怡的性快感中夹杂着隐隐的疼痛。

    玉倩已经到了好几次高潮,虽然身体的反应仍不激烈,可就算是在黑暗中,男人一样能看到在她那双湿润的美目中有亮晶晶的液体在流转,简直可爱到了极点。

    美女的身体被翻了过来,侯龙涛向两边掰开她的屁股蛋儿,先是在肛门和小穴上吻了一阵,然后就用双手撑着床面,下身压住了她的臀部,鸡巴从后面捅入了她的阴道内。

    一阵长达几分钟,狂风骤雨般的抽插过后,男人只觉背上一麻,全身的力气都从小腹下放了出去,他的胳膊一软,上身砸在了玉倩香汗涔涔的背脊上。

    累了,筋疲力尽了,就算在此时,侯龙涛仍然没忘给予女方事后的温存,他在玉倩的脸上温柔的亲吻着,两手顺着她的双臂向下轻轻的爱抚,当摸到她的玉手时,能感到她主动的握住了自己,虽然仍是无力,但意图很明显。

    “倩妹妹,你好奇怪,但是我还是好爱你…”侯龙涛不明白今晚玉倩有什么不对,他也没精力去琢磨,而且他的神志还不是特别清醒,没过几分钟,他就压着美人温香软玉般的身体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当侯龙涛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玉倩大概已经去上班儿了。

    他还是有点儿头晕,连昨晚巫山云雨的过程都记不太清了,只得拖着酸疼的身体下了楼,打了辆车回家接着睡,今天是不能去公司了。

    出租车到了自家的大院儿门口,侯龙涛刚一下车,有一个看样子不到二十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您是太子哥吧?”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十八、九的孩子。

    “什么事儿?”侯龙涛打了个哈欠,他刚才在车上就瞧见这帮人了,虽然以前没见过,但想来也就是这片儿的,根本没放在心上。

    “小凤姐问您好!”那小子突然大叫了一声,其他几个人都从墙角儿把家伙抄了出来,其中一个拿的是把西瓜刀,照着目标儿就砍。

    侯龙涛用眼角儿的余光能看到一片血雾升起,紧接着右胳膊就是一疼,想必是自己大臂上的肌肉被划开了。

    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的,他连喊都没喊,左手一把揪住身前那小子的脖领子,猛的一甩,把他推到了其余袭击者的身上,减缓了他们进攻的度,然后撒腿就跑,傻屄才硬拼呢。

    侯龙涛不傻,当然不会往家逃了,他是向西便门儿的方向跑,那里有酒吧、有游戏厅,肯定会有“东星”的人马。

    这年头儿,见义勇为的就是少,一个受了伤的戴眼镜的斯文男人在前面跑,几个舞刀弄枪的小流氓儿在后面叫骂着追赶,居然无人插手,虽说是在上班儿时间,路上没几个人,还是太不像话了。

    因为胳膊疼痛,甩不太开,侯龙涛奔跑的度不快,只能不断的把路边停着的自行车推倒,以此来延缓追兵,拐了两个弯儿,他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就在这时,从前面的楼洞儿里走出了七、八个半大小子,领头儿的两个正在骂骂咧咧的开玩笑,正是匡飞和赵振宇,他们听到“站住!”“砍死丫那!”的叫喊声,停步一看,被追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大。

    侯龙涛也看见他们了,这叫一个气,“你奶奶的,还他妈在那儿傻站着!?过来救人啊!给我扣下一、两个。”

    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从地上捡起板儿砖、石头一类的东西冲了过去。

    追赶的人大概也看出今天要想弄死目标是不太可能了,干打一架毫无意义,要是万一再失手被抓,耽误了老大的事儿,那可就死定了。

    他们干脆既不追了,也不接战,转身跑到路口儿,截了两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侯龙涛受的只是皮外伤,虽然流了不少血,其实并不严重,本来是不想去医院的,没想到在还没离开现场的时候,“月派”的警察就已经到了,把一帮人都带回了派出所儿问话,自然也就送他去复兴医院验伤了。

    后来宝丁和文龙闻讯到“月派”要人,一个是主管治安的上级领导,一个是平日的酒肉朋友,“月派”的所长很痛快的就把人放了,再说他带来的本来就都是受害人。

    “是‘霸王龙’的人吗?”宝丁开着他那辆“大切诺基”警车带两人去吃饭。

    “是啊,还能有谁。”

    “太狠了点儿吧?”文龙看了看侯龙涛胳膊上缠着的绷带,“用得着吗?”

    “他说用得着就用得着,这种事情他比咱们有经验。”侯龙涛说着话,把兜儿里的手机掏了出来,刚才一直只是挂着振,所以别人都没听见响,是玉倩打来的,“喂,倩妹妹,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去找我爸爸吵架啊,吵的我都忘了昨晚约了你,好在你也没去。”

    好看的txt电子书

    “嗯?什么意思?你说话怎么一点儿都没逻辑性的?”

    “什么什么意思,我家的家务事儿,不用你操心。”

    “那你早上也不先跟我说一声儿,还以为你上班儿去了呢。”

    “上什么班儿?好了好了,”玉倩又换上一腔刁蛮的大小姐语气,“我正在和我爸爸妈妈吃午饭呢,我妈说让你星期六晚上来家里吃饭,你后天就别安排事儿了。”

    “后天,后天,行,这就让我见公婆啊?”

    “你是我媳妇儿吗?还公婆,傻乎乎的。”

    “哼哼哼。”侯龙涛笑着收起了电话,也该是探探张家的虚实的时候了…

    “真是一群废物!”司徒清影骂着走进了一家餐馆的大包间儿里,“干爹,他们没得手。”

    两张圆桌儿边坐着十多个人,是“霸王龙”、沈义、“九龙”和其余的几个领。

    “哥,要不要我去处理一下儿?”

    “不用,二叔,”司徒清影抢着说,“我会搞定的。”

    “是啊,她自己的仇让她自己报。”“霸王龙”把烟扔给弟弟,“你是什么级别的人物,这种事儿你不要出面,很麻烦的。”

    “我知道了。”沈义点了点头…

    星期六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侯龙涛就在玉倩的带领下来到了她爷爷家,那是一个全由三层砖房组成的大院儿。

    他们的“克莱斯勒”开到大门的时候,正好有一辆audia6从院儿里驶出来。

    “停车,停车,”玉倩拍了拍男人的胳膊,“是我舅爷的车。”

    “是吗?我不用下去了吧?”

    “瞧你,害怕见人啊?得了,你等我吧。”女孩儿下了车,向那辆已经开过去了的audi走去。

    那辆车的司机大概看到了玉倩,也停了下来,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者下了车,六十出头儿的样子,梳着偏分,全身却散出一股英武之气,他和女孩儿很亲切的说了一阵话。

    老者走后,玉倩回到了侯龙涛的车上,“我舅爷有事儿,先走了,他刚才还说要过来看看你呢,让我拦下了。”

    “呵呵,我又不是真的怕见人。他是总参的长?”

    “你怎么知道?”

    “甲ao25的车牌儿嘛。”

    “下次你自己问他好了。”

    “那多不合适啊。”侯龙涛把车停在了一座儿灰砖小楼儿前,这种楼从外面看很不起眼儿,其实比现在的高档公寓、别墅都要合住,单层的房高过三米,没有点儿级别的人还真住不进去。

    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看样子就是个老妈子。

    “吴姐,”玉倩和男朋友进了屋儿,“家里人呢?”

    “爷爷、奶奶去邻居家打牌了,一会儿就回来,你爸爸和你哥哥还没下班,只有你妈妈一人在。”

    “好。”女孩儿转向侯龙涛,“你在这儿等会儿吧,我去把我妈叫下来。”

    玉倩走后,男人开始在屋里儿踱步,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幅字画儿,还有上面那些显赫的落款儿,突然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放了好多的像框儿,他禁不住好奇心,走了过去。

    好看的txt电子书

    照片儿里除了警察就是当兵的,只要是上了年纪的男警察,都是橄榄叶镶边儿的肩章,上了年纪的男军人都是将级的,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在门口儿见过的那个老人,居然是上将军衔,他臂弯中搂着的就是面无表情的冯云。

    “好家伙!”侯龙涛脑子里“嗡”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姓冯的上将,还是“总参”的,那只有冯光烈将军了。

    这个冯光烈的来头可就大了,常年出任主管对台作战的南京军区司令员,大概是两、三年前,因为他在台湾问题上的稳健思想,深受中央领导的赏识,被调到位列“四总部”之的“总参”,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委员、总参谋长。

    “这下儿可是在天上捅了个窟窿,”侯龙涛左手托着右肘,右手扶在脑门儿上,闭着眼睛,“不好收场了…”他这可不是指自己和冯云关系不好。

    两个女人一阵银铃儿般的说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玉倩拉着一个身着便装的中年美妇从楼上下来了,“涛哥,这是我妈妈冯洁。”

    “噢,阿姨。”侯龙涛赶忙上前了两步,眼光是从下向上扫的,先看到的是女人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然后才是那张美丽的面庞,“你…你…”他突然有点儿愣,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如此熟悉呢,她的气息也是如此的熟悉。

    “你好,你好,快坐吧,”冯洁微笑着迎了上来,把男人让到沙上,“这可是我家丫头第一次带男孩儿回来呢,让我好儿好儿看看。”

    “妈,”玉倩脸上微红,坐到母亲身边的沙扶手上,嗲嗲的推了她一把,“您胡说什么啊?”

    “怎么了,有什么关系?”冯洁笑着搂住女儿,“这是他第一次见我,不免紧张嘛,我得给他创造个好环境,要是特严肃,他以后岂不是不敢再来了。”

    玉倩没听出什么,侯龙涛却觉得女人的这些话里有深意,但又不能肯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向自己说,特别是她不说“第一次来咱家”,不说“第一次见你家里人”,却说“这是他第一次见我”,可自己敢对天誓,这决不是第一次,自己以前肯定见过她,因为她实在是太让自己感到熟悉、亲切了。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天儿,玉倩的其他家人也就都回来,连冯云也来了。

    大部分人都挺亲切的,特别是玉倩的爷爷、奶奶,也难怪,老人家对未来的孙女婿,在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不认同的。

    可玉倩的哥哥,那个叫张玉强的家伙就不一样了,一直也没把他那套二级警督的制服脱下来,还特别强调自己是市局刑侦处的,看侯龙涛的眼神老像是在审贼,简直和冯云一模一样。

    吃过晚饭,一家人在一起说了会儿话,玉倩的爷爷奶奶就去休息了,侯龙涛

    也觉得今天呆够了,刚想起身告辞,就被张玉强拦住了,“来吧,到我屋儿里,咱们哥俩单独聊聊。”

    “哥…”玉倩抓住了哥哥的手腕儿,眼神中充满询问的意味。

    “放心吧,我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侯龙涛进了张玉强在二楼的卧室,书桌儿上放着一张他和田东华的合影,墙上挂了很多做工精细的仿真枪,“哟,你的这些收藏真不错啊。”

    “行了!侯龙涛,你胆子不小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