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冯云站起身,开始解自己警服的扣子,“以后当着外人的面儿不要跟我提换衣服。”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见不得人。”

    “不是见不得人,是不想让人见,总之以后不要了。”

    “小表姨,你可真奇怪,”玉倩突然跑过去,猛的从背后抱住女警,双手在她比较平坦的胸脯上用力按了按,“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女人。”

    “哎呀!死丫头,连我的便宜你也敢占,看我不把你的耳朵撕下来的。”两个美丽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打闹了起来…

    晚上都快1:oo了,冯云和玉倩都已经睡了,没想到家里的门铃儿又被人从楼下按响了,一对儿美女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谁啊!?”冯云取下门边的对讲器,没好气儿的问了一句,她穿着一套很普通的睡衣裤,但胸口处的衣服却被高高顶起,大概是戴了副魔术奶罩儿或是睡眠丰乳器一类的东西。

    “我…是我啊…”一个女人微醉的声音传了出来。

    “姐?”

    “妈!?”玉倩听小表姨这么一叫,立刻就又醒了三分,

    “又喝多了?”两个女孩儿把门锁打开,也顾不得换衣服,开门冲下了楼,几分钟后,她们搀扶着一个身着大校军衔制服的中年美妇回来了。

    这个女人的高矮胖瘦和玉倩是一模一样,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此人正是她的母亲,冯云的堂姐,今年四十六岁的冯洁。

    从样貌和身材上来说,她比如云、莉萍稍差一些,却比小她三岁的施雅还要多上些许颜色,也许因为养尊处优,又天生丽质,跟三十出头儿的少妇比较,也不承多让。

    俗话说儿子像妈,女儿像爹,但薛诺和玉倩都是例外。

    “妈,我爸又出去胡闹了?”玉倩把母亲扶到了客厅的大沙上,自己坐在她身边帮她把领带松开,又把军用衬衫领口儿和胸前系得紧紧的几颗扣子解开,露出了里面黑色蕾丝胸罩儿的边缘,一条雪白的深深乳沟隐约可见。

    “没有,没有,是有人请他出去吃饭了。”冯洁懒洋洋的斜靠着,伸手在女儿的脸蛋儿上摸了摸,“丫头,你长的可是越来越可人儿了。”

    “哎,妈,您又喝多了。”

    “没有,我就喝了一点点。”

    “既然爸爸就是去吃个饭,您干嘛又喝啊?”

    “哼,说不是胡闹,他们男人的那种应酬,最后还不是以找个小姐开房而告终。”冯云给堂姐倒来一杯茶。

    “小表姨。”玉倩用埋怨的目光瞪了她一眼。

    “没错儿,小云说的没错儿,男人就像猫一样,没有一个不偷腥的。哼,男人可以花,女人也一样可以花,我刚才就是去酒吧吊靓仔了,只不过没找到看得上眼的罢了。”

    “好了,妈,我们扶你进屋去睡吧。”玉倩和冯云一起把冯洁弄进了玉倩的闺房,安置她在大床上睡下。

    “小表姨,你说我妈刚才不会是认真的吧?”回到客厅,玉倩不无担心的问道,她虽然知道是父亲不对,但也不希望看到父母反目,更不希望母亲被别的男人碰。

    “不会的,她要真是想红杏出墙,肯定不会穿着军服去的。”

    “那倒也是,我爸可真够可以的。”

    “哼,要不是有你和姐拦着,我早就和他翻脸了,你还有情可原,真不知道姐是怎么想的。”

    “他们是夫妻啊,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何况他们都二十多年了。”

    “对,对,行了,别多琢磨了,赶紧睡吧,明天别又迟到了。”冯云把玉倩推回了卧室…

    1g3349 2oo6…o1…11 18:41

    第一百二十五章 短兵相接(上)

    编者话:采用新的分段法后,内容并没有减少,仍旧是以63oo字为标准。一句一段适应广大网络读者的要求改的,可能这样看起来比较容易,可也有读者喜欢原来的方法,还是众口难调啊。对于以前在文中出现的一些错误(例如胶卷儿曝光),其实已经在合集中改正了,大概很多读者都是半路出家,又看的是转贴,所以没有update。很多说侯龙涛太顺的读者都希望他的女人被强奸,或是死掉一两个,这让我很不能理解,一个男人的挫折一定要建立在他女人的痛苦之上吗?仔细看看,侯龙涛遇到过的困难并不少,甚至经常会牵连到生与死的抉择,只不过他解决的比较巧妙罢了,如果他能在商场上被人大骗一道,如果他能在情场上大大的失意一把,那他就不是我用了两年多塑造的这个半人半神的角色了。如果有“小堂姨”这个称呼,我是从来送来没听说过的,确实,玉倩叫冯云“小姨”更合适,但每个大家庭都有自己独特的叫法,就象一般人管父亲的哥哥叫“大爷”,我就管我父亲的哥哥叫“大大”,所以当很多读者叫我“大大”的时候,总是让我有想笑的感觉,这一点上就不用深究了吧。

    ***********************************

    7/21/2oo3…8/2o/2oo3

    冯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却现女儿并没有去上班,“玉倩,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照顾你呀,那个班儿还不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了。”

    “那怎么行,就算是给你爷爷做秘书,也不能全不当回事儿,怎么也得注意点儿影响啊。”

    “还注意影响呢,昨晚您穿着这身儿衣服在酒吧里喝的醉醺醺的,”玉倩把冲好的咖啡递给母亲,“咱俩谁的影响不好啊?”

    “嗨,你这孩子说话这么没大没小的。”冯洁轻轻打了一下儿已经被自己惯坏了的女儿。

    “妈,您昨晚最后跟我说的那些话不是当真的吧?”

    “什么话?”

    “就是那些要出去找男人的话,你说…”玉倩把母亲的“淫贱宣言”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边。

    “那…那当然不是真的了,”冯洁被这么直截了当的一问,脸都红了,“那是喝醉后的气话,不能算数儿的。再说,你爸爸虽然有错儿,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顾我的,而且也不能全怪他,他那种身份的男人,偶尔的逢场作戏是不可避免的。”

    “妈,”玉倩拉住了母亲的手,“您说,以后我的丈夫会不会也像爸爸这样呢?”

    “呵呵,我的小丫头长大了,开始想男人了。”

    “这叫什么话啊?”女孩儿羞怯的推了母亲一把。

    “唉,说真的,咱们这种家庭的女人,看似金枝玉叶儿高高在上,谁又能了解咱们的苦衷呢。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能老老实实的守你一辈子,他也不敢胡闹,可咱们又觉得亏;一旦找了个门当户对,再有点儿本事的,只要他最看重的是你,有些事该装糊涂就要装糊涂。你爸他以前还不错,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多晚都回家,最近有点儿过分了。”

    “要不要我找爸爸谈谈?”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儿,不管怎么说,玉倩都还是站在母亲一边的。

    “不用不用,我们的事我会处理的。你看,说着说着就又转回到我身上了,前两天你跟我说过的那个男孩儿…”

    “什么男孩儿,是男人,正经的男人。”

    “好好好,男人,怎么样,是认真的吗?”

    “是。”一提起侯龙涛,玉倩立马儿想起了和他雨水交欢时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不禁羞答答的底下了头。

    “呦呦呦,干嘛啊?”冯洁快被女儿的样子逗死了,“脸都红了,有多认真啊?”

    “特别认真,最认真的那种。”

    “是吗?那好,改天请他到家里吃饭吧,叫上你舅爷,让他和你爷爷奶奶帮你把把关,我也得见见是什么样儿的靓仔能把我的宝贝女儿勾住。”

    “不要了吧,我怕会吓着他。”

    “什么呀,这就被吓住,这么点儿胆子,怎么做我女婿?”

    “好吧好吧,我来安排就是了。”玉倩不再反对了,反正迟早要过这关的,而且她对自己选中的男人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一个星期之后,王刚和宝丁的任命就下来了,虽说是有“最高指示”,但也不能太明显,两个人的升职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

    王刚已经干了几十年警察,多多少少立过点儿功,再加上铲除“德外四虎”时的优异表现,被任命为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也就是技术侦察处的处长。

    宝丁资历虽浅,但有突出的立功表现,被破格提拔成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也就是治安处的副处长。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他们也是不会放弃苦心经营的“根据地”的,他们原先任职的派出所儿的所长都是由他们推荐的人来担任的。

    由于宝丁和王刚都是“上面”派来的人,他们在新的岗位上很快就和上下级的同事们搞好了关系…

    “东星”跟“霸王龙”的合作关系已经保持了一个月,该是清点的时候了,“东星”这边的帐都是侯龙涛让任婧瑶做的,总共隐瞒了四成儿的盈利,根据双方最初的协定,本着利润均分的原则,他得到了“霸王龙”盈利的百分之五十,而“霸王龙”实际上却只得到了“东星”名下服务性行业盈利的三成儿。

    问题在于,在侯龙涛的授意下,任婧瑶并没有把假账做的无懈可击,相反的还故意留下了几处比较明显的破绽,当然了,“明显”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不是专业人员,是瞧不出什么问题的…

    方杰回到日本后,立刻给如云来了一封信,说是因为行程仓促,上次回国并没有把大伯的身后事都办妥当,自己的其他家人又都已经移民日本了,为一些小事儿回北京一趟也不值得,希望她能帮帮忙。

    在这件事上,虽然如云从方杰经不起推敲的借口上就能看出对方另有目的,但她还是不能袖手旁观,她确实也想为方伯伯做点儿事儿,而且她也想弄清楚前夫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光是想再追求自己,不仅不合情不合理,也绝没有理由等到现在。

    如云现在对自己的感情是很明了的,她早就不爱方杰了,连恨都已经不恨他了,自己心里没鬼,在告诉了侯龙涛之后,她在回信中除了答应对方的请求外,还附上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这样联络会方便很多。

    最初的几封邮件,方杰还都是在说关于老人的事,如云也很有礼貌的回了,后来有一次,他再提想要破镜重圆,被如云很坚定的否决了。

    自那以后,方杰只在邮件中说一些自己这些年是如何在日本奋斗的事情,问一问还有没有以前同窗的消息一类的琐事,两人算是基本上恢复到了没有深交的普通朋友关系…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段儿,虽然侯龙涛和玉倩打得火热,但一直也没有提见家长的事儿,女孩儿还是觉得有点儿太快了,怕把如意郎君吓到。

    因为冯云的存在,两人经常是在饭店幽会,但还是无法避免和那只母老虎碰面,每次双方在表面上还都过得去,实际上各自心里也明白,还是打骨子里不对付,偶尔趁玉倩不注意,他们还是会冷言冷语的对上两句…

    这天晚上,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聚在了“东星初升”,他前两天刚刚让人把上个月的账给“霸王龙”送去了,“都准备好了吗?”

    “三十人,我已经让他们去jj了,五十个保安也已经进城了,只要需要,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王刚和丁哥那头儿我也打了招呼。”

    “好,咱们就做出好戏给他们看看。”侯龙涛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哼哼,好一个月黑之夜。”

    一群人驱车来到位于新街口儿的jj迪厅,这里可是北京最早、规模最大的几家迪厅之一,五彩的灯光闪烁,俊男靓女,人头攒动。

    舞池正中央有个领舞台,三个身着亮银色小胸衣、亮银色短裙、亮银色小内裤、亮银色高跟长筒靴的长美女正在上面扭来扭去,引得台下出阵阵高声尖叫和口哨儿声。

    侯龙涛平时是不进迪厅的,震耳欲聋的“噪音”不光闹心,还让他头疼,在他眼里,那些蹦迪的就跟群魔乱舞没什么本质区别。

    七兄弟外加麻子和坛子,在舞池边找了半圈沙坐下,还没来得及要东西,一个一身皮装的高个儿女郎就带着两个看场子的大汉走了过来,“怎么今天东星的几位大哥这么有空儿,到我们的小场子来照顾生意?”

    “哼哼,”侯龙涛斜眼儿看了看美丽的小太妹,“凤姐的话太见外了吧,咱们现在是一家人,账都一起算的,还分什么彼此,捧你的场,不就是捧我们自己的场了。”

    “那好啊,太子哥随便了。”

    “别走啊,”侯龙涛一把拉住了想要离开的司徒清影,“不

章节目录

欲望办公室(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牛鲨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欲望办公室(全)最新章节