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去哪儿了?”

    “谁…谁知道,不知道,管他…管他去哪儿了…我不…不管…谁爱管他…”

    “哼!该死的老爸!”玉倩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给母亲盖上被单儿,转身从梳妆台锁着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儿,和解酒茶一起溶在杯子里,给冯洁喂了下去。

    当年玉倩没出国之前,经常跟着哥哥,还有一群纨绔子弟一起去高档酒吧、歌舞厅玩儿,看他们给那些不愿意就范的漂亮姑娘用过这种药,这药吃过之后,虽然对人体无害,可身子却动弹不了,也说不出话,只能从嗓子眼里音哼哼,偏偏又神志清醒,对生的事儿心知肚明,那些混蛋说喜欢看女人在那时那种恐惧加求饶的眼神。

    玉倩也不知道自己要这种药有什么用,反正那会儿是小孩儿心境,趁哥哥不注意,偷拿了两包儿,没想到今天因为怕母亲稍微清醒一点儿之后会再乱跑,竟然把它派上了用场。

    玉倩拉上卧室的窗帘儿,把灯也关上了,然后气哼哼的出了门儿,开上她那辆挂着“京oa”牌子的切诺基,直奔爷爷家,她要去告状,顺带问出父亲的去向,然后杀去大闹一场,为母亲出口气…

    “侯龙涛,真没想到,我还没去找你,你却先来找我了。”“霸王龙”那张阴沉沉的脸上真的是一幅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就好像对方的行动他是绝对没有预料到的,“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啊?你小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我他妈就是来奸她的!”侯龙涛四仰八叉的坐在长桌儿对面儿的一张椅子上,嘴里歪叼着根儿烟,伸手指了指还在沙上睡大觉的司徒清影。

    “奸到了吗?”

    “还算不虚此行。”

    “你知道她是我的宝贝女儿吧?”

    “肏,你他妈老糊涂了?我跟你合伙儿做生意,当然知道她是谁,我奸的就是你女儿。女同性恋还他妈挺好玩儿的,赶明儿你也找一个试试,哈哈哈。”侯龙涛淫笑着拍了拍坐在身边的文龙的胸口,他一看就是喝多了,说话不光大舌头,还丝毫不留余地。

    “霸王龙”在带来的一群老炮儿作之前就用手势制止了他们,不过他自己的脸色也已经难看极了,却还是从嘴角儿挤出了一丝冷笑,“李处,王处,‘东星’的各位管事儿的,你们都听见他的话了,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清影是我的掌上明珠,谁护着这小子,谁就是挑明了跟我姓沈的过不去。”

    “你女儿是掌上明珠,我两位四嫂就是泥土瓦砾了?”文龙明着是在为侯龙涛据理力争,语气也挺狠,实际上却是在示弱,因为人人都知道,今天不说出个道儿道儿来,“东星”的人以后都不会有安生日子过,“那娘们儿跟我两位四嫂搞在一起了,我四哥戴了半顶绿帽子,要是不肏烂这妞儿的屄,那以后也不用混了!”

    “哼,看不住自己的女人,却来怪别人。小子,没这么便宜的事儿,不光这样,你们还砸了我的场子,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龙头,今天可真是丢了大脸了。”

    “霸王龙”扬了扬眉毛,“王处,李处,我答应的就做到,现在我让你们把人带走。”言外之意就无需多说了。

    “龙哥,这猴子是我的小儿,跟亲兄弟没区别,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咱们可就要多见面了。”

    “丁儿,你跟丫那废什么话?”侯龙涛晃了晃荡的站起来,“你妈了鸟的,我今天还就是来砸你的场子的,怎么样吧?”

    “龙涛,少说两句。”

    “别他妈拦我,”侯龙涛把王刚推开了,接着指着“霸王龙”的鼻子骂,“你丫那明着说跟我合作,背地里捅刀子,你他妈当我是傻屄吗?账本儿我还是看的明白的,我自己看不明白,就不会请人看了?杂种肏的,坑我!?”原来“霸王龙”也在账目上作了手脚,侯龙涛看似越说越有气,顺手抄起身后的椅子就要砸。

    “呼啦”一声,除了“霸王龙”,桌边儿的人都站了起来,大胖把侯龙涛的椅子抢了下来。

    “作死啊!?”

    “小丫那太嚣张了!”

    “忒拽了吧!?”那群老炮儿都炸了锅了,特别是沈义吵吵的最欢,他们从来都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和“霸王龙”叫板。

    “叫你妈了屄!?”侯龙涛还没撒够酒疯儿呢,“全他妈是老不死的,早该让道儿了,挡着老子的财路。你妈的,玩儿真的吗?那咱们就开战!我还怕你们是怎么…”他都没说完,脚下一软,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又坐在了椅子上,直喘粗气。

    “霸王龙”半天都没出声儿了,他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动了几下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看着“东星”的一众人把侯龙涛连搀带扶的弄走了。

    只要他不吭气儿,其他的人也就没有阻止,而且也不敢先话,只能面面相觑。

    一群人默默无语的坐了好久,沈义终于沉不住气了,“哥…”

    好看的txt电子书

    “让人把这儿收拾好,明天正常营业。那小子为什么会说我给他的账里有假?”

    “不知道。”

    “是你们谁做的?”

    “不是我。”

    “没有。”一群人都否认了。

    “哥,你还管这些干什么?那小子都踩到咱们的头上了,还把清影给…怎么处理啊?”

    “你说呢?”“霸王龙”很不高兴的瞟了一眼不识趣儿的弟弟,然后站了起来,“他砸我的场子,强奸我的女儿,而且他给我报的账也有很大水分,哼哼,我这张老脸可真是没地儿搁了。妈的,现在的小孩儿真是厉害啊。我的手也有好几年没沾血了,哼哼。”

    谁都能从他的笑脸下看出隐隐的杀气…

    第一百二十七章 美丽错误(上)

    编者话:沈义可不是刚登场的角色,从《初遇猛龙》那章开始,他就不断有露脸的机会了。玉倩爷爷的官衔儿是我从网上抄来的,不是我自己编的,就算错了的话,就将错就错吧。一下儿就被看出来了,这还是开张以来第一次,看来上一章写的还是太明显了。

    ***********************************

    8/2o/2oo3…8/23/2oo3

    “四哥,你丫这样儿怎么还像是高了啊?”文龙开着车,瞅了瞅歪在副座儿上的侯龙涛,“我上次去青岛用那叶子挺管用的啊,这次不灵了?”

    “肏,灵,当然灵了,要是不灵,那些酒就能要我的小命儿。”侯龙涛把自己舌头上的那片儿变白了的叶子抠了出来,“不过这玩意儿,效力也是有限,时间长了也就吸收不了酒精了,再说本来我量就不行,刚才还成,现在开始有点儿上头了。”

    “你一直也没告诉我你从哪儿找着这宝贝的。”坐在后面的武大问。

    “我收拾邹老的遗物时找到的,一大盒子都是没听说过的中药,全是好玩意儿,就这一个是天然的叶子,其它都是配药,可惜没留下药方儿,用一点儿少一点儿了。”

    “其实用不着这叶子,买点儿ru-21就行了,吃了之后,酎两瓶儿二锅头,跟假的一样。”文龙搭碴儿了。

    “哼,那东西能让你舌头麻吗?你以为大舌头好装?”

    “那倒也是,在秦皇岛的时候那群人都以为我醉的不成了。现在怎么招?”

    “咱们的事儿都完了,剩下的功夫就由那边儿做吧。”

    “我知道,我问的是现在去哪儿。”

    “噢,”侯龙涛“丁丁当当”的摇了摇自己手里的一串儿钥匙,“去玉倩那儿,刚给我配的,今天那只母老虎不在,说好了去happy一下儿。”

    “你行不行啊?”武大从后面拍了侯龙涛一下儿,“别他妈跟上次在‘福、禄、寿’似的,一喝酒就站不起来。”

    “别他妈老拿那件事儿戳我脊梁骨,早就没那毛病了,老子现在是金枪不倒。”

    “没事儿,你不行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立马儿就过去替你,”文龙装出一幅神往的样子,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儿,“玉倩那丫头还真他妈是个不可多得的货色。”

    “说他妈什么呢?你丫这嘴越来越没把门儿的了?我现在可不清醒,小心我当真。”

    “别别别,再多给我一万个胆、一千条命,我也不敢打嫂子的坏主意啊。”

    车到玉倩家楼下,侯龙涛一下车,被一阵小风儿一吹,立刻就感到酒意上来了,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哎呦”了一声儿,差点儿没坐在地上,赶忙撑住了车顶。

    “怎么了?怎么了?”武大从车里探出脑袋来,“真的,你行不行啊?要不然送你上去?”

    “不用,不用,我没事儿。”侯龙涛甩了甩手,往嘴里扔了两块儿口香糖,三步一趔趄的向楼门儿走去。

    今天是个大阴天,有厚厚的云层遮挡,一丝月光也透不出来,看来快要下雨了。

    光是开门,侯龙涛就用了小五分钟,钥匙怎么也插不到钥匙孔里。

    终于开了门,屋里是一片漆黑,他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就撞在了客厅的餐桌儿上,差点儿就来个狗吃屎。

    “我就肏。”侯龙涛揉着腿,摸黑向玉倩的卧室走去,他是真的有点儿醉,连灯都没去开。

    进了卧室,一样是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大床上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形。

    “宝贝儿,不等我就睡了?”侯龙涛拉松了领带,慢条斯理儿的把衣服都脱了,其实是胳膊腿儿软,心里急,手上却没有力气快扒。

    酒壮松人胆儿,更何况本来就是既有色心又有色胆儿呢,他摘了眼镜儿,弯腰抓住了薄薄的被单儿,“呼啦”一声把它撩到了床下,紧接着就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压向了床上的那个人形。

    侯龙涛马上就觉身下的女人只穿了内衣裤,剩下的地方都是和自己肌肤相接的,男人这下可乐了,双手立刻开始在那滑溜溜的大腿和腰肢上抚摸了起来,又去吻她的脸蛋儿、嘴唇儿,“也不等我就把衣服脱了,这么急?”

    玉倩没对男人的话做出明确的回答,只在喉咙的深处出了轻微的“哼哼”声,从肢体上来说,可没有一点儿反对的意思。

    “怎么了,倩妹妹?生哥哥的气了?嫌我来得晚了?我真的有正事来着。”

    侯龙涛边解释边把身体向边儿上挪了挪,腾出右手,伸进女人的双腿间,隔着蕾丝的小内裤,在她的阴户上轻轻的搓动。

    玉倩大腿和小腹处的美肉产生了很自然的微微颤动,但她却仍旧是不做语言上的表示。

    这侯龙涛懂,娇妻在这种时候耍点儿小性儿,不用跟她较劲,只要把她“伺候”舒服了,自然什么事儿都没有了,自己正在摸阴的手指上都已经传来了湿湿的感觉。

    “倩妹妹,说话啊,叫我声儿好哥哥…”侯龙涛在美人的面庞上舔着,咬着她的耳垂儿,中指从蕾丝内裤的边缘滑进去,先把她阴唇交接处的那颗小肉芽儿搓得硬硬的,然后就捅进了已然玉门微启的“水帘洞”。

    “倩妹妹,还不理我?”侯龙涛都能觉出女人阴道深处那颗小肉球的跳动,没想到她到了现在居然还能对自己不假颜色,看来自己必须得尽心竭力的服侍才行,还不能偷工减料。

    他摸着黑儿,用力在女人的脖子上亲吻、吸吮,不抠屄的那只手推开身下的乳罩儿,捏住一颗奶子就揉,从手感上判断,比上次摸到的时候要略微柔软丰满了一点儿,但弹性却有些许的减弱,可他现在色欲、酒劲儿都上了头,哪儿还管得了这么多,只顾用指头挑拨那团嫩肉正中的一小粒硬硬的突起。

    玉倩喉中的“嗯嗯”声更加急促了,胸口起伏和呼吸的度都加快了很多,明显是男人的努力起了作用。

    侯龙涛受了鼓励,自是十二分的用心,嘴巴叼着女人甜甜的左乳头儿,津津有味儿的吸吮,手指退出充满了爱液和阴精的小穴,将它“强硬”的塞进她的小嘴儿里,把上面粘着的“花蜜”抹在她的舌头上。

    玉倩吭吭唧唧的哼着,根本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她的身体除了自然的颤抖外,终于有了轻微的扭动。

    侯龙涛在美人平滑的小腹上舔着,把舌头压入她圆圆的肚脐儿里,双手插入她的腋下,慢慢的向下滑,直到膝盖处,尽情抚摸成熟女子才特有的双s曲线。

    如此上下好几次,玉倩的香肌上已经微微的沁出了汗珠儿。小肚子也在强烈的性挑逗下不住收缩,每次放松后,都会有微量的爱液从阴道口儿被挤出来。

    侯龙涛抓着娇妻内裤的裤腰,缓慢的向下拉,压在她小腹上的脸也跟着向下移,伸在外面的舌头很快就舔到了她浓密的阴毛,那滑滑的毛柔软之极?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